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之錘
小說推薦科技之錘科技之锤
当然让宁为感慨的可不止是这些孩子会玩,更多的感慨还是,这帮孩子真有钱啊……
果然能考上燕北大学的大都不是省油的灯,社团提出人直接出11万,发起者们每人出7.5万,这要多几个发起者,分分钟就能凑出上百万。别说一般大学生拿不出这么多钱了,宁为觉得起码百分之五、六十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都没法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来。
不过想到他在新闻上看到的,许多优秀的学生高中时都会报名去南极科考,去一次费用往往在10万+,宁为又觉得不太奇怪了。
宁班跟天才少年班又有区别,许多孩子本就在初、高中阶段接受了最全华夏最优秀的教育,大概率是不太缺钱的。
周研平的话很快也佐证了他的判断。
“……咱们宁班的同学也是很富裕啊,总共八个人,竟然只有一个人因为卡上钱不够7.5万还需要找家长要,没有这孩子我们都没法知道这事情。宁为啊,你觉得这事怎么处理既能不挫伤这些孩子的积极性,又能妥善解决?让一帮半大的孩子管理这笔钱,不太好吧?”
“这事你跟其他老师说没?”
“跟露西和老鲁商量过,不过露西觉得这压根不是问题。她的意思是这是件好事情,只要孩子们没有求助到我们,咱们不必过多干涉。老鲁也没给出啥意见,好像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觉得这几个人凑了好几十万,如果以后还有人愿意加入的话,还可能有几百万,如果真因为这些钱闹出什么事情,可就不太好了。”
听完,宁为了然的点了点头,对于露西·罗恩跟鲁东义的反应很符合两人的性格。前者觉得学生们有什么好的想法,当然应该鼓励他们去做就完了,后者从来都觉得除了数学无大事,只要这些孩子没有耽误到学习,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站在周研平辅导员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当然要想的更多一些。
毕竟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板子肯定首先打到他身上。尤其是宁班辅导员这个身份还是他主动争取的。
“行吧,这个事交给我了,我回头先问问他们是怎么考虑的,然后再想想怎么解决。”
挂了电话,宁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按照之前他看到的军训计划,大概还要一个小时晚训才结束。训练期间是不允许带手机的,也就是说他有二十分钟来考虑该怎么跟这些天才孩子们沟通关于宁社的问题。
其实成立一个未来做科研的社团在老师们看来,还真没啥毛病,只是这个社团交的钱明显太多了。学生们一次拿几万块出去,着实有些吓人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宁班的奖学金到也的确撑得起这笔社员费,而且如果真的要孵化项目的话,其实这些钱也不算多。很多课题如果得不到学校或者教授们的支持,光凭学生的力量的确很难做成,钱就是很大的问题。
哪怕是学校里的实验室,学生们要为了自己的项目做一些实验包括使用超算也都是要收费的,而且可能还需要排队,往往仪器越贵收费也越高。虽然自家学校肯定有各种优惠政策,但如果没有教授背书,很多时候申请都不一定能通过。
从这一点看,宁社的初衷肯定是好的。只是大一还没到想着做这些的时候。如果是大三的时候这些孩子们有这个想法,宁为到觉得真的挺有搞头。
到了那个时候,未来适合做研究的孩子也差不多被筛选出来了。用这笔奖金尝试着孵化项目到是可行的,让这些孩子们提前知道科研人的难处也没什么不好。
宁为还是把这些孩子们想的太简单了。
在他看来,这帮孩子成立宁社只是为了宁社内部孵化数学项目,其实陈典诚从一开始就考虑的就是各种自然科学类项目如果宁社管理层都看好,都可以投资鼓励,甚至有些类似于投行的味道了。唯一不一样的只是投行投资一个项目,主要是看这个项目能否带来收益,而他们是看能否推动华夏科技进步……
显然宁社远比投行更有理想。
二十分钟一晃而过,宁为大概想好了谈话的方式,便拿出手机调出了宁班的小群。
依然是之前他觉得有潜力的学生那个群,里面没有其他老师跟十六个学生,总计十七个人。宁社的提出者跟发起者都在这个群里,所以宁为也懒得在拉一个群跟几个人聊这件事。
打开群聊之后,宁为直接@所有人,问了句:“听说你们最近准备成立一个宁社?有这个事吗?”
很快就有了回应,很快一个猫头的问号动图表情出现了:“大佬在说什么?为什么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我却不知道?”
