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许成通听到巍桉欲往天夏,道:“那自是可以的,你们这方世域乃是由天夏扶托出来,那么你等便是天夏人,天夏人在天夏疆域之上行走,只要不违反天夏律法,那自是无人可以阻拦。”
巍桉不觉点头道:“原来如此。”他一想,道:“那么除魏某这般修道人,此世之人也都可以算是天夏人了?”
许成通道:“此方生灵皆可算是。”
巍桉想了下,又问道:“那若有人不愿呢?”
许成通道:“按理说,此世为我天夏所造,生灵也当俱是天夏之民,不过廷执有言,虑及此世生灵也是亿万载演化而来,自有自持,不必强迫,可是在我天夏之疆域上,也当遵循天夏律法,不得列外。”
巍桉对此是十分赞同的,他还认为天夏的做法可是相当仁厚了,要知道,此世各个城市之人,对待不是自己市民的人,可是要加倍征收的。天夏没这么做,可不等于没能力这么做。
他这时打一个稽首,道:“许上修,还要请教了,似魏某这般人,又该如何才能去到天夏呢?”
许成通抬手一指远方山影,道:“道友当是知晓,此世有五座高山,当初五位真人各居一处,在上面都是结有一座道庐,故是此刻,天夏也是在此间设立有出入门户,道友若要去往天夏,可从此间过。。”
他又道:“不过道友可以等上一等,下来我天夏会在此间建立飞舟泊台,飞舟去往那里最为方便,也不需要跋山涉水,辛苦奔波了。”
巍桉郑重致谢道:“多谢许上修提醒,不过魏某愿意自身亲身前往此处。我修道至今,却也从未去过高山之上瞻见过祖师,这回正好顺道去往那里拜谒一番。”
张御在安排过许成通入了衡界之后,便吩咐神人值司道:“请三位廷执到此。”
长孙廷执、竺廷执、邓廷执三人为探询纯灵之所,近来一直是在清玄道宫之内,因为这里存在着连通纯灵之所唯一通道。
误惹霸道总裁 小说
现在还不可能将此通道放到内层,只能摆在上层,而处在张御这位执掌守正权柄的人面前,目前来看是最为合适的。
三位廷执不一会便来至正殿之中,双方相互见礼之后,便各自落座。
张御对着衡界所在一指,道:“请三位到此,是为这一方新近扶托出来的世域,此方世域与之前世域不同,既是连通我天夏,又是连通纯灵之所牟。
其中生灵自开化之后,却是与灵性共同存在了万千载,探研出了种种利用灵性生灵之法,御看过之后,也是颇有启发。”
说着,他伸手一抚,大气荡开,关于衡界的种种便是陆续显现于面前。
邓廷执看过,道:“这却有意思,若能以此世为参鉴,那立造那些灵性之物那却是方便许久了,唔,最好能入此世之中,寻得此世生灵探研一番。”
长孙廷执道:“此界之人既是与灵性相处长远,想来自有一套想法,可愿意配合我等?”
张御看了长孙廷执,自摘取了上乘功果之后,这位确实是与过去不同了,换在那时,哪里去问这些话?
如今许多真修仍有以往的习惯,我要做什么事,自去做了,只要对天夏有利,何须管下面那些凡人如何想?
可正如许成通对巍桉所言,此世既是天夏扶托,那这些人便为天夏子民,天夏规序一样适用,这些人若是不愿,你不能以力强迫。
当然,天夏行事并不迂腐,具体如何做,自有不同的巧妙方法。主要是对上层力量约束较多,因为上层力量一旦不受限制,那么所造成的破坏将是极大的。
竺廷执和邓廷执也同样是做过玄首之人,他们很清楚这里的关窍,道:“确然如此,既然此界并未受我天夏教化,会否愿意配合呢?”
