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皓星界。
虚空转换,大星挪移。
李皓一次次挪移星辰,遨游虚空。
不知过了多久,轰隆一声巨响,天翻地覆,苍穹黑暗一片,所有大星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进入了黑暗混沌之中。
而李皓,也累的气喘吁吁。
游走在虚空之中,忽然,风火雷电,纷纷爆发,转瞬间,光明耀射,黑暗降临,五行爆发,刀枪剑戟纷纷杀出……
这一刻,李皓露出了笑容。
只是,很快又微微皱眉。。
固定出入口。
难!
按照力覆海所说,宇宙有中心,这个很难找,李皓暂时放弃,但是固定出入口,还是有很大必要的,不能每一次撕裂虚空,都出现在不同的地方。
连接皓星界可以,可是……拿什么承载?
王署长他们用的是本源大道承载,李皓没有。
星空剑其实是不错的承载物,可惜破碎了。
要固定一个口子……用什么才好?
李皓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储物戒,神兵不少,其中目前最强的神兵,也只是风云宝鉴副鉴,刚刚拿到的军长战甲也不错,可相比较而言,也不算什么。
他不缺神兵,缺的是那种真正的强大无比的神兵。
神兵承载……有些行不通了。
“神兵承载不行……肉身呢?肉身若是不行……那就大道?”
一个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中。
神文编织大道……宛如支流一般,在皓星界开启一个口子吗?
甚至可以主动连接自己,灌输大道之力?
这样的想法,之前没考虑过。
而今,却是纳入了李皓的考虑当中,他盘坐宇宙星空之中,又开始考虑,用什么去编织大道,形成固定入口所在的口子?
什么大道,会更合适一些?
而自己接下来,需要什么道?
神通之道,李皓如今暂时放下了,五行都让给了其他人,而今,他还剩下风雷光暗四系神通,外加肉身神通。
“以肉身神通为基吗?”
念头不断闪烁。
以道为承载!
这样,行得通吗?
还有,若是敌人发现了,是否会破坏掉呢?
可以想象一下,大道悬挂在头顶,别人一看就是峥嵘之辈,除非……能完全遮掩大道,如同本源大道一般,彻底藏匿虚空。
“暗系融合肉身道吗?”
念头再次浮现。
暗系,隐匿一切吗?
大道本就来源于皓星界,作为贯穿壁垒,倒是可以,怕就怕敌人会主动破碎,那样一来,道脉就会断裂,相当于大道断开,本源大道一断,人就死了。
新人类倒是不会,新人类不止一条道脉,而是很多,断了一条不会死,可是,也会实力大损。
李皓仰头看天,陷入了沉思中。
如何让道脉安全,不会被人毁灭呢?
他又看向眼前被自己遮掩的大道宇宙,若是……以大道宇宙为源头,为活水之基呢?
种种想法,都让他有些意动。
有人曾说,只要不死,那就去试试看。
于是,下一刻,李皓一挥手,虚空之中,剑道区域,一柄大道之剑浮现,一剑斩下,原本环形区域中心,瞬间浮现出一个裂缝。
李皓迅速抵达,一拳打出,虚空震荡,大道宇宙出现了裂痕。
大道宇宙,极其坚固。
圣阶的吴鹏,压根无法打穿,可李皓却是轻松,因为这大道宇宙,李皓其实是知道脉络的,乱打,你是不可能打穿大道宇宙的。
只有每一条道脉的连接点,你才有希望破碎。
而不是说,随便一个地方,你都可以击穿。
而道脉的连接点,其实不是大星所在,大星,只是李皓挪移了位置罢了,道脉的连接点,是大星第一次出现的区域,在这茫茫宇宙,李皓把大星挪移走,你压根找不到。
也许,只有李皓知道,这原本的连接点到底在哪。
当然,若是运气好,也许随意一打,就能出现一个口子……那样的概率,太小了!
破开了虚空,李皓朝外看去,外界一片苍茫,具体位置在哪,他都不清楚。
只是随意打穿了一个地方罢了。
他瞬间消失在皓星界,出现在了一片雪山之上。
银月,需要以他为点。
固定出入口,也是他为坐标,而不是随意固定。
回到古代玩機械 古代機械
而皓星界,则是以环形星辰中心为点,将自己真正和皓星界打通联系,贯穿一体。
从此以后,形成一个专属通道门户。
一声轻喝,李皓体内,几条道脉浮现,粗大无比,宛如神龙。
道脉浮现!
足足五条!
肉身,风、雷、光、暗!
