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軍事小說

寓意深刻小說 軍工科技笔趣-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虛擬世界2.0展示

軍工科技
小說推薦軍工科技军工科技
【修改版】这也是这些同行们非常不理解的地方,因为浩宇科技的虚拟世界上线后,根本没有进行多少次的分区关闭维护,却一直能够保持流畅运行。
甚至连更新都很少,一般的游戏或者系统,会定期和不定期的更新,而虚拟世界用户们却基本上感受不到更新。
事实上系统也一直在更新,只不过是在使用过程之中。在新设备注册时候用户们需要同意一项智能更新选项。同意后,系统会根据每名玩家各自使用规律,安排相应的更新需求。
比如在看电影看剧,或者是进行一些不太需要网络和设备系统算力的轻量化任务时候,设备系统则就会将多余的带宽和算力来用于下载更新,用户根本感受不到这种更新。
当用户不再使用关机或者长时间不使用的时候,系统会自主进行更新升级,还会还原到之前用户所在的页面,让玩家感受不到更新。
当然了,还有很大一部分更新任务是在不经意间完成的,玩家根本感受不到。
而分区更新呢,则是分区域进行更新。浩宇科技将每个分区里面的虚拟世界,也化成了无数个小块,这就像是将一个西瓜切成了无数个立方一样。
分区系统在更新的时候,会进行逐个立方的更新。当确定这个区域没有人员活动的时候,随即会进行相应的更新。
整个更新过程要求尽可能的让用户玩家感受不到,不会对用户玩家产生影响。
所以很多用户可能刚离开一会儿,这个区域就完成了相关的更新,当重新回来后,就会发现有所变化了。
甚至因为这种更新所以产生了一些玩家,他们以探索虚拟世界里面的更新为乐。第一时间去捕捉更新,并在相关社区里面分享这些更新内容。
还有一些故意捣乱的玩家,他们会站一个区域不肯离开,其目的就是为了阻止更新。当然了,这个难不倒技术维护人员。他们相应的进行了设置,当系统在监测到玩家在这个区域内停止并没有什么动作后,就进行更新。
而这些玩家们不死心,随即就故意在一个地区里面进行活动,企图阻止更新。
不过这还是没有难住技术开发人员,他们设计出来了一种新的俄罗斯方块嵌入式更新技术。
这种俄罗斯方块嵌入式更新技术,如果这个区域有玩家们存在,系统会先在后台进行复制出来了这个区域包括玩家的数据,然后进行更新。等更新完了后,再嵌入进来。这样即便是有玩家存在,也不会影响更新,同时还不会影响玩家们正常游玩。
百克 小說
如此一来,势必会产生庞大的运算量,会给服务器带来巨大负担,这让其它模仿者同行们想要模仿纷纷都以失败告终。可是浩宇科技呢,却能够完美负担这样的庞大运算数据,这让这些模仿者同行们在深感无力的同时,也不由的佩服起来。
没办法,这就是实力的差距,这就是技术的差距。
他们虽然很无奈,但也只能承认这个事实。终于等来了这次,原本以为这次在那些流氓们的围攻下,浩宇科技应该要玩完了,成为下一个H/。
可是没想到,吴浩他们没有半点认怂,反而越战越勇,誓要与对方抗争到底一样。
腹黑郡王妃 小说
谁都知道,当前是浩宇科技在海外最为艰难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浩宇科技可能就要想H/一样就此衰落下去,海外市场受到重大影响呢。
可没想到在这个关键节点上面,浩宇科技却传出来了他们的拳头产品虚拟世界将要升级换代的消息,这无不引起众人震惊。
大家都想知道吴浩他们到底是怎么考量的,这个时候进行更新换代。而这个传说中的虚拟世界2.0又是什么样子的。
它是否真的能够发挥作用,将浩宇科技从海外市场的困境中解救出来。
甚至很多人认为吴浩他们这次的举动非常的冒险,因为很多系统包括很多游戏往往都是在进行大的迭代升级后随即开始走下坡路,用户和玩家群体开始逐渐下降。
一般的内容商或者互联网公司,他们会不断优化升级自己的产品。直到更新的一个版本反应良好,那么他们之后基本上就不会再进行大的变动了,维持平稳就行了。
这样一方面可以节省版本更新所带来的人力物力消耗,控制成本。另外一方面,也不会因为版本更新而让玩家产生不适应或者厌烦,从而造成玩家群体流失。
对于新更新版本不适应这种事情非常普遍,基本上所有的系统应用都遇到。比如我们常见的W操作系统,就有那么几个大更新版本不太受人欢迎,诟病很多。即便是各大手机厂商的手机系统版本,也是褒贬不一。
如某著名厂商玉米,就曾经因为某个版本的系统更新,引来狂喷一阵,这些都是教训啊。
浩宇科技不可能不知道这些,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在这个关键点上进行这么大程度的版本更新升级呢。
是想要殊死一搏吗,很多行业内专家从业人员纷纷摇了摇头。以吴浩过往的一贯的作风,除非他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他是不可能这么冒险的,更不可能像赌徒一样殊死一搏。
所以行业内普遍认为,这次浩宇科技所推出来的虚拟世界2.0版本肯定非同一般。
甚至很多人都认为这个虚拟世界2.0版本应该早就搞出来了,只是一直没有发布。而恰逢这个时候,吴浩决定将它拿出来,那么到底想要干什么呢,众人议论纷纷。
清溯 小說
可以肯定的是,这次突然宣布要发布这个虚拟世界2.0版本肯定是与近期浩宇科技在海外所遇到的一系列问题有直接关系,否则也不可能冷不丁的传出了这样的消息。
当然,大家想破脑袋都不可能想到,吴浩他们是打算利用这次危机来进行营销,目的就是来扩大市场。
絢麗多彩的少女教育
如果大家知道吴浩他们的想法,恐怕会惊呼吴浩肯定是疯了。就当前他们所陷入的困境,先不说能不能摆脱吧,居然想着要趁着这次危机来做营销,从而扩展市场,这简直是离谱!

人氣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第二千一百九十七章 不斷接頭分享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山城,徐二茶馆。
茶馆那可是山城的一大特色,重庆人那是宁可不吃饭,也要喝茶。
这是多少年留下的习惯了。
一个穿着手工西服,踩着英国皮鞋,戴着美国礼帽,拄着文明棍的中年人走进了茶馆。
这里没人招呼,自己找位置坐。
“喝啥子茶。”
老板走过来问道。
重生之财源滚滚
“Black tea。”
中年人一张嘴便说了一句英文。
“啥子?”老板根本没明白。
“红茶。”
中年人明明会说汉语,还没忘记解释一下:“红茶的英文准确的应该是Black tea,可是我们很多国人都说成了red tea,那是顶顶不对的。”
龟儿子的,遇到个假洋鬼子。
老板心里骂了一声:“喝啥子红茶?”
“找顶顶expensive的,最贵的给我上。”
啥玩意?
老板嘟囔着走了。
中年人掏出了一包烟,埃及烟,点上一根。
然后,他把洋火放在了香烟的下面。
茶上来了。
中年人也不说话,只顾着抽烟喝茶。
过了有半个多小时的样子,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打量着茶馆里,随即目光落到了中年人面前那包烟上,走了过来:
“先生,可以坐在这里吗?”
“No problem,当然可以。”
中山装坐了下来,加了茶。
随即,两人说了几句,又低低交流了一会。
中山装掏出了一封信,左右看了看,把信放到台子上,付了茶钱,就走了。
中年人立刻拿走了信,然后也结账离开。
出去的时候,他在茶馆外又抽了一根烟,这才缓步离开。
……
“一路都没有人跟踪你,茶馆里也没有异常。”
医不小心:帝少的天价宠儿 莫楚楚
小巷的拐角处,吴静怡冷静地说道:“45分钟后,去二号地点。”
“哎,是。”
嫡女御夫 凰女
“记得,孟长官对你很信任,他确认你能完成任务。”
“您放心,我耽误不了事。”
“我再和你说一遍,有危险,甚至有可能送命。”
小 醫 仙
“您放心,吴长官,我混了那么多年了,别的本事没有,还知道怎么保命。”
“那就好,去吧。”
……
“合记茶馆”。
拄着文明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一脸傲色,一进来,又是一通“Black tea”“red tea”的解释。
这种假洋鬼子,重庆人也见得多了,没人会真把他们当回事。
只是合记茶馆的老板还是很有眼力界的。
这假洋鬼子,一身的行头可真不便宜。
相比于市面上的赝品,他的皮鞋和礼帽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外国货。
因此,说话间也客气了不少。
依旧是洋火放在了香烟下面。
过了会,那个中山装又走了进来,还是和在徐二茶馆时候一样的对话。
整个流程,没有一丝一毫偏差的。
……
第二天,相同的一幕,又在有德茶馆再度发生。
收好了信,中年人走了出去。
惯例点上了一根烟。
对面,一个卖菜的老太婆,坐在那里,捡起了一棵菜,仔细的打理着。
中年人立刻留起神来。
有情况!
