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商业之神包法尔,祂被视作商人的保护者以及各种贸易行为的见证者,也有货币之神、兴旺之神、集会场保护者这样的细微分支权柄。
同时这位神明还有一个有趣的特性——祂被分别视作穷人的保护神以及富人的保护神,富人希望祂能保护自己继续富裕,穷人则希望这位神明能保佑自己摆脱贫困,而当作为富人之神被崇拜时,祂的名字是包法尔,当作为穷人之神被崇拜时,祂的名字则会变成法包尔,这种“两位一体”的现象在众神中算是独一无二。
尽管权柄不少,但在数量众多的洛伦诸神中,这位最初由大陆西部地区起源的神祇其实存在感并不是很高,商业之神的教会分布虽然还算广泛,但其核心信徒只集中于商人群体,而这个群体直到“塞西尔式商业秩序”出现之前都算是大陆北方的少数人群,数量广泛的普通人通常更习惯于向丰饶、圣光这样传播广泛且对自己有直接“好处”的神明献上信仰,所以一直以来,商业之神教会在塞西尔境内都只能算是二线甚至三线。
不过从另一方面看,商业之神包法尔的信仰强度不高其实也是好事,正因为其信徒较少、教会力量较弱,这位神祇与尘世间的锁链也不会太强,当塞西尔带来的新时代贸易秩序在全世界轰轰烈烈展开时,尤其是商业战争、现代金融之类颠覆性的概念迅猛发展时,这位神明显然没有像战神(1/1)那样受到致命冲击,目前仍然维持在较为稳定的状态。
考虑到商业之神的战斗力在众神中很可能跟几位艺术领域的神祇处于同一水平,祂没疯显然是件好事——后世的历史考生起码能少两道大题。
塞西尔城南部,教会区,全副武装的城市治安部队以及身穿厚重甲胄的神权理事会修士们已经完成了对商业之神教会附近所有路口的封锁。
寒风中,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年轻治安队员打了个喷嚏,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那座紧闭大门的教堂,看到数名同事正在教堂门前的小广场上与神权理事会派来的审判修士们交接工作,身穿纯白甲胄、手持机械动力战锤和福音圣典,动辄身高两米多的修士站在普通的治安队员面前宛若钢铁巨人,望之令人生畏,但他们那格外高大的身影同时也是这里所有人安心感的来源。
这名治安队员又看向广场另一侧,一辆大卡车刚刚在路口附近停下来,几名穿着神权理事会制服,看上去应该是技术修士的神官从车上跳了下来,另有几名见习修士在使用魔导终端将一些沉重的机器部件从车上转移到广场上,那些部件似乎可以组装成一台大型设备,看到几位技术修士一脸严肃的模样,治安队员不由得猜测那设备或许就是传说中能够屏蔽神明的反神性屏障发生器。
“看什么呢?”一旁的同事突然撞了撞年轻治安队员的胳膊,让正在东张西望的后者激灵一下子回过神来,他在寒风中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目光一边转到同事身上一边随口咕哝:“来了不少厉害的家伙啊……刚才那个盔甲上挂着三道经文绶带的审判修士你看见没?那个怕不是仲裁庭的审判骑士长啊?”
“看这么认真就为了看审判修士?”旁边的同事顿时眼神古怪地看了年轻人几眼,“我还以为你在看修女小姐呢……”
年轻的治安队员顿时皱了皱眉:“这么议论女士可不礼貌,而且还是议论神权理事会的修女们,你小心被广场上那几位审判修士听见了……”
“你神经太紧张了,神权理事会又不是常规教会,他们的修女又不是不能谈恋爱,”同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我听说隔壁二大队的罗杰就成功地跟一位仲裁庭修女走到一起了,那位女士可没有像外界普通人印象中的仲裁庭神官那么吓人,人家也正常上下班购物逛街谈恋爱的,你看看你也老大不小的,治安队里找不到合适的,你不如考虑考虑……”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一挥手,随口打断同事的叨叨,“你光说二大队的罗杰,你怎么不说三大队的奎恩呢,他女友还是圣光教会的修女呢,他都虎踞阳台俩礼拜了……”
“……额……那毕竟是圣光教会出身……”
“算了,我不跟你说这个,”年轻人没有让这个越来越歪的话题继续下去,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教堂那边,“你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么?咱们这么匆匆忙忙地被召集到这儿,过来的时候整个教堂就已经封锁了,现在甚至惊动了仲裁庭的审判神官们,还有广场上那个大机器……寻常的事件可用不上这个!”
