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好戏要开场了。”
黎飞白盯着下方山谷,神采奕奕,有一种由里到外的自信。
林云又看了眼下方山谷,除却明宗、天炎宗、万雷教和神道阁这几大圣地外,还有许多老牌圣者门阀。
以及冒死前来续命的老圣君,这阵仗,即便是林云也得好好盘算盘算。
更别说,暗处还藏着好些和他一样的人,同样不可小觑。
“这神之血果不好拿,即便拿了也得好好想想,如何才能撤的出去。”
林云神色凝重,冷静的盘算着。
“瞻前顾后,畏手畏脚,这可不是剑修风格,现在看来……你和天绝城那帮无法无天的人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黎飞白起身,面色平静的道:“剑客,就该一往无前,宁折不弯,所谓生死,有何惧之。”
林云张了张嘴,本想反驳一二,想了想,顺着他就好了。
“我有说错?”黎飞白看向林云似有不服,轻声笑道:“还是你觉得,我在教你做事。”
“你对。”
林云简单的道。
黎飞白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神之血果我帮你拿,但神之血果的几片叶子,你得给我。你修为实力都差一点,就别下去送死了,待会真杀起来,必然是血流成河。圣君都会成为炮灰,三阶圣君,也未必能保全性命。”
“我好像……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你。”
林云摸了摸下巴,轻声笑道。
有人愿意榜自己免费打工,他自然没法拒绝。
至于黎飞白反悔,那也没关系,对付他一个人,总比对付下面一帮人容易。
黎飞白淡淡的道:“你只需信任我就够了,救我一命,助我拿到万妖果,这个恩情比你想象中的大。”
轰!
两人正说着话,下方山谷之中,又是一道青色神光绽放,而后凝聚为光柱冲霄而起。
“两色神光了!”
“这神之血果的品质怕是很不一般。”
“看这迹象,大概还有三道神光,至少是一枚五色神之血果,一旦能将它带出去,必然会震惊昆东荒。”
“何止东荒,怕是昆仑都要有许多老怪物出来。”
……
山谷辽阔的草地上,人群彻底骚动了起来,这神光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太大。
正议论着,又是一道白色光柱冲天而起,三道神光了。
“少主,这枚神果,不得了啊。”
明宗一行人中,一名青衣老者,看向明宗少主黄靖宇。
黄靖宇很冷静,盯着神光所在的位置,眼中尽是若有所思。
这等天材地宝极为珍稀罕见,只要能将它拿到,此行就算没有得到神火碎片,也绝对值了。
“想要拿到这神之血果可不简单啊。”
黄靖宇喃喃说道。
即便是狂妄如他,也知道夺取这神之血果难度有多大。
就在此时,万雷教和天炎宗的大队人马齐刷刷飞了过来,为首的天魁圣君和柳云澜径直朝黄靖宇走来。
现在东荒几大圣地,基本以明宗为首,暗中早已推举其为盟主。
“两位,应该和我想的一样。”
黄靖宇面露笑意,看向天魁圣君和柳云澜说道。
他们年纪都只有百来岁,算得上是绝代天骄,彼此之间也认识了很长时间。
大家想法一看便知,这二人不来,黄靖宇也会主动邀请他们过来。
“神之血果大家各凭本事,不过无论是谁拿到了,遇到外界围攻,我三家都齐力迎敌。”黄靖宇继续说道。
“正有此意。”
天魁圣君笑道。
“除此之外,无论谁最终拿到了神之血果,都应该对方相应的好处。”柳云澜道。
黄靖宇神色变幻片刻,笑道:“这没问题。”
“恭喜诸位,我三家联手,这神之血果必然是手到擒来,谁也挡不住!”
“谁挡杀谁!”
众人商议联手后,士气都变得极为高昂起来。
看的旁人心惊胆寒,不过这山谷草地上,也有人在暗处冷笑不止,眼中没有丝毫服气之色。
很显然,这其中还是有诸多变数存在。
“无霜公子,这三家联手了,我们怎么办?”