五条道脉,交织到了一起,宛如五条巨龙盘旋,一瞬间,四面八方,无数能量被他瞬间抽离一空,李皓并未在意,只是看向天空,微微皱眉。
五条道脉,是不弱,可是……还不够!
想到这,他手中储物戒中,浮现出很多神兵,下一刻,纷纷破碎,化为精纯能量,融入其中。
还是不够!
五条巨龙吞吐一切,依旧感觉不够坚固。
李皓思索一番,又迅速抓出大量的生命之泉,大量的矿石。
他不会铸造。
但是,这没关系,不会不要紧,大不了多浪费一些,足够坚固就行了。
一枚枚神兵破碎融入其中,一道道能量巨柱融入其中。
这一刻,好像天地浮现了巨大的宝藏。
万物新生!
雪山之上,忽然一抹绿色浮现,眨眼间,绿色蔓延,积雪消散,春天到了,万物复苏。
山头上,一只大妖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此地既然可以打开,必然有道脉曾连接过皓星宇宙,李皓并未在意,此地也许曾经有人在此修炼,打开过道脉。
当然,是不是眼前这妖……倒是不好说。
妖族道脉,有吗?
黑豹至今没有出关。
之前想要带走黑豹,结果感觉黑豹气息不稳,可能正处于关键时刻,李皓只能放弃带走黑豹,若是有妖无意中打开了道脉,那黑豹就真惨……潜心闭关多日,还不如随便一只野妖。
李皓没有管这些。
继续稳固新的通道。
片刻后,四周好像有强者浮现,踏空而来,远远地,看到山上一人屹立,有些惊讶,原以为此地有至宝出现,居然有人捷足先登?
等靠近一看……顿时吓得肝胆俱裂!
“李都督!”
远远地,有强者看到了李皓,脸色瞬间发白,李皓侧头看去,并不认识,微微点头,声音平静:“我在此地修炼,此地……是何地?”
修炼?
我的天!
看着那巨龙飞翔,能量宛如光柱,这是修炼吗?
“回禀李都督……此地……乃是浮山山脉范畴,处于苍山、奎山之间,属于北方地域。”
北方吗?
居然又回到了北方。
李皓微微点头,看向那人,实力倒是不弱,感觉也开了一些道脉,算下来,也是山海强者了。
而今,没有加入都督府,就有山海战力的强者,其实很少。
那人年纪看起来不算太大,当然,相对而言,也有四五十岁的样子了。
见李皓看来,有些畏惧,但是……还是强忍畏惧,主动开口道:“本不该打扰李都督修炼,只是,实在有些好奇,这巨龙……难道……是道脉?”
“对。”
来人大惊,喃喃道:“道脉宛如巨龙,居然能修炼到如此强大,都督果然神人!”
李皓看向来人:“任何人都能做到,时间问题,你是何人?”
“回禀都督,我叫朝白圣。”
朝白圣?
李皓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昔日,我曾游走北方大地,到了北方大陆尽头,听闻有白圣教和黑山匪两股势力,黑山匪无恶不作,白圣教据说万家生佛,解救人于水火之中,你是白圣教教主?”
“正是小人。”
那人急忙道:“愧不敢当,小人哪敢称得上万家生佛……”
李皓平静道:“我曾亲眼见过一次,白圣教徒,放火烧村,逼迫村民加入教派,冒充黑山匪,我本想斩尽杀绝,为民除害……”
这一刻,朝白圣脸色惨白!
李皓又道:“后来又听他们说,他们不逼人离开,黑山匪一到,那村落必然满门灭绝,我那时便想,世间对错,如何分辨?白圣教徒冒充山匪,放火烧村,是逼人落草为寇,还是救人于水火之中?”
朝白圣咽了咽口水,他没想到,李皓居然知道白圣教,还曾见过白圣教徒做事手段,此刻,也不知李皓何意,只是后悔,早知道,还不如早早离去。
太危险了!
这李皓修炼起来,太可怕了,光是这威势,就让他肝胆欲裂。
偏偏自己还想多看看,结果……怕就怕,走不了了!
而李皓,的确亲眼见过对方行事手段,那时候,他刚要去东方徐家,路过此地,结果,就见到了这一幕,后来选择了不去管。
都市 少年 醫生
没想到,今日,无意中倒是遇到了这教派之主。
李皓又道:“你能进入山海,堪比昔日神通,天赋不错,手段也不错,胆魄也不小,明知我在此地修炼,还敢停留不走,也许也存了一些觊觎之心……”
“不敢,都督误会了……”
李皓轻声道:“无妨!贪婪之心,人皆有之!克己,克心,克行即可!圣,论迹不论心,哪怕伪装,伪装一辈子圣人,那就是真圣!”
