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曾经,艾伦家族的先祖想利用光明之神的手指,将自家的家族信仰体系提升成教会体系,这是一种自大疯狂到离谱境地的想法,为了保护家族的存续,普洱直接偷走了那根手指。
而狄斯,在一定程度上,其实算是主动将茵默莱斯家族从教会信仰体系中剥离了出来,为了自己的这个孙子,不惜让家族从教会信仰体系降级到了家族信仰体系。
由下向上爬,很难;
可由上向下滑,则简单得多。
这是一笔肉眼可见的亏本买卖,亏到几乎没有人会选择这样去做,但狄斯就是这么做了。
当自己的孙子说想要去外面看一看风景时,做爷爷的,为他亲自制作了这世上最精美的翅膀。
这是卡伦家族信仰体系的第一次觉醒,
他发觉自己正站在明克街13号的家里,三楼阳台处;
他本能地走向爷爷的卧室,打开门,却发现卧室床上并没有人;
他又从卧室出来,进了隔壁的书房,书房里,也没有人;
最后,
卡伦走到了窗台处,站着。
渐渐的,他感觉到了在自己身侧,出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他扭过头,看见站在那里的狄斯。
狄斯没有看向他,也没有和他说话,只是站在这里,目光看向窗外。
因为狄斯曾说过,哪怕他昏迷着,但他的目光依旧会注视着这个家,保护着家里人。
卡伦顺着狄斯的目光,看向窗外,画面,忽然扭曲了一下;
卡伦脑海中回忆起了在莫莉女士的来信中,曾形容过的一个场面。
下一刻,卡伦院门口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着神父衣服的老者……拉斯玛。
莫莉女士走了过去,与拉斯玛交流,并且主动拉开了院门。
拉斯玛迈出一条腿,踩进了茵默莱斯家,另一条腿则留在了外面,这个模样,看起来有些滑稽,很难想像他就是秩序神教的大祭祀。
期间,卡伦发现拉斯玛的目光曾看向过自己所站的位置,当然,拉斯玛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对上”狄斯的目光。
在莫莉女士的描述中,拉斯玛说过:让那个有趣的家伙,给家里报个平安吧。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卡伦才终于给家里去了一通电话。
然而,
倏然间,
卡伦发现拉斯玛的形象变了,他的身体,像是被一分为二;
前倾在茵默莱斯家院子里的那一半,脸上依旧是目光祥和,宛若一个慈祥的老者,一个真正的神父;
留在外面的那一半,则目光严肃,一道道黑色的秩序之链在他身边环绕,像是一个不具备丝毫感情的秩序机器;
一时间,你无法分辨出哪个才是真正的拉斯玛。
但也就在这时,卡伦忽然想到了自己曾看过的另一个画面,那是在自己“净化”时,秩序之神从虚无之中走来,一边走,一边在自己十指间洒下一片又一片的星辉,不具备自我意识,只是恪守着某种教条,在做着此时自己应该做的事。
而原理神教的研究中,曾把神的存在比作了一个圆和一个点;
当神属于一个圆时,他会是纯粹意义上的神,履行着一个神的职责;
当神属于一个点时,那时候的神,则更像是一个人,他能逗弄自己女儿开心,能为了自己的好恶去选择复仇和征战。
拉斯玛,也是这样么?
是原本就这样,还是爷爷昏睡后,他成为了明克街的教父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这时,
爷爷开始消失,窗台开始消失,四周的一切,都开始消失。
卡伦缓缓地睁开了眼,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自己身侧,发现原本坐在那里的老者已经化作了点点光芒开始消散。
“你消散了么?”卡伦问道。
“不,是你太累了,已经无法维系和我的思想沟通,你休息吧,赞美光明。”
卡伦双手撑着椅子扶手想要站起身,但第一次没能成功,后来,干脆就继续这样靠在椅子上,再次闭上了眼;
他太累了,直接进入了睡眠状态。
上午,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了床上。
睡在床上的普洱先用尾巴无目的地在身边扫了扫,然后又探出自己的猫爪在面前拍了拍;
然后,它睁开了眼。
“咦?”
