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2jz人氣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 線上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相伴-spsca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此公的分析,可谓是鞭辟入里,今日的文章之中,就狠狠的痛斥了陈正泰一番,真是骂的痛快,这是令人神往的人物啊,其对精瓷的研究,更是让人叹服,诸公可以买一份来看看。”
“只是……”说到这里,韦玄贞顿了顿,而后道:“只是此公虽是办起了这个报纸,可成本依旧还是居高不下,你们也是知道的,印刷术好寻,可造纸却被陈氏所垄断,所以不得不高价订购陈氏的纸张,再加上报纸的销量也低,成本居高不下,这学习报的价钱,却是新闻报的一倍,大家要看,只怕难免要破费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报纸在他们眼里,是一钱不值的,莫说价格涨一倍,便是十倍,也不会在乎。
“好,我回去之后,便让人去订。”
大家纷纷颔首。
这朱氏的报馆,就建在平安坊。
这本是一家不起眼的报纸,说难听一些,简直是不入流。
陈家的报馆,单单为了在各府各县派驻人员,以及安排快马传递消息,就花费了不知多少钱,而市面上的其他报纸呢,就算有这财力,也不愿和陈氏进行这样的竞争,毕竟……成本太高,也未必能竞争的过陈家。
因而绝大多数的报纸,走的都是评议的路线,请一些大儒和名士,写一些发人深省的文章,或者对社会的问题发出诘问。大抵都是这样的路数,满足某些小众人群的偏好而已。
朱氏报馆,便是如此。
这朱文烨走的就是这种道路,刚刚起步的时候很艰难,能卖出几十份便算不错了。
不过好在有江左朱氏的支持,而且先从比较薄弱的江左区域开始发售,凭借着朱家在江左的郡望,倒是慢慢有了规模。
只是……任何报馆的目的,是想要通过清议,来间接影响到朝廷施政的走向罢了。
更别说朱家这样的世家大族,根本不可能是为了取悦百姓而如此费心费力的。
在江左站稳脚跟之后,朱文烨便果断的携带着大量的人员,前来长安。
在他看来,学习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和新闻报分庭抗礼,起到捍卫世族言论的作用。
报馆选址在最热闹的地方,所请的也都是有名望的大儒,偶尔也会向某些极有声望的人约稿,再加上朱家的人脉,这学习报不费吹灰之力的便一举获得了千份的销量。
只是和动辄十万份以上的陈氏报纸相比,学习报依旧还相距甚大。
而且到了千份的规模之后,朱文烨分明感到,已经很难再向上突破了,那些寻常百姓,压根不看这些,而真正的儒生数量也是有限。
就在他焦头烂额之际,朱文烨很快瞅准了一个机会。
精瓷!
现在这精瓷,天下人都在关注,新闻报起初还报道,到了后来,就报道得越来越少了。
朱文烨便瞅准了时机,选择从此切入,连写数篇关于精瓷的文章,这销量果然节节攀高。
我真不是天王啊
朱文烨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很清楚,之所以大家愿意买学习报,是希望得到关于精瓷的消息,而且还得是好消息,前些日子,有个小报馆说了一些对精瓷的隐忧,销量就从数百份,一下子暴跌到了十几份,无人问津。
这就说明,这天下人,之所以关注精瓷的消息,已经不只是希望对精瓷进行了解,而是想要得知自己想要的真相而已。
朱家现在购买了大量的精瓷,朱文烨也对精瓷上涨有着极大的信心,何况这天下人都希望得到关于精瓷的好消息!
因而,他的文章大多是通过他的博学,来论证精瓷的好处,进而得出为何精瓷能够不断上涨。
“朱相公,朱相公。”
此时,一个编撰兴冲冲的寻到了朱文烨。
朱文烨正提着笔杆子,预备写一篇稿子,此时自己的门被撞开,却见有人冲了进来,他大惑不解的抬头:“何事?”