朝白圣一怔,看向李皓,此刻没有说话。
李皓又道:“你我在这相遇,也算是机缘巧合,你若是帮我做一件事,我赐你一场机缘,如何?”
朝白圣愣了一下,急忙道:“都督请吩咐,不敢不从。”
“不是吩咐,做与不做,在于你自己……”
李皓看向他:“白圣教是如今少数还存在的教派组织,我收拢四方大陆,还没来得及清理各方教派……你白圣教名声不错,至今还存在……你帮我收拢天下不甘臣服之辈,让各方叛逆、恶徒、凶人、匪徒,都加入你白圣教,收拢各方逃离恶徒,如何?”
朝白圣脸色一变:“不敢,都督若是担心,我马上解散教派……白圣教也只是一群穷苦人组建而成,本是为了反抗九司皇室,后来被都督所灭……”
“不!”
李皓摇头:“散不如聚!我很忙,我的人都很忙,大家没心情,没心思,没时间,没精力去一个个解决,聚在一起,清理天下!白圣教和我关系不大,无人知晓你我今日相遇,相遇是缘!”
“我可赐予你光明之道,道脉强大,也许可以助你一日跨入日月,足以横扫四方!聚天下之恶,一日歼之!弃暗投明,等你成功,便可加入都督府,如何?”
朝白圣怔神。
心中有些恶寒!
李皓!
这个外界传闻,如同圣人一般的领袖,居然……居然如此冷酷。
他居然让自己去吸引天下恶徒加入白圣教,一网打尽,一个不留,这是外界传闻的圣人?
这……真是让人胆寒。
拒绝?
没法拒绝的!
他不敢多说,迅速道:“剿灭罪恶,白圣义不容辞,都督无需赏赐,乃是朝白圣该做之事……”
“武力不是唯一,无武力,却是难镇天下!超凡世界,武力和智慧,并驾齐驱……你接我光明之道,我随时可以找到你,也能克制你,当然,你可拒绝……”
“多谢都督赏赐!”
朝白圣压根不再提拒绝的事,此刻拒绝,他担心自己走不了,太可怕了。
这李皓……哪有一点圣君的模样。
这就是一方枭雄!
天下人,都误会他了。
坐在旁邊的辣妹正在讀HS雜誌
下一刻,五条巨龙中,一条飞离,迅速落入朝白圣体内,轰隆一声巨响,朝白圣肉身差点炸裂,好在下一刻,光明之力爆发,帮他护住了肉身。
李皓看了一眼空中四条巨龙,微微松了口气,之所以送出光明之道,也是无奈之举,黑暗和光明,互相交错,很难稳固!
光明之道在,很容易暴露,导致黑暗之道的隐匿效果都差了许多。
他正准备放弃光明之道,便遇到了这人,以光明圣洁自居,这算是天意吗?
天意……
李皓笑了笑,未必是天意,倒是可能是大道之意。
光明道,有人修炼,光明剑便是。
只是,光明剑已经跨入日月三重巅峰,即将跨入四重,倒是无需李皓的大道之力。
既然遇到了……顺手落子便是。
而朝白圣,此刻才感受到了李皓力量的雄伟,只是一条道脉罢了,对他而言,却是体内力量迅速攀升,原本只是跨入山海初期的他,眨眼间,气息就接近了中期,没多久,冲破了中期,开始朝山海后期跨越。
朝白圣面目狰狞,不断低吼。
李皓伸手一点,他体内一条道脉浮现,李皓开口:“开此道脉,此乃肉身道脉,不得外传!”
朝白圣脸色剧变,不敢多说,迅速汇聚能量开脉。
没多久,强大的力量,冲破了肉身道脉,很快,肉身开始强大,之前感觉要炸裂的肉身,开始平复下来,而李皓,只是默默看着,继续固定自己的大道通道。
又过了一阵,朝白圣气息攀升,轰隆一声,好像打破了瓶颈,气息陡然强悍无比。
日月!
很快,气息开始平复,忍不住激动,急忙躬身弯腰:“多谢都督成全……”
“没有成全你。”
李皓平静道:“此脉只是借你使用,并未彻底融入,否则……你哪有那么容易融我道脉,等你事成,我再赠你!”
