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张院,哈哈!早就听说你了,可惜缘见一面啊。今天总算是见到了。”
三乙升三甲的院长,亲热的拉着张凡的双手,摇啊摇啊的,软而温热的手,让张凡觉得好像捏着某个胖女人的手一样。
而且,张凡一捏对方的手,就知道这位不是搞医疗出身的,因为对方这个年纪差不多有五十了,如果是医疗出身的,几十年频繁的各种消毒水或者酒精洗手后,手部皮肤不会这么绵软。
腻味的捏了半天,这位好不容易才撒了手。接机的人不多,就几个领导模样的人和几个抗旗子的护士。大冬天的,张凡看着被冻的脸蛋后丢丢的护士,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兰市的冬天,怎么说呢,不是很冷,一年下三场雪,就已经是瑞雪兆丰年了。就像是脾气温乎乎的人,可在外面站久了,还是能冻透的,再不冷,也是西北啊。
上了车,依维柯直奔市区,另外一辆120里,几个护士叽叽喳喳的聊天,“他就是张凡啊,黑不溜秋的,感觉好年轻啊!”
“当然年轻了,他和我一届,我是护理系的,他是临床系的!他现在都成专家了,我还再扛旗接人,哎!”另外一个护士颇有感慨的说了一句。
汽车上人多,三乙院长也没有说什么具体的事情,就是和张凡闲聊,很是健谈的一个人,从医院的建设心得谈到了医生队伍的培养,从医生队伍的培养一直说到医院的升格。
弄的张凡感觉他好专业好专业的,就好像茶素医院被自己野生放养的一样。当然了,张凡肯定不会说我们医院一年多少亿的营收,更不会说我们医院现在实验室还是国家的。
这玩意,人家掏钱了,在怎么样,也算个主顾不是。好在最后三乙院长说了一句,“我们还是有很大的不足啊,张院到时候一定要好好给指点指点。”
进了市区,也没先去医院,人家直接拉着张凡他们先去吃饭。张凡看着窗外熟悉而陌生的城市,心里有点恍惚。汽车沿着黄河停在了滨河路上的一栋小楼边上。
西北的饮食差别不是很大,牛羊肉为特色。这栋小楼位置偏僻,也是牛羊肉外加一个特色牛肉面。可门口停着一辆辆四个圈,张凡一看也明白,这个地方主营招待业务的。
包厢早就预定好了,古色古香。张凡心说,现在卖牛肉面都要如此的档次吗?
其实张凡虽然是兰市人,可他当年在这个地方就是个普通学生,对于高端的餐饮业不是很清楚。就像是很多城市一样,有些餐饮业的位置偏僻的都能让人吃惊,可生意好的不得了。这里面的奥秘,不是当年吃牛肉面犹豫加不加鸡蛋的张凡能懂的。
“张院,下午休息吧,明天再开始手术?”看着大家都差不多吃饱了,三乙院长笑着和张凡说道。
张凡想了一下,一共三台手术,明天开始的话,还要在兰市住一晚上,不如下午就做。
他看着已经放下筷子的同事,问了一句:“大家都累不累?”
“不累!”
然后,张凡笑着和三乙院长说道:“具体我们听院长安排,不过下午要是可以开始手术也行的,年底了,你们肯定很忙。”
三乙院长犹豫了一下,“时间是不是有点紧迫?”
张凡楞了楞,然后看了一眼王红。
王红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被开了光,竟然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院长,其实这种手术,在茶素医院是常规手术。”
说完,然后也不再说什么低着头装作喝茶。
“胡说什么,她不是临床的,她不懂。按说这种手术是应该谨慎,不过我们提前还是做了大量准备的。”
这话一说,三乙院长的脸色变了变,不过仍旧是笑着说道:“张院对我们的工作能有如此支持,我也心存感激啊,既然这样,我通知手术室和脊柱六科,咱们下午就开始?”
糟了!月老心動了
“行,下午开始。”
……
“听说了吗?张凡来医院飞刀了!”
“是吗,我的天啊,毕业以后,他就如同起飞了一样。想想当年他卖的鸡蛋,楞是比别人小一圈。”
“等晚上要不同学们聚一聚?”
这是内科圈的同学,大学的同学关系很奇怪,往往大多数都是走着走着就散了的感觉。
对于张凡,说实话,大多数女同学算不上熟悉,现在说起来,其实挺恍惚的。
而外科就不一样了。
“张凡来你们科飞刀了?”
