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黑袍看着贺兰卢,没好气地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好处?贺兰大人,你是不是太贪心了点?”
贺兰卢勾了勾嘴角:“没办法,人总是要讲利益的,如果是为了保命,我不用这么拼,这回金汤和铁汁都用上了,哪怕守下城池,晋军也会恨我入骨,以后必须屠灭我贺兰部而后快,所以,我这回要用这杀招,就得给自己考虑个后路,不然你到时候跑了,我们贺兰部怎么办?”
黑袍勾了勾嘴角:“你跟我们慕容部同进退就是,如果灭了刘裕,我要考虑的可就不是在这齐鲁之地的事了,更不会考虑回辽东老家。你懂么?”
贺兰卢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你是想趁胜追击,杀到东晋?”
黑袍冷笑道:“想当年,后赵强大之时,曾经出动十几万大军,由石虎老贼亲自统领,带上了赵国所有的猛将,包括冉闵这样的名将,来攻我慕容氏的龙城,我慕容氏一族,人不过万,兵不满两千,世人皆以为我们必然是城破族灭,但是我们最后坚持下来了,大破石虎的十万大军,一战打出了慕容氏的赫赫威名,这件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贺兰卢点了点头:“此事天下皆知,一战之后,辽东各部都归附了你们慕容氏,而东晋也遥封你们为燕国公,后来更是晋升为燕王,此后你们就一统辽东,重创高句丽,然后趁着石虎死后诸子争位,冉闵搞得中原一团糟的时候,趁势进入中原,建立了前燕帝国。”
黑袍看了一眼城下,确认了现在没什么动静,才转头对着贺兰卢说道:“所以,不要光看着现在我们孤城一座,举世皆敌,那只是暂时的,当年我们给困在龙城时,情况比现在还要惨上百倍,周围的各部都是跟我们有多年血仇的死敌,几乎都是跟着赵军来攻打龙城,必欲置我们于死地而后快,甚至引着赵军去城外毁我们的祭坛,掘我们的祖坟,把我们祖先的尸骨拿到城下来刺激我们出战,如此深仇大恨,你知道后来如何了呢?”
贺兰卢笑道:“我听说你们后来把宇文部,段部这些跟着石赵的部落一一消灭了,那是彻底报了仇。”
黑袍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就是了,但我们的报复,不是杀光他们的部落族人,那样只会让他们人人死战,我们打退了赵军之后,拿着缴获赵军的辎重,粮草,首先去分给那些没跟着赵军来打我们的部落,感谢他们的支持,然后去讨伐跟着赵军打我们最狠的宇文部,这时候,那些收了我们好处的小部落就纷纷来支持,甚至一些上次打过我们的小部落,也主动派人前来说,他们是给赵军逼迫的,愿意这回立功自效,帮我们讨伐宇文部。”
贺兰卢长叹一声:“所以,一年不到的时间,拥兵数万,雄霸辽东几百年的名门宇文部,就这样给你们消灭了,甚至,你们在战前跟他们打了上百年都是势均力敌,反倒是在战后一下就灭了宇文部,老实说,我当时都不知道你们是如何做到的。”
黑袍冷冷地说道:“草原征伐,就是如此,自己的本部实力是有限的,大者数万帐落,小者几千甚至数百,又是逐水草而居,想要一下灭掉并不容易,真想要灭部,那往往需要其他人的支持,而能在草原上成就霸业,号令四方的,不是自己的本部有多强多大,而是能号令诸部,莫敢不从。”
贺兰卢若有所思地说道:“我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我们会败在拓跋硅这个小子的手上了,这是我多年没想明白的事,他确实有那号召力,孤身一人回草原,就有很多人追随,也难怪独孤部的刘显这么忌惮他,必欲除之而后快,你当年放他回草原,怎么会没想到这点?”
黑袍叹了口气:“别提了,当时我身体出了问题,无法执政,更无法指挥作战,几个不争气的儿子非但这时候不齐心卫国,反而是争权夺利,而独孤部的刘库仁看到这情况,又是扬言要出兵攻我后燕,入主中原,我不得不把拓跋硅放回草原,召集旧部,跟刘库仁对抗,结果,人刚放回去,刘库仁自己就给部下所杀,独孤部的威胁暂时解除,可是,拓跋硅却成了真正的草原狼。”
说到这里,黑袍抬起了头:“扯远了,不说这个,只说这绝地守城的事,只要能守下来,那周围的各部势力就会看你势大来投奔,连石虎的百战雄师,横扫天下的十万虎狼都给我们打退了,那些小部落,更是莫敢不从。”
“所以,我们很快就打败吞并了宇文部,段部,杀了他们的族长头人,却赦免了那些普通的族人,毕竟,他们也是奉命行事而已,既然首恶诛杀,那余者,就可以成为我们慕容部的人。”
“后来,我们的部落势力越来越大,甚至因为中原动乱,有大量的汉人来投奔,不乏一些学识渊博的士族,他们教会了我们中原国家的这套,于是,我们慕容部就变成了大燕帝国,最后趁机入主中原,君临天下。离龙城给围攻,也就是不到十年的事,贺兰大人,你们当时能想到我们给围攻孤城的时候会有后来的这一天吗?”
贺兰卢笑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想得到?要不是后来拓跋硅创造了一个人回草原,十年时间建立起北魏帝国,又是让我亲历了这个过程,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当时在漠南草原上人人都在说,说你们慕容部有天神保佑,若非如此,怎么能做到这点呢?“
我沒想大火呀 小說
黑袍笑了起来:“那个传言是当时我派人去散布的,既然胜利了,那就得把胜利的结果用到最大,二千破十万,其实根本原因是我们无路可退,众志成城,而龙城虽小却是坚固,冬天的时候,滴水成冰,赵军无法爬城,也无法用地穴,火攻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