“我哪知道,我就比你早到十五分钟,队长也什么都没跟我说——看到那边那几个了没?大家都一样,都是正在巡逻的时候突然被叫过来顶岗的,”同事耸了耸肩,“不过连教堂都封锁了,那这件事惊动仲裁庭实在太正常不过,而且绝对是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处理的大问题,咱们在这儿也就是个维持治安的功能,就别打听那么多了。”
年轻的治安队员听着同事的念叨,脸上却仍忍不住带着点不安的神色,他又朝教堂以及那几位审判修士的方向看了好几眼,终于忍不住小声嘀咕着:“你说……今年该不会又要少个神吧?”
“噫!这话可不能瞎说!”同事顿时脸色微变,极其紧张地看了年轻人一眼,“你知不知道我侄子在帝国学院写了俩月的论文就是关于商业之神的——他离毕业就差这篇论文了!”
“……合着你就只是在紧张你侄子的论文?”
“废话,别的东西我紧张得着么,我又不是咱陛下那样的人物……”
小农民大明星 小说
就在这时,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的黑色魔导车突然从街道方向驶来,伴随着车笛声以及岗哨上两位审判修士整齐划一的后撤动作,这辆车径直越过了两个正因听到动静而抬起头来的治安队员,穿过了处于戒严状态的教堂广场,向着大教堂的侧门方向驶去。
高文坐在魔导车的后座,透过侧面的水晶玻璃,他的目光从广场边缘那台刚刚组装完毕的反神性屏障上扫过,严肃的脸色稍微放松了一些:“神权理事会的反应很快。”
“毕竟都是专业人士,还是莱特和维罗妮卡亲自陪养出来的,”琥珀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她就坐在高文身侧,这时候也趴在窗户旁边,看着广场另一侧的动静,“这条街上的教堂不少啊……”
“早期规划如此,这样不管是正常情况下的人流管理还是紧急情况下的街区封锁都会方便一些,”高文闻言下意识看了一眼远处,看到另外几座教堂的尖顶或塔楼在一排排屋顶上方一闪而过,他随口说着,“现在看来这样的规划也确实有先见之明——如果所有神明的神国都在‘闹夜女士’,那所有教堂近期就都是重点监控对象,要是没有这么个便于管理的教堂区,怕是全城所有的治安队和审判修士这段时间都要疲于奔命了。”
“是啊,方便管理,但这事儿也就你干得出来了,”琥珀听着就忍不住念叨起来,“这么个教堂区……丰饶三神的教会跟血神的紧挨着,商业之神教堂对面就是音乐和诗歌之神的神庙,街区中心的圣光教堂旁边围了一圈二线三线的教会,放在别的地方最为神圣的‘地上神国’在你这儿搞的跟菜市场似的,上个月丰饶三神的圣女跟血神主祭还因为个下水道的问题闹到了物业管理处,俩多大的人物啊,以神的名义去物业管理处吵吵这个……
“你这与其说是这条街上塞了十几个教堂,我看这画风倒更像是众神在城里扎堆开了十几家中介。”
听着琥珀的念叨,高文却只是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这么静静听着,直到对方说完之后才颇为愉快地冒出一句:“你不觉得这很好么?”