张御道:“我已是让许真人前往此处去了,由他安抚牵连,当是能够让此界之人慢慢接受我等。”
衡界之人并不是蛮荒之地,其文明进程也是在长久的内外部因素共同形成的,强行改变不妥,但可以潜移默化的改变,而且只要是有好处的事情一般人也是不会拒绝的。
如何打开缺口是一个关键,这里就看许成通的了。
邓廷执道:“我倒也听说过这位许执事,据说乃是张廷执手下得力之人,那么就静候这位回音了。”
许成通尚不知晓自己的名声已然被几位廷执所知晓,他正与巍桉配合,积极联络各方道庐。
说实话,他觉得自己背靠一整个天夏,手中握有大量物资,这等事即便不是他来做,也一样能顺利能完成。
他心道:“廷执将此事情交由老许,这等白送的功劳,明摆着是关照我老许啊,此事当要用心,或许此事还有其他廷执看着,万万不能让廷执失望了。”
临惠市因为上层在灵仪之中被一扫而空,他便依靠道庐组织人手。道庐在这个世界不知多少年来的积攒起来的好名声起到了作用,轻而易举就赢得了所有底层的信任,整个城市很快恢复了秩序。
但如此还是不够,首先就是解决粮食的问题。
当初诸家族之人为了断绝整个城市的后路,将所有的粮食都是灵化,这样所有人都是没有退路。反正成了上位灵性生灵,它们根本不必食用这些了。
不止如此,它们还在那一夜中放出了大量灵性,破坏了所有的农场牧场。
许成通则是从天夏调运来了大量的粮食,以天夏的物产,供应一个千万人口的那是轻而易举之事。
随后他自己往荒野之上一立,以一个元神真人的能力,霎时间改变了周围的山水地理环境,灵性俱被逐退,清泉自地下涌出,荒原变成沃野,一时万物竞发,焕发勃勃生机的景象显于眼前。
以他的能力,只要不是曾经遭受混沌怪物和玄兵轰爆所在,那立刻可把沙漠化变成沃土,如此一来,眼前之急忧已然解决,未来也是无有疑虑。
不过短短半月,临惠市便大变模样,人心也是彻底稳固下来。
到此还不算完。这一日,许成通带着丹都、巍桉及一众人等来到了原来虞南市所在,这里望着却是一片旷野,原来是的城市已然不知去哪里了。
巍桉道:“许上修,可以救回来么?”
惡靈調教女王
许成通道:“就不来所有人,当初有一些人介于半生半死之间,我来时曾得廷执授予了一道法诏,这些人或能救了回来。”
巍桉道:“能救回一个是一个吧。”
他身后的年轻弟子道:“敢问许上修,以上修之能,能不能逆转生灵之生死?”
许成通回道:“玄尊自是能的,且也不难,不过再现的也不过只是过往之映照,并不是原来那人了,也没有意义,对寻常人的经历而言,‘我’便只有一个,若是衰亡,那便就没有了。”
年轻弟子道:“所以唯有修成上法,方能与世长存?”
许成通道:“不错,唯有修成上法,方能与世长存,不过……”
他看向那年轻弟子,道:“便能与世长存,一人之力又能当得几何?天亦有寿,天寿一尽,岂非一般倾覆,必当是有一个心怀同一道念的群类,互相扶持,相互奋进,才能走的更远。”
那年轻弟子对他一礼,道:“晚辈受教了。”
许成通这时将符诏,顿有一道清光洒遍原野,那些介于生死之间的群体的灵性剥除,回复到了其陷入灵性的那一刻,并有源源不断的生机注入,让人他们恢复本来。
这一番施为过后,大约有万余人被救了回来,巍桉和丹都则是将他们暂时安排在了临惠市内。
等这些事机忙碌下来,临惠市也是上了正轨,而周围城市也是纷纷传来书信,邀请天夏使者前往。
巍桉见此,也就寻到了许成通,言称想要去往天夏,并唤过自己经常带在身边的那名年轻弟子,道:“许上修,这是巍肖,自小便在我门下修持,上修若是不嫌弃,魏某不在时,便今请让他跟随上修吧。”
巍肖对许成通一礼,道:“许上修下来有什么需要安排的,尽管问晚辈便可。”
许成通道:“道友这弟子许某这些时日也是看在眼里,确实是可造之材。”他又对身后两名弟子道:“你们可是看见了么,巍道友这弟子纵然修为不如你们,但做事勤勉,未来成就也是不小,你们当有所鉴。”
那两名弟子对视一眼,不就是别人家的弟子么,我们懂。二人都俯身道:“是,老师说得是。”
巍桉在这里安排之后,当日便就离开,往五山之中离此处最近的中颜山而去。
他遁行较快,两日后来到了此山山巅之上,见这里有一座道庐,不过此刻早已空空如也,厉道人等人事情完成,已然是收回气意了,这里只有一个被点化的灵禽在看护。
巍桉在此地住了一夜,奉上香火,调和心绪,随后坐观到黎明,便见朝阳升起,随之一同出现的,还有一方光灿耀耀的门户,他站了起来,与那灵禽道别,往前迈步而行,很快身影便没入了进去。
……
我让地府重临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