朝白圣依旧感激涕零:“还是多谢都督,今日面见都督,才知白圣乃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无需如此!我还要修炼,你自行离开……做与不做,都在于你!天下恶人除不尽,无需太过在意,只要清理掉一些知名恶人,收拢他们,便足够了!”
“属下明白!”
此刻,瞬间转换成了属下,李皓也不在乎。
随意落子,能否成功,都无所谓。
天下恶徒太多!
天星腐朽多年,哪怕李皓执掌天下,短时间内,也难以缉捕。
若是朝白圣,真能将天下恶徒一网打尽,那倒是功勋卓著了。
朝白圣见李皓不再理会,也不敢多说,迅速离去,心中却是又忐忑又激动,今日来寻宝,宝倒是没寻到,可得到的好处,却是不比寻宝差丝毫。
直接从山海初期,一跃成为日月。
尽管……这力量其实不算属于他,可有什么关系呢?
朝白圣兴奋无边。
快乐离去。
而李皓,却是眼神有些深邃,看了他一眼,转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那边,还有一头大妖,早早进入神通层次的奎山蛇王。
蛇王昔年曾受人指点,早早修炼,后来李皓说了一二,对方迅速跨入神通,有段时间没见了,而今不知这蛇王跨入了什么层次?
山海中期?
甚至后期?
一切都有可能!
朝白圣帮自己收拢天下恶徒,奎山,也许该去一次,来都来了,见一见这蛇王,当日他要这蛇王收拢四方妖族,不知蛇王做的如何了?
空中的大道通道,已经稳固了许多。
李皓破碎了大量的宝物,却是毫不心疼。
银月之地,其实还有一些秘密,并未被自己挖掘出来,比如……谁指点了这蛇王?
到底是不是郑家传出了歌谣?
还有,其他七家好说,李家这边,为何可以携带星空剑,从封印中的剑城离开,进入了银城之地?
还有,人王后为何会在此地留下传承?
银月,只是一方小世界,为何会留下如此多的特殊传承,甚至包括昔年的霸天帝传承,也被大离王所得。
倒是坐镇银月的剑尊,的确没留下什么好东西。
反而是来过一次的血帝尊,留下了两个字不说,还好像留下了其他东西。
镇星城遗迹那边,到底留下了什么呢?
种种念头再次浮现。
李皓一边稳固通道,一边侧头朝北方尽头看去,好像穿透了苍山,喃喃道:“乾无亮去了那边,映红月遭遇乾无亮,倒是一场好戏!乾无亮看透人心,以人心对人心,加上大离王、姜离存在……”
他心中想着,以映红月的奸诈,必然不会继续留在大离。
银月之地,除了大离,天星映红月必然不会来的。
那他能去哪呢?
大荒,太危险了。
水云,如今都没人了。
那只能去西方神国了!
月神,能斗得过映红月吗?
还有,红月大世界的人,李皓相信,一定还有一些的,但是从未出现,李皓判断,对付也许也去追杀月神了,倒是一场好戏。
“将所有敌人,聚集到一起……不要乱跑,那是最好的。”
天下太乱了!
他要剥茧抽丝,一点点地去梳理,就如同梳理大道一样,将这些人,梳理到一起。
妖也好,人也好,古人也好,今人也罢,都要梳理到一起,这才方便去对付,哪怕聚在一起,实力会更强,也比他们一个个躲在阴暗处,谋划这,谋划那要强。
李皓不怕敌人强大,就怕这些家伙,一个个隐匿不出,才是大麻烦。
心中想着。
下一刻,李皓穿梭虚空,浮现在熟悉的奎山之地。
很快,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消失。
再次出现,已经处于一处巨大的峡谷之中。
正在呼呼大睡的蛇王,陡然睁开了巨眼,眼中凶光闪烁,下一刻,看到来人,心中一惊,迅速盘起,巨大的身躯,却是微微有些弯曲,精神波动:“蝰蛇见过大尊!”
李皓露出一些笑容,看了它一眼,微微点头:“鱼跃龙门,跨过神通之后,你倒是进步飞快,而今都能堪比山海七重了,没开道脉之妖,能有如此神通,非同一般!”
“大尊谬赞……”
李皓没说什么,环顾一圈,开口道:“你收拢了不少妖族?”
“是……大尊之前让我打造奎山妖族圣地,加上如今四方变动,不少妖族前来奎山投奔……据说最近天剑、霸刀两位至强,正在清扫七大神山,清理天下聚众之势,又有一批妖族投入奎山,如今,奎山妖族近万!只是,强者不多……”
已经很多了!
