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遮天修永生
小說推薦我在遮天修永生我在遮天修永生
------
源王,是一位自己钻研源术到了源地师境界的奇才,但因为没有源天师传承,自己钻研,天赋才情并不是万古难见的类型,快要老死时也没有突破到源天师境界。
随着他的虚弱,诅咒越渐强盛,已经到了不得不用山川大阵压制的地步。
这里封锁严密,一般源术师看了完全挑不出来毛病,但从这里邪气四溢的现状来看,很明显是失败了,压制不住源王的异变。
山川大阵的中心是一个土丘,一个石棺正正摆放在土丘上,像是一个还未下葬的坟包。
“谁!”
石棺中传出了声音,十分苍老,而且疲惫,但很警惕。
毕竟这里已经被他体内溢出的邪气污染,源术师进入便会失去理智,变成没有神智的怪物,普通修士也不能常留,呆久了也会遭遇不详。
“源天师一脉,罗墨,前来拜访。”
罗墨开口,声波震出,邪气退避。
“道友请小心,我快要无法控制自己了。”
源王从石棺中坐起,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白发中夹杂着根根红毛,形容清瘦。
“我看你倒是还能支撑一段时间。”
罗墨上前,来到石棺边,看了看源王现在的状态。
非常不妙,诅咒之力和他同生,已经快要完全攻陷其元神,掌握这具身体,再加上源王寿元将近,气血衰败,难以和诅咒抗争,已经是回天乏力,多拖一天都是赚到。
“道友说笑了。”
源王虽然气色很差,但一双眸子深邃,活得年岁久远,源术造诣不低,没有彻底失败前还能凭借此处的九千里山川大阵压制诅咒爆发,只是已经不能离开这里。
“并非说笑,凭借这里的大阵,数年时间还是能支撑的。”
但源王寿元耗尽,气血衰败,过不了多久诅咒就会彻底爆发,将他变成地府的一员。
这一点,源天祖师们都无法抵挡,先代甚至成为了阴兵,为地府行走,后面几代源天师则是想尽办法将自己藏起来,借用各种地势。
“早就听说源天师一脉出世,只是未能得见。”
他在这里也有消息传来,包括前一次化仙池之事,连第三代源天师都变成了怪物。
如果说之前他对源天师一脉还抱有希望,想要一览源天书,寻找解除诅咒的办法,但是在知道了第三代源天师的事情后那份心也熄了。
连源天师也逃不过变成怪物的命运,可能被诡异与不详侵蚀这就是源术的终点吧。
“今天见到了,感觉如何?”
源王点头,扯出一个有些吃力的笑容,“年轻有为。”
他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既然你来了,也许你能帮帮我。”
“怎么帮?”
罗墨对于源王,能帮的地方不多。
因为这是一位源术高手,不缺宝物,各种延寿的药都吃过了,遮天法的修为也不高,仅仅靠源术,没有什么保下来的办法,除非用不死药果实。
“把我葬下。”
葬下源王这样的人物,对于源天师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除了源王自己会尸变,还会有地府生物来接引,想要将他安葬,难度不是一般大,不然的话源天师们也不会找各种奇特的地势埋葬自己了。
“不妥,纵然能镇压你的尸身,也难保不会被诡异与不详寻到。”
源王眼神黯然,他又何尝不明白。
罗墨笑道:“要不然考虑下火葬?与其坐等尸变,不如挫骨扬灰,落个清静。”
“咳咳咳……”
源王咳嗽起来,“我还想给后人留个念想。”
“我只怕你的后人并不想看到一身红毛的你,而且留下骨灰也是一个很好的纪念,你要是答应的话我可以帮你把你的骨灰炼制成罐子,吞天魔罐同款,后人要是怀念你可以对着罐子拜拜嘛。”
源王哭笑不得,“那干脆炼制一件寻源定脉之器,还方便后人呢。”
“没问题,寻源定脉之器我也会炼。”
“哈哈哈……”
笑了过后,源王又说,“的确,一死解万忧。只不过我现在无法动弹,诅咒已经控制了我大半个身体,恨不能早些看破……可能要劳烦你了。”