宁为瞅了眼屏幕上的三月,显然这张动图是出自三月表情包的套图。
自从开始给大众做科普后,三月的表情包已经大火了,类似的宁为知道还有一张一模一样的图,不过那张动图里编辑的文案是“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本喵不知道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看上去还挺可爱的,好吧,可爱的表情包是一回事,看到这张图的时候宁为觉得自己草率了。本以为这帮天才孩子的执行效率很高,这个时候起码他心目中的优秀学生已经都知道这个宁社,看来他想多了。
不过宁为很快便原谅了自己,起码他没在班级大群里聊这件事……
好在没让他感觉尴尬,很快始作俑者便回了消息,年轻人似乎特别喜欢先用图片说话,陈典诚发了一个羞涩的动态笑容,小手在光秃秃的脑门上挠动的样子显得还挺可爱的。
发完图之后,这位宁社的发起者才发了消息:“我还跟大家强调了要保密来着,没想到不到十个小时,宁教授就知道了啊!”
“想不知道都难啊,怎么说呢,宁社的初衷我觉得没问题,但你们不觉得现在想着做科研投入会不会太早了点?其实你们对于科研应该还没有太多的概念,很多时候只是靠想象而已。真正的科研哪有那么容易出成果?如果你们愿意听我的建议,还是要把精力先放到学习上才对。”
“尤其是大一、大二正是打基础的阶段。如果这个时候把心思主要放在宁社的管理上,怎么能保证你们的成绩能够达标?高等数学还是很难的!尤其是你们的入社费收得还那么高,管理这笔钱都肯定要分散学习上的注意力,挑选好的项目又要分散注意力,所以难道你们不觉得宁社的成立稍微早了一点?”
看到把始作俑者炸出来了,宁为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诫模式。
文案没有让三月出手,都是刚才二十分钟里他已经想好的内容,飞快的编辑了两段话发了出去。
“@宁教授,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成立宁社跟学习并不会冲突。而且大一阶段很多课程其实我们已经自学过了,所以影响学习这块肯定是不存在的。”这次回话的是副班长王熙文。
“就是宁教授,您可别小看我们,我们可是您挑选出来的学生,数学基础上的东西很多都已经掌握了。”
“已自习+1。”
“已自习+2。”
……
“已自习+12。”
宁为看到这些话,突然觉得宁班的孩子们是不是有些太骄傲了?把数学想的太简单了?
这还在军训呢,竟然这么多人敢说大一的课程都已经自学过了?
想了想,宁为决定以事实来教育下这些孩子们,大概考虑了片刻,脑子里已经出现了一道题目。
“自学过了?行吧,那我先给你们出一道题,看你们自学的效果怎么。题目如下:设f(x,y)在R上有连续二阶偏导数,满足f(0,0)= 0及fxx+fyy=x2+y2.用Cr表示中心在原点,半径为r的圆周.请求出f(x, y)在Cr上的平均值A(r)=12πr∫Crf(x,y)ds,其中积分为第一型曲线积分。”
这是一道数学分析的习题,题目本身不算太难,考验的是学生对于数学概念的理解能力。但那是对于学习过数学分析跟高等数学的学生而言。
不怕这些孩子们作弊,现在这帮孩子都在军训,没人会带着大本的书去,而且就算想作弊也不太可能,这是他自己出的题,就算现在到网上去搜同样的题型,也要理解了才能正确作答。当然宁为也不会等那么久,只要十分钟内没人做出来,便已经可以告诉他们数学并不是这些孩子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果然,群里安静了片刻,然而……
“A(r)=12π∫2π0f(rcosθ,rsinθ)dθ
=12π∫2π0dθ∫r0fx(ucosθ,usinθ)cosθ+fy(ucosθ,usinθ)sinθdu
=12π∫r0du∫2π0fx(ucosθ,usinθ)cosθ+fy(ucosθ,usinθ)sinθdθ=12π∫r01udu∫x2+y2=u2fxdy−fydx(第二型曲线积分)
=12π∫r01udu∫∫x2+y2⩽u2fxx+fyydxdy=r^4/16,这一步的结果是先用Green公式,然后极坐标变换,您看对吗?”