李皓感应了一番,点头:“不错!将所有吃过人的妖族辨别出来,过些时日,以这些妖族为先锋,和山下白圣教交战,遇到朝白圣,告诉他,我说的!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你也如此,你们双方如何冲突,我不去管,只需要留下我需要的人,需要的妖就足够了!”
想到这,李皓又道:“理由也好找,朝白圣实力大涨,获得了一件至宝,蛇王能理解我心意吗?”
能不理解吗?
蛇王马上点着巨大的脑袋:“小蛇明白!大尊尽管放心,必不会让大尊失望!”
李皓点点头,又道:“你说当年有强者指点你,而今,你实力大增,能回想更多,有别的线索可以提供吗?”
蝰蛇迅速陷入了沉思中。
许久,对方开口:“当年太无知,太弱小,感知不多,今日回想,也许……也许……对方和大尊一样,都是剑道修士?”
剑道修士?
李皓心中微动。
剑道修士吗?
这就有意思了。
难道不是郑家父子?
能在那个时代,行走天下的,必然不是一般人,那时候,各大古城强者都在沉眠呢,之前他还怀疑,是郑家父子路过,随意点拨一两句。
很正常的事,哪怕他们是坏人,不代表坏人就没有指点点拨之心,兴趣来了,一切皆有可能。
不过,郑家父子,并不修剑道。
他想到了一人。
李道恒!
九师长的亲兄长!
据说,当年孙鑫叛变,就是此人亲自去拉拢说服的,可自从剑城消失,此人好像彻底被封印了。
可是……一个知道红月存在,知道有人叛变,甚至谋划了这一切的存在,真的就这么被封印了吗?
和红月帝尊一起,和剑城一起,封印在了星门附近?
对方难道不知道,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郑家父子,如今倒是成了叛逆的首领。
那李道恒呢?
甚至还有更多的李家人参与其中了,这些人……都没任何准备吗?
蛇王一说剑道,李皓就想到了李家之人。
只是,好像从未听人提及过他们,天下遗迹,好像也没找到他们,没有他们的踪影。
“郑家父子……真的是当年的叛变之人首领吗?据说,当年不止一位天王参与,孙鑫说,还有别的天王,可如今,冒头的却是只有郑家!”
圣人的数量,也对不上。
孙鑫说过,覆灭天星镇的圣人,很多,绝对不止如今遇到的这么一点。
银月的水,依旧深的很!
不过,今时今日,李皓倒也看开了,起码,力覆海的一番话,让他觉得没错,谋划了十万年,都没什么进步,这样的人,注定成不了大事的!
李家人也好,郑家人也好,包括那位红月帝尊……十万年,居然都没能拿下一个小世界,一个帝尊,轻松被无帝尊的封印镇压了,被剑尊留下的一抹虚影镇压了……这样的家伙,搁在新武,应该也只是个小角色。
人家本尊都走了,你还如此拉跨,就凭这一点,拿什么和新武斗?
李皓也不再多说,看了一眼蛇王,开口道:“那蛇王最近也活跃一二,不要总是休眠!冬天要过去了,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开,光明照耀……天地,即将迎来大变!”
蛇王似懂非懂,李皓好像在说天气,又好像不是。
它尽管不是太懂,还是很快点着巨大的脑袋:“大尊放心,小蛇马上动员奎山之妖……”
“嗯,还有……若是可能,进入苍山区域,苍山有数位妖族,都不弱,可以提及我姓名,苍山之妖……不要乱了套。”
“小蛇明白!”
蛇王不敢多问,只是有些疑惑和奇怪,今日,李皓怎么想到来这给自己安排任务了?
李皓却是没再多说,迅速消失在原地。
蛇王这才松了口气。
这位……真是越来越可怕的感觉了。
……
而这时候的李皓,游走天地之间,过了一阵,消失在了原地,进入了皓星界中。
沿着原本留下的烙印,游走虚空。
过了一阵,再次撕裂苍穹,消失不见。
战天城中。
李皓再次出现。
这时候,战天城中的能量波动也弱了下来,这几日,大家都在修炼,无数能源石耗空,整个战天城,活人的气息倒是大大增加。
随着李皓再次出现,数位强者,纷纷抵达城主府。
这一次,来的人更多了。
老乌龟、槐将军、力覆海、九师长,这四位,都是圣境,包括九师长,此刻,气息也达到了圣境,只是稍有不稳。
而除此之外,还有两位师长也复苏了,分别是三师长、六师长,以及之前就复苏的八师长。
还有王署长,刚加入战天军体系的十一师长。
另外,还有红杉、帝卫,都迅速抵达,红杉并未跨入圣道,妖植想进入圣道,难度很大,不过,气息比以前也强大了许多。
这些,都是新武时代的存在。
而银月人,这一次李皓并未带上,打下无边城之后,这些人都处于一个高速发展期,现在一切安定,李皓也不想此刻召集他们,再次参战。
“都恢复的如何了?”