他扔掉了半截烟,文明棍驻在石板上,发出“哒哒”的声响。
朝前走到一条小巷子的时候,后面忽然上来了两个人,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了他的后背:
“绑票,别乱动,求财不要命。”
“不动,不动!”中年人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往前走,动一动,打死你!”
一个人推着中年人朝前走。
另一个,则警惕着监视着周围。
中年人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去哪。
反正出了小巷,随即便被推上了一辆车,眼睛都被蒙住了。
车子绕来绕去开了一会,被命令下来,好像又重新上了一辆车。
这车子,十有八九是偷来的吧?
中年人也不敢多问。
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中年人从车子上再次下来,又走了一段路,随即被推进了一幢屋子。
蒙着眼睛的布,被解了下来,只看到屋子里特别的昏暗。
除了把自己押进来的那个人,还有一个坐在那,一脸横肉的家伙。
从中年人身上搜出来的那封信,交给了横肉脸。
他打开来看了一下,一声冷笑:
“纽约华人捐款?二十五万美金?你是捐款代表汤姆斯·刘?”
“是的,是的。”汤姆斯·刘明显害怕极了:“你,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我给你们钱,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这一次,他说的话里,可不再夹杂着洋文了。
“说老实话,我不杀你。”横肉脸冷冷说道:“但是,如果我发现你的话里,有一句假话,我会杀你生不如死。”
“我说,我全部告诉你。”
金金江南 小说
汤姆斯·刘浑身颤抖:“能,能给我一把椅子吗?我,我实在是站不住。”
看着他哆嗦的双腿,横肉脸鄙夷的做了一个手势。
一把椅子搬给了他。
汤姆斯撑着椅子,这才能勉强的坐下来:“我是广东人,早年在美国留学,抗战爆发后,我带着全家人去了美国。
后来珍珠港后,纽约的华人为中国募集了一批捐款,总计为二十五万美元,他们委托我,把这笔捐款带回中国。
因为美国严厉的外汇管制制度,所以即便中美是盟友,短时期内也无法公开带出来。我们想了很多办法。
到了山城后,我需要找到政府对接官员联系,并且在政府的协助下,把这笔款子转回国。”
“为什么要用这么隐秘的方式接头?”横肉脸迅速追问。
“除了美国的外汇管制外,我们还担心国府官员贪污。”汤姆斯接口说道:“我们要找到可靠的人,和我们接头的,是财政部孔祥熙的全权代表。我们唯一能够相信的,也只有他了。”
横肉脸又问道:“为什么派你来?”
汤姆斯沉默了。
横肉脸也没说什么,只是掏出了一把手枪放到了桌子上。
汤姆斯一下就被吓坏了:“我姓刘,但我也其实应该姓孔。孔祥熙,是我的大哥。”
“什么?你是孔祥熙的弟弟?”
“真的,真的。”汤姆斯着急地说道:“更加准确的说,我其实是孔家的私生子,你要是不信的话,我给你电话,是孔祥熙女儿孔令仪孔大小姐的电话。”
说着,汤姆斯·刘真的迅速的报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横肉脸接过电话号码,一边看着一边心里半信半疑,这种事情倒不是没有可能发生。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 起點-第1779章 出賣看書

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
小說推薦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你们不觉得自己有些太强人所难了吗?独目老怪把葬魂花藏到了什么地方,我们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苦竹发牢骚道。
真實賬號
“是啊是啊,几位道友,你们想要葬魂花,可以自己去青云宗搜,为什么非要难为我们,葬魂花又不是我们藏起来的!”血无涯附和道。
“不错不错,独目老怪现在已经回归青云宗了,葬魂花就算被他藏起来了,多半也藏在青云宗之中,你们可以去青云宗搜一下,绝对可以找到葬魂花!”步风云说道。
“闭嘴,我们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们这些俘虏指手画脚!”黑衣人中的老大呵斥道。
顿了顿,黑衣人中的老大再次说道,“不管你们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你们都必须说出葬魂花的下落,提供线索也可以,如果说不出葬魂花的下落,或者提供不了有用的线索,那就一个都别想活!”
制作人「試著戴了戒指」
“先从你开始,你最好可以说出一些有用的线索,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杀了!”黑衣人中的老大,来到步风云面前,恶狠狠地威胁道。
听到这话,步风云心中暗暗叫苦,他没想到,他的运气这么差,在场这么多人,这些黑衣人谁也不找,偏偏第一个找上步风云,步风云连骂娘的心思都有了!
步风云绞尽脑汁回忆当时的场景,他很清楚,这些黑衣人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步风云不能说出一些有用的线索,步风云今天恐怕就死定了!
步风云自然不愿意就这么死掉,他好不容易才修炼到这个地步,拥有现在的地位,怎么能就这么死掉?那不是太可惜了!
只是,步风云哪里知道,独目老怪把葬魂花藏在什么地方了?
他又不是独目老怪肚子里的蛔虫,自然不可能知道,独目老怪到底把葬魂花藏在了什么地方。
就在步风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想起,独目老怪在把葬魂花的花瓣分给他们之前,单独召见了赵寒等人,独目老怪会不会把葬魂花藏在了赵寒等人的身上?
步风云有这个猜测,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一定的依据,因为独目老怪把青云宗的宗主之位传给了赵寒他们。
既然,独目老怪可以把青云宗的宗主之位传给赵寒他们,自然也有可能把葬魂花藏在赵寒他们身上。
“对,肯定是这样!”步风云深以为然。
他先前就有些奇怪,奇怪独目老怪召见赵寒他们干什么,现在看来,独目老怪极有可能把葬魂花藏在了赵寒他们的身上,怪不得,步风云等人当时搜了独目老怪的身,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原来,葬魂花早就被转移了!
见步风云迟迟不开口,黑衣人中的老大面色有些不善,冷冷地说道,“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就去死吧!”
黑衣人中的老大说着,就要下杀手,他要杀鸡儆猴,告诉剑狂他们,他不是在开玩笑。
“等等,我知道葬魂花在谁手里了!”步风云急忙说道。
“哦?在谁手里?你最好不要胡说八道,不然,被我查出来,你依旧难逃一死!”黑衣人中的老大恶狠狠地说道。
“在赵寒他们手里,独目老怪临死前,曾单独召见了赵寒等人,事后,还把青云宗的宗主之位传给了赵寒他们,所以,我猜测,葬魂花多半在赵寒他们手里!”步风云急忙说道。
听到赵寒这两个人,黑衣人中的老大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显然,黑衣人中的老大认识赵寒,只不过这道精光一闪而逝,并没有人察觉。
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 浅朵朵
“你确定,独目老怪单独召见过赵寒等人,不是在骗我?你应该知道,欺骗我是什么后果!”黑衣人中的老大冷冷地说道。
“我说得都是真的,不信,你问他们!”步风云说着指了指剑狂等人。
剑狂他们哪想到,步风云会拉他们下水,心中暗骂步风云不靠谱,但是却不得不点头。
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黑衣人中的老大当即说道,“好,我相信你们一回,这样,你们中间挑选一个人,帮我把赵寒他们约出来,只要把他们约出来,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毕竟,我们这次的主要目的是葬魂花,只要可以得到葬魂花,一切都好说!”
听到这话,剑狂等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人搭话。
“怎么?不愿意?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现在就干掉你们,反正留着你们也没什么用!”见剑狂他们迟迟没有动静,黑衣人中的老大忍不住施加压力道。
“赵寒他们就在青云宗,你们直接去青云宗找他们不就得了,为什么非要让我们把他们约出来?以你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强行闯入青云宗抓人,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剑狂忍不住说道。
立於黑白之外的灰之雙子拯救世界
他可不想出卖赵寒他们,毕竟,赵寒他们对剑狂有恩,剑狂等人之所以能对付得了碧眼蟾蜍,多亏了赵寒他们。
要不是赵寒他们提醒的话,以剑狂等人的实力,怎么可能对付得了碧眼蟾蜍这只天地异兽?
