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你猜?
柳云澜嘴角抽搐了下,冷冷的看向林云,对方带着面具遮住半张脸,修为无法判断的太具体。
但从刚才那一剑来看,至少是圣君巅峰的修为,听声音年纪不大。
这样的剑客,在昆仑还是蛮多的,他还真不太好猜。
“本圣君不管你是谁,还请你将圣果都交出来,你也看见了,这处山头是我天炎宗圣境长老吸引了那些血蟒,你才有机会出手的。”
柳云澜看向对方,眼中杀意弥漫,体内圣元涌动,目光冰冷之极。
他的刀意很恐怖,有一种冷到骨髓的寒意,仿佛只看一眼,就能让人整个冰封。
很显然,这柳云澜是个狠人,绝非浪得虚名。
林云面不改色,淡淡的道:“你也是聪明人,知道这世间从没有什么先来后到的道理,你若好好说话,我若是心情不错,圣果未必不能分给你一些。”
柳云澜盯着林云手中的佩剑,眼中闪过抹异色,冷声道:“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本圣君看你哪来的底气!”
说完,他就一刀劈了过来。
“千重斩!”
一抹刀光如神山压顶般盖了下来,唰唰唰,一道道残影在刀光上不断重叠。
就在这一息之间,重叠了整整上千次,让这接近百丈的刀芒,威力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同时间,有无尽的寒意落下,很快这片区域就飘起了大片白色的雪花。
“来得好!”
林云双手握剑,没有选择闪避,直接硬扛了这一剑。
苏子画 小说
砰!
剑光与刀芒相撞,嘭的一声就发出惊天爆炸,白茫茫的大雪飞溅四方。
刀尖铿锵之声,像是上古圣音般回荡四方,轰隆隆不停响彻。
若是修为较低的人,在这等声波之下,就得肝胆俱碎,七窍流血。
唰!
“萤火之光!”
林云也没惯着他,卸掉刀光残缺的力量后,右手轻轻一转。
瞬时间风雷暴起,葬花在掌心不断转动,而后一束剑光笔直的射了出去。
锵!
云澜圣君横刀在前,挡住这一击,正要开口嘲讽,脸色忽然有了些变化。
刀身上出现了一条条顺流之下的血迹,却是云澜圣君的掌心,被震出了好几道裂缝。
人没退,可是手受伤了。
“有点手段,我大概知道你是谁了。”
柳云澜沉吟道:“你是天绝城剑一脉的奇才吧,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嚣张,不过实话和你说了,这次你惹错人了。”
剑帝一脉,御青峰传人?
林云稍稍一怔,旋即哑然失笑,我瑶光一脉,这牌面还是比御青峰这一脉差了些。
噗呲!
就在两人正准备继续交手时,有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却是那位负责拖住血蟒的圣君,露出破绽的刹那,被一条血蟒王给直接吞了。
各种保命手段,完全没有用上,就这么硬生生被活吞了。
然后这一群血蟒,乌泱泱朝着林云和柳云澜冲杀了过来。
二人对视一眼,当即分开逃窜。
林云比较倒霉,那吞噬了天炎宗圣君的血蟒王,就盯着他一路不放。
柳云澜那边追他的血蟒数量不少,可并没有特别厉害的存在,远远谈不上有多致命。
“大哥,这边!”
小贼猫现身,它趁着这段时间,悄悄摸清了退路,领着林云在丛林快速闪烁。
猫形态的它,速度奇快无比,隐隐间比林云还要快上一线。
只不过那群血蟒像是发疯了一般,一直紧追不舍,尤其是那条血蟒王,速度丝毫比他们慢。
“没完没了!”
林云眼中闪过抹戾气,这血蟒王追个不停,一旦被它拖住,然后再被数量庞大的血蟒围住。
他即便能杀出去,最后也得付出惨重代价。
战!
林云心中主意打定,突然停下脚步,一招手翻出了一杆金色长枪。
下一刻,源源不断的圣气和龙血注入枪中,有恐怖的力量从枪中释放出来。
佛光普照,佛威震天。
一声嘹亮的佛号响起,枪头下的那圈金环如铃铛般砰砰作响,愈发神圣浩瀚的气息释放。
佛帝金莲枪狠狠轰向了血蟒王的头颅,强大的力量,将后者庞大身躯直接震飞出去。
砰!
佛帝金莲枪恐怖的力量,将虚空扯出道道裂缝,血蟒王惨叫声起,倒在地上不停翻滚。
不过它没死,依旧顶着林云,一个腾空爆发出可怕的圣威压了过来。
将漫天佛光尽数震碎,林云都不得不暂避锋芒,等到对方落地,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好家伙,皮够厚的!”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暗自惊讶。
佛帝金莲枪可是至尊圣器,比日月宝伞都要强大一些,来头也是更为吓人。
居然没把它一下打死,反而越打越凶。
尤其是它的尾巴,杀伤力极为恐怖,仅仅只是余波就能伤到林云。
即便佛帝金莲枪在手,林云一时间也只能避开它的锋芒,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有点头疼。
就在血蟒王翻身而起,又要冲杀过来时,天上落下一道黑影。
黑影瞬间变大,却是小贼猫抓住机会,化为龙猿落下,一把抓住了它要拍出去的尾巴。
嗡!