“一切都好!”
老乌龟微微点头:“除了我们,战天军这边,也有数千人复苏……如今,能征调兵力,已有两万人,不过部分并未复苏,只有残念……而第九师,如今还在外面,战天军,总共可动用三万大军!”
红杉迅速道:“妖植军一切准备就绪,等待大人吩咐!”
李皓开口:“那事不宜迟……龟守护、镇海使、槐将军几位,切割一道分身出来,我也取一枚神文分身,从明面出发,前往镇星遗迹!”
“而诸位本尊……”
李皓思索一番道:“我想带诸位,走皓星界,可是,皓星界开启,诸位太强,我又担心无法巩固诸位位置,需要一点帮助……”
几人都有些疑惑,如何帮助?
李皓缓缓道:“我想……启动战天城,挪移进入皓星界!”
“什么?”
这一刻,几位强者愣住了,“不可!”
这时候,是老乌龟开口:“战天城还没完全复苏,此刻强行启动,原本还能镇压天地一二,一旦强行启动离开,可能会导致封印松动,这是其一!第二,进入容易出来难……一旦无法出来……”
李皓开口:“城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此一来,还有一个好处,可以直接消灭所有城中红月之力!战天城强大,加上血帝尊遗留战天二字,镇压多年,进入皓星界,也不会崩溃!我们齐心协力,将城市挪移进入……以后,在皓星界,就有了大本营!”
“新道宇宙,机缘多多,这也是机缘,不一定就是坏事!”
“至于封印松动……不至于!封印的主体,其实还是剑城,剑城不破,封印不破……”
几位强者,你看我,我看你……此刻,愈发觉得,有些头疼了。
让步……让了第一步,李皓就顺杆往上爬,渐渐地,让到他们都有些迟疑,有些纠结了。
这再让下去……老巢都给挪走了。
这可如何是好?
可是,都已经让了好几次了,现在不让吗?
果然,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啊!
李皓……愈加能掌握人心了。
李皓又道:“而且,我还有个想法,将战天城,固定在我进出通道之上,一旦有强敌追杀我,进入皓星宇宙,战天城直接镇压!何乐而不为?也可以让大家更安全……甚至不用本尊进入遗迹,免得被对方所趁!在皓星界,那就是我们的主场,皓星大道配合新武诸强,再加上古城镇压……哪怕天王,也得含恨而终!”
此刻,九师长忍不住了:“那……无边城你不是打下来了吗?”
挪移无边城啊!
干嘛要选战天城?
李皓摇头:“无边城,郑家执掌多年,也许还留下了一些别的牵连,甚至是郑家人炼化了无边城,一旦无边城出现变故,对方也许可以感知到,或者进入皓星界之后断了联系,对方也许会推测到我将古城挪入了皓星界中!”
“唯有战天城,执掌者都在此地!”
几人纠结的不行!
李皓意味深长道:“新时代要来了,无数战天军都将复苏,新时代的肉身,若是能一开始就在皓星界中凝聚,必然更加亲近大道,和新时代的人族没有差别,甚至更亲近大道,那时候……机会更多!而不是如此这般,人造肉身,潜力有限,哪怕王署长这样的存在,而今,也只是凝聚了36道道脉,可人体道脉无数,我也不可能人人都帮他们凝聚无数道脉……”
“战天城进入皓星界后,安全也有保障,除非我死,否则,皓星界牢不可破,大道宇宙……可不是人人都能进入的!”
直接将主城给挪走……几人陷入了沉思中。
而李皓,之所以这么决定,一是为了防止任何消息外泄,二是为了镇压固定通道,不让通道破碎,古城镇压,还有什么神兵,比一座古城更强大的吗?
星空剑,都未必有一座古城更坚固!
第三……战天城入了皓星宇宙,他就彻底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
此举,好处极多。
而对战天城而言,有利有弊。
利就是和李皓捆绑的更紧密,弊就是一旦李皓出事,皓星界无人可以打开的话,战天城,就会成为孤城,甚至比剑城还要孤独。
剑城,封印迟早会破的。
可大道宇宙,一旦封闭,若是无人可以开启,那战天城,会彻底成为一座死城,哪怕人王他们来了,未必能找到新道宇宙!
