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當鋪鑑寶的那些年
小說推薦我在當鋪鑑寶的那些年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
狄克巫师愣愣的接过了乌鸦令,有些惊喜,更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没想到这样的宝物,竟然这么简单,就到手了。
触摸着这乌鸦令,特别是乌鸦令之上,那特有的乌鸦纹路,他无比确信,这是真的,乃是乌鸦组织特有的令牌,绝不可能是假冒之物。
确认了这一事实之后,他连忙将这一令牌给收了起来,口中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望向陈少君的目光,不由也变得奇怪了起来,好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般。
毕竟在他看来,这乌鸦令是何等珍贵的东西?
陈少君只需要赶到乌鸦组织附近,就能够凭借这一令牌,直接成为乌鸦组织的成员,学习高明的巫术。
结果对方却傻愣愣的用之交换自己手上的残次品,实在让他有些无法理解。
陈少君自是不会理会对方的想法。
想到自己只计划在这方世界呆上十来天的时间,就没有在此继续多待的想法,再次详细询问了一番,有关乌鸦组织的地址之后,他这才一转身,脚往地下一顿,然后身子瞬间腾空,竟直接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随即,他略一辨认方向,就向着乌鸦组织所在之地,直飞而去。
“御……御空飞行……”
狄克巫师顿时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御空飞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的。
巫师之中,也唯有那些达到了四级层次的巫师,才能够施展出云腾之术,借助法术,腾空飞行,翱翔虚空。
可是他刚才站在陈少君的身边,却无比清楚,陈少君并没有施展出什么巫术。
甚至就连精神波动,他都没有感受到一丝。
也就是说,对方所施展的,根本不是什么法术。
“不是法术,又是什么?”
狄克不由沉默了下来。
心中虽然有了一些猜测,却又有些不敢相信。
“三血战士,号称陆战无敌,在陆地之上,几乎难逢敌手,乃是实打实的军中猛将。
不过,就算是三血战士,也没听说过有谁,能够做到身子腾空,御空飞行。
所以,这人难道是,三血以上的血变战士?”
血变战士,乃是三血以上,血液经过蜕变的强者。
这等强者,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算不上真正的人类了,具备着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甚至能够与同境的巫师强者大战,而不弱下风。
会御空飞行,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狄克不清楚血变强者的情况,因此只能猜测。
不过由此,他这才明白过来。
为何对方看不上自己手上的这乌鸦令了。
这等东西,对于如自己这样的巫师学徒来说,确实是无上之宝,万金难求,可对于那等强者来说,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若是表示愿意加入乌鸦组织,估计就算是乌鸦组织的首领大乌鸦,也会扫榻相迎的。
血变强者,在任何国家,可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
陈少君自是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那狄克因此胡思乱想了许多。
这方世界的规则虽然与他之前所在世界有所不同,重力强度也增大了两倍,但对他的实力影响,其实不大。
他的道武手段,在这方世界之中,同样能够施展而出。
只不过,因为环境规则的改变,他使出的道武手段,消耗的就只能是自身的力量。
也就是说,一旦他体内的先天真液和法力道行消耗完毕,就很难获得补充了。
“所以,在这方世界之中,我的实力虽然不弱,但还是应该小心为好。”
陈少君施展出腾云驾雾之术,在云层之中飞行,一幅幅景象,在他身后飞速掠过。
而这时候,他才将目光落在了之情经由狄克巫师交给他的那冥想法和几个法术之上。
以他七窍玲珑心的能力,自然可以做到分心二用。
飞行的同时,也不会耽误他做其他事情。
首先,陈少君将目光落在那水滴冥想法之上。
“所谓水滴冥想法,其实就是在脑海中观想水滴从高处落下,下方则是修炼者的心湖。
当水滴形成之时,滴落而下,在修炼者的心湖之中,荡漾开来。
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相当于心湖的湖水得到了增加,那么自然而然的,修炼者的精神力,就能够得到增加。
这一冥想之法,说简单倒也简单,说难也难。
其最难的一点,就是入定。”
陈少君很快就将那水滴冥想法给翻完,脸上不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何为入定?
就是无思无想,心神合一。
可常人哪一个不是心怀杂念,各种纷沓的念头丛生,自然难以入定。
也因此,这水滴冥想法,也不是说有人都能够修炼而成的。
妖刀戀愛法則
往往需要长时间的揣摩,一点一点更改习惯,控制思想,才能够一步步进入这一境界。
值得一提的是,这狄克巫师虽然修行资质并不算太强,但在巫师一道的修行方面,却十分用心。
根据自己多年的修炼,他竟还整理出了一套系统的进入入定的方法。
也就是所谓的修炼经验了,全都在书本之上,有所记录。
在他的记录之中,有着这样的一番解释。
“人生来就有无数烦恼,只有小孩的心灵才是纯粹的。
所以很多巫师组织,培养巫师的时候,都从小孩开始。
意外和平的獵人與狼娘
但并不是成年人,就不能修行冥想之法。
通过观察,我发现人在睡眠之中,有着几个不同的阶段,一个是浅睡,一个是无梦,一个则是深度睡眠。
其中浅睡,是人在睡觉的时候,大脑还在活跃之中,或是做梦,或是想象着某些事情,在这一阶段,自然不可能做到入定,修炼冥想之法。
无梦,则表示人在睡觉之后,大脑也跟着沉睡,身体负担就小,第二天起来,往往会神清气爽,这是人体得到了足够休息的体现。
至于深度睡眠,则是表示人,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闭眼再一睁眼,就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这一状态,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无限接近于入定。
我们只要能够做到控制自己的睡眠,做到深度睡眠,那么就自然而然能够进入入定之中,进行水滴冥想法的修炼……”
除了这番话之外,对方还系统的记录了有关如何从浅睡,到无梦,再到深度睡眠的锻炼过程,可谓事无巨细,倒也有几分道理。
“这篇水滴冥想法倒还罢了。
只是对方所记录的这套进入深度睡眠的方法,就算得上是一门妙法了,更是对方数十年的经验之谈。
若是当铺内的朝奉学徒们,能有这样的一套冥想之法,能够系统的学习这深度睡眠之法,从而尽快进入入定,修炼冥想之术,那他们的精神力,又岂会停滞不前,只能通过不断鉴宝,通过源自危机感的时刻刺激,缓慢壮大?”
