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5d2熱門都市小说 江湖異界行 txt-第七三零底牌盡出鑒賞-9mn22

江湖異界行
小說推薦江湖異界行
第二方阵的老兵比例比较多,他们更加的有经验,而且作为京都大营的兵,他们对于这几个城也是非常的熟悉的,今天来攻城也不会慌张。
老兵们沉着冷静的指导新兵们进行活动。很快就和城墙上的守军打有来有回的。
双方争夺的重点就是城墙处的缺口。
只要打开缺口,谁还费劲爬城墙,之前一波投石已经将缺口打开。现在双方的战斗完全是围绕争夺这个缺口展开的。
至于其余的攻城器械也不放松。如果多打通一条通道出来正好可以两面夹击,岂不美哉。
不过守城方也推出了刀车。
就是在木质结构的小车的外部固定上刀刃,可以杀敌,同样也可以防止攀爬,这可就是某种意义上的爬刀山了,不怕疼你就来。
所以可以充当一种攻防两用的掩体。
守城方以刀车作为掩护,形成一圈保护住城墙的缺口,同时后面的工匠盯着刀光剑影在修补城墙,木块石料只要能利用上的就要利用。
这个时候没有人后退,他们都知道一旦城破了,想要发生什么秋毫无犯的事情是不可能的,那样纪律严明的队伍终究是少数。
特别是经历了长时间战斗才拿下来的城池,不让士卒们好好的释放,担心暴动哦。
所以这些工匠们也是拼命修。
只要城守住了,他们自身还有家人才不会受到攻击,虽然时不时的就有倒霉蛋被射中,但是并没有人撤下一线。
战场上的紧张的氛围让他们暂时忘记了伤痛,开始努力工作。
缺口在一点点的被堵上。
而攻城方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高大井阑上的射击平台将火力对准了修建的工匠队伍,哪怕是有士兵们用盾牌帮工匠遮挡,同样也有不小的伤亡。
井阑的确是攻城一项伟大的发明,在远程火力上提供了很好的帮助。
使得攻城方不用担心被射成刺猬了,自己也有了火力掩护。
而面对刀车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攻城锤和撞木同样也可以,完全没有必要翻过去和敌人打,直接撞开来就对了。
这样不断地撞击刀车使得他们的阵营破碎,岌岌可危。
而老将就在城头没有离开,无论是城内还是城外的人一抬头都可以看到老将的身影。
就如同一个定心丸一样。
守军的士气就是靠着那些老兵的誓死抵抗和老将的壮心不已才维持住的。
甚至城头下的攻城队伍也发现了大鱼,除了城门处的缺口,老将所在的位置也成为了他们的重点的攻击对象。
这可是敌人的头,带回去的奖励一定少不了。
这不就是每一个士兵的愿望嘛,生擒或者说杀戮敌首,这可是非常大的荣誉。
连井阑上的弓箭手也将火力集中在城头之上。
杨素带领亲卫对进行抵抗,周围同样也有一部分的士兵,守卫城门的同时拱卫老将军。
杨素试图劝说爷爷后退,随着攻势的猛烈他们所在已经是一线了。
已经很危险了,亲卫队现在已经组成了盾墙抵御袭击的箭雨。
同时也有敌人开始顺着攻城器械攀爬上来越来越多了。
城头的区域狭窄,无论是防守还是进攻都不怎么有利,在现在的战局中有点突出。
老将没有同意后退,不能退,现在是拼命的时候,比拼的就是谁敢打敢杀,你一后退,士兵们的那股气就泄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老将吩咐摇动招将旗。
在军中这就是代表全军作战,殊死一搏,预备队什么的也要冲上来。
民夫什么的都要自觉一些,因为这是到了拼命的时候了。
相比较攻城的三万人,还是守城方的人更多一些,虽然他们的经验可能不足,但是蚁多咬死象。
用好几个人来换一个还是可以做到的。
而且上守城中的百姓也不能小觑,他们的祖祖辈辈都是采用的类似屯田进行军事训练的人,都是合格的民兵,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可能更多的是没有实战的经验,等习惯了之后就好了很多。