陈典诚的速度很快,宁为看了一下,解题加打字这位宁班班长大概只用了六分钟。
然而这还没完……
“陈班长真快,不过我的解法跟陈班长不太一样,宁教授看看是不是这样解的啊……”
“我也想到一种解法……”
很快,总计九个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分别用了三种不同的解法,虽然速度有快有慢,但细节上还是稍有不同,宁为觉得大概是没谁解不出还强答的……
当然这也足以说明这些孩子已经自习过大一的课程不是跟他开玩笑呢。
有点点被打脸的感觉,但其实心情还是颇为愉悦的,这也让宁为很感慨,这些宁班的孩子真的比他当年要强很多啊,起码他军训的时候让他做这种数学分析题,估么着连题干都看不懂。
但问题是这劝诫得很失败,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错,不错,这说明大家是真的自习过了,不过这种基础的题型能做出来并不显得有本事,我在给大家出一道进阶题型……”
……
就这样,双方似乎都忘记了这次聊天的目的,开始探讨起大一大二需要学习的一些题目来。
从宁为的角度来讲,他不可能故意太过刁难这些孩子,所以出的题目大都还是从大学所学的高等数学、线性代数、复合函数等等知识点中综合出的题型。总不好让这些学生们还没开始正式学习,就直接拿李代数、泛函等等晦涩复杂的题目来考这些孩子。
效果也不能说不好,起码能后面两道题能解出的孩子越来越少了,但以陈典诚跟王熙文两人显然自学的效果很不错,或者说太有灵性,一般的题目真的还难不住两人,即便是第三道题两人的结果都有错误,但是整体解题思路却也可圈可点,这让宁为有些无语了……
正打算出第四道题,让这两个家伙知道大学数学的深度,微信上突然有人发了一句:“教官来了。”
宁为这才意识到这帮孩子还在军训。
“算了,今天先到这里,明天再说吧,你们赶紧睡吧,明天还要军训。”
发完这句话,宁为很有挫败感的放下了手机。
想了想后,觉得不能只有自己有挫败感,又拿起手机,将群里今天他出的题跟微信上同学们发出的解题过程截了图,然后发到了曾经江大的室友群里。然后感慨道:“哎,这些是宁班还在军训,压根没有上过一天课的孩子们解的题目,三道题一道数学分析,一道线性代数,一道关于导数跟微分的问题,这帮孩子竟然全都能做出来。跟他们比起来,咱们大一的时候可真是渣渣啊!”
作为寝室群里的核心人物,宁为的消息从来都会被重点关注的。
尤其是非周末晚上十点差几分这个时间点,所有人都有闲暇时间的时候。
所以很快整齐的三个“?”出现在群聊内。
“宁教授,你闹呢?别说大一了,现在你给我出这些题目我也不会啊。”发完问号之后,罗翔第一时间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就是,宁教授你也太小看我们了,说得好像大四了毕业了我们就会做一样。如果不是你还在群里,我都快忘记我大学是数学院的了。”徐公子第二个补刀。
轉生史萊姆日記
“咳咳,第一跟第二题我还是能做出来的,第三题有点绕了……完了,毕业两年,之前学的东西都还给教授们了……宁班果然太强大了!”刘聪还是一如既往的表现出他半吊子的气质。
……
宁为只觉得意兴阑珊,这些截图本想是激起曾经这几位室友惭愧的情绪,但很显然,几个人并没有太多感触跟羞愧,甚至有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非常完美的印证了人不要脸则无敌那句话。懒得在理这三个家伙,宁为再次打开了正在研究的指令集。
其实在这个世界已经二维硅芯片已经快将摩尔定律走到极限的时候,也意味着通用处理器的性能已经快走到极限。对于市场来说,需求基本已经饱和,甚至英特尔自己研发面向高端服务器市场的Intel IA64,都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没能在市场上引起重视,更别提其他的指令集了。
同样主打高端服务器市场的PowerPC,背后是IBM、苹果这样的超大公司,曾经也有过一段辉煌的时间,但因为单台主机提供超强性能的方式已经逐步被大批量的廉价x86服务器组成的集群所取代,而主机市场被集群取代带来直接导致开发成本的提高,开发力量开始减弱,最后苹果的Mac也不得不放弃了PowerPC,转移到x86。
说白了,现在开发指令集本就是一个吃力而不讨好的事情,这也是有一群人坚持认为可以购买别人的指令集自用的原因。市场需求已经满了,说是技术问题,其实最终还要转化为一个市场问题,最简单的比如操作系统。
手机层面的指令集还好说,华为的鸿蒙系统已经出具规模,尤其是这一代的智能升级,让鸿蒙系统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但在PC层面,设计新的指令集能否使用windows需要微软方面的配合,如果微软不配合,那么新的芯片就要新的操作系统来配合,又是麻烦事。
这也是宁为之前不太想管这事也暂时拒绝了把专业人士先叫来一起开个会的原因。因为此时他其实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自己的指令集肯定要做,否则未来处处受制。毕竟习惯了人家对他陪着笑脸,在拉下脸去求人已经不太会了。
如果要做新的操作系统,理论上以大华夏的市场体量,是足够承载的,既然有那么一部分人也觉得华夏必须要有自己的指令集,也意味着他们肯定考虑过操作系统的问题。
暂时不开会,不见面,单纯因为宁为不希望被别人的思路禁锢了自己的思路。
所以……
真的太难了……
……
同一时间,宁班的优秀学生们也觉得自己太难了。
他们真的是在跟宁教授探讨题目嘛,教官怎么能说他们违反纪律,该睡觉的时候还在玩手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