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so5精品小說 無限之至尊巫師-一三三五章 餘波漾動衆生寒相伴-pkal5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近一万两千台新鲜出炉的混合魔像。
它们的定位按照偏重次第排序。
1,工程苦力。
2,巡逻斥候。
3,战争炮灰。
凯恩行动,带了三千魔像。余下的,最终会撤回新建的沙海据点,将之进一步营造成第一秩序在格雷迪厄斯星上的一处战略支点。
它的唯一特殊之处在于,由于所有混合魔像都等于是实验品,因此它们不会与第一秩序的其他战斗单位过于频繁的互动,而是独立运行。
通过这一轮实验,凯恩有一定的收获,但他本人并不如何满意。
同时,他也意识到,这方面想要有能让他满意的斩获,环境因素已然是不可或缺的重点。直白些说,他得把研究试验拿到亚空间去操作。
于是他打算将这个项目往后拖一拖,神性直觉告诉他,进军亚空间的契机,尚未到来。
凯恩随傀儡战团一道,通过定向跃迁式投送,抵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处山谷式的绿洲,半透明的风墙形成屏障,使这里受外界影响的程度降到一个极低的水平。
凯恩只是四下里扫了几眼,就失去了兴致。这里的环境是自然形成的,没有能提供他想要的信息的造物。
甚至就连谷地尽头、看起来颇显古拙的建筑,在他眼中都没有多少看头。
根据他的分析判断,这建筑应该是古圣的仆族修建的,至于仆族去了哪里,他推断,多半是消亡了。
在这个宇宙现存的大部分智慧生命眼中,古圣一族就是高大上的代名词,有的种族甚至很干脆的称他们为天神一族。
但在凯恩眼中,古圣们也不过如此。
不提他们一手促成的亚空间风暴大活跃和邪神诞生,就说他们的造物实验,就尽是让人诟病的槽点。
在欧克兽人和艾尔达灵族被创造出来之前,古圣一族孜孜不倦的扮演了许多年文明助推器的角色。很多种族为此,对古圣一族感恩戴德,毕竟没有古圣一族,他们即便不在蒙昧中灭亡,也要花费很久很久,才能走上文明之路。
但就像萨尔纳迦在SC宇宙中干的那样,帮助一个种群迅速的提升文明水平,其实是一件拔苗助长的事。
很多经验,只有通过亲身尝试,乃至反复尝试,才能真正获得。
而一个种群过早的、过于顺风顺水的达到较高的文明高度,便如同幼儿耍枪,高概率出事。
用阴暗些的眼光来看古圣一族的操作,他们通过‘乐于助人’达成了自己的根本目的,收集了足够多的信息数据,为创造欧克兽人和艾尔达灵族打下了基础,可那些被拔苗助长的种族呢?
统统完蛋,没有任何一支留存至今,比地球历次冰河期物种大灭绝还彻底。
有人会说,星神扮演了很不好的角色。疯狂的收割生命。
没错,但星神是指望反复收割的,因此祂们本能的不会搞灭绝,而是哪里的庄稼旺盛,就薅哪里。古圣一族的催生水,才是到处乱洒,毕竟他们需要物种的多样性,来反复验证一些理论。
总而言之,不管古圣一族有没有意识到自身作为对这个宇宙的物种造成的伤害,经他们手的生命种群,都有这样那样的致命问题。
凯恩对于这类智慧生命、乃至其建立的文明,完全没兴趣,甚至觉得研究多了有被带偏思路的风险。
于是凯恩挥挥手,扮演了工程苦力角色的混合魔像,纷纷钟就将山谷中的这处建筑拆了。
具体手法类似于超凡圈很有名的化石为泥,但混合魔像们更进一步,干脆化成了更细小的齑粉颗粒,并随手制造流风吹扬掉了。
混合魔像们的操作,体现了凯恩的探索思路。
一般人都将大量的时间用在脸探草丛、破解谜题、跟各种机关怪物斗智斗勇上。
他则发挥自家生产力强大的优势,来一场拆迁式探索。
他不缺那点时间,更何况拆迁式未必就一定是低效慢速的那个。
拆掉地表建筑之后,地下的部分开始了。
具体操作,其实跟拆地表建筑差别不大,主要增加的难点无非是土方转移,建立传送法阵也就是了。
混合魔像们甚至在米兰达的指点下,发挥第一秩序的一贯特色,将拆下来的材料加以利用,很快就架设好了行营。
凯恩只需要待在房间里,喝喝茶,看看文件,等着就好。
这样的地城探险,显然是无趣乏味的,大部分的机关,尚未来得及发挥作用,就已经被破坏掉了。而那些精心准备的防守单位,也因失去地利,反而处于劣势地位,被围歼剿灭。
好在凯恩本人也没兴趣玩什么冒险游戏,对能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状态,反倒即便能享受到,也总是不嫌多。
