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叶倾城看着林如虎,连忙赶了过来。
直到看清林如虎的现状,她有些难受。
處雨瀟湘 小說
惊坐在地上,有些愣愣的看着林如虎。
说道:“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三尸弄得,”徐子墨淡淡说道。
“现在想救他,必须融合三尸之气,我已经将上尸之气融合了。
接下来只剩下中尸之气与下尸之气了。”
“我现在就去求圣母,让瑶池帮忙寻找,”叶倾城连忙站起身,说道。
“圣女,”旁边的天祖叹了一口气。
说道:“九域太大了,对方若是有心躲藏,谁也找不到。”
“找不到就不找了吗?”叶倾城说道。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徐子墨看到对方如此执着,想了想说道:“中尸之气或许我知道在哪。
目前只剩下尸之气没有头绪,你们瑶池可以帮忙找找。”
“这下尸之气代表的是欲,也就是色尸,你们应该注意这方面的。”
叶倾城微微点头。
说道:“我现在就去求圣母,倾我瑶池之力去寻找。”
说完之后,叶倾城又有些担心的看了林如虎一眼。
问道:“他这种状态还能持续多久?”
她是有些怕,万一到时候下尸之气找到了,林如虎反而撑不住了。
“他吞噬了上尸之气,可以坚持一年。
我会想办法让他吞噬中尸之气,最多两年,”徐子墨说道。
这也是他的估计,实际时间说不定比这更早。
“我知道了,”叶倾城看了看林如虎,最终直接朝外界踏空而去。
她要去瑶池寻找帮助。
否则单凭他一个人的实力,无异于大海捞针,根本没用。
看着叶倾城离开的背影,旁边的天祖叹息了一声。
他看向徐子墨,斟酌少许。
“道友,其实有些话我不该说的。”
“不该说就别说,”徐子墨也知道对方想说什么。
干脆什么都不听。
“圣女对我们瑶池很重要的,我们的期望是希望她十年内进入道果。”
天祖也不在意徐子墨的态度。
继续说道:“人死不能复生,许多事难于上青天。
其实没必要耽误其他人。”
天祖说的还算留情。
就差说,林如虎救不活了,没必要浪费其他人的精力和时间。
“你信不信,你再不滚,我就将你埋葬此地?”徐子墨看着他。
轻喝一声:“滚。”
天祖微眯着眼,到了他这种地步,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么冒犯他了。
不过他看不透徐子墨。
若是其他人,他直接一巴掌拍死了。
“好自为之,”天祖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随即撕裂苍穹而去。
他觉得徐子墨就是不知好歹。
瑶池虽然强,但人们对于三尸的了解太少了。
先不说九域有多大,单单是三尸王的实力,一般人会直接被灭口。
只有道果强者能抗衡,那又那么多道果强者啊。
看着天祖离开,徐子墨拍了拍林如虎的肩膀。
咧嘴笑道:“如虎,等着吧。
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会让你醒过来的。”
他说着将林如虎收进了神州大陆内。
神州大陆是绝对安全的,而且其中还有大道还有孕育他。
……
徐子墨一步步从三尸洞中走了出来。
这一刻,似乎有无数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第一次,有人活着从三尸洞中走出来。
但他不在意,这三尸凶地也就这样了。
一步步踏空而行,离开三尸凶地来到三尸城内,这城池依旧繁华,却多了一些暗潮汹涌。
路人行色匆匆,热闹之中,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徐子墨很平静。
他来到了中尸宫,这里一直被誉为三尸城的管理之地。
只是中尸城很少去管城内的事。
徐子墨到来时,之前接待过他的人正站在门口。
“你们大人呢?”徐子墨问道。
“大人知道徐公子要来,早已经等候多时,”这人笑道。
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大人请跟我来。”
徐子墨也没有多说什么,走进三尸城内,能明显感觉到,如今的尸气少了许多。
“是因为我吗?”徐子墨内心自语。
再次来到大殿内,那人退了下来,而上首座椅的青袍人转过身。
大笑道:“道友还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啊。
我还以为你需要我的援助。”
徐子墨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盯着他。
“那具三尸骨呢?”青袍人站起身,问道。
“你说了可以救我的朋友,”徐子墨回道。
“当然,只要拿到尸骨,我就可以抽干他体内的尸气,”青袍人笑道。
“到时候休息一段时间,自然会没事。”
“他现在的情况,只是尸气的原因?”徐子墨微眯着眼。
“看来你不打算说实话了。”
“你知道什么了?”青袍人一愣,有些疑惑。
“中尸在哪?”徐子墨直接问道。
此言一出,青袍人也明白,徐子墨知道林如虎正在经历什么。
“不应该啊,那胖子虽然蠢,但不会什么事都说的,”青袍人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考着。
“我再问一句,中尸在哪?”徐子墨手中的霸影在微微颤抖着。
强大的刀气似乎不断的迸发而出。
“别激动,你把尸骨给我,我可以告诉你中尸的位置,”青袍人说道。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莫怪我了,”徐子墨冷哼一声。
手中的刀气彻底炸裂开。
“你不愿说,我就打到你说。”
“轰隆隆,轰隆隆,”刀气落下,将无穷无尽的尸气都掀起。
只见整座大殿都颤抖起来。
“该死,你想做什么?”青袍人看向徐子墨,目光明暗夹杂。
似乎在思索什么。
“我知道,中尸就在这里,”徐子墨淡淡说道。
“别装了,你还不配跟我说话。
让他出来。”
刀气冲天而起,直接将整座大殿都破碎开,徐子墨第一时间举刀朝青袍人杀了过去。
“轰”的一声。
这青袍人威势惊人,竟然单手借助了霸影,青袍飞扬,气势如虹。
“区区一个傀儡,也敢阻我?”
徐子墨冷哼一声。
手中的刀气再次暴涨。
“轰”的又是一声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