人之将死,耳顺,为后人计。
源王也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尤其是罗墨这样的同道中人,这样一谈,也看开了,打算将自己磨灭,不留下祸患。
“我死后,我的后人,还望你能关照一二。”
源王源术精湛,一眼便能看出罗墨身上的龙气比他还要强大,妥妥的源地师,足够庇护一方了,因此拜托道。
“没问题。”
“还有一件事……”
人之将死,要求不少。
“你说。”罗墨也不介意,毕竟是快死的人了。
“你们源天师一脉有一部神书名为源天书,不知老夫能否得见,若是不愿,就当老夫没说过,只是关照后人之事勿忘。”
源王故作语气清淡的提了一句,不想闹出尴尬。
源天师一脉的源天书,号称源术第一典籍,他自然想要一观,只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现在见到罗墨这个源天师传人,便又动了这个念头。
“可以,不过你先交代一下后事吧。”
“好。”
源王没说什么,虽然他还能在这种状态下苟延残喘几年,但仔细想来也没必要,看着自己一点一点被诅咒占据,最后尸变,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倒不如死个干净,死之前还能一观源天书这本源术奇书,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罗墨一拂衣袖,邪气被震开,大阵中显出一条道路来。
“我儿,速召集族人来此。”他传出声音。
“是,父亲。”
源王一脉的族人都被召集来了,原本他们是不能进入这里的,因为源王状态越来越糟,甚至无法行动,邪气外溢,他们修为浅薄,沾染邪气就会变成没有神智的红毛怪物,平日里连靠近都不会靠近,更别说入内。
但这一次因为罗墨驱散了邪气,他们才能入内,听自己老祖宗训示。
“我将死,已决定化去形骸,免得尸变,为祸苍生。”
“父亲!”“父亲不可!”“爷爷!”……
“咳咳……安静!”
源王垂死之中惊站起,镇住场面,“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此事吾意已决,不必多言。”
然后伸手指着罗墨说到:“源天师一脉历来为我源术界魁首,今后,你们要用心侍奉,不可怠慢咳咳咳……”
源王一脉的人俱是一惊,随后一喜,因为源王老祖宗逝去之后他们这一脉就少了一根擎天柱石定海神针,但转眼又来一根金大腿,能攀上交情自然是极好的。
源王看了看罗墨,见他没有否定,便继续说道:“我死后,我的珍藏全部对罗道友开放,任他取用,接下来他会为我化去有形之体,你们都退下吧。”
“父亲!”“老祖宗!”……
一群人哭嚎,源王的目光不舍的从他们身上扫过,最后回头,挥手,催动此地大阵将他们全送了出去,随后封闭山川大阵,隔绝了这里。
“接下来,就拜托道友了。”
源王很平静,已经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
罗墨挥手映出一片光幕,字符密密麻麻,这是源天书上的内容,他答应给源王一观,完成他临死前的愿望。
源王看得入神,沉浸其中足足三天三夜,然后才从源天书中回神,喃喃道:“原来如此,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源术还有更高的境界,只可惜我已经老了,恨不能早日得见源天神术……”
他躯体中绽放光华,一片片源术纹络裹挟着龙气飞出,是他源术道行的精粹,曾经遍寻龙脉烙印法则碎片才修出来的。
他很吃力的将自己修为凝聚了出来,然后对罗墨笑了笑,“有劳道友了。”
“好。”
罗墨打入一片大炼宝术的符文,飞入了源王的身体。
这是一具苍老腐朽的肉身,简直像是一坨药渣拼成。
身为源王,源术自然强大,不缺宝物,曾经吃过不知道多少宝物来延寿,有些堆积的痕迹可以看出根本没有炼化多少药力,大部分都浪费了。