“不得了,不得了,咱们的报纸得加印了,得加印了,今日清早印刷的三千份,销量极好,片刻功夫,便销售一空,对,就是这一份,朱相公亲自提笔,痛斥陈正泰妖言惑众的文章,现如今,学习报是一纸难求了啊,朱相公,只怕咱们得赶紧加印,我看着,就算再印刷个万份,也是能售出去的。”
朱文烨一听,顿时眉飞色舞起来,兴奋地道:“是吗?不要慌,不要慌,现在加印,已经来不及了。”
“只是现在都希望能见到朱先生的文章,明日的学习报,怕要加把劲,再狠狠批驳一番陈正泰关于防止精瓷过热的文章才好。现在的读者,最爱看这个。听那卖报的货郎说,大家买了学习报,看了相公的文章,许多人都是喜笑颜开,说是朱相公才是真正的经世之才,不愧为江南名儒,今日的头版文章,大受好评,人们都说……朱相公这样的人,实乃我大唐的管仲乐毅,若是多朱相公这样的人,天下就太平了。”
听着这些话,朱文烨心里美滋滋的,可是面上却是一副谦逊谨慎的模样,搁下笔,捋须道:“哪里,哪里,世人谬赞而已。老夫也不过是实在看不过去那陈正泰的所为,这才骂了几句,此非吾文章得人心,实在是那陈正泰大失人心。”
“不过……”朱文烨面带微笑,继续道:“那么明日的头版文章,只怕要做一些变动了,只骂那陈正泰一次还不够痛快,老夫要围绕精瓷,多骂一次,让世人知道这陈正泰的可恶嘴脸,更要让人知道这陈正泰的叵测居心。”
编撰不断点着头:“正是,学生正是这个意思。”
朱文烨心里笃定了,便道:“那么明日的学习报,只怕要加印了。”
“好,学生这便去联络印刷的作坊。”
编撰说罢,兴冲冲的去了。
朱文烨面带着微笑,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只恨不得亲自走到街头巷尾去,听一听人们对自己的评价。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得要为明日的文章好好做准备。
这陈正泰不是说,要防止精瓷过热吗?哼,妖言惑众的小贼,还不是你们陈家寄望于让大家将钱投入股市,投入你们陈家的产业吗?一定要揭穿此人的真面目才好!
想着,他立即坐下,开始苦思冥想!
似他这样寒窗苦读数十年,又有家学渊源之人,要作的文章,自然是非同凡响,必须做到有理有据,有礼有节。
就在此时,外头却又有人急匆匆的进来:“朱相公,长安大学堂的几个学士,希望朱相公去一趟。”
“这是为何?”
“那几位学士,对朱相公倾慕已久,早就仰慕朱相公了,听闻朱相公在此办报,所以希望朱相公能够挤出一些时间,约定个日子,前往长安大学堂,讲一讲课,只是不知朱相公有没有时间。”
啊……
朱文烨不禁受宠若惊。
说到这长安大学堂,自从建立以来,已经开始有些气候了,毕竟在从前,长安大学堂的前身乃是国子学,虽然现在二皮沟大学堂如日中天,可凭借着根基深厚,又有官学背景,所以长安大学堂还是可以与之分庭抗礼的。
他没想到……长安大学堂竟给他来了邀约。
“这……只怕要过几日了,老夫近来忙碌得很。”
“那就约三日之后,现在大家都盼着能见朱相公。”
“也好。”朱文烨万万想不到,自己现在竟这样的火热。
这长安大学堂,却是不好推拒的,那些生员倒是无所谓,只是大学堂里的不少博士,都是天下知名的大儒,将来还需借重。
他俯下身,没一会,便收起心神写起了文章。
到了次日,街头巷尾都是学习报的吆喝。
人们发现,只要叫上学习报,就免不得有人愿意驻足,此时在不少人眼里,这可比新闻报更火热一些。
那陈爱芝,却是心态崩了。
天下收藏
你大爷,新闻报本来好好的,自从陈正泰写了一份防止精瓷过热的文章,一瞬间,这销量就有下降的趋势了。
这倒还罢了,最重要的是,现在新闻报隐隐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对手,只要对方还在成长,将来说不定,直接瓜分新闻报的市场都有可能。
他无计可施,思来想去,只能去寻陈正泰了。
听闻这位陈家的郡王,没事就往王府的书斋里躲,所以陈爱芝夹带着最新的几份报纸,到了王府,禀告之后,果然是在书斋里见到了陈正泰。
陈正泰正坐在书桌后头,低头看着什么。
老婆在上:腹黑帝少成妻奴
而一旁,却有一个美丽到让人窒息的女子,则在一旁的小案上写写算算。
陈爱芝忍不住多看了这女子一眼,惊为天人,心里诧异无比,再看陈正泰,眼神就有点变了。
难怪最近郡王是昏招频出,莫不是……
于是……本着对于家族的责任感,一下子,陈爱芝内心热血翻涌。
他上前,行了个礼:“殿下……”
陈正泰只抬头,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噢了一声,而后慢条斯理地道:“何事啊。”
“殿下,是新闻报的事。”
“新闻报不是很好吗?”
“很不好。”陈爱芝极认真的道:“前几日,新闻报的销量尚且有十三万份,到了现在,却是暴跌的厉害,昨日……最是惨淡,只有九万四千份的销量了,再这样下去,只怕……”
陈正泰立马板着脸,教训他道:“岂有此理,销量下跌了,你还敢跑来?看来你是骨头痒了,是不是想念鄠县了?”
陈爱芝一脸无语,老半天才道:“问题没有出在学生,而是出在殿下啊。”
“嗯?”陈正泰现在怀疑这个家伙,真的想去挖煤了。
陈爱芝哭笑不得地道:“自从殿下亲自撰写了文章,销量便有走跌的趋势了。大家现在都不喜新闻报了,听闻……那文章放出来,出来骂的人极多。说殿下胡说八道,还说殿下这是妖言惑众,说是殿下见不得人好……”
陈正泰深吸一口气:“而后呢?”