对付不了碧眼蟾蜍,他们自然不可能得到葬魂花。
赵寒他们帮了剑狂,剑狂自然不会出卖赵寒他们,他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阿弥陀佛,剑狂施主所言在理,以几位施主的实力,完全可以闯入青云宗,强行把人抓走,为什么非要我们把人约出去?难道你们没有信心闯青云宗?”苦竹附和道。
苦竹也不愿意出卖赵寒他们,毕竟,赵寒他们也帮助过苦竹,于情于理,苦竹也不会出卖赵寒他们。
“哼,赵寒他们对我们有恩,让我出卖他们,绝无可能!老子宁愿死,都不会出卖自己的恩人!”血无涯冷哼一声,说道。
他也是一个性情中人,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赵寒他们曾经帮助过血无涯,血无涯自然不会出卖赵寒他们。
剑狂等人不愿意出卖赵寒他们,不代表步风云也不会出卖赵寒他们。
步风云在混乱之城,可是出了名的伪君子,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出卖任何人,一点也不值得信任!

優秀都市言情 軍工科技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人劍合一閲讀

軍工科技
小說推薦軍工科技军工科技
……
“当然了,一款优秀的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除了出色的防护性能外,我们认为它的机动性灵活性方面也不能缺少。
有关于这款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的机动性和灵活性大家在演习中以及刚才的展示中大家也都看到了。
聚光燈
这款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目前最好的速度测试记录是百公里3.27秒,也就是说它的速度能够达甚至超过一些知名跑车的速度。而它的最远跨越记录能够达到一二十米,最高也能够跳到六七米高。
这样的机动能力,可以说目前已经不逊色任何地面装备了。更重要的是,它能够在狭小的空间内自由穿梭,这是绝大部分地面装备都没办法做到的。
至于灵活性这一点大家也都看到了,它基本上不会影响和束缚穿戴人员的肢体动作。在刚刚的演习展示过冲着,这些战士们也表现了很多战术动作,都非常的灵活自如,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听到吴浩的话,随即就有人提出自己的问题或者说忧虑道:“这款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拥有如此强大的机动能力确实不错,但我担心一点,就是它这么优异的机动能力,里面的穿戴者能够发挥多少。另外这么大的机动能力,带动穿戴者进行如此剧烈的运动,是否对里面穿戴者的人身产生影响。”
吴浩看向这名提问者笑着说道:“您的这两个问题提的非常好,事实上我们在研制过中也遇到这样的问题。
这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性能这么优秀,使用它的穿戴者到底能够发挥多少性能出来。
另外如此强大的机动性能,必然会带动里面的穿戴者进行剧烈肢体运动。而这么强烈的肢体运动穿戴者是否能够适应,会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影响。
首先第一个问题,我们这款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它的定位是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也就是说它所有的能力都是基于穿戴者自身的能力。
穿戴者自身的能力越强,这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的性能自然也就发挥的越强。
至于我们前面所说的这些数据,是我们通过监控上百位老兵测试过程所得到的最好成绩和平均成绩。我想基于这些数据,只要经过一番适应性训练,普通士兵也能够基本上达到这样的数据要求,即便是达不到,也相差不远。
而这些数据标准呢却是人远远无法达到的,它对于人自身能力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
吴浩话落看向众人,见大家都点头表示同意,他才接着说道:“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们也考虑在内,所以我们在设计研发的时候就专门就这方面进行了专项研究。
我们在这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的下肢部分增加了缓冲系统,以便于穿戴者适应在进行快速机动,蹦跳时候所带来的震动和冲击,保护里面的穿戴者不收到伤害。
其次呢,在这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里面除了填充吸能材料外,还有一种非常亲肤的缓冲材料,这种材料包裹穿戴者全身,与穿戴者进行完美贴合。这样一来,也能够减轻和环境剧烈运动时候对于穿戴者所带来的一些伤害。
第三呢,我们在这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里面设置了人体生理指征健康监控系统,它可以随时监控穿戴者的各项生理指征,比便于穿戴者以及它的战场指挥官,后方指挥部了解战场上每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里面穿戴者的实时身体健康情况。
这样一来,战场指挥官和后方指挥部就会根据这些人员的身体健康情况,进行相应的处理和指挥了。
这最后呢,则就是每名穿戴这款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的人员都需要经过一番的适应性训练,以便于他们适应穿戴这款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以及相关的运动情况,从而避免他们因为一些错误的行为而导致自己受伤或者产生意外。”
这个适应性训练时间需要多长?老人随即关心询问道。
吴浩笑着举起了三个手指:“大概需要三个月时间!”
“和新兵训练时间一样?”众人略微有些惊讶道,他们没想到这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居然比前面的刑天动力机甲的培训时间都要长,都赶上新兵训练时间了。
是的!
吴浩点点头讲道:“在这三个月时间里面,我们需要对所有穿戴者进行理论知识培训,穿戴操控技术培训,以及穿戴后的适应性训练,作战和任务技能训练,还有穿戴人员自身的体能训练等等。
最终我们要达到穿戴者与这身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合二为一,而不是在操控和驾驶一台机器。这样一来,才能使得这些穿戴人员将这款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的性能发挥到最佳。”
“合二为一,这有点像是武侠小说里面剑客大侠们所追求的人剑合一的境界。”吕青峰笑着调侃起来。
呵呵呵……
现场的众人闻言也纷纷轻笑了起来,被这么一说却是有这种感觉。
而吴浩呢,则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这么虚幻,其实就是让他们熟悉这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将它们当成一身衣服,而不是一台机器。
操控这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就如同操控自己身体那样自如。
说白了,我们是希望通过这套重型机械外骨骼助力防护装甲来提升战士们自身和整体的战斗力,而不是让它成为战士们的一种负担。
毕竟一个人被这么完全包裹束缚在里面,并且长时间执行一些高强度任务,还是非常辛苦难受的。而这三个月的时间,就是培养他们适应,时间如果太短的话可能会达不到效果,甚至可能会产生一些反效果。
想要发挥一款武器装备的真正威力,就是需要操控者与武器完美配合,追求步骤节奏一致,武侠小说中剑客们所追求的‘人剑合一’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花豹突擊隊討論-第五千六百六十七章 設伏的目的讀書

花豹突擊隊
小說推薦花豹突擊隊花豹突击队
侧面山间隐蔽的王大力,也在成儒和林子生弹着点的的指示下,扬起枪口就向峰顶扫出了一串机枪子弹。
大力用机枪凶猛的火力,压制隐藏在峰顶的敌人狙击手,防止这小子对山下的同伴再次扣动扳机。
万林看到峰顶的敌人狙击手,已经动作迅速的消失在峰顶后面,他立即压低枪口向陡峭的山坡上瞄去。几个黑影正从山坡凸起的岩石下钻出,沿着山坡一块块凸起的岩石,横着向侧面山坡跑去。
“噗”,万林的枪口跟着就冒出了一道微弱的火光。远处山坡一个刚从岩石下钻出的黑影头顶上,立即在万林的枪声中升起一簇红色的血雾,黑影双手猛地扬起,踉跄着向前面山坡跑了两步,跟着就从陡峭山坡上滚下。
万林一枪击毙一个敌人,他右手飞快的拉动枪栓,枪口同时向山坡另一个正钻进一块岩石下的黑影瞄去。
他刚要扣动扳机,远处正窜向岩石下的黑影,突然在空中停顿了一下,随即就双手向上扬起,横着向山坡一块巨石上倒去,这小子跟着就从陡峭的山坡上滚下。
这时,“哐哐哐”、“哒哒哒”,一阵机枪和突击步枪的枪声也同时响起,另外两个钻出岩石的黑影,也在震耳的枪声中踉跄了几步,同时从陡峭的山坡上跌落了下去。两支突击步枪也跟着从他们身边的岩石上,跳跃着向山下落去。
万林看到山坡上滚落的几个黑影,立即明白刚才被自己瞄准的那个敌人,肯定是被自己侧面的狙击手干掉,其余几个敌人则是被自己二组和三组的队员乱枪击毙。
他赶紧缩到岩石下,扭头向侧面望去。此时他已经反映到,这很可能是刚才遇险的小和尚,又再次扣动了狙击步枪的扳机。
而另一个狙击手林子生,是在靠近成儒那边的山间,从林子生隐蔽的位置,不可能看到这个钻向岩石下的敌人。
果然,小和尚正趴在三十多米外的侧面几块岩石间,身边不远处就是小雅和玲玲。小和尚扣动完扳机就缩到岩石下,右手扬起就拉动了枪栓。
万林看到这小子又要探出身子瞄准前面,他赶紧对着话筒喊道:“净恒,立即变换狙击阵地,你找死呢!”