普洱从床上下来,对着还在狗窝里呼呼大睡的金毛就是一脚。
金毛被惊醒,马上站起身,环顾四周。
普洱走出了卧室,金毛跟着一起出来,普洱站在书房门口,示意金毛打开书房的门,它也能转动门把手,但它需要跳起来,金毛则方便得多。
这时,楼下的电话铃声响起;
普洱先下了楼,跳到了放着电话机的茶几上,用猫爪子挪开了话筒,再把自己的脑袋贴上去:
“喂,卡伦先生?”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普洱开口道:“你好,我是卡伦先生的女仆,卡伦先生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哦,好的,请您帮我询问一下卡伦先生本人,今天下午他能否到诊所里来完成一个临时预约,很抱歉,因为是临时紧急预约,所以无法提前安排。
还是昨天的那个客户,但这次不是那个孩子,是父亲挂诊。”
“好的,我会转告卡伦先生,稍后他会给你回电话。”普洱回答道。
“嗯,谢谢。”
电话挂断了;
普洱伸出两只猫爪,捧起话筒放了回去,然后跳下茶几来到了二楼,发现书房门已经被凯文打开了,而此时,凯文正趴在书桌上看着上面放着的东西。
卡伦本人则继续靠在椅子,还在睡着。
“该死,蠢狗,不准一个人先看。”
普洱也跳上了书桌,但它先看了看挂钟上的时间,现在还是上午,既然是下午的临时预约,那卡伦还能再睡一会儿。
唔,可怜的小卡伦昨晚到底在书房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迷居然直接在书房睡了;
紧接着,
普洱又皱眉:
可恶,家里的床已经对你没吸引力了么?
接下来,普洱就和凯文一起看起了文件袋里的内容。
大概两个小时过去,时间来到了上午十一点,普洱和凯文把东西都看完了。
“汪~”
金毛小声地对着普洱叫了一声。
“不用你提醒,我看见了,拉斐尔家族。但这件事的水太深,我们很难搞定。”
普洱当然是希望拉斐尔家族这个艾伦家族的最大威胁早点被铲除,虽然狄斯当初杀了他们的族长导致他们内部出现了混乱,可问题是艾伦家族并没有“收复生意”的能力。
除非等朱迪雅和博格外加尤妮丝这三位成长起来,家族能够拥有几个五级或者六级的即战力。
但既然普洱愿意跟着卡伦住到这里,无论嘴上怎么说,实际行动上还是把自己摆在卡伦这一边的,让现在的卡伦去面对这种深层次的神教内部腐烂案,简直是疯了。
普洱扭头看向卡伦:
更离谱的是,你为什么会把这个东西带回来?你不会真的打算继续调查吧?
这时,卡伦终于醒了,他睁开了眼,从椅子上慢慢坐起,将手放在脖颈处,轻轻扭动着脖子。
“卡伦,你昨晚看这些东西看得这么入迷,直接看睡着了?”普洱问道。
“嗯。”卡伦点了点头,然后,补充道,“顺便完成了神牧。”
“哦,怪不得……喵!!!!!”
“汪!!!!!”
一猫一狗马上站起身,死死地盯着卡伦。
卡伦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
“对了,还得辛苦你们再给我找一些神牧能用的术法,或者,更高级别一点的也行,比如审判官能用的术法,我想尝试看看能不能越级使用出来。”
有了电车爆炸的经历,卡伦很相信猫老师与狗老师在这方面的阅历与经验。
“卡伦,你不觉得有点太夸张了么,看东西看累了,在书房睡一觉,就直接神牧了?”
“汪汪汪!”
“还好吧,我觉得有点像是水正好流进了早就修建好的沟渠里。”
卡伦微微皱眉,刚睡醒,脑子有点晕,居然说出了这么绕口的话。
“卡伦,你真是个天才。”普洱说道,“你的修习速度,真的就是另一个翻版的狄斯……不,我甚至开始怀疑,狄斯当年好像都没你这么快。”
“汪!”
“呵呵。”卡伦笑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我们太熟了,所以你们的夸奖好像没办法让我有多开心。”
“那个……”普洱好奇地问道,“你把哪个神请进了你的心里?”
“没有请神。”
“没有请神?那你摆的是什么?”普洱惊讶道。
“汪?”
“我自己。”
普洱和凯文对视一眼;
“哦,该死,我竟然发现自己听到这个答案后,并没有特别的吃惊。”
“汪!汪!”金毛点头。
“我去洗漱。”
“等一下,卡伦,这个,这个……”普洱用猫爪子拍了拍文件袋,“不要告诉我,你带它回来是为了继续调查它。”
“不然呢?”卡伦反问道。
“汪!”凯文叫了一声。
普洱翻译道:
“蠢狗说你是不是疯了,还是莫名其妙地正义感爆棚,这简直是个再愚蠢不过的决定!
如果你想做这个事情,完全可以等你强大起来后,到时候再想维持正义,剔除黑暗,甚至是清理秩序神教,都简单得很多。
比如,如果狄斯没有沉睡的话,这件事对狄斯而言,根本就毫无难度,不是么?
