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没见过金牌?
郑俊卿闻言止不住一愣,一时不解看着叶凡。
叶凡知道自己失言了,忙大笑一声:
“我打听过夏昆仑这个人,觉得他身手不错,人品更是一流。”
“他最风光的时候统帅边境几十万大军,赢取第一战神封号,还穿八王袍和拿护国利剑。”
“他那时候都没有造反,现在应该也不会。”
“我感觉他不是十八道金牌召不回,而是压根子就没见到金牌。”
“我感觉夏国国主的金牌,估计连都城都没出去,毕竟天下商会渗透了整个都城。”
“算了,不说夏昆仑了,说说五大家,他们未来重心真是夏国?”
時空之領主 小說
叶凡问出一句:“他们真把资源往夏国倾泻了?”
郑俊卿没有对叶凡隐瞒:
“没错,汪家袁家他们都开始渗透夏国。”
“不过我除了知道汪清舞动向外,其余家族所为一概不知。”
“他们习惯闷声发大财的。”
“郑家这一边,虽然我是烂摊子,也是自生自灭,但直觉告知,老爷子有暗棋。”
“只是我不知道计划和暗棋发展方向。”
“但我能够确认,老爷子一定有安排。”
“五大家面对巨大肥肉向来是宁愿踏空也不愿错过。”
“你如果想要知道他们动向,你可以问问袁辉煌他们。”
“五大家相互合作相互提防,但不会对你有太多隐瞒。”
郑俊卿带着叶凡来到了烤全羊的地方:“你有兴趣,其实也可以搀和进去分杯羹的。”
“我啊,喝喝酒,吃吃烤全羊,就满足了,打打杀杀,能不碰就不碰。”
叶凡大笑一声:“对了,今天还有一份礼物送给你。”
郑俊卿一怔:“还有礼物?叶少,你太客气了。”
“第一次跟弟妹相见,礼物怎么都要厚重一点。”
叶凡在椅子坐下后,挥手示意独孤殇把礼物带过来。
十分钟后,一个麻袋丢在叶凡和郑俊卿脚边。
郑俊卿好奇看着麻袋:“叶少,这是什么?”
叶凡没有直接回应,而是慢慢转动阿波罗乌骨羊。
等烧烤架子滋滋作响的时候,叶凡才拿夹子夹起一块火炭,烫开了麻袋的绳子。
麻袋绳索掉落,露出口子,也让夏月桃露出了脑袋。
女人昨晚看到逃脱通道被叶凡炸了,当场气得吐出一口血。
等她想要跑路的时候,独孤殇已经赶赴了过来。
十几个回合后,夏月桃精疲力尽,被独孤殇一脚点中脑袋晕过去。
这一晕就是一天,到现在都还没醒来。
我只會拍爛片啊 小說
郑俊卿见状大吃一惊:“夏理事?”
叶凡一笑,随后望着闭眼的夏月桃开口:
“夏小姐,睁开眼睛吧。”
“我是神医,你晕没晕,醒没醒,我一清二楚。”
说话之间,叶凡把一块滚红的木炭丢向夏月桃的脸颊。
嗖的一声,夏月桃麻溜从袋子中钻出来,避开了要烫伤脸颊的木炭。
她滚出几米后就翻身半跪在地,盯着叶凡杀气腾腾喝道:
“郑俊卿,小王八蛋,你们卑鄙无耻!”
“有本事放开我,真刀实枪干一场。”
“拿火箭筒,靠人海攻击,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们跟我公平打一场,我输了,我才会心服口服。”
她双手被一副特殊的链子铐着,她解了一个晚上都没解开,还耗掉不少力气。
现场又有独孤殇和杨曦月他们压阵,夏月桃知道自己无法逃出去。
所以她就拿言语刺激叶凡和郑俊卿寻求一丝脱身机会。
郑俊卿见状一笑,但没有出声,听从叶凡的安排。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澜,缓缓转动着乌骨羊一笑:
“在我这里,从来不要什么英雄好汉,我只尊崇成王败寇。”
“你输了就是输了,何必胡搅蛮缠呢?这会显得夏小姐你格局小了。”
他反将对方一军:“而且换成我被你拿下,你会脑子进水给我机会一战?”