小和尚听到耳机中传来的声音愣了一下,侧面的玲玲也扭头看着这小子吼道:“你傻愣着干什么?赶紧隐蔽更换狙击位置!”
小和尚听到玲玲的吼声,他这才反应到,豹头是让他赶紧转移狙击阵地,他对着嘴边话筒回答道:“是是是!”然后提着狙击步枪,在身前的几块岩石间飞快的晃动了几下。
他跟着在岩石后面,突然向侧面岩石下扑去,他落到侧面岩石下,跟着就趴在石块间匍匐到两块岩石间的夹缝旁。他随即悄悄向前伸出了狙击步枪的枪口,动作十分隐蔽。
万林看到小和尚已经安全转移狙击阵地,跟着又趴在枪后向前瞄去。此时,前面数百米处的陡峭山坡上,正有两个黑影向下翻滚,周围和侧面山间的枪声已经变得稀疏。
宝藏与文明
显然,前面山坡翻滚而下的两个敌人,是被侧面的风刀几人和成儒的三组击毙,现在山坡上看不到其他敌人的身影,残余的敌人肯定是借着周围凸起岩石的掩护,从山后退了出去。
这时,万林的耳机中跟着传出了成儒的声音:“豹头,除了刚才那个山顶的狙击手,还有大约五个敌人从山坡逃走,我们是否立即追上去?”
万林听到成儒的请示,立即对着嘴边的话筒命令道:“成儒,你们小组就地掩护风刀他们冲到山脚。邹大队、风刀, 你们带着小白和二组靠近前面山脚,从山上直接追过去。 ”
他跟着趴在枪后,一边仔细观察着前面山间地形,一边低声说道:“从现在情况看,刚才前面这股武装分子,他们在这里设伏的目的只是拖延时间,掩护黑蛇逃出边境。”
他跟着收回伸出的狙击步枪,在岩石下蹲起命令道:“你们不要管我,我带小花直接向前面山间的张娃小组靠拢,争取在边境线前拦截住黑蛇,你们二组和三组随后跟上来,我们前后夹击干掉这群兔崽子!”
一等農女
最強武醫 小說
他跟着又对着话筒问道:“张娃,立即报告你们那边的情况和位置。”他话音未落,张娃喘息的声音,已经在他耳机中响起:“豹头,我们已经从侧面山间,斜着向边境发现插去,目前还没有黑蛇的踪影,也没有发现刚才山顶遇到的敌人。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万林听到张娃的报告声,立即命令道:“我们击毙了几个设伏的敌人,残余之敌正向边境方向逃去,他们的目的肯定是掩护黑蛇。你们继续向边境方向靠近,我现在就带小花跟过去,我们前后夹击,在边境前干掉这群兔崽子!”
说着,他提枪从岩石下钻出,嘴中发出一声响亮的鹰呖声,然后沿着前面一块块高耸的岩石,一溜烟般向前面山间跑去。小雅也随即盯着前面山间,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鸟鸣声。
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一座座高耸的山峰已经变成了暗影。随着万林和小雅发出的命令声,两只花豹突然从乱石林立的山间钻了出来。
植物系統之悠閒鄉村
牧唐
小花随着万林飞奔的身影,直奔前面的山坡跑去。小白则扭身向着同时从后面山间钻出的小雅几人,一溜烟般跑来。
刚才突然响起的枪声,又在突然之间消失,昏暗的山间死一般沉寂。整片昏暗的山间,只有随着万林发出的鹰呖声,在远处山间隐隐传出了一声鹰隼呼应声。
万林冲到前面山脚,跟着就斜着冲上山坡,径直向山后方向跑去。此时小花已经冲到万林身前,它两只眼睛中隐隐闪烁着一抹淡淡的蓝光,在昏暗中直奔前面昏暗的山间跑去。
昏暗中,万林已经提起全身的功力,跟着前面的小花奔跑的速度极快,一人一兽好像两道黑烟一般,在昏暗的岩石间忽左忽右,缭绕着向前面昏暗的山间钻去。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愛下-294 中國民族的精神分享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不错,真实的情况是,那鬼子大尉,从始至终都只是在试探这位潜伏在伪军组织的同志罢了。
就在你以为已经取得了鬼子的信任的时候。
小鬼子说不定就会在什么时候,突然跳出来诈你。
打入敌人内部潜伏,当真是稍有不慎,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听完了真实故事的孔捷,沉默了片刻,说道:“王安,我要你在敌工部方面,和敌工部的同志们新传达一道命令。”
“是,团长您说!”
“告诉敌工部的同志们,我们前线作战部队,在敌后与日军作战,作战环境已经是万分艰辛,可相比于打入敌人内部的敌工部同志们,他们更是好样的。”
“请大家相信独立团,也相信他们的团长,无论什么时候,我孔捷,还有独立团,都是敌工部同志们最大的后盾。”
“在敌人内部的工作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可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暴露被捕的时候,告诉同志们,也不要急着去做盲目的牺牲。”
“如果被捕,只要能够保守住重要的秘密,就算是胜利,命留着,生命是革命的本钱,什么时候都是最珍贵的,不要轻易舍弃。
团部这边,一定会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展开营救行动,任何时候,咱们独立团都绝不会丢下一个弟兄!”
“是!”回答的声音几乎是吼着发出的。
……王安从团部离开的时候,满脑子还都回荡着孔捷最后那句话。
在转身走远的时候,他的眼角甚至闪烁着泪花。
士为知己者死。
能够遇见像孔捷这样一位体会敌工部工作艰辛的团长,对于王安来说,实在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至于孔捷方才的那一番话,王安敢笃定,当自己把团长的原话带给敌工部的同志们的时候,估计哭得稀里哗啦的,该有不少了。
团长和独立团是敌工部同志们最大的后盾,有这道后盾在,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孔捷的最后一番话,给足了打入敌人内部的同志们希望。
这些英勇作战在敌人内部的勇敢同志们,不怕牺牲,不怕死亡,可最怕的就是绝望。
一旦被捕,身陷囹圄,惨遭酷刑,可无论怎样的坚持,都将看不见阳光的那种绝望,才是最容易把整个人的意志击垮的。
这也是为什么,被敌人逮捕之后,能够做到遭受酷刑,却始终不吐露半分情报的勇士,比较罕见的缘由。
可如果有了希望,那就另当别论了。
如果打入敌人内部,意外暴露的同志,知道自己迟早会被救出去。
抱着这份希望,他们会扛不住酷刑,而吐露情报的可能性,就会小得多。
若是有不幸被捕的独立团敌工部战士,在惨遭酷刑的时候,战士们该想了:
团长迟早会来救我的,眼下受点儿酷刑,等回到团里之后,这就是咱英勇作战的最好证明,更是军人该有的骨气和荣耀,既然死不了,还怕他狗日的小鬼子作甚?
“来呀,狗日的小鬼子,他娘的,给爷爷挠痒痒呢?”
当然,这是后话了。
……
从王安这里,孔捷了解到了敌工部现在基本的发展情况。
独立团驻地周边,阳寿县、平安县、阳泉县,甚至太谷方面,敌工部内线都已经成功渗透进去。
眼下唯独剩下太原。
实在是小鬼子守的如同铁桶一般,再加上日军驻山西第一军司令部就驻扎在太原城内,太原城的治安相比于其他县城,要严密的多。
我能吃出超能力
再加上小鬼子的特务机关,也在太原城比较集中。
独立团敌工部这边,暂时还没有找到机会渗透进去。
就连突击队武装夺取现金流的行动,在太原城也只是试了一次,而且是在比较外围的方向,中心区域的日伪银行,想要武装夺取现金之后再全身而退,可没有那么容易。
孔捷也只能等待渗透太原城的契机出现。
……
又把眼下团部要思考的问题,理了理思路之后,孔捷走出土屋,准备四处走走,活动活动身子。
作为警卫员的和尚自然在一旁陪同。
等到了院子里,感受着天气的寒冷,打了几个寒颤,孔捷差点没忍住,重新钻回屋里去,这天的确冷了些。
穿得明显比孔捷单薄得多的和尚,却是抓着院子的角落里摆放着的石锁,呼哧呼哧地练了一阵子。
不愧是少林寺的武僧,这体魄没得说。
“和尚,你小子还真不怕冷的!”