睿智的人,是不会在自己能力还不够时,去多管闲事的。”
凯文震惊地看着普洱:“汪?”
卡伦回答道:“我对多管闲事没有兴趣。”
“呼……这就好。”普洱长舒一口气。
“可这次是事情找上了我。”
“嗯?怎么又绕了回来,卡伦,你看看你现在的自己,已经是神牧了,我们再努力努力,今年争取审判官,然后裁决官也不远了……哦,我要联系博格,让他赶紧把家族帮你安排的新身份拿给你了,不然等你都审判官了,就不好混进去了。”
“其实,我选择的这条路很难走,狄斯应该也知道。”卡伦说道。
“当然。”普洱附和道。
“汪!”
“因为我决定继续调查,所以才能在昨晚完成了神牧。”
“……”普洱。
“调查的事,可以慢慢来,反正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个恶魔沼泽就在蓝桥社区,帕瓦罗先生无法继续找寻了,那我们就慢慢找。”
“找到了,然后呢?”普洱问道。
“先找到了再说。”卡伦回答道。
“那个,还有这张纸,你在上面记下了好多个名字,你不会是打算学狄斯,直接找上门刺杀他们吧?”
“只是我随手记录下来的名字线索。”卡伦回答道,“我没那么冲动。”
“呵呵,是啊,是啊。”普洱心里终于安定了一些。
这时,普洱像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马上道:“卡伦,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这件事还有另外一个解决方式?”
网游之擎天之盾
“你说。”
“那就是给莫莉女士写信,或者打电话,让莫莉女士去找现在在明克街当神父的拉斯玛神父,告诉伟大的秩序神教大祭祀,在维恩的首都约克城这里,有一桩涉及秩序神教的腐烂案件,如果不及时处理,以后一旦曝出来,可能会成为秩序神教的一个大丑闻。
你看,事情这样不就轻松地解决了?
我相信拉斯玛大祭祀只要脑子不傻,肯定会对这件事做处理的。”
“不可以。”
“嗯?为什么不可以?”普洱疑惑道。
“因为这样拉斯玛就会知道我的存在,甚至知道已经被狄斯用过血祭仪式的茵默莱斯家族,还剩下一个我,可以继续接触到教会圈子。”
“他不早就知道了么,不是他主动告诉莫莉女士让你给家里人保平安的么?我甚至觉得,拉斯玛已经被狄斯给策反了。”
“那些话,是拉斯玛迈步进入茵默莱斯家院子里时说的,也就只有在那时,他才能说这些话,他是拉斯玛;
可一旦他的脚收回,站在茵默莱斯家范围之外,他就是秩序神教的大祭祀。
如果让莫莉女士直接去找他说这件事,那就是我们在自投罗网。”
“有些……复杂,没听懂。”普洱疑惑道。
“汪?”
“还记得你曾对我举的例子么,关于神的圆和点,我觉得拉斯玛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在秩序之神没睁开眼时,我们甚至能用光明之神把他喊出来,让他来帮我净化;
可如果那次净化的最后,秩序之眼最终睁开了,
你觉得会是怎样的结果?”
哪怕是现在,再回想起当时的那个画面,普洱依旧有些不寒而栗;
旁边的凯文,更是直接打了个哆嗦。
“拉斯玛现在,就是这样,他不是狄斯,也不是霍芬,也永远不可能是。”
卡伦走出书房,去盥洗室洗漱。
洗漱出来后,看见普洱坐在凯文身上从书房出来:
“我决定和凯文先去做初步的调查,你知道的,有时候猫猫和狗狗调查东西时,比人更方便,至少不用担心引起那些针对帕瓦罗先生的人注意。”
“好,辛苦你们了。”
“唔,另外还有一件事,你们诊所上午时打来了电话,说有个临时预约,是昨天那个孩子的父亲。”
塔德尔先生?
“好,我去一下诊所。”
“好的,唉,一边伸张正义一边还要辛苦赚钱养家,真是不容易啊。所以……”
普洱伸出爪子拍了一下凯文的狗头,
“比起去洗碗洗衣服,我们还是先开始调查吧,喵!”
“汪!”
“我去帮你们开门。”
“不用,我们走天台!”