而且这具身体没有多少底蕴也不擅长修行,遮天法的修为并不高,只有源术值得一看,源王几乎没有活出第二世的希望,不像姜太虚和盖九幽一样还能抢救抢救。
对于源王,罗墨只能一套扁鹊三连。
源王在一片大炼宝术的符文光焰中很安详的沉睡,元神化成了光雨。
罗墨打出几道光芒落到了源王身上,抽丝剥茧般从源王体内摄出缕缕血红雾气到他手中,随后将源王的身躯被炼化,药渣般的苍老躯体被大炼宝术反复淬炼,但始终不够通透。
终究是修为太弱了,肉身也不够强大,只有堪比源地师的源术法则可看。
奶 爸 至尊
罗墨不得已,只能强行炼制,反复精炼,以技术手段弥补材料缺陷。
当材质被精炼得总算是符合要求,时间也过去了好几天,耗费不小。
随后,罗墨将血红色的诅咒雾气刻画成符文,重新烙印回去,对于别人来说无比可怕的诅咒,在他这里不过是元气。
他将诅咒之力和源王的源术纹路还有一生收集祭炼的龙气和龙脉道则一起,炼制成了法宝的道纹,烙印在材料中。
在大炼宝术的熊熊光焰中,一个仿品吞天魔罐出炉,只是盖子上面没有那个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鬼脸印记。
源王的骨灰罐制作好了,灰白色,用他的骨灰制作而成,是一件特殊的王者神兵,或者说是一件源地师的源兵,擅长寻龙定脉,还有压制诅咒的能力,因为罗墨刻下了一些大诅咒术的阵纹,可以压制诅咒。
单单最后一项对于源术界人士来说都是一件至宝,谁也不想自己被诅咒变成红毛怪物。
炼制这样一件法宝,对于擅长此道的罗墨来说没有花费多少力气,材料更是不需要他出,只是有些耽误功夫。
当他出去的时候,外面等候的源王一脉都恭敬行礼。
“源王前辈已经坐化,托我将他骨灰炼制成镇邪之器。”
灰白色的源术骨灰罐出现时,罗墨能感觉到有些人并不悲伤,甚至很高兴,有这样一件宝贝能够作为家族底蕴。
他将骨灰罐给了源王长子,并嘱咐道:“此罐烙印下了源王前辈一生道行精华,可寻源定脉,镇邪破妄,只要不遇到绝地,都能通行无阻。”
“多谢前辈。”
源王长子接过了骨灰罐,然后说道:“还请前辈到我族小住几日,晚辈可带前辈一览先父收藏。”
“好。”
罗墨本就打着收服源术界的心思,此刻自然愿意前去。
再加上他也对源王的收藏感兴趣,虽然源术对他用处不大,但要是能看到石化的不死药也算是一件大好事,希望能有所收获。
源王一脉举办丧事,宣告一代源王离去,将骨灰罐供在灵堂上。
源王长子将罗墨领到了源王的殿宇,打开了宝库,任他欣赏一库珍藏。
到了源地师这个级别,寻常的源已经是数字了,就连神源,只要用心找也不难得,只是怕挖神源的时候挖出来太古生物。
源王的宝库并不富丽堂皇,甚至可以说是很低调,每一件珍藏都是用石皮包裹起来的。
源天师一脉有禁仙六封的源术,而源王一脉也有其独特的见解,以包裹源和珍宝的石皮刻下源术纹络,保存那些珍宝。
因此,这就像是一个摆放着一块块石头的源坊,一点宝库的感觉都没有。
在这里,想要欣赏源王的珍藏还要有一双神眼才行。
玉池真人 小說
和刚刚死去的人通过这种方式交流,倒是挺奇妙。
“这些是家父生前的珍藏,都在这里了。”
罗墨抬步入内,一双眼中神光湛湛,洞悉本源,穿透石皮,窥见内藏的宝物。
第一件就给了他一个惊喜,只见里面是一块拳头大的神源,封有一颗蛋,而且蛋中的生物还活着,只要切开神源,它还能出世。
竟然是藏有活物的神源,这很少见。
“家父说,这是一枚异种神卵,只是不知为哪一种异兽。”
蛋不大,毕竟包裹蛋的神源都只有拳头大,这么小的蛋孵出来的生物恐怕大不到哪里去。
罗墨双眼微眯,神光如同实质般照了进去,看到了一个蜷缩在蛋内的粉色肉球,似乎是一种生有鳞片的鼠类。
“钻地寻宝鼠?这种异种倒是不错。”
随后看第二块,第二块珍藏稍大,石皮覆盖,像是一颗石球。
“这是一颗龙珠,可镇压龙脉。”
罗墨看出来了,对于这样的东西他反倒不在意。
“没有石化的不死神药吗?”