和尚道:“嘿嘿,团长,多练练,这身子一热就不冷了,我不怕冷,估计是年轻的缘故,这人上了年纪吧,就容易怕冷。”
孔捷:“……”
“屁话,我今年还不到30呢,李云龙那小子都比我大一岁!”孔捷黑着脸骂道。
想到自己一直纹丝不动的武力值。
望着和尚的孔捷忽然坏笑起来,说道:“和尚,这天的确怪冷的,咱俩切磋切磋,热热身子。”
和尚:“???”
紧接着的笑容十分灿烂,“哎!”
孔捷:“练练手,我进攻,你防守,说好了,你小子不许主动进攻了,要是把我摔着了,你小子没事到我屋里偷酒喝这事儿,我可得好好跟你算算账了。”
和尚:“……”
紧接着,院子里便传出好一阵拳脚相撞的沉闷声响,接着院门被打开了,喘着粗气的孔捷,脑门子甚至冒着热气,带着和尚一块儿走了出来。
这下子的确是一点儿也不冷了。
“和尚,不错嘛,咱们这算是打了个平手,下回继续。”
孔捷面不改色地说道。
而实际情况是,在方才的将近十分钟的对战中,只是被动防守的和尚,也依旧没有被孔捷破开防御。
“对了,和尚,那徐轻年住在驻地这几天,我让你看着点儿,他都做些什么呢?”
忽然想到被突击队一行,从谭县给绑回来的,日伪中央储备银行谭县支行行长徐轻年。
这小子在驻地也快有一周时间了。
孔捷问道。
和尚回道:“也没干什么,就是没事儿在咱们驻地瞎晃悠,因为这几天天冷,大部分时间都猫在屋里,围着团长你下令给送去的煤炉子烤火呢!”
“有意思,这小子可是个人才,咱俩瞧瞧去。”孔捷道。
“哎!”
孔捷和和尚,便一路赶到徐轻年的住所。
咚咚咚——
“请进!”
和尚推开门,孔捷大步走了进去。
“徐行长,这两日团里工作忙,也没有抽空儿来看看你,怠慢了。”孔捷说道,一走进屋子,他便注意到,那徐轻年果然围在煤炉子旁取暖。
见到孔捷,徐轻年连忙起身,做出请让的动作,“孔团长,您怎么来了?快请坐!”
只是屋子里就两张凳子,孔捷和徐轻年这么一坐,和尚就只能蹲在边上烤火。
三人烤着火,屋子里总不能一直沉默着,话匣子自然也就打开了,孔捷笑着问道:“徐行长,这几日在我们独立团根据地,感觉咋样?”
徐青轻年想了想,回答道:“怎么说呢?最大的感慨是,在这炮火纷飞的战乱年代,敌占区环绕的区域,在这敌后,还能有你们八路军开辟出来的根据地,保护一方百姓平安,真的是令人感慨、敬佩。”
“这几天我也看到了不少东西,百姓们的生活或许没有那么富足,但他们的脸上真心的洋溢着笑容,我看到有不少士兵在帮着百姓干农活,或者是修理被大雪压坏的房顶。”
“你们八路军战士们或是训练,或者是训练之后的娱乐,整体融洽的像是一个大家庭,这样的队伍,我真的不曾见到过。”
“孔团长,说到这里,我其实挺好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把你们这样一支军队聚集在了一起?又让你们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支撑到现在的局面?”
孔捷没有立刻回话,烟瘾突然犯了,想抽支香烟,又舍不得。
便拿出自己的老烟枪,塞上点自制的烟丝,然后稍微倾斜着把烟枪的口对准煤炉子的煤火,片刻之后,烟丝被点燃,孔捷顺着吸了一口,随着浊气吐出,烟雾很快便在屋子里升腾起来。
咳咳咳——
徐轻年突然咳嗽起来。
孔捷忙道:“呦,徐行长,你这是没有闻习惯烟味儿,你该不会是不抽烟吧?”
徐轻年苦笑着点了点头,“不会抽。”
“那我还是把烟枪灭了吧!”孔捷说着就要动手。
徐轻年笑道:“不碍事的,孔团长,您抽吧!”
“那我可真抽了。”
孔捷笑了笑,继续吞云吐雾,一面说道:“还是继续先前的话题,日本人打进来了,最初叫嚣着三个月灭亡咱们中国,事实证明,小鬼子是痴心妄想,他们还没有那么好的胃口。”
“可咱们中国还是沦丧了近半的国土,不知道有多少人做了亡国奴。”
“这期间则是各种人都有,有不畏牺牲奋起反抗的勇士,也有贪生怕死的汉奸,有的热血,有的麻木。”
“有的选择逆来顺受,在鬼子占领区做了顺民,只要小鬼子不至于把枪口顶在他们的脑袋上,好歹是活一天算一天。”
“还有的不愿意做顺民,也就拿起武器反抗。”
“一句话总结起来,咱们人心不齐,什么样的选择都有。”
翡翠空間 小說
“可总归是需要一些人,豁出去一切和小鬼子抗争,和命运抗争,即便知道力量有限,也绝不想做亡国奴。就是这样的一批人,也就聚集在了这里。”
“如果说咱们中国还有希望,那么我相信,希望必定是出现在这样一批人之中。”
“因为有了希望,有了信仰,有了共同努力的方向和目标,有了坚持,所以不管是在怎样艰苦的环境下,我们也一定能够坚持下来,再糟糕的局面,我们一定能开创出先河。”
“所以,即便是凶险万分的敌后,也依旧出现了眼前你看到的情形。”
“根据地的所有人都在努力着,不止是我们八路军战士,还有周围的乡亲们,甚至是老人和孩子。”
“如果非要说有一股信仰在支撑着我们的话,其实很简单,我们只是一群不想做亡国奴的中国人,仅此而已。”
“自由、独立、不屈、勇敢、善良、反抗、团结……这些不正是我们中华民族能够跨越数千年而屹立不倒的根本精神吗?”
“难道还需要什么特别的解释?”
孔捷在平静中缓缓问道,吧嗒着嘴,从烟枪口吸出的烟雾,再次被喷吐出来。
屋子里一时陷入了死寂……

好看的玄幻小說 花豹突擊隊-第五千六百五十六章 山間的銀光

花豹突擊隊
小說推薦花豹突擊隊花豹突击队
邹涛将手中的作战地图递给万林,继续低声说道:“刚才我重新定位,并仔细查看了一下地图,现在我们这里已经靠近边境,距离边境线二十五公里。”
他抬手指着地图上显示的山地,继续说道:“这里到边境山高坡陡、沟壑遍布,十分难走,就是边防部队在山顶和山腰设立的边防岗哨,恐怕也很难发现黑蛇这些轻功高手,从这么复杂的地形中偷渡出去。”
他跟着从岩石侧面伸出右手,指着前面一条条黑色的沟壑,接着说道:“这里应该是几年前,小和尚和他师父偷偷溜出去的方位。在这种复杂的地形中,边防部队很难发现经过特殊训练的人。”
邹涛说着,又扭头看着后面山间,指着山间一片片在阳光下闪烁的亮点问道:“豹头,这一路跑来,我发现后面山间遍布着一些闪烁的亮点,那都是什么东西?”
万林凝神看了一眼地图,跟着在邹涛的问话声中,扭头望着后面山间低声解释道:“上次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发现这片山间出现了这些亮晶晶的东西,有的居然像宝石一样晶莹剔透。”
“当时余总解释说,这些亮点都是在陨星落地爆炸的高温中,山间砂石上产生的硫化现象,跟玻璃的形成原理基本相同,所以形成了这些在阳光下反光的亮点。”
他跟着又看着前面灰蒙蒙的山间,低声说道:“这里距离陨星降落地点已经很远,所以这些亮点少多了,前面山间基本看不到。大前天夜里,我们击毙那些雇佣兵的地点,更靠近陨星坠落地,要是白天你看到的亮点会更多。”
邹涛听到万林的解释,点点头说道:“难怪我在夜晚很少见到这些亮点,原来是这些玻璃类的东西反射阳光。”
他跟着又低声感叹道:“你们在余静这个大科学家身边,肯定学到了不少知识。”他跟着又有些诧异的问道:“对了,从昨天夜里开始,我怎么就没看到小花、小白这两个小东西,它们跑哪去了?”