第二方阵遭遇到了迎头痛击,他们取得的战果也是可以的,一度打破了刀车的队列,冲击了修补城墙的队伍,还杀入了城内。
不过很快就被截断,分割包围,进入城内的很快就被消灭,毕竟没有后援力量的补充,人只会越发越少。
城头那边亲卫队已经都动手了。
杨素冲杀在第一线,手中的长弓将在危险距离内的弓箭手一一点杀。
他们具有远程攻击的能力,杨素担心他们伤到爷爷所以亲自出手。剩下的近战防好不失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情况看起来好像有些好转了。
不过事情真的这么顺利嘛。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攻城方再一次鸣金收兵。
这一次的撤退就比较的顺利,有着井阑上的弓箭手的掩护,守城一方去追击就只能是白给。
然后第三个方阵开始行动。
他们都休息了足够的时间,为了尽快的进入战斗状态,早早的就开始热身了。
和第二个方阵差不多,只不过第三个方阵的井阑更多,看起来像是准备用弓箭大量的杀伤有生力量。
步卒也不少不过看起来更像是为了保护一些人冲击井阑设置的。
林洪打造的井阑的高度比城头还要好,这真的是居高临下的射箭。
本来弓箭手的眼力就不差,再给他们一个优秀的射击平台,就能发挥出很大的作用了。
守城方也开始举盾。
弓箭手进行还击,双方就这样互相射击了起来。
城头上的小型投石车也可以发挥他们的作用,打击井阑,不过想要打倒是不可能的,石块的体积不够,而且这些井阑都进行了加固处理。不怕小火苗的焚烧,也不怕几下子就打崩。
这疯狂倾泻下来的箭雨,主要覆盖在了城头之上因为大鱼还没有走。
他的大旗还在,如果有那个幸运儿射中或者说是射伤了,对于战局都非常有可能会有影响的,所以很多人都想当这个幸运儿。
有人要攻击,而有人就要守护。
亲卫队还有士卒们组成盾墙甚至是人墙进行防御,老将还沉着冷静的进行指挥。
下方的守城军第一次向外部发起冲击,他们以刀车开路。
这一次出现的不是浑身血迹的士兵,而是一个个衣甲光鲜的。
不是预备队,而是从其他几个城通过密道赶过来的援军,他们的体力和精力都是充沛的时候。
井阑上都是弓箭手比地面的盾兵之类的要好解决。
可以释放的冲击一波。
来的援军也都是训练好的兵卒,人数甚至不比攻城方队的人少。足够冲击井阑。
城内的人群涌出,立刻就分担了城头上的压力。
井阑上的弓箭手转移了目标,开始为自己一方的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掩护。
城头上的人终于可以歇一歇了。老将所在密密麻麻的都是箭枝。可以想象的到方才的攻击是多么的猛烈。
有的人真的是被射成了筛子。
亲卫队成员有不少的人都牺牲了。
连杨素身上都中了四箭。
其中三处有衣甲无伤大雅,而其中有一道非常的锋利,应该是军中的高手射出来的,直接贯穿了小臂。
杨素已经进行了简单的处理,虽然有可能会影响作战,不过无伤大雅,还好是左手,不是右手。
但是这一箭已经足够让人警惕了,敌人内部的神射手。
因此杨素再一次劝说爷爷后退。
现在的局面,城头位置就好像是一个突出部一样,而且友军的援兵也到了,士气正盛,不需要担心后退影响军心的问题。
杨玄这次倒是没有犹豫,情况虽然没有明显的好转但是不影响他离开这个突出部。
而两个人都不知道就是在这样乱糟糟的战场之上始终有人盯着城头,因为这是他们的任务。
杨玄等人一动立刻就引来了关注。
在茫茫多的井阑的掩护中,这些神射手一直都没有出手。他们是为了等待人的出现。
那些亲卫队将杨玄所在保护的死死的。
杨玄所站立的位置也是一个很好的死角,没有合适的射击角度。
虽然他们有穿透力很强的武器。但是要是没打中可就非常容易成了打草惊蛇。
所以他们一直在等待机会,等他们移动。