“而后市面上出来了一个学习报,连日刊载关于痛斥殿下的文章,处处都是针锋相对,论证这精瓷暴涨的合理性,这不知名的小报居然声名鹊起,就在今日,听说他们的销量,已突破了一万五千份。殿下……咱们若是再不改弦更张,只怕将来要养虎为患了啊。”
“改弦更张?你打算怎么改?”陈正泰狐疑的看着陈爱芝。
陈爱芝深吸一口气,便道:“殿下从前的文章,大家不爱看,不如这样,殿下再写一篇文章,再说一说这精瓷,多说一些好处。而学生呢,再请一些人在其他版面也大肆的说一下精瓷……现在天下人就爱看这个……”
“胡闹!”陈正泰突然勃然大怒。
这令陈爱芝始料不及。
说起来,陈爱芝挺害怕陈正泰的,于是一时之间瞠目结舌,说话都结巴起来了:“殿下……殿下……你……”
陈正泰大义凛然地道:“男儿大丈夫,怎么可以为了报纸的销量,便投机取巧,去迎合他人呢?这和那些奸臣贼子,又有什么分别?我陈正泰铁骨铮铮,心里想什么,便说什么,怎么能因为些许的销量就折腰?陈爱芝,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你没有一丁点编撰的风骨,心里就只想着好处和销量!大丈夫在世,心里想说什么便说什么,你教我迎接那些胡说八道的人吗?那好,我每日写一篇文章,我要骂回去,骂这该死的学习报,骂这些只晓得靠精瓷牟利的混账,我每日都骂,非要警醒世人,教天下人知道,这精瓷的危害不可。”
陈爱芝直接目瞪口呆。
他心里忍不住想说,我们陈家不是靠铁骨铮铮出名的啊。
香巴拉 北冥有鱼
怎么感觉……这家风说变就变了呢?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直接陈正泰大眼一瞪,厉声道:“武珝,去拿笔来,我现在就要写,我不吐不快,谁拦我,我便送谁去挖煤。哼哼,真以为我陈正泰没有脾气的吗?”
武珝则在旁嫣然一笑道:“恩师,你就不要生气了,陈编撰并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说现在坊间……”
“我不管坊间怎么样。”陈正泰气咻咻的道:“我陈正泰既然一日觉得这里头有问题,就非要讲出来不可,如若不然,不知要害死多少人!我陈正泰是有良心的人,忍心看着这样的害人吗?陈爱芝,你别总想着你那一丁半点的销量,你倘若还有良心,明日开始,就给本王刊载文章,你等着,我这便写文,那学习报妖言惑众,害人不浅,我看不下去了,我要和他论战,和他拼了。”
陈正泰义愤填膺,直接提起了笔来,作咬牙切齿状,可笔要落墨的时候,一时又好像遇到了为难的事,于是略带尴尬的道:“武珝啊,去请马周来……这专业的事还是专业的人来做更有效果,写文章还是他马周比较擅长,我来阐明意思,他来写就行了。哼,我要一日一篇,骂死那些孙子。”
武珝佩服的看了陈正泰一眼。
此时此刻,或许那些看了文章的人,一定要感谢自己的恩师吧,当然……现在绝大多数人,只怕对恩师反感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世人真是奇怪啊!说了真话,大家不愿听,反而那些好听不真实的,个个愿意去信!
獨闖天涯
这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武珝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开始有些卡壳了。
再聪明的脑袋,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有些觉得魔幻,让人啼笑皆非。
陈爱芝一脸惨然,他很想对陈正泰说,不能再写了啊,再写下去,咱们新闻报,就要完了。
可陈正泰不在乎。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马周气喘吁吁的赶来了。
他内心是拒绝的。
写文章便写文章嘛,为何要拉着我来写?
不过这是陈正泰的意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拒绝的,于是乖乖提笔。
招個神仙當夫婿 末果
却见陈正泰背着手,边踱步,边道:“先骂这该死的学习报,要反击,狠狠的反击。而后再提出几个问题,第一:精瓷没有价值,凭什么价格日益高涨,这是匪夷所思的事。增值的钱从哪里来的,这凭空来的钱,如此没有来由,难道合理吗?”
“还有一句,你得加上,精瓷既然人人都说可以传世,可是这一砖一瓦,难道就不能传世吗?对……这句加在这里,你要拿出一点态度来,语气要强硬,既然是骂战,就要显出我陈正泰的风骨,我陈家还能骂不过人的吗?”
马周忙得大汗淋漓,只能乖乖地听凭陈正泰摆布,手中笔走龙蛇,好在他的水平冠绝天下,只需听了陈正泰的阐述,一篇文章便一气呵成了。
陈正泰认真地校阅过文章后,便叹了口气道:“这正是我想说的话,马周果然大才啊,吾得马周,如得一臂。”
………………
第三章送到,这个剧情延伸的方向太多,所以只能往细里写,不然可能有人要骂不合理,其实写的是很累的,绝对没有水的意思,大家一定要理解。
另外,第三章五千字送到,又一天一万五,照例求一下月票和订阅。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