万林听到邹涛的感叹和问话,他抬头头望着周围山间低声回答道:“余总的知识就像是汪洋大海一样,我们只是耳濡目染了一些,确实开阔了我们的眼界。小花、小白你不用管它们,它们行踪不定,有情况会立即向我报告。我只是命令它们扩大搜索范围,具体它们去哪了我也不太清楚。”
城市新農民
他又看着邹涛笑着说道:“邹大队,你放心吧,这两个小东西极为聪明,不会耽误事,过一会儿就会出现在我们视野中,它们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暂时离开我们。”
闷骚王妃:拐个王爷种宝宝
他跟着收起脸上的笑容,盯着前面起伏的山峰说道:“对了,你通知边防部队,告诉他们我们执行特殊任务,已经抵达这片区域,避免发生误会。同时,让他们命令边防哨所加强警戒,一旦发现异常直接向我们报告。”
“是。”邹涛低声回答了一声,随即扭头看着从岩石下跑来的小雅和玲玲,伸手指了一下侧面另一块一米多高的岩石,他随即向岩石下跑去。
邹涛他们现在所在的山区,距离边防部队的指挥机关很远,邹涛身上的单兵通讯设备,根本就无法与指挥机关取得联系,所以他必须借助玲玲背着的电子通讯设备。
而且,邹涛虽然是军区特种大队的大队长,可他知道自己还没权利给边防部队下命令,他必须先与军区作战部报告情况,然后得到军区的授权,这样他才能根据现场的敌情,及时要求边防部队配合。
白玉甜爾 小說
太阳渐渐升起,陡峭的山峰、嶙峋的岩石、一条条黑色的沟壑,在耀眼的阳光下显得异常清晰,山坡上一块块凸起的深灰色岩石,好像随时要从陡峭的山坡上滚落。
天星石 小說
一群花豹队员静静的趴在一块块岩石下,黑洞洞的枪口都瞄准着周围的山间,静静的山间看不到一个人影。
这时,邹涛联系完军区和边防部队,提着突击步枪从侧面岩石下弯腰跑到万林身边。他蹲在岩石下,低声报告道:“豹头,我已经向我们军区作战部报告了情况,齐部长已经亲自向边防部队下令,命令这片区域的边防部队全力配合我们行动。”
我的猛鬼新郎 秀儿
邹涛说着,从岩石侧面伸出枪口向前瞄去,嘴中继续说道:“我已经与边防哨所直接取得联系,向哨所传达了你的命令,现在他们已经加强了戒备,发现情况会立即向我们报告。你是不是把两只花豹召唤回来?在这片山间应该能找到黑蛇的气味。”
万林听到邹涛的建议没有回答,而是突然移动枪口,向侧面起伏的山间瞄去。邹涛看到万林的动作,也赶紧移动枪口向侧面山间起伏的山间瞄去。
邹涛跟万林他们一同出来执行过许多艰巨任务,他知道万林跟小花是自幼一起长大,而万家气功练到深处,脑海中又会出现常人无法理解的气息感应。
因此,万林这个绝顶高手已经与小花这只异兽,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联系方式,无论他们是否在一起,都会感觉到对方所在的方位。现在万林突然举枪向侧面山间瞄去,这说明小花和小白肯定是在那个方向。
果然,邹涛刚移动枪口就透过瞄准镜看到,远处一座陡峭的山峰下,正起起伏伏、飞快移动着两个银色的亮点。
亮点就好像平地而起的两道闪电,在一块块耸立的岩石间忽隐忽现、速度极快,转眼间已经从邹涛的瞄准镜中消失。
邹涛的眼力极为犀利,他在这瞬间已经看到,那两道闪电般的银光后面,紧跟着一黄一白两道小影子。此时他一眼就看出,那肯定是小花和小白的身影。
邹涛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熟悉两只花豹,外人看到这么飞快划过的影子,肯定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邹涛看到两只花豹已经跑来,他扭头看着万林低声说道:“豹头,小花、小白来了,可它们身前怎么有两道银白色的光芒?”

超棒的言情小說 花豹突擊隊 起點-第五千六百五十一章 無邊的殺機閲讀

花豹突擊隊
小說推薦花豹突擊隊花豹突击队
昏暗的山间,邹涛趴在昏暗的岩石上慢慢抬高枪口,他迅速观察了一眼后面那五个黑影所在的位置和地形,跟着又压低枪口,向前面三个小子瞄去。
这时,前面三个小子已经在昏暗中,冲到了距离邹涛他们不足两百米的山间。后面山间掩护的五个小子,也借着一块块岩石的掩护,起起伏伏的向前跑来。
这五个小子冲到前面几块高耸的岩石下,随即就在侧后方两翼山间飞来的弹雨中,迅速消失在一块块嶙峋的岩石下,此时,他们距离隐蔽在前面山间的邹涛几人,已经不足三百米。
跑在前面三个小子看到同伴的位置,随即又从漆黑的岩石下钻出,飞快的冲到前面昏暗的岩石下。
他们跟着蹲在前面的三块岩石下,从岩石侧面伸出枪口,三道火光跟着从岩石侧面喷出,一片子弹呼啸着向侧后方的两翼山间飞去。
傲嬌奇妃:王爺很搶手 小說
这几个小子的枪法极准,成儒他们隐蔽的山间和万林、孔大壮所在的山坡上,立即飞溅起了一片被子弹击出的火星。万林所在山坡和成儒他们所在山间的枪口火光,立即消失在黑暗中。
随着前面三个小子枪声响起,后面山间的另外五个小子,立即从漆黑的岩石下钻出,他们在前面同伴的火力掩护下,一阵风般向前面山间跑来。
两侧漆黑的山间,跟着又响起了大力和孔大壮断断续续的的机枪声,他们机枪枪口喷出的火光中,一颗颗机枪子弹呼啸着从高耸的岩石上飞过。正向前飞跑的五个小子身边的岩石上,立即升起着一片片子弹击起的尘雾和碎石。
几串突击步枪“哒哒哒”的枪声,也跟着从成儒他们所在的山间响起,一片片子弹呼啸着从这些小子所在的山间飞过。
显然,分布在两侧山间的万林和成儒他们,已经看到敌人被自己凶猛的火力,如期逼近了二组隐蔽的山间。
他们跟着就改变策略,将子弹射向后面那个小组的敌人,避免误伤到在前面山间隐蔽的战友。
恬靜舒心 小說
这时,跑在前面的三个小子,隐蔽在岩石下对着两翼山间射出几串火光,他们跟着又钻出隐身的岩石向前冲来。
其中一人冲到前面一块岩石下,望着前面黑漆漆的山间突然停住脚步,他将身子贴在岩石上,扭身向后面几个同伴望去。
这小子盯着身后几个同伴身边被子弹击出的火星,突然愣了一下,他猛地扭身又向前面黑漆漆的山间望来。
这小子好像在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他手中的突击步枪猛地向前面扬起,手指飞快的向扳机上扣去,嘴中同时发出了一声喊叫声。
就在这瞬间,趴在岩石下的邹涛和风刀眼中,同时闪出一道寒光,两人嘴中同时吼道:“打!”两人搭在扳机上的手指,飞快的向下扣去。
两人同时意识到,前面这小子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他已经从身后的弹着点上看出,前面静悄悄的的黑暗中,正隐藏着无边的杀机!隐蔽在前后山间的对手,正在用火力将自己几人赶向西边山间。
而西边这片黑漆漆的山间,一定隐藏着对方的伏兵!所以这小子意识到危险后,立即向前扬起了枪口,嘴中同时向自己的同伴发出了警示声。
邹涛和风刀下达行动命令的同时,一道微弱的火光已经从侧面岩石上闪出,“噗”,一声低沉的狙击步枪声跟着响起。
正向前扬起枪口的小子突然双手一扬,脑袋像是被重锤击打了一般,身子仰面向后倒去,这小子刚扬起的突击步枪枪口,也猛地向空中扬起,一串火蛇呼啸着向空中射去。这小子跟着两手向外一扬,身子猛地向后倒去,突击步枪也脱手从空中落下。
这小子突然发出的喊声中,侧面的两个黑影正扭头向侧面望来,他们跟着就看到同伴仰面向后倒去。
这两个小子大惊!立即意识到前面漆黑的山间,正埋伏着等着他们上门的对手。这两个小子反应飞快,扭身就向侧面的岩石下扑去,两人手中的突击步枪也同时向前扬起,手指迅速向扳机上扣去。
就在这两个小子扑出的瞬间,“哒哒哒”、“哒哒哒”……几串急促的枪声突然从前面山间响起,一道道火蛇从不足百米处的几块岩石上突然喷出,一片片弹雨疾风暴雨般扫向前面山间。
前面正在扑出的两个小子,在突然飞来的弹雨中,在空中突然剧烈颤抖了几下。他们刚向上扬起的突击步枪,也跟着向昏暗的夜空指去,“哒哒哒”、“哒哒哒”两串火蛇随即向空中射去,两人仰面向身后的岩石下倒去。