神道阁的圣境长老,眉头微皱,略显担忧的看向曲无霜。
曲无霜神色平静,摇着扇子道:“该争还是在争,若这几人真要撕破脸的话,咱也不用怕他。”
神道阁作为东荒六大圣地之一,以灵纹造诣名震天下,底蕴还是有的。
可惜那位小公主没来,不然他们两家联手,机会也是相当之大。
无霜公子看了眼四方,神凰山的人一个不见,也不知道这帮人去了哪里。
曲无霜猜测,可能去寻找神火碎片了。
比起神之血果,神凰山的人显然更在意神火碎片,毕竟他们都是有凤凰血脉的后裔。
轰!
就在几方紧张忐忑之际,山谷之中又是一道神光绽放。
紧接着神光不断,七道光柱在山谷草原中心汇聚,数不尽的圣气从那光源处的地底喷出。
七色神光笼罩之下,圣气宛若祥云一般,大量的生机钻出地底,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极为强大的力量。
仅仅是呼吸一口,便受益无穷,许多老辈圣君脸上的皮肤都年轻了些许。
“七色神之血果!”
“这神之血果,可以延命七百年!”
众人都跟疯了一样,情绪显得极为亢奋。
站在山头上的林云,眼中也是闪过抹异色,竟然是七色神之血果。
砰!
一声惊天巨响,神之血果破土而出,光柱笼罩下方圆千里的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那是一枚拳头大小的果子,周围有七片叶子,每片叶子都布满原始圣纹。
强大的光芒从中绽放,天上降起瓢泼大雨,每一滴雨水都绽放着淡淡的圣光。
林云伸手去接,雨水打在掌心,立刻有磅礴圣气渗透进来。
“光是这场灵雨,就能让不少人修为大进了。”
林云心中淡淡的道。
若是往常,这一场灵雨就是场造化了,可和神之血果比起来,没人在意。
唰!
林云还没反应过来,就有数十道身影,绽放出可怕的圣光朝着神之血果冲了过去。
“你站这别动,本公子替你将果子抢过来。”黎飞白也动了,一个闪身就消失在山头上。
砰!
数百股圣威在山谷中激荡,碰撞出堪比雷音的巨响,轰隆隆不停回荡。
这等威压之下,若是没有圣元罡气护体,一介圣君怕是寸步难行。
眼下这场面可以说极为血腥残酷,天道宗初九的动|乱也不过如此了。
还未真正靠近神之血果,就有许多圣君大打出手了。
主要是有许多老辈圣君,本来就寿元无多,可以说是完全不要命了。
“林云,你真信他会拿到神果?”紫鸢秘境中,小冰凤的声音传了过来。
“好歹是八大帝族的人,多少有些手段吧。”林云轻声说道。
咔擦!
七色神光的光柱圣威打破,有圣君抢先一步,直接握住了神之血果。
噗呲!
可还来捂热,就被数十种武技狂轰乱炸,几乎是一个照面就被轰烂了。
呼呼!
神之血果当场飞了出去,立刻就引发了下一波追逐。
即便是圣地,死一个圣君也是天大的事。
可眼下这陨落的圣君,完全没人去管,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神之血果吸引住。
在这种狂热的氛围,你若是不动手,慢上一步就有可能被人抢走神之血果。
哪怕明知道抢到手后,会被众人集火,可依旧无法冷静下来。
太卷了。
就算是圣君,碰到了这种能延长寿元的神物,也无法保持超然之心。
仅仅是半个钟头过去,这山谷中就死去了十来名圣君,受伤者数量更多。
“一群老鬼,明知道没机会拿到神之血果,也来这凑热闹,不知死活。”
黄靖宇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幕,神情冷漠之极。
“少主,该动手了。”
“这种神果,没有超凡的命格,拿到手也是祸害,除了少主没有人有资格承受。”
復仇的莉婭~失去一切的少女與死神契約~
“天命在我!”
旁边,几名圣境长老出言道。
黄靖宇没有反驳,淡淡的道:“替我开道!”
“就等少主下令了!”