就这样,晨昏交替,三个日夜,加上半个白天,第四日傍晚,探索进度被卡住,需要凯恩出手了。
乘坐无轨磁悬浮小火车,顺着隧道盘旋而下,这处地城的规模不算大,深度也一般,主体都在地壳层以内。
最深的地方,距离地表的垂直高度,也不过17.5公里。
在整个地城基本已经被挖成矿洞的背景下,沿途的景致自然是乏善可陈。
若非得说有些事物是值得一提的,那么神力导管算是一个。
在拆地城的过程中,凯恩的麾下就发现,地城的神力体系是按照某种固定的机制在运转的。没有意志,只有程序。
于是凯恩很快就给出了对策,通过神力节点装置和神力导管,进行引流,让神力体系始终能保证运转。
神力节点不常见,神力导管就随处可见,宛如大树的根须,细密分部,覆盖整个地城。
当然,凯恩的麾下并没有因为需要保留其完整性,就对其太过迁就。所以凯恩一路上,时不时能看到数条并行的神力导管。
对于地城的神力机制而言,这些分散开来的神力仍旧是各管一片,但实际上却被梳理归纳了,不在有实际意义。
不过让凯恩略感迷惑的是,光靠着这套机制以及能量输出功率,是没有办法及时构建保护了十三万平方公里土地的类神域力场的。
显然,这片土地下隐藏的秘密,不光是这个门户,还有一个尚未探出的庞然大物。
实际上,经过苦力们的辛勤劳作,整个地城已经被攻略完毕,所谓的卡进度的难点,也不过是最后的可疑之物,除了它,可以说地城已经被彻底扒掉,丧失了原有的格局。
凯恩见到这可疑之物后,很快就判断出,它是一道特殊的门扉。
尽管它看起来更像是个黄金包边儿的石台。
超过五千平米的地宫大殿中,直径近百米的这个黄金石台十分显眼。大殿内的物件摆放,乃至整个大殿的布局,都是围绕这个高台而设。
乍一看,会让人联想到舞台,演讲台,祭祀台之类的功能,可如果将大殿的地板拆掉,就会发现,神力机制与之保持着极为密切的关联,可以说是超凡版的电缆汇集之地。
空中悬浮的圣光球,为大殿带来充足的光线,没有阴影,每个角落都被照的纤毫毕现。
凯恩踱着步子,绕着这圆台边走边瞧,有时候会停下来,看看黄金包边上蚀刻的符文,以及下面对应的神力簇。
这个装置哪怕是对于凯恩而言,都是那种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能破解的。
这还是他来到这个宇宙后,第一次遇到的真正高科技造物,并且也是科魔融合的路数。
当然,就目前表现出来的种种看,其技术的深度和广度,恐怕距离他掌握的这一整套技术体系,还有差距,但彼此经历不同、攀爬的道路也不同,因此对照一下,会发现对方的一些技术点,要比他掌握的高杆,甚至对他而言是空白点。
不过,凯恩也是有自信的。他是混多元宇宙的,且时至今日,通用技术方面,已经没有大漏。
所以即便是对他而言的技术空白点,也基本是小众类的,也就是在个别宇宙中好使,出了该宇宙,其他宇宙基本不认的那种。
但他也承认,小众的东西,有时候很拿人。
以之为核心,是能够做到一招鲜的。
因此谨慎细致、心怀敬畏的态度不能丢。
就拿眼前这个有些特殊的神力门户而言,在没有完成解析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尝试使用的。
第一秩序的强大的造物能力再次发挥其优势,也就是几个小时,合格的研究所,便在大殿附近建立了。
并且,利用挖掘出的地形地势和材料,半永久性质的多功能设施也会在二十四小时内建成。
伯丁顿号已然停泊在了新建号的舰船坞内。
而在高空,同步星港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
强大的产能决定了第一秩序的恢复力惊人,再加上混沌势力一方在见识了圣光核火球湮灭法阵后,已经放弃了军团战争的模式,小股精英式入侵还在路上,这让第一秩序有了难得的空窗期,可以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灾后恢复上,于是很快就进入了加速度的状态。
在研究遗迹神力门扉的同时,凯恩也不断的与帝国高层互动,甚至接见了一些特别的访客。
比如艾尔达灵族,还有钛族的代表。
第一秩序以及由之衍生出的圣光教派,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作为老牌的星际文明种族艾尔达灵族,以及很重视情报收集的钛族,自然不可能一无所知。