救都没地方可救!
挣扎徘徊了一阵,许久,九师长叹息一声:“都走到这一步了……二位守护,就这样吧!”
一步退,步步退。
重生军嫂俏佳人 小说
退到了这地步……还怕再退一点吗?
不怕了!
两位守护,也是脸色有些发苦,这次和李皓合作……真被李皓给吃干抹净了,就这么不知不觉地,一步步地,被对方吃了一干二净!
龟守护还想做最后的一些挣扎:“启动战天城,消耗极大……”
李皓点头:“无妨,我准备了三亿能源石,天星矿脉几乎被我挖空了!如此一来,还怕启动不了战天城?”
“……”
好吧,无话可说了!
龟守护没再说话,力覆海也是暗暗咋舌,它是亲眼看到,战天城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渊的……当然,也许不是深渊,而是通天大道呢?
可是,它也有些意外李皓的手段。
一点点地抛,不是一口气就要求那么多,而是等你让了一步,然后过几天再来一次,再来一次,继续来一次……来到最后,家底全砸进去了!
被套牢了!
此时此刻,战天城其实没太多的选择了,都被套牢了,你还能怎么办?
此刻割肉止损?
那……真是两头不是人了,损失太过惨重,还不如一条道走到底算了。
“事不宜迟……那就……行动吧!”李皓笑容灿烂:“顺便,一次性清理掉所有叛军,所以间谍,还战天城一个全心全意,还战天城一个太平盛世!”
槐将军也不再多说,而是开口道:“李都督,战天城……可以进入吗?我担心会被大道宇宙排斥……”
“应该可以!”
李皓点头:“如今的大道宇宙不算太强大,和新武也算是同气连枝,排斥力一直不大,而且挪移进去,还有个好处,大家的本源道,也许可以潜移默化,渐渐转变成新道……当然,不愿意也没关系,可以主动断开连接。”
说到这份上了,老乌龟也不再纠结了,开口道:“那……就挪移吧!只是,动静太大的话……”
“没事,动静不会太大,我会在四面八方,布下禁锢!如今战天城对外封闭,也没人会来探查。”
“好吧。”
几人商量了一番,很快,开始准备。
城主印,守护大阵,启动城市核心……
各种筹备,这样的巨城,每一次启动,消耗的能量都要许多,也就李皓挖了天星大矿,否则,战天城也启动不了。
接连准备了一日时间。
到了第二天,一声巨响,响彻四方,巨大的城池,迅速被压缩。
而天空中,李皓开启了一道裂缝,也是脸色凝重,第一次挪移一座古城进入……他也很有压力,但是,一旦成功,那结果就截然不同了!
大道宇宙,可不限制实力的。
相当于,随身带着一座大城作战了!
而且,大城伫立,整个皓星界,也有了坐标,还能镇压强敌,也算是给皓星界增加了一道强大无比的防御线。
这一刻,天地颤动。
大城缓缓上浮,朝虚空进入。
……
同一时间。
其他几座古城。
此刻,都微微有些颤动,动静很小。
而很快,无边城那边,传来了一股巨大无比的吸收力。
一些古城中,有人怒骂一声:“无边城……搞什么鬼!这么吞噬下去,二次复苏这辈子都别想了,到底什么情况?”
“又来了……要不干脆我们也吞噬能量算了,都别复苏了,都在主城中等一辈子好了……”
“无边城是不是彻底断了和我们的联系?感觉原本还残留的一些乾坤大阵,好像彻底破碎了……”
“谁知道呢?”
“……”
一座座古城,有人怒骂,有人无奈,有人悲哀。
与此同时。
距凤城中。
红尘微微皱眉,看向虚空,有些疑惑,是无边城再次吸收能量,导致八大主城颤动吗?
可是……之前无边城才吸收过一次。
二次复苏,已经被李皓打断。
现在再次复苏……对李皓而言,反而会抽离天地能量,导致天地更加脆弱,对整个银月人的修炼,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李皓,这是要做什么?
心中,又隐约有些不太安心。
此刻,又有人迅速来报:“大人,大荒王那边,好像和荒兽有些冲突,荒兽主动开始入侵东方大陆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主动入侵了吗?”
红尘将刚刚的一些不安放下,笑了笑:“继续和大荒王接触……还有荒兽那边,也给它们制造一些压力……当然,关键还有一点,探查到混沌之意所在……掌握绝对先机才行!随时可以终止大荒的入侵,将混沌破碎!”
