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小說推薦校花的貼身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
天云开倒也没指望这么轻易就能钓到这条大鱼,他为今天可是耗费了不少心血,有的是耐心跟这位小独王慢慢磨。
断舍一旦倒戈,那可就不仅仅对天家是一个巨大收获,同时对林逸来说,更是一个无法承受的巨大损失!
农家小医女 小说
别忘了,严格来说林逸集团目前才只有两个顶级战力,除了他自己之外,能够上得了台面的就只有一个断舍了。
一旦断舍被挖,天云开完全可以想象到时候林逸会是一个什么表情,那绝对比哭还难看!
别看眼下断舍面上无动于衷,但心底下必然已经有所意动,何况只要任天二上了钩,就不愁他能继续矜持下去。
很多事情,自己一个人做也许有难度。
可是一旦有了同伴,迈过心里那道槛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所以天云开此刻的目标还是落在任天二的身上,而看任天二这副天真蠢货的样子,根本都不需要他在额外说些什么,自己就会主动上钩了。
结果,刚刚还兴致勃勃的任天二忽然问了一句:“还有呢?”
“哈?”
我家後院是唐朝
天云开顿时愣住。
任天二不满的看了他一眼:“你们天家既然要拉我俩,总不能就一个诸神秘境的名额就给打发了吧,肯定还得有别的条件,要不然真以为我俩是傻子啊?”
“别的条件……”
天云开愕然,敢情这货看着蠢归蠢,原来心里门清。
关键开口闭口还强行把他自己跟断舍给绑定了,摆明了就是要拉断舍给他自己抬身价,根本都不给自己还价的机会!
这尼玛要是傻子,天底下就没有聪明人了。
“没有别的条件了?那我们可就走了啊,一点诚意都没有。”
任天二说着就示意断舍一起起身,顺带还不忘打包桌上的顶级食材,看得天云开又是一阵眼皮直跳。
这特么都什么人啊?
讲道理,一个诸神秘境的试炼名额对断舍来说也许分量不够,但若只是对他一个巨头大圆满后期巅峰高手而言,那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换做别人早就屁颠屁颠答应下来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且慢。”
天云开连忙拦住二人:“两位稍安勿躁,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步一步谈,不必这么心急吧?”
任天二跟断舍对视一眼,当即老实不客气的重新坐下:“那就继续谈呗。”
“两位都是转世重修的高手,对于转世之事,老夫也算略有心得。”
天云开感同身受的叹了一口气道:“世人都说转世重修好,每一次转世重修,都能比上一世更加精进一层,可是他们又有几个知道转世重修的风险?
转世过程稍有半点差池,那可就是万劫不复,而就算是侥幸转世成功了,也会有一段漫长的实力虚弱期,中途随便来个以往踩在脚下的仇家,都有可能让你中途夭折。
其中变数之大,风险之高,旁人根本难以想象。”
一席话下来,听得断舍和任天二暗自唏嘘。
是啊,但凡有别的选择,谁会冒险选择转世重修?
天云开看着二人道:“严格说起来,你们都是在林逸手上死过一回的,你们不恨他吗?”
恨字一出口,断舍和任天二同时色变。
一股无形却强大的神识力量瞬间将他二人笼罩,不过却没有直接侵犯他们的元神,而是不断放大引诱他们内心最深处的情绪。
七情阵!
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小說
天云开看着这一幕暗自冷笑,这才是他今天拉拢二人的最大筹码。
想要让二人背叛林逸,任何筹码都比不上他们自己内心深处对林逸的恨意,只要有恨,在这七情阵催发之下就会无限放大。
最终就算他不再加码,他们自己都会跟林逸反目成仇!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云开稳坐钓鱼台,七情阵的特殊之处在于随着时间推移,其诱发放大目标七情的效果就会越强。
以断舍和任天二的实力,若只是在里面待上一时片刻,也许还有清醒过来的可能性,而一旦像现在这样待得久了,那妥妥根深蒂固,深陷恨意之中再也无法自拔。
“不着急,我们慢慢来吧。”
萬古最強宗 小說
天云开心下得意不已,为自己这一手顺水推舟暗自叫好,无论谁来看,这都堪称是神来一笔!
之前那些在林逸手上吃瘪的人,也许实力未必有那么差,但可以肯定的是,脑子一定都不太好使。
强大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
连这种最基本的道理都搞不清楚,活该他们倒霉。
然而他这边话音刚刚落下,便见任天二一脸莫名的睁开了眼睛:“什么慢慢来?”
“……”
天云开一时愣住,这都什么情况?
正常中了七情阵的人,就算意志力再强,也都会出现些许的神智迷糊,而像断舍和任天二这种明显心中有恨之人,更应该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才对。
可看任天二此刻的眼神,一片清明,丝毫没有中招的迹象。
至于断舍,脸上更是看不出任何东西,跟平常那一张没有表情的死人脸没有半点区别。
不可能!七情阵不可能失效啊!
实力到了一定层次,其他那些硬性杀伤的阵法也许会失效,但是像七情阵这种直指人心用软刀子杀人的阵法,理论上只要还要人性,就不存在免疫阵法影响的可能。
这时断舍忽然开口:“七情阵是不错,但你用错了地方。”
“你知道?”
天云开愕然,他布置这套七情阵极为小心,至少在他自己看来,这二人根本不可能察觉得到才对。
任天二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真以为我俩是棒槌啊,这点小伎俩就想让我们跟老大反目,还想让我俩给你们天家当狗,做白日梦也不是这么做的吧?”
天云开不由惊愕失声:“原来如此,你们居然早有准备,难怪七情阵对你们无效。”
任天二和断舍闻言相视一眼,嘴里齐齐冒出两个字:“傻哔。”
月未央 小說
他俩虽然知道天家此次邀请,必然存在挖墙脚的心思,可要说连七情阵这种手段都猜得到,那就太离谱了。
他们又不是天机,能够透视过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