说完,凯文就载着普洱直接窜上了天台。
“呵呵。”
卡伦被这一幕逗笑了。
他先拿起电话给诊所回复了一下确定预约,然后换了衣服,拿起车钥匙,开门走楼梯来到下面停车场,当他把车刚开出小区门时,就看见站在中介门口的阿莱耶。
阿莱耶看见卡伦的车,马上笑着小跑着过来;
卡伦摇下了车窗;
“少爷,中午好啊。”
卡伦知道他是担心晚上带自己儿子过来让自己看病时,自己会不在家。
“诊所有个临时预约,我去看一下病人,晚饭前应该能回来。”
“好的,少爷,那晚饭我让珍准备好。”
“好的。”卡伦没有拒绝,“对了,阿莱耶,有件事想麻烦你。”
“少爷,您尽管吩咐。”
“你是做房屋中介的,用工中介的活你会有接触么?”
阿莱耶面露苦笑,道:“真的没有接触。”
“哦?”
“少爷您不知道,用工中介很多都是两头吃回扣,甚至是专门坑骗那些想找工作不熟悉环境的人,这个钱,赚得有些烫手。
我儿子都这样了,我也不敢赚这种钱。”
这个世界也是有“报应”与“因果”的说法的,只不过换了一种阐述方式。
“我明白了,不过希望你帮我调查一下,哪些中介近几年大量招女工的,还是年轻的女工为主。”
“好的,少爷,包在我身上。”
“晚上见。”
“晚上见,少爷。”
卡伦开着车,在接近下午一点时,来到了大厦楼下,运气很好,路边有个空车位,把车停好后,卡伦走入大厦坐电梯来到了21层。
柏莎小姐此时正在前台,对两个前台小姐说着话,看见卡伦走了过来,马上主动迎过来;
“塔德尔先生呢?”卡伦看了一眼候客厅内没有塔德尔先生的身影,“被安排进我办公室了?”
“还没到。”柏莎小姐回答道。
“还没到?”卡伦有些惊讶,“上次他们可是来得很早。”
“每个父母对待自己孩子时肯定都是最谨慎的,但这次是塔德尔先生自己看病,就会从容一点没那么急切了,我觉得应该是塔德尔先生从您上次治疗他儿子的清晰效果上,认可了您的能力,所以为自己也做了预约。”
“那还叫紧急预约?”
“因为他可能并不在乎紧急预约的价格吧。”
“好吧,那我在办公室等他。”
“好的,塔德尔先生到了后我会直接领着他进办公室。”
“嗯。”
卡伦走进自己办公室在办公桌后坐了下来,办公桌上还放着上次的文件夹,打开,里面有小约翰和他父亲塔德尔先生的资料表。
做心理诊疗,肯定需要病人的家庭背景和工作环境,如果是孩子看病的话,那么家庭背景这边大部分都是写的家长的。
所以,心理医生的一个基本职业道德就是帮自己的客户保守秘密。
另外,诊所肯定会对自己的“金主”客户做更为详细的背调,这就其实和是不是心理诊所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了,任何公司都会“想办法”争取更为了解自己的大客户的。
资料表上塔德尔先生职业这一栏里是“企业家”。
卡伦记得小约翰很骄傲地对自己说过,他家开纺织厂的,很有钱。
在小约翰将他自己比作猪圈里的猪时,卡伦还调侃过他,看来你家不止开了纺织厂,还投资了养猪场。
家庭住址一栏在金湾区,看门牌号应该是别墅。
不过,职业细则那一栏里,几家纺织厂的地址,填的都是“蓝桥社区”。
这么巧的么,塔德尔先生的纺织厂就在蓝桥社区。
卡伦脑海中不禁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坐着阿莱耶的车来到蓝桥社区时的场景,
那时自己看着走在道路两旁一群群穿着工作服的男女工们,曾问过阿莱耶这里是不是有工厂;
阿莱耶回答自己说是有好些家纺织厂,不过没有烟囱的排烟污染。
纺织厂……女工……
卡伦舔了舔嘴唇,待会儿塔德尔先生来了后,可以询问他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放下文件夹,
卡伦身子靠后,坐在椅子上,心里想着如果阿尔弗雷德此时不是在住院而是在自己身边就好了,以阿尔弗雷德异魔本魔的经验,倒是能顺手帮自己探查一下小约翰被污染的原因。
卡伦就这样坐在办公室,等啊等;
时钟从下午一点多,已经走到了三点多,卡伦在这里等待了两个小时,预约时间已经过半了。
卡伦站起身,既然塔德尔先生已经爽约,那自己也就不再等下去了,毕竟自己晚上还需要帮汉德问诊。
正在卡伦收拾东西时,
办公室门被推开了,柏莎走了进来。
“塔德尔先生来了?”卡伦问道。
柏莎小姐摇了摇头,
道:
“刚刚得到消息,塔德尔先生在过来途中遭遇了车祸。人,已经死了。”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