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轰!
妖凤的巨大羽翼,在球形的剑光团内,缓缓地撑开。
亿万道血光和紫金色闪电,如要撑破宙宇天地一般,将那硕大的以剑芒交织而成的光球,撑的不断地碎灭炸开。
噗!噗噗噗!喀喀喀喀!
剑光的爆灭声,赤红晶块的炸裂声,响彻于此方偏僻星河,吸引了所有深黯星域至强者的注目。
在那些妖神,九级巅峰的兽王眼中,遥远星空的另一端,如有一场无比绚烂的焰火秀正在上演。
“虞渊!”
“擎天之剑!”
伴随着惊喝尖叫,被阴脉吩咐过来协助妖凤作战的虞蛛,一会看向眼前近在咫尺的源血大陆,一会又看向另一端的战场。
她眉色中渐显忧色,心情慢慢变得急躁。
“丫头。”
老猿咧着嘴呼啸而来,就在她身侧落定,指了指那座巍峨的紫色宫殿,还有比源血大陆都要庞大的凤凰形态妖影,沉喝道:“这场战斗,你只要在一边看着就好。”
又黑又瘦又丑的虞蛛,以人族之身呈现,她穿着一件皱巴巴布满污血的衣裳,背靠一块铁灰色的岩石,皱眉道:“荒大人,你这是要拦我?”
“你也可以这么想。”
老猿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还是大大咧咧地说:“你参与进去也没用。我还觉得,你只会帮倒忙。还有就是……”
老猿盯着虞蛛那张脸,看着虞蛛的体型,内心生出了异样感。
世间见过至高妖凤真容者屈指可数,尤其是最早最初形态的那个妖凤,老猿已想不起见过的存在有谁还活着的了。
由于实在太过久远,所以连老猿几乎也遗忘了,最早最初妖凤化形为人的模样。
可最近一阵子,他和虞蛛都在深黯星域,总是看到虞蛛化形为人以后,这个体型黑瘦的形态,这张完全称得上丑的脸,他慢慢地又回忆了起来。
当年的妖凤,第一次变幻为人的体态,还懒得精雕细琢的时候,和眼前的虞蛛似乎颇为相似。
瘦瘦高高的,体型纤细,皮肤黝黑,脸容较丑。
和此刻的虞蛛如出一辙。
彼时的妖凤压根不在乎容貌什么的,可在她化形为人不久后,遭遇的那些龙族的龙神,天外的一些异族巅峰者,会拿她的容貌做文章,会嘲笑她生的丑陋。
于是,她慢慢变成了现在这样。
而当初嘲讽她的那些龙神,还有异族的巅峰强者,几乎被她给屠戮干净了。
“奇怪。”
老猿模糊不清地咕哝了几声,摇了摇头,对虞蛛说道:“我是为了你好。不管你怎么想,总之你要想参战,我便会出手拦你。”
此言一出,虞蛛顿时安分了。
她心知肚明,涌向深黯星域的妖和天外异兽,除了至高的妖凤以外,战力最强的就是这头老猿了。
现在的她,绝对不是老猿的对手,既然老猿这么表态了,她最好继续观望。
哗!
至高妖凤再次展翼,巨大神座上的身影,又变得傲然挺拔了起来,“力道还是差了点,破不开我的紫金神羽。当年,那五头龙神的血脉法则,是我难以触及的,因为我未能拿到龙尸。”
“你以前也看到了,三十六根古老妖族图腾柱,代表龙族的几根血纹是空缺的。”
“直到我从太始的手中,将她给抢夺了过来。”
她伸手指向远方。
蜿蜒如山脉的狰狞紫金色幼龙,如响应她一般,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低吼。
“我抢到了她,在她的龙心之中,我看到了一些新颖的血脉晶链。那是老泰坦棘龙原有的,虽然她尚未成年,没有让那些血脉晶链有一轮极致的突变,可内藏的血脉印记,还是让我大受启发。”
“于是,几头龙神掌握的血脉法则,我也琢磨出了一些精妙。”
当!铿锵!
她那巨大的紫金色羽翼,彼此一碰,传来金铁交击声,火光四溢。
似在提醒着虞渊,她能施展出“穷极黄金之身”,能将黄金龙的终极血脉奥术,以她的羽翼实现,还多亏了太始孵化的那头小棘龙。
虞渊沉着脸剧烈喘息。
过来前,他就想过浩漭的至高妖凤,必然是一等一的恐怖,他也有这样的心理准备,知道此战一定艰险无比。
可他发现还是错估了妖凤的战力。
那一式“启天剑阵”已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强一击,因阳神那边血能的注入,他本体祭出的这一剑,威能其实并不逊色当初。
当初,他在灰域深处,以此剑绞碎了源界之神的一道灵魂。
他还以此剑,借助剑宗的一柄柄仙剑、灵剑,破掉了玄天宗的“九天神宫阵”,让所有浩漭的强者震撼。
可同样的“启天剑阵”,落在妖凤的身上,却被紫金色神羽挡下了。
这还只是妖凤的一道分身!
