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小說推薦我有一卷鬼神圖錄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开封府。
一身囚服的郭瑜正站在堂下。
她虽是带罪之身,而且还是女子,但在尘埃未落定之前,秋闱大比亚元的功名却仍戴在她头上,算是有功名在身。
众人见这包龙图一板一眼,事无巨细,皆要依律而行。
郭瑜要跪,也是不让她跪的。
她正在缓慢又清晰地述说着自己代兄赴考的前后原由,郭暇被害之冤屈。
与王兰相比,虽同样是冤仇在身,却是镇定得多,没有对朱双明显露出仇恨之色。
也许是真想未明,朱家不过是有极大嫌疑,并不一定就是害她兄长的元凶。
也可能是她饱读诗书,心志坚韧,轻易难以动摇。
待她说完,包龙图才一拍惊堂木:“朱双明,据本官查证,此次秋闱大比,三甲头名连带其余上榜学子共三十一人,皆被无端黜落,”
“汝子朱良,与朱、史、谢、王四家子弟,本未上榜者,合共三十一人,却在此后皆名登桂榜,替了那三十一位学子,”
“据本官所知,你为博闻师,自玉京回江都后,便入教典台,数年之间,教典台上下官吏,皆仰你朱家鼻息,”
“如此种种巧合,朱双明,你可否给本官一个解释?”
王兰、郭瑜述说的冤情,以及包龙图的质问,都让堂外的百姓一阵阵哗然,纷纷大骂朱双明黑了心。
堂上朱一颢与史、王、谢三家等几人却是面色淡然,老神在在地听着。
一是这两个女子所言,都不过是一面之词,不足取信。
二来,也是看穿了那黑厮与开封府不过是虚有其表。
三口御赐青天铡刀,刑外之刑,法外之法,听起来骇人听闻,实际上不过是几句虚言。
别人看不出,但以他们的身份眼力,却是轻而易举地看出来。
三口铡刀中,其实只有那口狗头铡能用。
龙、虎二铡,根本只是一个摆设罢了。
暗香 小說
铡刀不假,刀上的金敕铭文也是真。
但却是两口“死刀”,根本就开不得,也铡不了人。
御赐之物,之所以神圣,可不仅仅是因为是人皇所赐。
霸刀
尤其是正儿八经地刻上了金敕铭文的御物。
人皇本就是人道气运所系,金口一开,言出法随。
加上金敕铭文,那更是实实在在地将大稷国运与之相系。
其威力可大可小,全看人皇一张金口是如何说的。
这三口铡刀,帝芒说能铡皇亲国戚、权贵百官,甚至是妖仙鬼神,那就真的是能铡死。
哪怕是一品至圣,若是被押至铡刀之一,一刀之下,大稷国运加持,也要亡魂断首,绝无生机。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本事将其押至铡刀下,或是别人心甘情愿让你铡。
显然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不过,即便如此,这三口铡刀,也是一种可怕的威慑、权势。
帝芒也不会轻易把这样的东西随便赐下。
三口铡刀是给了,但却留了个余地。
除了狗头铡,那龙、虎二铡并未开封,铡刀上有帝芒的金口玉言所化的“封条”。
一般人无法看到,只有他们这种本就高居尊位,又有着极深厚的儒门修养,方能一眼窥破。
如何打开此封他们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只需要知道这铡刀铡不了人,那便没什么好怕的。
朱双明此时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朱一颢等人在旁撑腰,也没有畏惧。
对王兰郭瑜二女所言,也是嗤之以鼻。
此时听闻质问,冷笑一声:“包理正,包大人,你们开封府就是这样办案的?”
“不知道从哪里随便找来两个不知所谓的女子,就敢污蔑朝廷命官,高门子弟?”
他脸色一沉:“哼!仅凭此一面之词,胡言乱语,就要定本官的罪?证据何在!”
“哼。”
包龙图也冷然道:“你要证据,本官便给你证据,让你心服口服。”
“来人呐!传雷五、余斗余汉父子!”
朱双明神色一震,目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很快,有两人被带上堂来。
朱双明见得两人,虽有惊异之状,却是松了一口气。
旁人也有些奇怪,不是三人?怎么只有两人?
待这二人跪下,包龙图朝其中一人开口道:“雷五,你说朱双明聘你兄杀人,如今在公堂之上,当着此人之面,你可敢再说一遍?”
那人面色腊黄,衣衫褴褛,浑身污脏,还有一股臭味,像个乞丐一般。
闻言大声道:“大人!草民敢!就是这人,雇我兄去荥县灭王家满门,事后还将所有人都毒杀灭口!”
此人正是纪玄江湖上的朋友找出来的当年被灭口的杀手之一的兄弟,名为雷五。
雷五自其兄死后,生怕被朱家找到,一直流浪江湖,隐姓埋名,以乞讨为生。
日前才被江舟让纪玄找来。
朱双明怒道:“哼!满口胡言!”
包龙图没有理他,继续问道:“你可有证据?”
雷五大声道:“有!”
只见他扒开胸襟,露出胸膛,里面的皮肉竟是溃烂了一大片,还有一条条白色的东西蠕动,流着血脓,散发着恶臭。
堂上众人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只见其突然屈指成爪,往自己胸口那块烂肉猛地抓下,竟生生撕下一片皮肉来。
众人惊异之际,便见其从血肉中扯出一块两指大小,沾满脓血之物。
此人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在脏污的衣服上擦了擦,露出真容,竟是一块折叠的油纸。
雷五展开油纸,从里面拿出一张纸。
双手高捧道:“小人有四海钱庄的银票为证!”
包龙图诧道:“银票?”
雷五道:“这是当年朱双全雇我兄杀人灭门的银票!”
“我兄早有准备,怕这厮事后灭口,便留了个心眼,将这银票交由小人保管,若这厮真的杀人灭口,便让小人带着此物远遁,”
“这么多年来,小的一直将其藏在胸口,如今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众人都不由动容。
他竟是割开自己胸前皮肉,将这银票藏在其中,哪怕胸口都已经糜烂,多年来竟也未曾取下医治。
恐怕也是有意如此,一般人见到这般令人作呕形状,怕都会避而远之,哪里会细查?
会飞的小迁 小说
如今又生撕自己的皮肉,都没有皱一皱眉头。
此时却竟然留下了眼泪,可见其义。
纵然是朱一颢等人,也不由暗道一声:好汉子!
已有人将银票呈了上来。
包龙图看了一眼冯陈。
农家欢
冯陈会意,站了出来,接过银票扫了一眼,点头道:“大人,是真的。”
接着又朝堂上众人道:“四海钱庄之名,诸位大人想必不陌生。”
“此钱庄的大额银票,俱是四海钱庄以独门手段,将钱账主人的身份烙印其上,无人能作假。”
他捧着银票,让堂上诸人逐一看过,又走到堂外,向百姓展示了一会儿,才走了回来,又给朱双明看了一眼,才将银票收回。
“啪!”
包龙图一拍惊堂木:“朱双明,你还有何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