琥珀笑了起来,她当然知道高文在说什么:“那倒是,既然要搞‘去神圣化’,当然得先从把大教堂定位为‘众神在尘世间开的中介所’开始,而且从道理上讲,当初搞教堂区的时候各个教会的代表们那也是热烈拥护过皇帝陛下的英明举措的嘛,现在他们再吵吵什么也晚了。”
高文却摇了摇头:“我可不认为一个圣女和一个主祭真的会跑到物业管理处争吵下水道的事,哪怕这件事真的存在,他们手下也有数不清的人可以去处理这个——你只能说这两位神官很聪明,他们已经非常好地适应了这个时代的新规矩,并且揣摩清楚了神权理事会想要他们做什么,这一点就和当年咱们处死的那批‘异端’大不相同了。但不管根源如何,这总归是件好事。”
琥珀张大眼睛听着高文分析这些,良久才眨巴了两下眼睛,心悦诚服地感叹一句:“要不说你是老阴比呢,其他阴比在你这儿干什么都跟光明坦荡似的……”
高文立刻皱起眉头:“有你这么夸人的么?”
琥珀顿时得意地呲了呲牙,在眼前这个老粽子一脸严肃的时候上去逗闷子是她平日里最大的兴趣,尽管这伴随着一定的风险,但在挨揍的边缘反复横跳那是真的快乐,尤其是她注意到魔导车已经开始减速,而那个一脸愁苦又紧张的胖神官已经站在台阶下面等着,这就意味着她今天极限挑战又成功了——高文肯定不能在外人面前揍她。
高文对这货的小心思心知肚明,但他对此并不在意。
魔导车停下了。
那位站在台阶下,由数名高级神官陪同,身材略有些发福的中年神官立刻迎了上来,并在高文下车之后立刻行礼致敬,他在胸前划出天平,随后双手虚握微微鞠躬:“向您致敬,智慧而强大的陛下,真没想到您会亲自来处理此事,这样一来我们就放心多了……”
“就先把礼节免了吧,鲍里斯大主教,”高文一挥手,“现在的情况怎样?我听说异象所致的‘印痕’覆盖了整个偏厅?有人员遭受污染么?”
“是的,那些可怕的印痕就如同不可见的重物碾压了整个房间,坚硬的石板地面都被压的粉碎,连祭台都化作了粉末,”负责管理此处教堂的鲍里斯大主教立刻回答着,由于摊上了一件天大的麻烦事,这位大主教此刻一脸愁闷,“幸好理事会安装的防护设备是设置在大厅周围的回廊里,异象所造成的破坏并没有损伤到反神性屏障的完整,目前整个偏厅仍然被防护力场完整笼罩着。”
说到这,这位被派驻帝都充当教会与皇室间“代言人”的主教先生顿了顿,调整了一下脸色:“第二个好消息是由于异象发生时我恰好在偏厅附近处理公文,第一时间察觉到反常能量震荡之后,我就立刻下令封锁了通往整个回廊区的所有通道,因此出事之后并无闲杂人员靠近偏厅,也没有任何人遭受污染。
“目前只有我和两名高阶助祭进入过偏厅查看情况,我们刚才已经接受过神权理事会的检查,确定自身并未遭受污染。”
这位大主教话语中有一些邀功的语气,但不得不说他的紧急处置也确实相当迅速且正确,包括之后检查异象现场、配合神权理事会工作的内容也无可挑剔,所以高文着实松了口气。
在涉及到神明的异象事件中没有任何人员遭到神性污染,这不管放在什么时候都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带我去偏厅,”高文点了点头,沉声开口,“除了我和情报局长之外,其他所有随行人员在回廊区之外待命。”
“陛下,”胖胖的中年神官听到高文的命令之后下意识开口,“您要亲自进入偏厅?这会不会有点……当然,我知道您无惧神意的神奇能力,但偏厅中那种可怕的碾压印痕说明这次的异象不只是精神污染层面的,还可能伴随着某种强大的物理破坏……”
“多谢提醒,我到现场之后会先确认情况,不过有些东西还是有必要亲自看一眼的,”高文对胖神官点了点头,“先带路吧,我自有分寸。”
鲍里斯大主教看到皇帝陛下心意已决,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头答应:“是,陛下,请随我来。”
片刻后,高文与琥珀便在这位大主教的带领下进入大教堂,越过封锁岗,进入通往偏厅的回廊,并最终来到了那发生异象的偏厅门口。
那扇沉重且精美的木门静静伫立在走廊尽头,看上去完好无损,仅从外表来看,让人完全想象不到这扇门背后发生了什么。
正如鲍里斯所说,异象完全局限在偏厅内部,并未影响到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