血蟒王顿时动弹不得,林云眼前一亮,扶摇而起,双手挥动佛帝金莲枪。
这次他将剑意也灌注在枪中,直接点亮了其中一颗星曜,他居高临下俯冲而至。
砰!
长枪贯穿了血蟒王的头颅,而后头颅嘭的一声炸裂,这血蟒王这才死去。
其他血蟒见状纷纷退走,不敢再做纠缠。
林云将佛帝金莲枪收好,这至尊圣器第一次实战,还是没有日月宝伞那般趁手。
主要是宝伞本身,与他的苍龙神体更为契合,可以轻松发挥出它的威能。
“大哥,这妖丹金色的!”
林云念头转动的功夫,小贼猫已熟练的挖出血蟒王妖丹,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林云哑然失笑,道:“走吧,神之血果不在这里。”
这地方处处透着古怪,既然神之血果不在此处,还是赶紧离去为妙。
在他离去之后半盏茶的功夫,柳云澜出现在了此地,瞧着血蟒王的尸体眉头微皱。
“不会真是剑帝亲传吧?”
柳云澜轻声自语。
如今盛世降临,好些高高在上的圣地,也开始有弟子行走天下。
最近剑帝亲传好几个传人,各个都显露声名,东荒闹出这么大动静,真有可能来凑凑热闹。
“算了,先离开这吧。”
柳云澜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片叶子,叶子飘在空中似在引路一般。
他走的很顺利,林云就遇到麻烦了。
当走了三次,还没有走出这片丛林时,林云终于确定自己迷路了。
此地有血雾笼罩,即便是剑意无法完全看到,只能瞧见大概的方向。
可知道大概的方向,以他的速度,纵使数千里地也费不了多少时间。
但现在却是整整三天,都没有走出这片丛林。
“邪门。”
林云嘀咕了句,继续在这丛林探路。
又是半天时间过去,他眼前忽然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辽阔的空地。
空地上干干净净,连杂草都没有瞧见几根。
林云立马察觉到不对劲,刚要腾空离去,地底窜出一根藤蔓缠住了他的脚跟。
轰!
而后一股无法形容的伟力传来,他被生生踹到了地底,而后藤蔓蔓延上去,很快将他整个身躯缠住。
倒是小贼猫因为体型关系,逃过一劫,可也只能在外面干瞪眼。
林云挣扎了片刻,然后这些诡异的藤蔓,缠的更紧了,几乎勒进血肉之中。
“用剑意断了它们,快。”小冰凤的声音,从紫鸢秘境中传来。
林云也察觉到了危险,他抬头看去,远处一根树枝如长矛般朝他刺了过来。
轰!
可就在林云准备动用半步神光剑意,将这些藤蔓彻底震碎时,一道火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火光只烧藤蔓,不伤及林云的肉身,显得极为神奇。
顷刻间,这些星河剑意都斩断不了的藤蔓,就被直接烧成了灰烬。
嗖!
林云趁此机会,赶紧跳到了这片区域的外面,也躲过了那根致命的树枝。
他记得很清楚,刚入此地时,就看到一名圣君死在了一根长矛下。
“葬花公子,我又救了你。”
一道声音传来,黎飞白从古树后面现身,不动声色的走了过来。
林云稍稍一愣,才想起来这人是谁,但并没有什么好感。
自己初入天墟废土时,见过一个使用火玉龙莲的青年,八大帝族中的黎氏一族。
“这个又字用得好,还有哪次?”林云道。
其实这次也不算,他是有手段脱离危险的,但对方非要这么说,他也不好强行反驳。
看看这黎飞白,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六圣城中的祭坛不算吗?要不是我提醒你不要靠近,你恐怕都来不了这天墟废土。”黎飞白淡淡的道。
林云嘴角抽了下,道:“你说是就是吧。”
黎飞白没在意林云的态度,淡淡的道:“我和你说过,时代变了,就算是天龙尊者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说死就死了。”
林云听到此话,笑了起来。
总算知道为何对此人没啥好感,他确实说过这句话,对自己的评价也是平平无奇。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刚才要不是我出手,你已经死了。”黎飞白继续说道,想证明自己眼光没错。
“帝族的人,都是这么傲慢吗?”林云轻声说道。
“傲慢谈不上,只不过你们眼中梦寐以求的许多事情,帝族子弟出生就有了。说话或许刺耳,但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黎飞白一本正经的道。
林云打断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针对的是我们全部,都是飞舞对吧。”
黎飞白点点头道:“差不多吧,不过不是废物,是平平无奇,帝族中也有人不如你。”
林云笑了,你还真敢点头。
“行吧,依你的脾气,你要没事,也不会和我废话这么多。”林云直接了当的道。
黎飞白抬眸看了过来,点头道:“不愧是葬花公子,是个聪明人。”
林云笑了笑,道:“说吧。”
黎飞白淡淡的道:“实不相瞒,黎某受了点致命伤,再有半个时辰就没命了,你把我背出去,我告诉你怎么离开,顺便再告诉你一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