天道宗的十来名圣君,同时祭出星相画卷,他们脚下出现日月转动的异象,而后各自拍出一手。
“斗转乾坤!”
伴随着一声爆喝,天地间出现日月悬空的异象,他们各自掌芒凝聚在一起,爆发出去的刹那,将虚空震的不停颤动。
砰!
数十名圣君避之不及,一个个都被震飞出去,口中鲜血狂吐。
还没完!
这些圣君又是一声怒喝,双手猛的合什,日月融合,一个巨大的明字出现在山谷天穹上。
醫女小當家 詩迷
恐怖的威压震慑之下,许多圣君都露出难受的神情,动弹起来都变得极为困难。
“是日月圣典!”
“明宗出手了。”
许多人神色惊呼,眼中露出忌惮之色,显然没有料到,这明宗圣境出手之下会有如此恐怖的圣威。
唰!
黄靖宇身如惊鸿闪电,朝着被神之血果飞了过去,嘴角勾起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呼呼!
神之血果本身有些懵懂的灵智,见到有人靠近,本能的打出七色神光朝着黄靖宇扫了过去。
“雕虫小技!”
黄靖宇丝毫没放在眼里,他修为已经达到了二阶圣君的境地,日月圣典催动之下,一道拳芒呼啸过去。
拳芒如太阳般绽放,几乎是一个刹那,就将这七色神光通通碾碎。
可就在他将要抓住神之血果时,一抹刀光打破日月笼罩下的禁制,闪电般朝着黄靖宇落下。
唰!
黄靖宇不得不退后几步,抬头看去,却是天炎宗的云澜圣君出手了。
“柳云澜,看来这天墟废土,你也有不少收获,刀法不错。”
黄靖宇面带笑意,神色轻松的朝柳云澜看去。
“彼此彼此。”
柳云澜轻声笑道。
二人看似轻松,实际上各自争锋相对,都在寻找对方的破绽。
结盟归结盟,可神之血果这等东西,亲兄弟来了都得争,还是落在自家手里比较好一点。
轰!
就在两人气机交锋之际,一道雷光落下,将两人的面孔映照的无比冷峻。
雷光蕴含着某种古老的圣威,落下的瞬间虚空像是凝固了一般。
唰!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神之血果被一股伟力扯了过去。
二人同时回头,就见万雷教的天魁圣君面带笑意:“两位哥哥,这神果我先笑纳了。”
天馈圣君手持一杆紫色旗帜,旗布上烙印着一道好几道可怕的神纹。
方才轻轻一挥,连空间都给禁锢了片刻,而后轻轻一收,神之血果就快速被卷了过去。
“金雷旗!”
两人立刻发现,这是万雷教的四曜圣器,算是天魁圣君的最大底牌。
好家伙,一个个都不演了,一出手就是大杀招。
嗡!
就在天魁圣君,觉得自己就要得手时,一道光束激射而至。
光束所过之处,天穹间落下的雷霆被通通震碎,等光束击打在旗帜上,天馈圣君退后了好几步。
他定眼看去,自己的四曜圣器金雷旗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脸色顿时有了变化。
抬头看去,就见黄靖宇伫立虚空,右手手背对着他,在那食指上一枚戒指闪耀夺目。
“月光神戒!”
天魁圣君惊呼一声,这是明宗秘宝至尊圣器,戒指上镶嵌的宝石乃是月光神石。
不过这应该是仿制品,称之为月光圣戒更合适些,不然以黄靖宇的修为还无法催动。
可即便是仿制品,这威力也大的有些吓人了。
“回来!”
黄靖宇翻手一招,月光在他掌心凝聚,一道漩涡出现,将神之血果快速吸扯过来。
“大日神钟!”
他未卜先知一般,左手推了出来,昊日在其掌心凝聚成古老的神钟。
咔擦!