“是啊。院长亲自接机,去的全羊楼,刚领导来电话让准备好,下午就手术。”
“你说,这几年他又是弄脊柱,又是弄结核,而且还混成了院士的弟子,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哎,不说了,我去换药了,晚上约一下?”
“行,你联系,把同学们都叫上。”
而同学的总群里面就是另外一个景象了,特别是在张凡来飞刀的医院中的同学,“热烈欢迎张院驾临三乙!”
一般情况下,医疗的同学之间开玩笑会说某院长、某主任,其实对方就是个普通医生。
可现在,张凡人家真的是院长,而是是个三甲医院的院长,还是省管的,拥有国家实验室的医院。
这院长喊的,说实话有点心酸啊。
醫 仙
当三乙的同学喊出驾临后,其他在兰市的同学,特别是男同学都是热情万分。甚至是好事的已经开始组织起来了,远在云贵的胖子同学,家里有私人医院的也跟着喊,“组起来,组起来,订好时间我飞过来。”
獵妻計劃:老婆,復婚吧! 小說
“张凡怎么不说话啊!有点高冷哟!”一位女同学不知道怎么想的在群里说了一句,然后还圈了一下张凡。
热闹起来的群,忽然没人说话了。
这个时候在三乙骨科的同学发话了,“张院已经进手术室了。”
然后紧跟了一句,“我尼玛,我们主任亲自上手消毒了,我去,我进医院就没见过主任主动给患者消毒的,我去,今天竟然主动给咱张凡消毒了。”
其实同学们对于张凡目前的成就,感触不深,毕竟还年轻,心里还是有一股子努力向上的劲头。
而真正明白张凡成就的,是这些主任们。一个首府城市三乙医院当打之年的骨科主任,放在任何城市,都会有他的一席之地,这个绝对不夸张。
“我去,今天这个整容有点强大啊,副院长也上手术了!天啊,副院长给张凡穿手术衣了。你们不知道,今天张凡进手术室的时候,医院的脊柱外科在手术室里列队欢迎的。”
对于小医生来说,不要说院长了,就算是主任都是他们只有做梦才干想的位置。
“你在手术室干什么呢?”还是那位比较有优越感的女同学问了一句。
“我被选出来是观摩的,科室里面十几个医生,住院医就选了我一个,我觉得我们主任……”
“你们主任是不是知道你是张凡同班同学了?”这位女同学的灵魂一问,弄的群里彻底没人说话了。
张凡进入医院后,在三乙院长的陪同下先去看了患者。省会城市的三乙医院也有他们的心酸。
这种级别的医院放在其他不是省会城市的地区,都能响当当的成为当地的口碑医院。可到了省会城市就不一样了,普通病号不缺,甚至床位都不够。
可稍微有点难度的患者,就少之又少了,人家患者一打听,就转头去了三甲医院。
所以,这次的三位手术患者,医院不光请了手术医生,甚至连病号都是花钱请来的。
这个一点都不夸张,比如说患者此次治疗所有费用医院承担以外,还会补贴一定的营养费用。
这就有一点,三生作恶知县附郭,恶贯满盈附郭京城的味道了。
张凡没时间和同学们聊天,到了医院,首先就在三乙院长的陪同下,如病房给患者查了一次房。
术前查体,很多飞刀医生不太重视,然后等出了事情,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当年有个笑话,说是一个三甲医院的普通医生,偷摸去县城做手术,因为着急回家,就没查房,然后术后出了事故,具体是谁的责任不好说。
可医院赔偿了三十万给患者,事情没完。这个院长也是个脑回路比较清奇的一位,他让外科的医生全部停职,然后让他们去三甲医院和这个飞刀医生要赔偿!
当时都成了笑话。
查体,张凡亲自上手,三乙医院脊柱科的医生们一个不差的站在一边观摩。
有心理不服气的,觉得张凡年轻,或许就是老师好,才有了今天的名头,可他也不想想,张凡老师不是弄骨头的,他是摆弄肠肠肚肚的啊。
“他的这个查体有一手!”业务副院长轻轻的在心里说了一句,至于年轻一点的医生还感受不到这一手的深度,只知道张凡好像弄的挺琐碎的。
查体完毕,让王亚男给家属交代病情,张凡还要看看医嘱,然后进入手术,再等待麻醉消毒的时候,张凡还要抓紧时间看看关灯器上的各项检查。
每一次的手术,虽然谈不上拼命,但绝对是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