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牧龙师
“神明?”
“散仙。”男子说道。
“我们作为仙人,就应该说话算数,谁让他们这般粗野,坏了我们的雅兴,难得来这里散散心,非要碍了我眼,若不给予一些惩罚,怎么能顺我的心?”那位女子说道。
“表妹心情最重要,即便有其他神明干涉,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青发男子说道。
“少年散仙来之前,那对夫妻已经奄奄一息了,根本不可能走到冰河的源头……属下觉得,要达到令人生畏的效果,最好让他们活着走完全程,两具可怜的尸体丢弃在冰河上,远不如有一对犯戒的夫妻不停的不停的在冰河中走着有警示意义。”猎鹰男子说道。
“有道理呀。死了的话,我也只是顺了一会心,可知道他们还在受刑,那可以令我愉悦起来。”那位女子脸上有了笑容,觉得这有意思多了。
“恩,不错,不错,这样还可以体现我们作为神仙的仁德。”青发男子很满意的说道。
“那属下等他们夫妻康复后,会监督他们完成他们的刑罚。”
“去吧……哦,查一查那少年散仙的底细,要是一个白夫,也给他点训诫,我们昭月仙岭的事情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插手的!”
“是!”
……
有四天的时间,曹娟才渐渐恢复过来。
但是她丈夫陆宽的情况却非常不乐观,身体仍旧处在低温状态,无法进食,只能够靠人强行喂入一些暖粥来维持他的生命。
曹娟在一旁,眼睛里满是哀伤与无助。
她和陆宽的龙都已经被杀死了,灵魂契约的断裂导致她们两人已经从修行者变成了一个最为普通的人,甚至还没有普通人健康。
我在异界有座城 小说
而且那些人带给他们的恐惧始终阴魂不散,他们难以安睡,更不知该躲到何处才能够安生。
祝明朗想要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这时一个瘦弱的女孩从门外探了进来,她透着几分怯弱,不敢说话,又不敢走进来。
“有什么事吗?”祝明朗询问这位面黄肌瘦的女孩。
“他们……他们还好吗?”女孩细如蚊声。
祝明朗看了一眼情绪忽然有些激动的曹娟,大概明白了什么,于是起了身走出了屋子,并将这位女孩带到了一旁。
天寒地冻,女孩衣裳却很淡薄,嘴唇干裂,身体枯瘦。
“他们是被我连累的。”女孩低着头说道。
祝明朗叹了一口气,找村子里的人买了一件大衣,给这个看上去就很可怜的女孩披上。
“我们到别的屋子里说吧,会暖和一些。”祝明朗说道。
脫下濕掉的襯衫
“不不不,会连累更多人的,没有人敢收留我们。”女孩慌张的说道。
“少年郎,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啊,他们都是一些罪有应得的人,你帮了他们,就等于是和整个雪镇为敌,会遭到子民们的痛恨。”这时,一位老人家从旁边走过,瞥了一眼女孩说道。
“总得有缘由吧,何况我并不觉得屋子里的夫妻两是罪有应得的人。”祝明朗说道。
“他们夫妻自然不算,但她是啊。”老人指了指女孩,随后便像是害怕有牵扯与瓜葛一般,快步离开了这里。
老人的指责,让女孩更加不敢说话了。
祝明朗仔细观察着女孩,发现她的五官似乎与常人有一些不同。
“我……我犯了错,被罚跪着走到雪岭之顶,不能进食,不能喝水。我以为……我以为没有人会时时刻刻盯着我,所以接受了他们夫妻的帮助,我喝了他们给我的水,用了他们给我的药膏……”女孩低着头说道。
“然后呢?”祝明朗问道。
“就这样……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连累别人,我更不应该接受他们的帮助,我当时太渴、太饿了,我以为没有人会看见,我以为……”
“他们只是给你递了水和食物,于是就被屠杀了他们所有的龙,被逼迫在冰河中一直行走、直到冻死??”祝明朗问道。
“是……”女孩继续说道。
日行一善,祝明朗记得曹娟的行事准则。
给一个快要渴死快要饿死的人递水和食物,就遭受这样的刑罚。
这里当真是角宿天城,众神云集的地方吗,确定不是那种蛮荒未开化的愚昧残暴部落??
祝明朗无法理解,心中更增添了几分怒火!
“我……我该走了,我就是想看看他们,和他们说声对不起。”女孩说道。
说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将自己身上披着的大衣还给祝明朗,然后朝着外边天寒地冻的世界走去。
看着她瘦弱的身影,祝明朗甚至觉得她踏出去后根本活不了。
女孩走后,那位老人隔着一段距离,语重心长的劝说祝明朗不要多管闲事。
祝明朗也注意到,老人其实是热心肠,想帮助自己,但碍于某种威慑,不敢靠近,也不敢多说。
“老人家,究竟怎么回事,我从犁州过来,实在无法理解。”祝明朗问道。
“我们这呢,有一种刑罚叫做‘放逐’。吾神洛昏不喜欢杀生,在我们角宿天城这一带也没有死刑,但偌大的角宿天城怎么可能没有穷凶极恶的人呢,于是要处以死刑的人就被月神们以‘放逐’的方式来处置,这个放逐,不是简单的流放,而是让犯人不饮水、不入食、不歇息的受刑徒步,直到死亡……被执行了放逐的人,在行刑的过程中任何人都不得施舍、帮助、阻拦、干涉,否则同罪!”老人说道。
祝明朗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因为不懂得这里的法令,曹娟保持着日行一善的行事准则,于是看到了正在受罚的那个女孩时救下了她。
干涉则同罪。
曹娟与陆宽也因此受到了同样的放逐之刑。
无死刑,而衍生了这放逐之刑,这个可以理解。
但借着这个干涉同罪来残害无辜的人,实在有些可恨!
“严格上来说,你也干涉了。除非你是神族,或者神明,不然也要受罚。”老人好心的提醒着祝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