柳云澜挥出来的刀光被震碎不说,这古老的神钟去势不止,将虚空震出一道道裂缝,朝着柳云澜压了过去。
几人斗得厉害,可各自跟随的圣境长老却是默契十足,悄无声息扩散开来,将三人团团围住,不给外人可乘之机。
一群老辈圣君瞧见此幕,又气又怒,他们活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
眼见神果出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个小辈在这斗法,自己连出手去争的资格都没有。
唯一有机会去争的曲无霜,瞧见此幕也是眉头微皱,一时间无从下手。
“到此为止了!”
又是几个回合之后,黄靖宇技高一筹,将神之血果握着掌心。
柳云澜和天魁圣君,心有不甘,可先前有过约定,眼下也只能罢手。
“放心,本少主绝不会亏待两位弟弟,都是自家兄弟。”
黄靖宇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笑道。
按照承诺,黄靖宇得拿出一些宝物分给二人,做为他们不死争到底的补偿。
可很显然,再好的补偿,与神之血果比起来都不太够看。
“恭喜黄兄了。”
两人靠近之后,勉强挤出笑意,做出恭喜的手势。
“同喜,同喜。”
黄靖宇大笑不止,道:“两位弟弟,不妨来一起看看这神果有何玄妙之处。”
他摊开手掌,让神之血果悬在掌心,柳云澜和天魁圣君近距离观察之下,皆觉得这神果玄妙无比,蕴含某种先天大道之力。
就连叶子上的圣纹,都蕴含着无比强大的规则之力,对圣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神果被困在掌心不断挣扎,可月光圣戒释放出来的无形之力,却将它死死止住无法脱困。
“这神果当真妙不可言,光是这几片叶子,就足够让我们修为大进,实力暴增了。”柳云澜轻声说道,眼中露出炙热之色。
“放心,这点格局,哥哥还是有的,一人一片,绝不会少。”黄靖宇听出对方的暗示,面露笑意,显得大气无比。
神果在手,区区一片圣叶他完全给得起,何况还剩下五片,他依旧拿的是大头。
黄靖宇的心情,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好。
香草戀人
听闻此言,柳云澜和天魁圣君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先离开此地吧,迟则生变。”天魁圣君警惕的看向四周,小心提醒道。
“我们三大圣地联手,谁敢放肆!”
黄靖宇不以为意。
他嘴上这般说着,实际上还是相当小心,准备彻底制服这神果后,便将其收入储物手镯。
这神果还在挣扎,抗拒被他降服,得给它点颜色瞧瞧。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道火莲出现在天穹之上,莲花金光熠熠,出现的瞬间就震碎了天上的明字。
轰!
明字破碎,日月散开。
莲花中一条火龙呼啸而去,还不等明宗众人反应过来,火龙张口就将天上日月全部吞了进去。
哗!
日月被吞的刹那,天地瞬间暗了下去,伸手不见五指,即便是圣元注入双眼也看不到任何事物。
黄靖宇脸色大变,黑暗中感觉一只手朝自己伸了过来,顿时大怒不止。
“找死!”
他一掌拍了过去,有人发出痛苦的闷哼,而后黄靖宇也不知道在黑暗中被谁攻击,身上中了好几道掌芒。
这种绝对黑暗之下,方才还笑眯眯的三人,都变得互相不信任起来,直接大打出手。
“住手!”
黄靖宇察觉到不对,将一大半圣元注入月光神戒中,轰得一声,天地重新变得亮了起来。
明宗圣境长老,也在此时回过神来,日月重新融合。
古老的明字出现,将吞下日月的火龙直接震破,天地恢复如常。
“我的神果!”
黄靖宇看向掌心,刚才还在的神之血果早已不见踪影,他面带不满的看向柳云澜和天魁圣君。
可二人也是一脸怒意,方才黑暗之中,他们也被人给偷袭了。
“呵呵,东荒三大圣地,似乎也不过如此。”
一阵笑声传来,几人连忙回头看去,就见一名青年手握神之血果,凌空一个翻转,脚下龙莲绽放,目中星辰隐现,眉间锋芒,傲视全场。
“火玉龙莲!”
有不少年长的圣君,认出了龙莲的来历,神色都显得极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