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6a5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天地有缺-第168章 紅光-dusci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小說推薦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水月仙子想了想,当下转身进入观内。
“几位道长,这是怎么回事?”
兀自进入观内,水月仙子不禁面露疑色。
“仙子,你莫要多问,那是个吃人的怪物,不要接近就是了!”
张随一脸讳莫如深。
水月道人见此,眸光一动,绕着弯问道。
“吃人,这山涧怪物是不是吃了很多人?”
张随仍旧是闭口不言,旁边的几个年轻道士却有些忍不住,尤其是面对如此一位貌美的女侠。
几个年轻道士此时畏惧的神色也是一扫而空,挺着胸说道:“女居士,你不用担心,黄粱观安全的很,没有什么山精鬼怪胆敢跑到黄粱冠这边来!”
水月道人一双妙目中撇了一眼黄粱观的周围。
黄粱道观的四周墙壁上都被布置了一些朱红色的符篆,这些符篆练成一线,这些妖物的确是不敢闯进来。
几个道人蜗居在观内,水月道人来回询问也问不出什么。
只是说,这怪异的声音出现有一段时间了,基本上是每个月都要叫上一次。
这声音十分瘆人!
也不是没有附近的猎户跑去查看,只是去了都是有去无回!
“看来是有妖物在此出世,也罢了,既然已经来了,那就索性将它除掉!”
水月道人心头这般想着。
但凡真君,在将阳神凝练为赤子真婴之前,都要外出积蓄功德。
无论是准备转迁地仙,还是直接冲击神仙,天仙,都要身怀功德,身怀玄黄功德某种程度能够削减自身雷劫。
若是要走走神仙之路,自身功德一定要多,这是获取神权的重要条件之一。
功德少了,很难排队,轮上好的差事,就算是上面有背景靠山,也说不上话!
那些方外道人为何如此稀罕从龙之功,这是积聚大笔功德,最直接的方式。
水月仙子休息了一会儿,便是在张随等人的挽留声中告辞离去,趁着那个怪异的声音还在,水月仙子准备探一探。
黄粱观内,几个年轻道人眼睁睁看着水月仙子身影急速消失在山前青石小道上。
小道上云深雾绕,只是片刻身形消失不见。
道观内,三清神像之前,点燃一炷香火,张随看着几个年轻道士失魂落魄的神色,不禁暗自摇摇头。
这些年轻道士都是他收养的孤儿,或是山脚下的村民,他们家中子女甚多,不好养活,他可以帮忙收养了一部分。
如今看来几个年轻道士也到了该还俗的时候!
……
云雾中,水月仙子运转水景剑派特有的水遁之术,身形在云雾中,宛若一道无形雾光,身形飞速接近那怪异叫声传来的地方。
此时正值六月初,山涧花红柳绿,还有不少硕果累累的野果子。
在古木狼林中,这些果子分外诱人。
水月仙子在山涧峭壁上看到了一大片诱人无比的红色梅果,当下也忍不住降下云光,却见下方骤然之间,一声极其古怪的叫声传出,这叫声传来便是水月仙子也是忍不住色变。
倏然一道红光俯冲而上,水月仙子神色刷的剧变,当下厉喝一声,周身有道道水色剑光凝聚,化为一柄通天神剑凌空劈落,却仍然被那红光吸附住!
那股红光吸附简直超乎她的想象。
“不妙!”
水月仙子凤眸凝重,心头大骇,感知着剩下红光越来越强,已经快抵挡不住,她神色一横,将一股浩荡法力灌注掌心云水古剑上,这柄古剑化作一道水色流光霎时一震,挣脱红光吸附,破空朝着杭州飞去。
自身却是被红光吸摄,霎时落入云海深处,消失不见!
……
而此时杭州城!
太平街北大门,周员外的寨子就在北大门中,旁边还有四颗龙爪槐树。
府邸大气,远远望去朱墙红瓦,不弱于那些显爵人家。
周员外家资的确不菲。
周员外名景字望廉,人送外号周半城。家中堪称百万之富,跟前就一个儿子,名叫周志魁,二十一岁,尚未有室,算是个大龄剩男!
大龄剩男的婚事,总是让人担心,老员外年过花甲,唯独一个儿子,自然是希望独子能够找个好亲家,才好维持这泼天富贵。
老员外也很清楚,他一走恐怕单凭周志魁的单纯性子,守不住这泼天富贵。
这半城身家哪怕不被亲戚宗族分光了,也会落入外人之手。
周员外花费巨大代价,让州府官员搭桥,搭上新来的寿春郡王,也是想要为自家买个保险。
从接风洗尘宴回来的时候,周员外已经是满脸醉意,但脸上满意。
只是回来的第二天,他却发现了一桩怪事!
这几天周志魁得了风寒,一直是在书斋疗养,未曾出门。
这天傍晚时分,老员外心下高兴,准备亲自去书斋看一看儿子,却不料走到书斋门口听到了有男女嬉笑的声音从书斋里传来。
老员外心想:“这必是书斋的婆子丫鬟勾引我儿做那苟且之事,这还了得!败坏家风,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
他悄然来到窗榻外,将纸窗湿破,望里一看,却是让老员外心头一惊。
这屋中是顺前檐炕,炕上搭着小桌,摆着几样菜,一枝蜡烛。
东边是他儿坐定,西边坐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子,生得芙蓉白面,珠翠满头。
周员外细细一看,认得是东隔壁街邻王成王员外之女,名叫月娥。老员外大吃一惊,心说:“我与王员外是孩童携手,垂髫之交,这两个孩子做出这种不要脸之事。”
周员外又羞又气,还有一两分愤怒。
周员外觉得可能是隔壁王员外眼馋自己的万贯家资,便是指使自家女儿做出这种伤风败德之事,好叫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再逼迫周家应下这门亲事。
但转念一想,周员外却是一惊。
他记得王员外数个月前,已经送王月娥到京师舅舅家里去了。
他是亲眼看到的呀!
那么眼前的王月娥又是什么人?
想到这里,老员外已经是心惊肉跳,再也没有观望的心思。
若是家中出了妖孽,只怕是阖家性命难保!
周员外回到家里,唉声叹气。安人一问缘由,也是着急,夫妻两个相对无言。
安人还是抱着侥幸:“还是明天去王家询问一番吧,万一是自己吓唬自己!”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