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穿越有點早
小說推薦這個穿越有點早这个穿越有点早
夜,楚家。
灯光昏黄,暗香浮动。
楚主任老神在在的靠坐在椅子上,口中时不时的会响起一道引人遐想的哼唧声。
倪映红若有所思的蹲坐在他身下,无意识的用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的揉捏着汉子的脚掌。
萬武天尊 小說
半晌后,姑娘突然抬起头,望着男人菱角分明的脸膛,问道:“楚恒,你……会不会也像许大茂那样,也跟我离婚?”
“说什么浑话!”正享受着的楚恒缓缓睁开眼,好笑的摊开手掌揉揉姑娘的脑袋瓜:“忘了咱俩领证那天我怎么说的了?”
“只有丧偶,没有离异?”倪映红像是小奶猫似的,眯着眼用头蹭着男人的手掌,性感的嘴唇勾起一抹笑颜:“你这人就会说怪话。”
“放心好了,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一个人了。”
低头看着媳妇诱人的腚,楚恒忽的食指大动,弯腰一把拉起倪映红,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然后就掀了水果摊,一边盘着一边色眯眯的与她说道:“咱有日子没吃冰淇淋了,等会多吃点好不?”
“嗯……”姑娘媚眼如丝倚在汉子怀里,气氛开始变暖。
“咣当咣当!”
“快点快点!”
明星紅包系統
“一会都麻利点!”
哪知这边刚要吃冷饮,门口就传来吵吵嚷嚷的响动声,而且听动静人还不少。
楚恒顿时兴趣全无,只得松开媳妇,起身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一道缝隙,向门口望去。
(C97)這是約會嗎!!??
就见一大爷刘海中,正带着他的那些如狼似虎手下风风火火的涌进院里,微暗的灯光下,隐约能见到他们脸上严肃的表情,看样子有些来者不善。
“干什么这么吵?”倪映红也好奇的凑了上来。
“你看着就知道了。”楚恒脸上冷笑连连,他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许大茂既然已经跟娄晓娥离婚,那自然也就到了交投名状的时候了,刘海中他们这些人过来,八成就是为了放在许家的那些东西。
小两口就这么趴在窗边观瞧着。
同时,院里的其他人家的情况,也都跟他们差不多,都在好奇的张望着,猜测着刘海中这次又要干什么。
约莫十多分钟后,刘海中就满脸兴奋的带着一行人就出来了,与来的时候不同,他们离开时手上带着一个手提袋子。
看样子沉甸甸的,走起路来还哗啦啦的作响。
楚恒盯着那个袋子看了眼,脸上也露出笑容,很显然,他们并没有带走娄晓娥拿回来的那些“石头”。
亦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把那些石头当回事。
官路淘寶
在他的注视下,刘海中一帮人雄赳赳气昂昂的涌出了大杂院,旋即后院就响起了一阵哭骂声,听动静应该是娄晓娥。
声音之凄厉,宛若杜鹃啼血。
倪映红侧耳听了一会,有些不忍的转头跟汉子道:“要不……咱去瞧瞧吧?”
楚恒闻言皱了皱眉,他本不想掺和这些烂事的,可看媳妇那悲天悯人的样子,不忍就这么驳她的这份善心,想了想道:“那就看看吧,不过先说好啊,你别什么事都瞎答应,娄家的事情可乱着呢,弄不好连你爷们都得搭进去。”
“我又不是傻子,就是想看看娄姐怎么样了。”倪映红剜了汉子一眼,伸手轻轻拧了他的后腰一下,不满的哼哼道:“你怎么总是把我当个小孩!”
楚恒坚决的予以回击,猛掏了把姑娘的海鲜铺,咧嘴笑道:“不是小孩就干点大人该干的事啊!”
“哎呀,别闹,咱先去看看娄姐去。”倪映红用力拍掉他的手,抹身就去穿衣服,然后便拉着磨磨蹭蹭的汉子一同离开家门。
他们到达后院时,这里已经聚了不少人,基本上院里有头有脸的都来了,如易中海,阎埠贵,李婶,秦淮茹,贾张氏这些有名字的也都在。
此时,娄晓娥正蹲在聋老太太家门前哭嚎,梨花带雨的指着前夫许大茂家痛骂着:“姓许的,你就不是人,你个畜生,混蛋,这些年我家帮过你多少?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几个女眷都在她身边劝着,安慰着。
触景生情的秦京茹心有戚戚焉的蹲在娄晓娥身边轻轻拥着她,大眼睛里也是泪眼朦胧,陪着她一同在那哭。
这个是添乱的……
倪映红见了,连忙过去安慰,一会劝劝娄晓娥,一会又劝劝秦京茹,忙得不可开交。
楚恒则是走到易中海跟阎埠贵身旁,先摸出烟给俩人分了根,旋即才问道:“二位大爷,娄晓娥这情况,打算怎么处理?”
阎埠贵闷头抽了口烟,不敢乱说话,怕得罪如日中天的刘海中,想了想看向自己的原老搭档,把锅丢了过去:“老易,我这一时间也没啥主意,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易中海可是什么都不怕,他八级钳工,厂长都得敬着他,而且也根正苗红,刘海中更管不了他,老头闻言沉吟了一下,说道:“看这个情况,娄晓娥应该是回不了家了,那就先让她在老太太这住着吧,她离婚了户口还在,粮食什么的到不缺,至于说钱的话……”
说到这,他就看向楚大主任,问道:“恒子,你看能不能给她找份活?”
“以前还好说,现在各单位都不招工,有点难度,我尽力吧。”楚恒眼珠一转,就随口胡扯起来。
其实对于他现在的人脉跟背景来说,给人安排个工作这种事简直是手到擒来,但娄晓娥在这个院是待不长的,也就没必要给她费那个事去,不如就先拖一拖,等人走了的时候就什么事都没了。
事情定下来后,楚恒就离开了人群,去了还亮着灯的许家。
此时,许大茂正坐在家里美滋滋的喝着小酒,对外面娄晓娥的骂声充耳不闻。
现在的他可是无债一身轻,而且他也已经用钞能力说通了刘海中,答应帮他给引荐一下李富贵。
甚至刘海中也暗示了他,说到时候只要他上点路子,在表表忠心,相信很快就会得到重用。
他的人生,即将要迎来又一次的腾飞,自是当浮一大白!
楚恒一进屋,见他竟然笑么呵的喝着酒,厌恶的撇撇嘴,讥讽道:“嚯,大茂哥,你这可以啊,外头都乱成一锅粥了,你这还喝上了?听娄姐骂声下酒呢啊?”
许大茂连忙收敛情绪,装着无奈的样子,叹息道:“唉,不喝能怎么办?你哥哥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啊,我要是不跟他离婚……”
“别说了,再说就肆零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