后面那五个正向前跑来的黑影,也在这突然飞来的弹雨中,不是向岩石下扑去,就是颤抖着松开手中的武器向后倒去。
“上!”邹涛扣动扳机打出两个短点射厉声吼道,他跟着就从岩石下钻出,肩头顶着突击步枪向前冲去。
两侧山间也同时钻出了小雅几人的身影,几人向前冲出的身影极快,在瞬间就已经冲过百米处那三个小子所在的山间。
几人肩头顶着的突击步枪,不时向前喷出急促的火光,一串串呼啸的子弹,直奔前面另外五个小子所在的山间飞去。
邹涛他们二组冲出的同时,两侧山间的枪声也突然消失了,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其八百米外侧面陡峭的山坡上,跟着就闪出一红一篮两道耀眼的光柱,红蓝光柱好像夜空中突然闪过的电光,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直奔下面山坡落去。
随着两只花豹眼中划过夜空的光柱,山间的枪声突然停了,只有一条条忽隐忽现的身影在淡淡的星光下忽隐忽现,直奔前面昏暗的山间冲去。
此时,邹涛肩头盯着突击步枪,他一边越过前面一块岩石,一边凝神盯着前面一块块昏暗的岩石下。
刚才他已经看清,靠近他们的三个敌人,已经在自己几人突然射出的子弹中,被打得千疮百孔当场毙命。

優秀都市异能 軍工科技 止天戈-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實彈打靶 蹑影藏形 平易逊顺 熱推

軍工科技
小說推薦軍工科技军工科技
聽到耿志平吧,吳浩笑了開始,他就耿志平還有其它浮泛企足而待眼光的官軍商兌:“以此事故啊,我無可奈何報你們,屆候切切實實怎的,需俺們與中聯部還有建設上頭的部分和官員進展討論,臨了才力頂多下來。偏偏日常狀態下,假使下層隊伍反應熊熊以來,理當是沒要害的。”
聞吳浩的迴應,耿志平她倆臉盤立飄溢出笑臉始發。說空話,假如上級真收走這些配備吧,他倆還真難捨難離,竟用風氣了。
也不領會這款內骨骼出品嗎下不能規範列裝兵馬,長上只給了咱倆十幾套,確乎是太少了,第一短少用。說著耿志平更發動報怨開班。
應快了。吳浩笑著答道。他罔說的是,像如此的裝置一般性都會優先建設偉力兵馬和主要兵馬及某些處前哨摩拳擦掌的軍旅,惟饜足該署軍事需要後,才測試慮二三線槍桿。像他倆如此的邊境團想要廣闊列裝來說,諒必亟需等上較長一段時刻。
事實上再有除此而外一下來由,那說是云云一套平板內骨骼體例,縱然是半身型內骨骼一套下來標價也可貴,十幾萬幾十萬是要有的。諸如此類的價值,也界定了它的普遍裝設,到底特支費區區,也不可能美滿以這些單兵裝設上。
平凡的話,人馬也有未必的配備自己置權。如果特需吧,旅絕對白璧無瑕自個兒報名贍養費進行市。關聯詞像這樣較騰貴的配置,也錯處然一支邊防團能夠各負其責的。
在看完這為數眾多的科目操練後,然後即若體認步驟。吳浩他倆則被敬請來體認少數刀兵武裝,及區域性鍛鍊教程。
本,最讓大眾歡樂的也是最企望的必是發課了。這也是寨關閉日全方位檔級中,最受逆,亦然最受意在的能工巧匠門類。
之類,像這麼邊境團所建設的都是03式火槍,這是八一槓的重新整理型,尋常被用於裝設邊境兵馬,武警三軍如斯的三線槍桿子。關於分寸軍事,摩拳擦掌武裝力量等切實有力佇列都曾經列裝面貌一新的19不可勝數槍族了。
而吳浩她們這次發射所操縱的則是野戰軍另一款典籍步槍95式無託輕機關槍,這是一款長期裝置習軍的會話式步槍。血脈相通於這款槍的說嘴很大,有憎稱贊有人駁斥。無論怎樣,一款武備師三秩的步槍,這款槍的特性竟犯得上認可的。
吳浩際趴著的是一度中尉,他急若流星的幫吳浩將子彈壓上,下遞了吳浩。吳浩呢,也隕滅矯情,直接到彈匣裝上,之後帶動扳機,拉開牢穩調製單發,頓時上膛一百米的胸移動靶。
嘭!對準一百米的胸環靶胸臆,吳浩調理透氣,馬上扣動了扳機。這種槍他打過,先頭去軍事的時間,他灑落也玩過,因而不眼生。
畔的少將目他見長的行動,也即刻加緊了下去看著靶標下的縮回來的杆報靶提醒擺:“有風,偏右點子點。”
吳浩聞言跟腳調治了一霎時,繼而更扣動扳機,呯,呯,呯……
賽場上喊聲連續,吳浩並魯魚帝虎著重個打完十發槍子兒的。逮他起立來的期間,曾有幾匹夫站起來了,那是她們的安責任人員,她倆都是從軍老兵,據此關於他倆來說,這樣的發射光是是吝嗇。無以復加能有云云的發射契機深的華貴,她倆早晚也很是享用者過程。
逮備人都打完靶後,外緣的安然無恙員先河救助展開驗槍,儘管吳浩他倆業已打完驗過一次了,但那幅人還要再驗一次,準保充實平安。
報靶!別稱中尉提起對講機呼叫道。
紅之館與青之慾
疾,對講機裡面傳誦了報靶的濤:“一號靶38環,二號靶62環,三號吧55環……”
吳浩是在人口數次個,當他聰己的環數後,不由眉歡眼笑了開始。89環,以此環數曾卒特有上上了,四分開九環的問題在軍營鍛鍊大成觀察中也到頭來很對了。
固然了,自查自糾於她倆中那幾名安保黨團員還差的一節,這幾私矮都在95環,高聳入雲的一度打了99環,這麼著的成績,愈來愈是大刀闊斧的隊伍行動,也讓在場的那幅官兵們為之讚佩。
吳浩她倆打完,則就輪到林薇他倆幾個雄性了。她倆剛下手不敢打,因為吳浩她倆先做了個樹模,方今輪到她們了,他們固仍舊略為恐怕,但一期個也都上舉槍爬了下去。
吳浩一遍盯住著樓上林薇的景況,一端呢和隨同的耿志鎮靜齊遠海聊了始起。她們於這幾名打優的安保老黨員死怪態。
而吳浩呢,也很小氣的引見起床:“這幾位都是我們的鋪的安保隊友,她們都是復員轉業軍人,服役開來自於空降兵軍旅,有雷神的,還有利劍的。”
哦,怪不得當下技壓群雄。耿志安全齊遠海他們也豁然歌唱了發端,與此同時他倆也對吳浩她倆更進一步的為怪敬愛興起。能有雷神和利劍的老紅軍貼身隨之,總的來看如次外面所說,吳浩他們和別動隊的牽連真的嚴嚴實實。
體悟此間,耿志祥和齊遠海她們不由胸切膚之痛造端,何以她倆老陸就這麼樣的落人一步呢。
惟一思悟這十五日別人步兵和裝甲兵的進化,各類奇裝異服備跑圓場,他倆也都安安靜靜了,誰讓宅門治安費足呢。有關她們老陸,照舊握起首上的打火棍中斷闡發節省加油充沛吧,新三年,舊三年,修修補補又三年,這些傢伙還能用。
漁場內,比照於其她幾個女孩,林薇呢則即將很快諸多,她舉著槍固然剛結尾稍稍喪魂落魄,徒靈通就排程趕到,下一場對著靶放了起床。
逮十發槍彈都打完,她這才起立來,然後不由的揉著調諧抵槍的肩膀,橫穿來就勢吳浩略怨聲載道道:“好疼,估計都腫了。”
吳浩聞說笑著安然道:“逸,等返回酒店,那冰粒給你敷上,停頓一夜幕就閒了。”
打了略環?吳浩笑著探詢道。
聞吳浩諮詢,詳細到其餘人異的秋波,林薇面色略帶微紅道:“打了57環,後坐力太大了,肩膀多少疼,故狀貌粗變速。”
梟妃驚華:妖孽王爺寵毒妻 小說
呵呵,悠然,夫大成業經很精粹了。吳浩安詳道。
切……林薇乘他發了個青眼,那樣赤果果的安慰說話,她能聽不明白。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九百十三章 和你單挑 厌厌睡起 卑鄙无耻 相伴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易鳴彥領的戒備排,卒正統在縣城部署上來了。
她倆也終久看清了,所謂的“拼刺索馬利亞主公”,大略是假想設有的。
才就是說孟領導把她們騙到北平來的藉端罷了。
科羅拉多既來了,再要走畏俱就難了。
單純,在佛山也沒什麼差勁的。
吃得好、穿的好、住的好。
薪給便利也高。
況了,大阪事態那般寢食難安,時刻說得著打智利人。
況且,孟紹原裁共產黨員的這一招,實則也挺得力的。
親兵排的人,一下個都是從異物堆裡爬出來的,一律好高騖遠。
苟就如此被落選了,洩氣的從新回來武裝力量,明朝自家問起來,這面目上也封堵啊。
因故,從自尊心下來說,哪樣也得先留下來作證溫馨的才略再說。
易鳴彥被任以便鐵血護衛團的副廳局長。
這是一支直白接受起保障軍統局蘇浙滬三省下轄五洲四海長使命的強有力之師。
時不時提出他們的官員,該署新加盟禁軍的老黨員電話會議說,主任則把他倆騙來,但人頭表裡如一豪放。
樸有嘴無心?