陈少君见状,心中也是感慨。
对比之下,这冥想之术的门槛,确实要比那些道法修士所修炼的那些精神修炼法,要小的许多。
陈少君只是简单观察,就明白了其中的玄妙。
略一观想,眨眼就进入入定之中。
脑海之中,立即就有一大片的水滴,快速凝聚,然后好似连绵不绝的雨水一般,迅速滴落在他的心湖之上。
一滴过后,又是一滴,滴落在他的心湖之上,几乎连成了串。
只是很快,陈少君就停止了冥想修炼。
因为,对比他那庞大的好似大海一般的精神力,修炼这水滴冥想法,他所能够增加的精神力之数,实在有限的很。
估计一整天的修行,也只能让他的精神力提升一丝。
还不如他一天,依靠朝奉之书,盛京城内那些朝奉给与他的精神惠赠呢。
更别说,还有更为庞大,也更为恐怖的,武道基础篇所能够给他的精神补充。
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百万之数。
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武道基础篇的传播速度,也还在加快。
整个盛京城,甚至整个大周皇朝,就算百人之中,也只有一人能够学习观看到他所著作的武道基础篇,其数量也达到了千万之多。
这么多人,一同给他的精神反馈,将是何等程度,即便是他,如今也不敢想象。
“不过,两方世界,好像确实有些不同。
世界隔膜,也好像能够隔绝精神粒子的传播。
是以我到如今,也没有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有丝毫的增加。”
陈少君略一思索,倒也觉得正常。
世界隔膜,能够隔绝仙级以上的顶级强者的进入,精神粒子虽然神奇,但毕竟乃是一个世界的产物,自然不能够进入另一个世界。
天阿降临
除非,他在这个世界中,以同样的方法,收集精神粒子的力量……
但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他也没有在这方世界长待的想法。
随后,他就将目光落在了那狄克巫师所给出的,那几张记录了法术的兽皮之上。
“火焰飞弹,水龙术,地刺,木藤缠绕。”
陈少君一一看向这些法术。
对那狄克巫师来说,威力应该不弱,不然他也不会那般珍而重之的收藏起来。
不过对陈少君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
唯一让他有些感兴趣的,乃是这些法术的凝结之法。
与他所施展的道法法术,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道法修士使出法术,一般来说,都是借助自己体内的道元真力,然后借助道印,与天地共振,从而将法术施展而出。
但巫师所使用的法术,用的乃是精神力印刻之法。
何为精神力印刻之法?
其实就是将那些法术的法术结构,以精神力凝聚,使之深深地印刻在巫师的脑海之中。
若是想要将对应的法术施展而出,只需要将自身的精神力涌入那法术结构之中,做出一个释放的念头。
自然而然的,法术就会成型,然后依照巫师的想法,做出攻击。
当然,想要将对应的法术结构在脑海中凝聚成型,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需要时刻维持,并且将精神力固化成对应的法术结构。
也就是说,那一部分,凝聚成法术结构的精神力,其实是时刻处于‘被使用’的状态之中。
巫师若是想要将这一法术施展出来,只要精神力触动,就能够将之施展而出。
当然,法术施展而出之后,因为那一部分精神力已经被固化,所以施展法术,消耗的还是另外的一部分的精神力。
也因此,只需要巫师本身能够承受,或者精神力充足,那么对应的法术,其实也可以无限施展。
这也是为什么,这方世界的巫师,被称作无限炮台的原因了。
毕竟一个个毁天灭地的法术施展而出,却是威胁力极大。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精神力。
精神力越强,自然所能够施展的法术越多,施展的法术的威力越强……”
陈少君心中不由明悟。
当然,精神力固化法术,其实也有一定的限制。
傲嬌醫妃 淺水戲魚
以这方世界对于巫师实力的划分,其中初级巫师学徒,只能够印刻一个法术结构,中级巫师学徒,则是两个,高级巫师学徒,则能够纹刻四个。
而且还得是最低等级的法术的法术结构。
比如那狄克,乃是高级巫师学徒,以他的精神力强度,顶多也只能够纹刻固化四个法术结构。
再多,就有精神力崩溃,脑袋炸裂的危险。
“所以,巫师修行,其实也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一个不好,法术结构崩碎,那对于他们的精神力的冲击,可也是无比强大的。
就相当于有一个小型炸弹,在他们的精神气海之中爆裂开来……”
想到这里,陈少君也是感慨。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巫师,都脾气古怪的原因了。
因为,玩炸弹的,哪有什么好脾气的?
“不过,这种修行之法,确实也有其独到之处。”
陈少君内心中,对于这种修行之法,还是认可的。
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一种修行之路,确实也让他增长了许多见识。
心灵之中,也多了一些触动和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