夏月桃差点吐血:“你——”
“你有本事就弄死我,看看夏家他们会不会弄死你和郑俊卿。”
“我可以保证,不仅整个郑氏集团要破产,你们也全部离不开夏国。”
她提醒着叶凡和郑俊卿:“山海会的能量,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叶凡脸上依然没有波澜,切下一块肉试了试味道:
“山海会能量确实不小,但他们此刻也是焦头烂额。”
“别说营救你替你出头,就是照顾好自己都难。”
说话之间,他还轻轻一挥手。
杨曦月马上把一个平板电脑丢在夏月桃面前。
上面全是今天的新闻视频,展现着总督府危机化解,也展现着山海会狼狈。
“这……这……”
“这怎么会这样?”
夏月桃有些难于置信。
她昨晚就清楚十万流民离开了总督府,也知道他们去打砸闻人医院和梧桐会所。
可她以为,以山海会的能耐,今天早上就能扭转乾坤,把烂摊子全部处理好。
可是没有想到,不仅危机没有解决,烂摊子还越来越大。
几十间合法公司都被洗劫了。
而且还失去了大片民心。
女裝男子的情人節
郑俊卿也大吃一惊,虽然他早收到新闻,可没想到,这些事情跟叶凡有关。
他还能迅速把夏月桃被抓跟整件事情串起来。
毫无疑问,叶凡化解了总督府危机,还唆使流民打砸梧桐会所和医院,然后趁乱绑了夏月桃。
这就是喝喝酒?
这就是吃吃烤全羊?
这就是不打打杀杀?
郑俊卿对叶凡所为感觉到吐血。
不过心里着实感动。
郑俊卿怎么都没想到,叶凡为了给他化解危机,不让夏绚花有危险,会这样大费周折绑来夏月桃。
这期间的花费,耗费的心思,怕是无法想象。
兄弟啊,这就是兄弟啊,郑俊卿对叶凡感激涕零,眼泪都快出来了。
他发誓以后要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叶凡抬头望向了神情复杂的夏月桃:
“看完了吧?知道山海会焦头烂额了吧?”
“你就不要等着他们营救了,还是乖乖跟我们合作吧。”
他把孜然撒在滑嫩的羊肉上:“不然你下场会非常不好。”
夏月桃咬牙切齿:“你要怎么合作?告诉你山海会底细,还是针对你们的行动?”
叶凡轻声一句:“把你们这两天的大计划告诉我。”
夏月桃脸色一变,随后眯起眼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装疯卖傻了。”
叶凡淡淡一笑:“当前天晚上你给郑少打电话时,就已经暴露了你们有秘密计划。”
郑俊卿一脸凝重,努力回想,却始终想不通什么哪里有问题。
夏月桃也是眼皮一跳:“你究竟在说什么。我不懂!”
月未央 小说
叶凡眼皮子都不抬,声音平和而出:
“你懂的,你那晚的威胁电话,本身就是一个端倪。”
“山海会跟郑少已经谈判破裂,撕破脸皮,你们也早下定打压郑少的决策。”
“不然也不会有小丑杀手袭击一事。”
“夏理事后面又打电话过来给郑少四十八小时通牒,是因为小丑杀手全军覆给了你们震惊。”
“你们没想到郑少有这种强横战斗力。”
“这让你们感觉到郑少的棘手,感觉到郑少有一点变数。”
“不,不仅仅是感觉到郑少的棘手,还担心郑少这两天对你们进行报复。”
“山海会会惧怕郑少报复吗?”
“不会!”
“山海会还有必要给郑少通牒吗?”
“不需要!”
“可你们不仅打来了电话,还给了一个四十八小时的通牒。”
“这多此一举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不怕郑少报复的你们,却非常担心郑少这四十八小时内搞事。”
“你们需要稳住郑少,需要这四十八小时没有任何变数,你们也不要任何后顾之忧。”
“这说明,你们有一个不可出任何纰漏的大行动要实行。”
叶凡夹起一枚火炭落在夏月桃的面前开口:
“说吧,这行动是什么?”
夏月桃的神情彻底僵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