事实上,他们很早之前就开始关注人类帝国中突兀崛起的这股新生力量了。
等到格雷迪厄斯事件发生,关注度更是上了一个台阶。
他们甚至尝试过跟第一秩序接洽。
只不过那时候凯恩归回不在,日常事务由米兰达主持。
米兰达主持事务时,考虑事情的出发点是壮大和发展第一秩序的角度。
而从这个角度,无论是艾尔达灵族,还是钛族,都不是什么有较高合作性价比的对象。
偏偏灵族和钛族,也都是带着一份自傲和矜持,以及一些条件跑来互动的。
结果自然就是不欢而散。
但格雷迪厄斯最近发生的事,再一次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灵族和钛族,这次是彻底放下骄傲,低眉顺眼的跑来搭关系的。
用凯恩的话说:一切都源于力量。
帝国高层最近这段时间跟他互动密切,其实也是因为这个。
即便没有办法证明凯恩与光明神孽的诞生,以及黑暗天堑的出现的直接关系。但他一到格雷迪厄斯,就搞出这么大动静,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
说个不好听的,就冲这一手搞事能力,谁接的住?
这已经不是有多少舰队,多少军力,就能吆五喝六、大声说话的事了。
好几位帝国大佬,也是通过这次事件,才真正体会了当初凯恩说过的那句话:在超凡的世界,科技就是个弟弟。
凯恩说教类的话,可真没少说。
之前,这些大佬们表面不说什么,心中难免反感,觉得凯恩有点飘,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现在么,某位大佬的作为很有代表性,他让人尽可能的收集凯恩说过的话,哪怕不是说教类的,只是吐个槽,或随便表达下意见的,也都收集,然后组织了一个专门的团队,去分析、理解这些话。
是理解能力差么?搞的这么复杂?
不是,是重视!
不同的环境背景,不同的上下语语境,同一句话的含义未必相同。因此,这位大佬要的是,准确的解析出,凯恩说过的那些话的意思。
而这么做,也不单单是因为凯恩表现出的力量,使得他在人们心中的份量进一步加重而导致的。
还因为,凯恩除了在一开始说教的比较多,后来话越来越少,尤其走了这么些年,回来后就基本玩起‘沉默是金’了,没有尖锐的指责,没有刻薄的毒舌。
即便是跟大佬们互动,也不再数落人或事。
聪明人都知道,这其实就是一种疏远,或者说失望,总之不是什么好事。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帝国现在对第一秩序的依赖性越来越高。
不提别的,就是圣光教派和非亚空间跃迁引擎这两个项目,帝国就已经到了离不开第一秩序的地步。
虽然说是试航,但其实帝国已经开始品尝非亚空间跃迁的甜头。
比如说从首都星所在地的太阳系到朦胧星域哥特星区库尔纳的航路。
随着格雷迪厄斯恒星系的神级对抗,哥特星区的战事其实已经落幕了。
阿巴顿带着他的远征舰队,狼狈跑路。
但这次,出乎意料的,混沌势力一方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没有嘲笑阿巴顿的,赞扬的到很是有几个。
尤其是当圣光核火球湮灭阵在格雷迪厄斯恒星系亮相后,混沌势力但凡有资格、有能力第一时间了解一线战况的,可以说是低眉耷眼、集体失声。
死亡,彻底的死亡,并且像是宇宙尘埃般渺小,被轻易抹去。
高阶恶魔,恶魔王子,亲王,乃至大魔们,清晰的感受到了什么叫炮灰的命不值钱,什么叫大势之下,微不足道。
很多恶魔都感觉到不适,甚至有种恍若在梦中的不真实感。
就仿佛一觉醒来,乐园变成了死亡丛林。
时间让它们冷静放松,它们意识到,乐园基本还是乐园,但若是跟第一秩序沾边,那就要小心点了,至于纯粹的第一秩序的地盘,那绝对是一等一凶险的死亡丛林。管你是百万年积累,还是千万年积蓄,直接彻底消亡。
活的越久就越怕死。这说法在恶魔们中间,是能当真理来看的。
既然连恶魔们都感受到世道变了,对其他生灵的触动之大,可想而知。
当然,得是那些有资格上桌的智慧种族,像那些连重力井都出不去的,又或像欧克兽人那样的混不吝,对这大势的变化,基本无感。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