“这个我们没有见到过。”源王长子回答。
夜行月 小說
看来,罗墨能得到那几株源天师留下的东西都是运气,恐怕是五代一辈子的收藏。
他一路看去,源天师长子一路解释,到了最后一件的时候,源天师长子道:“这是一块石碑,用的文字我们都不认得,家父只说这是最古之珍宝。”
一块白色的石碑,被神源所包裹,散发出金色的光辉。
石碑残破,似乎骨骼制成,上面有道道痕迹,像是以手指书写出来的,一个个符文密密麻麻的排列其上。
初时,罗墨不以为意,因为没有他想要的石化不死药,但仔细一看,他竟然发现石碑上的这种文字他竟然不认识。
要知道他现在也算是见识广博,连太古皇的记忆都扫描过,竟然还有他不认识的文字。
虽然不认识,但这种符文文字却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101專夢男神
“家父的手稿在另一边,请您随我来。”
罗墨记下了这块石碑的碑文,然后去看源王的手稿。
源王一脉的源术对他的吸引力不大,但是源王的经历还是很有意思的,尤其是一些源王发现了但是没有探索到底的神秘之地,罗墨一个个记下,觉得以后可以去探索一番。
能够拦住源王,里面的东西至少也和圣人有关。
源王的离去,让各大势力都登门拜访,源术界的几大家族齐至不说,就连各大圣地大教都派了人来。
无它,利益牵扯。
源王生前以源术占据、开辟了不少源矿,这都代表着大量的利益,现在源王离去,举办葬礼,而源王的子嗣似乎没几个成器的,至少远远比不过源王,没有踏入源地师境界,没有有王者战力,甚至比不过圣主和一些教主。
这样,怎么可能守得住家业呢?
群狼闻血而来,这不过是修行界的常态。
一支支吊唁的队伍进入了源王宫,源王后人一一接待,直到一队奇特生灵前来。
这是一队四翅鱼尾、头顶有独角的狰狞生物,踏入了源王宫的大门。
“飞潮族前来拜会!”
喊话之人声波一震,门口的几个源王后代便倒飞了出去。
“来者不善。”
许多来参加吊唁的人都感觉到了,这些日子以来太古族出世越来越多,行事大都肆无忌惮,十分嚣张。
为了争夺地盘,动辄灭门屠教。
冠冕堂皇的说这里以前是它们太古族的地方,被人族妖族占了,现在要它们只是取回故土。
嚣张的则直接称人族为奴隶、血食,所过之处,见者皆屠,以此为乐。
罗墨正在研读源王的手记,推算着他曾经去过的一处险地是否有宝贝,突然有声音传来,声震屋宇,瓦片摔落。
“飞潮族前来拜会!”
飞潮族?
他神眼望穿了出去,看到了所谓的飞潮族,银色的细碎鳞甲,鱼鳍一样的翅,鱼尾,厚唇,尖牙,有须。
这种奇特的外貌,太古种族吗?
但太古种族中的皇族和十大凶族好像没有飞潮族这个种族吧,所以,一个小族也这么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