太血氣方剛了爾等。
這是領導者的現象啊。
決然爾等會明亮主座是爭的人。
因故,李之峰不動聲色說了一句:
“進而百般混,成天餓九頓!”
……
最焦灼的,甚至袁劍。
別看在談得來的再三需求下,孟紹原是償清了自家相差無幾半拉的人。
可岔子是,薛嶽企業管理者點名的易鳴彥、蘇俊文那些人,他到頂瓦解冰消放人的情趣啊。
袁劍已然和他耗歸根結底了。
無須走一體的人,不用用盡。
孟紹原亦然盤算了情思,要人,消解。
大?不給!
“姓袁的,你別貪心!”
那天,孟紹原被惹急了:“我他媽的放了那麼多人了,你奈何還云云誅求無厭的?”
“我貪?”袁劍幾乎被氣壞了:“你騙了薛警官的人,我來巨頭,你公然還說我物慾橫流?”
“我是從你手裡要的人?”孟紹原的喊叫聲你他還大:“那是薛嶽祥和肯再接再厲給我的,大亨?你讓薛嶽來銀川市巨頭!沒見過你這樣不講原理涎皮賴臉的!”
袁劍被氣瘋了,你見過這一來猥劣,還這麼樣理屈詞窮的人嗎?
“孟紹原,你講不講真理啊。”
“姓袁的,你跑到福州來和我講旨趣?誰不察察為明我是郴州的原因王!”
“你丟醜!”
“你下賤!”
“你卑汙!”
“你毒辣,你貓哭耗子假大慈大悲,你插根馬腳就裝大罅漏狼!!”孟紹原怒氣沖天,震怒:“你蝙蝠身上插翎裝的哪些鳥!你蠅子採蜜裝的嗎瘋!”
論罵人,袁劍哪裡會是孟紹原的對手?
孟紹原這一通罵,直把袁劍罵的愣神兒,橫眉豎眼。
他本是個好好先生,克盡職守仔肩,這下被孟紹原這樣一頓罵,感情全無,大吼從頭:
“姓孟的,我要和你單挑!”
“單挑就單挑!”孟紹原叫喊大嚷:“誰贏了聽誰的!”
“好,誰贏了聽誰的。”
袁劍恍然寂然下,還稀奇古怪的笑了剎時。
次,和睦若達第三方牢籠裡了?
“一時後,反面天井裡,讓守軍們下看撰述證!”
袁劍的話,彷佛充分了自傲。
哪些回事?
“若何回事?”當李之峰聽到孟主任要和袁劍單挑,隨機瞪大了眸子:“主任,您此次可受愚了啊。袁劍現役前是練家子,他們家宗祧的衝字十三拳,那是掏心戰中練習下的拳法。
我先在薛領導人員那的光陰聽人說,他剛入伍那會,一度人打三個,都不跌落風啊。”
啊?
這般頑皮的人,還這麼著能打?
孟紹原眼睜睜了。
現下懺悔,那還來得及不?
第一龍婿 飛翔的鹹魚君
……
赤衛軍團的人都辯明了,己的部屬要和袁企業主單挑的情報了。
看不到的誰怕事大?就此一度個的清一色來了。
就連吳靜怡,聽講也儘快的趕了返。
孟哥兒要被打了,膾炙人口!
近世天津市區最小的好事啊。
不親口看下子都抱歉好。
袁劍脫去褂子,展現耆老無依無靠彪悍的腱子肉。
這個子,明顯縱常年磨鍊的啊。
孟紹原也脫去了小褂兒。
別說,細皮嫩肉的。
一看,即令安享的美好啊。
刀口是,當前是打群架,錯誤比養生。
再疑義是,看孟紹原的範,形似全便。
他果然在那有模有樣的熱身啟幕了。
如此這般,就連吳靜怡都怪怪的了。
豈令郎果然有把握嗎?
別說,他而是和羽原光一在神臺上比賽過的。
難說還……
兩人熱身了十來分鐘,袁劍停住:
“孟紹原,我再肯定一次,是否誰打贏了就聽誰的?”
“我孟紹原守口如瓶!”
啊呸!
吳靜怡和李之峰的心靈而藐視。
“那好,吾輩有口皆碑開說了吧?”
“起頭就起頭,誰怕誰?”
……
後晌。
氣候,晴,有軟風。
這是,殺人的黃道吉日!
兩條男人家,劈面而立。
肅殺之氣,布於氛圍中段。
“衝字十三拳第十五代後世,袁劍!”
孟紹原朝笑:“孟家抓乃龍抓手首代掌門,孟紹原!”
袁劍亮出一招“衝”字訣,正想動手,忽聽孟紹原大喊一聲:
“之類!”
“做怎?”
孟紹原權益了一剎那,後撈衣裳,從交鋒區域走:
“李之峰,你上!”
哎喲?
袁劍傻了:“孟紹原,你做喲?”
“我圓場你單挑,又沒說我和你單挑!”
“孟紹原,你!”
“我喲啊我,我俊俏軍統局蘇浙滬三省帶兵街頭巷尾長和你單挑?”孟紹原理直氣壯:“你年老多病!”
“孟紹原,你丟面子!”
“李之峰,還愣著做哎呀?和袁長官單挑啊!”
“是!”
“李之峰設使輸了,下一下是徐樂生,再下一下是曹永福。”
孟紹原一把牽吳靜怡:“總的說來,把袁企業管理者打垮了吾輩就是贏了,單挑啊,一下個單挑啊!吳鄉長,快走啊!”
……
社會風氣間有猥劣之徒,但像孟相公這一來的?
稀少!
這是生人之頹廢。
因故,那天,袁劍單挑了八名護兵。
末,他坍了。
嗯,他輸了。
輸了不怕輸了。
充分袁劍,艱苦設了一個局,想把衛士騙歸來,末了反倒被一期柺子給擬了。
他淡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此,是曼德拉!這裡是孟紹原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