“诺!”
来人迅速离去。
而红尘,再次沉默了下来,许久,喃喃道:“一切都在朝着我希望的方向发展,可为何……越来越不安了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
李皓那边,虽然拿下了无边城,杀了郑功,可据说他们损失也很惨重,这是理所当然的,当日张安就在自己这边,李皓没有张安帮助,想杀郑功他们,损失惨重才是必然。
那自己为何还要如此担心呢?
或者说,不安不是来自李皓,而是来自其他人?
谁呢?
红月那位被封印的帝尊?
还是……剑城的一些人?
又或者,其他古城的家伙?
可那些家伙,都复苏不久,实力有限,自己对他们很了解,这些人,无法给自己制造太大的麻烦才对。
……
这一刻的红尘,心不安。
而这一刻的映红月,脸色也不太好看,三大组织加上昊天神山,数万超能来了大离,而此刻,身边,只有数千人追随了。
他自认自己小心到了极致,可是……依旧在大离损兵折将!
自从乾无亮来了此地,他是屡屡受挫。
此刻,看到苍山就在眼前,从北方到西方,沿着苍山走就行了,不需要跨过苍山。
可映红月,再次感受到了极大的危机感。
身边,阎罗已经有些明显的失控和暴躁,见映红月停下脚步,咬牙切齿:“愣着做什么?不是要去西方吗?走啊!玛德,再留下来,我阎罗成员,都快没了!”
“稍安勿躁……”
“怎么勿躁?”
阎罗火气旺盛:“一直被人追杀,那个小白脸,可恶至极,你又杀不死他……要我说,直接和他死战到底,你真杀不了他吗?还是说,你非要藏一手,等我们都死光了再去拼?”
映红月顿时皱眉,这不是什么好现象。
之前,几位首领不会质疑他的决定的。
可如今……阎罗暴躁无比,飞剑仙和昊天山主,也是一言不发,显然,也受够了这样的日子,东奔西跑,一直奔波,死伤无数!
他朝苍山看去,好像想看到什么,脸色愈加凝重。
到底是乾无亮在追杀自己,还是……那李皓,一直都在盯着自己,总觉得,李皓这家伙,从未放弃过杀死自己的想法,只是,也许知晓一些什么,所以没有亲自前来。
自己如今要去西方,谋求机会,乾无亮看出来了,那李皓……是不是也在暗中观察这一切呢?
当年,那个在银城,被红月组织成员盯死的小家伙,如今好像越来越深沉了呢。
他心中,隐约浮现出一些不安和焦躁,甚至还有一些不可言喻的恐惧感。
这一刻……他好像明悟了什么。
一切,都要还回来吗?
当初,银城的李皓,也是这种感受吧?
好像无时无刻,都有人在盯着他,威胁他的生命,每一步,都有人安排他如何去走,身边人一个个死去,惶恐不安,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而如今,这样的情绪,好像在自己脑海中浮现了!
可是……好像又无法抗拒。
除非,真的去拼命,可阎罗说的简单,一旦自己拼命了,封印一旦出现问题,不单单是李皓的问题,还有自己的,自己,才是第一个倒霉的!
而李皓……据说,袁硕死了啊!
他心脏有些绞痛,那是一种莫名的恐惧不安,袁硕一死,李皓已无所顾忌,封印破了,李皓……真的有那么担心害怕吗?
而今,封印不破,是自己,也是月神,是红尘,是所有人都要守住的底线了!
而这底线,却不是李皓的!
何其的可笑!
映红月喃喃道:“杀袁硕……是他们最愚蠢的决定!”
几人诧异地看着他,说谁呢?
而映红月不再去说,低沉道:“走,小心一点,乾无亮也许会阻拦我们,一定要小心一些,尤其是阎罗你们几人!”
说罢,传音道:“不要恋战,该跑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就算丢下了所有部众……我们还在,就有机会,千万不要被对方抓到机会!李皓已经失控,有人放出了他的魔,真该死!”
几人无语!
和李皓有什么关系?
他么的,是乾无亮和大离王他们带人追杀我们,映红月这混蛋,是不是气糊涂了,李皓压根没来这边!
而映红月,不再多说。
就是李皓!
这一刻,他心中已经有了很多想法,去西方,找月神,也许……也是李皓那家伙乐见其成的事,自己,未必会出事,可身边人,也许都会死去。
他要让我尝试恐惧,孤独,还有背叛吗?
李皓,你不会得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