“聂擎天,还有剑宗的那些大剑仙,可比不上……那位。兴许,你应该换一种方式,用他执掌的神器试试看。”妖凤耐人寻味的目光,落在了他脚下的斩龙台,嘴角轻扯道:“若说有史以来的人族第一,他才是当之无愧。”
虞渊心神微震。
斩龙台,第一世的自己,神王太阴!
没想到这位闻名浩漭,也震惊天外星河的妖凤,对自己的第一世竟有如此高的评价,还提醒他应该尝试以斩龙台来作战。
“我忘了很多事情,也忘了很多人,可他……依然令我记忆犹新。很多时候,我总感觉他还活着,一直都活着,而且就活在我身边。只是他恨我,怨我,所以一直躲避我,不肯来见我。”妖凤的神情和语调,忽充斥着幽怨和愤然。
妖凤如深陷久远的回忆,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等沉默半响后,她如突然想到了什么,神经质地破口怒骂:“他还说我生的丑,说我在西施效颦!别人说也就罢了,他竟然也这般说我!”
轰隆!
如天塌一般,千万里星空被她愤怒的妖能冲垮,随着紫色深海般的动荡,一颗颗死寂的星辰骤然炸裂开来。
密密麻麻地空间裂缝,承受不住她浩荡妖能的挤压,生生地裂开。
她那无处宣泄的妖能,只能沿着裂开的空间缝隙,流逝向别处虚无枯寂之地,才能让此界勉强存在不灭。
妖凤一怒,星河即灭!
内藏域界通道的星辰,因一股浩荡龙息的灌泄,在她的狂暴妖能内摇摇欲坠。
远在灰域的另外一头小棘龙,感受到了时空之门的剧烈摇晃,生恐和深黯星域的连接中断,竟主动伸出了援手。
于是,千万里的星河中,仅有这么一颗星辰依然存在。
除它之外,遍布着蜘蛛网般密集空间裂缝的星河,再没有一颗星辰,再没有一方小天地,亦或者一块巨大陨石。
许多依附血魔族,缩在星辰地穴深处的外域族群战士,避过了兽群的血洗,逃过了大妖的耳目。
却因妖凤一怒顷刻死绝。
她这一下暴怒,妖能的疯狂蔓延,就造成星辰的粉碎,里头数万残存者的死亡。
請寫北條麗的戀愛小說吧!
虞渊在蓦地变色以后,也如她所愿地,立即动用前世趁手的神兵利刃,以斩龙台深藏的力量和法则,再次向她发起了攻击。
哧啦!嗤嗤!
长条形的斩龙台,取代了擎天之剑,划拉出一道道刺目的金色辉芒。
每一道金色辉芒中,皆蕴含黄金龙无坚不破的凌厉血脉,那种洞穿天地和荒古一切屏障壁垒,冲破世界所有束缚法则的金锐之力,成了晶莹璀璨的血芒,融入了每一道金色辉芒深处。
也在此刻,他发现他对黄金龙的血脉晶链,有了全新的认知!
——借助于阳脉!
他那浸没在阳脉内的,赤红如晶体般的躯体,在聚拢阳脉的磅礴血能时,也汲取着和黄金龙,和黄金修罗,和银鳞族,和所有相关族群的血脉秘奥。
搞不定問題兒的女孩子
他的阳神领悟感受着,这方面万千知识光耀的时候,本体也感同身受。
斩龙台在他的手中,还能调用远在源血大陆的浓稠血能,于是,将当初那头十级黄金龙神穿透一切的金铁神则完美展现!
当!当当!
道道金色辉芒,在至高妖凤张开的紫金色神羽上方,爆出了如碎灭众生的光团。
挡下“启天剑阵”的紫金色神羽,竟在斩龙台的锋芒之下,瞬现密集的裂纹,如鸡蛋壳遭受着敲击。
“咦!”
看出希望曙光的虞渊,握着长条形的斩龙台,神念一动,一圈七彩涟漪荡漾开。
他不断地虚空横移,避开了妖凤另一只羽翼的拍打。
每一条绽裂的空间缝隙,都成了他游离的避难所,成了他下一波攻击的助力。
他穿梭在不同的时空天地,从一条条裂开的缝隙飞出,就用斩龙台为神兵利刃,以其洞穿天地的金锐法则连番刺击。
蓬!
一片妖凤的紫金色羽毛,从金铁般的金属形态,爆开为蓬蓬血雨。
“成了!”
虞渊士气大增。
“穷极黄金之身”也来自那头黄金龙神,他以同样的血脉法则,以一道道金色神辉贯穿,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一片紫金色神羽,从金铁化作了血雨,意味着妖凤从那头小棘龙体内获取的血脉奥义,还没有达到极致。
因为那头小棘龙并没有成年,最成熟完整的形态没展现,导致这种金锐法则的终极一面也未能闪现。
妖凤并非毫无破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