现在双方人员的注意力都慢慢的从城头转向了缺口所在的位置。
那里是现在双方的主战场,密密麻麻的箭雨都成为了带有人性命的工具。
打的正是激烈的时候,没有人会想想的到城头上的动静,应该也没有人去关注。
但是事实情况的发展和正常大家伙的想象有所不同。
亲卫对举着盾牌防御,杨素一手搀扶着杨玄,另外一手拿着盾牌,用自己的身体和盾牌护住杨素。
看起来是万无一失。
在平地上是比较的稳妥。
但是想要下城墙必须走楼梯,楼梯能容纳几个人并排前行,但是无法使得一群全副武装的人一起下去。
总得有一个先后,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利索,这个时候往往就有可能出现破绽。
杨玄下楼梯的时候,脚有点滑,身子一歪,杨素连忙伸手去扶。
就是这样的过程之中出现了意外。
嗖嗖嗖的箭羽呼啸的声音传了出来。
哪怕是在这样的战场之上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武者的感觉太敏锐了,杨素第一时间用身体将杨玄挡住大喊“列阵防御。”周围的亲卫队成员连忙上来阻拦。
这时候就可以以肉眼清晰的看到箭羽射击了过来,他们试图进行拦截,盾牌都顶了上去,可是预想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长剑嗖嗖嗖的就穿过了盾牌,在上面留下了一个个孔洞。
在一些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穿透了他们的身体。
身上的护甲都没有起到应该有的作用。
最不幸的消息就是一支箭羽洞穿了杨素的防御,成功的射到了杨玄的身上,从肋部的位置射了进去。
并且还比较的深入。
杨素的声音已经不是人声了。
冒着箭羽带着爷爷冲下了城楼,寻找医师进行医治。
肋下的位置实际上还是比较重要的,不仅可能碰上人的动脉,而且还非常有可能伤到人体内的内脏。
年轻人的情况还好说,但是年纪大的人来说并不一定是一个好消息。
杨素一点也不吝惜自己的真气不断的灌入爷爷的体内,只不过流出来的鲜血让人触目惊心,怕不是真的伤到了动脉了。
而杨玄中箭受伤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连前线杀戮的人都察觉到了不正常。
这些援军谁来指挥,原本应该在上守城内的士兵又应该如何行动呢?
一时间队伍有些混乱,有的人是真的意识到情况不好了有些慌张。
而这个时候第三方阵的人则是开启了冲杀在短时间内就占据了优势的地位。
主将被射倒了,这可是大伤元气的事情。
同时也正是这个时候。
上守城的大门突然打开。
不是被攻城锤打开的,反而是里面的人自己打开的。
还没有等攻城方的士兵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眼中的喜色就变成了惊恐。
那是一道钢铁洪流,伴随着哒哒哒的马蹄声,冲击了出来。
地面上的人被撞开来。
有的甚至是淹没在马蹄之下成为了可悲的肉泥。
还有的人则是被直接串成了糖葫芦还没有彻底的死去。
浑身下上如同铁桶一般,竟然是一支重骑兵。
他们浑身上下都是重甲。就连马匹上也是如此。
实际上这就是没有训练多长时间的重骑兵。
除了重量还可能比较出彩的就是他们的防御了,除此之外,水平都比较一般。
毕竟训练的时间还比较的短。
这是林德的底牌。
他用林家的财大气粗可是打了一张好牌。
重骑兵在这个年代就是陆地上的坦克。
或许在山地和丘陵地区重骑兵就是个弟弟,但是在平原地区,不碰上轻骑兵。他们就是最好的冲阵的力量。
这些重骑兵冲锋到攻城的队伍中就是一片人仰马翻,他们停不下来也不能停,骑兵冲锋的最简单的道理,一直到自己的眼前没有敌人就ok。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