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jj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劍說 愛下-第1434節-非分之想相伴-n5lnt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一时间,恰卡的堂哥变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他的手下、同僚和上级长官轮着班儿的过来转悠,套近乎,摆明了想要蹭酒喝,甚至打算揣走一两瓶。
好汉架不住人多,这才天刚亮呢!
除了额外增加的夜间炮击演习任务的审批酒以外,剩下的一箱半红星牛栏山已经全有了主儿,这些人物,卡莫·奥萨卡少校一个都得罪不起,他瞬间就苦逼了。
这些天杀的,自己才喝了两瓶,其余的转眼间就没了。
好气哟!
对于恰卡·阿巴鲁塔来说,有一瓶就等于有两瓶,三瓶,李白既然能够拿出三箱酒,那么就肯定有第四箱,第五箱……其实这么想倒也没有错,别说四五箱,就算是一百箱,都能拿的出来。
大客户定制酒,那是一万箱起步,面对豪横的大客户,酒厂也只能跪舔。
其实李白更愿意的是,把国营茅台厂给包了,一个人吃下全年的产量,让其他人吃屁去吧!
恐怕到时候,全国人民都要讨伐他这个大魔头。
李白听了恰卡逻辑完全自洽的哭诉,却听出来全特么是套路。
最后抬起双手,做了个食指交叉的十字手势,说道:“十箱,最多十箱,多了没有!”
他可不想成为神马白酒批发商,这些自饮的红星牛栏山都是没有报过关的,放出十几箱送人没关系。
如果多了,成百上千箱的往外扔,没人拿这件事找他麻烦才是怪事,索马里政府不咋样,但还是要脸的
“十箱,十箱哪里够?至少得五千箱!”
恰卡·阿巴鲁塔一楞,随即抬起手,比划了一下,五根手指。
光是打点堂哥所在的部位,起码得五百箱酒,少了人家光拿好处不办事,你说冤不冤?!
想要完全打通向上晋升空间,五千箱不嫌少,一万箱不嫌多,等干完这一票,去特么的淘宝铺子,堂哥这根大粗腿都够自己吃一辈子。
这是一笔高性价比的大买卖,全指望着李白这个豪横的大户能不能帮上忙。
直接从华夏本土进口白酒,恰卡也不是没想过,但是最关键的一点,他没那么多本钱啊!
红星牛栏山,一瓶五十起步,一箱就是一千二。
五千箱,没六百万人民币根本拿不下来。
做淘宝生意这么多年,把恰卡自个儿给卖了,他也拿不出这么多。
说不定靠着人情,能够从李白这儿占些便宜,走个分期付款什么的,拖上一年两年再结清,就能完全周转过来。
老黑的小算盘打的是哗哗响。
“我又不是开酒厂的,上哪儿给你弄五千箱?你找别人做这个生意吧!”
李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决对不能对恰卡太客气,这货一有机会就敢蹬鼻子上脸的得寸进尺。
他手上的储物纳戒里面尽管的确有这个数量的红星牛栏山定制酒,别说五千箱,就算是一万箱也能当场拿出来。
但是绝对不会给恰卡太多,看在双方结识一场的份儿上,顶了天只有十箱,再多一箱都没有。
沟壑难填,贪婪的人心经不起试探。
眼下他能拿出五千箱酒,恰卡·阿巴鲁塔拍着胸脯老铁老铁的拿走,一转身,必定会狮子大开口的再要五万箱,而且是赊帐,接下来就是人间蒸发,彻底赖帐消失。
曾经在“雪骑士号”邮轮上面的时候,李白就已经看出来,这个老黑别看热情大方,十分豪爽,说话又好听,可是却有一副赌徒心态,否则也不会走火入魔般差点儿把家底输光。
即使帮着翻盘,在回了本后,又控制不住自己,还想要更多。
所以根本不能给这个老黑任何犯错误的机会,占点儿小便宜就算了,过度消费人情那是想都别想。
真以为老铁老铁喊得亲热,就真的铁了?
那是铁憨憨!
恰卡自己都说了,强龙难压地头蛇,外地人难做本地生意。
借着这一锤子的买卖,还不可劲儿的把李白往死里头坑?
“老铁,你可得帮帮我!真的,求你了!”
恰卡·阿巴鲁塔拉着李白,耍起了无赖。
啪!~
回应他的,是李大魔头的一个响指。
“立正,稍息,向后转,起步走!一二一,一二一,去,滚远点儿!”
再这么得寸进尺的非分之想,恐怕连朋友都没的做,必须小以惩戒。
恰卡身不由己的转身就走,还一二一的踩着节奏,哭丧着说道:“喂,喂,老铁,老铁,别这样!喂!给我回来啊!”
他很想停下脚步,可是身体却偏偏不听使唤啊!
MMP的催眠术!
劳资拿你当兄弟,你竟然给我下催眠术!
是不是真当兄弟,反正黑人的嘴,从来就没有实话。
“He……Tui!~”
从房车上下来的巴祖冲着恰卡·阿巴鲁塔一二一远去的背影,狠狠吐了口唾沫。
这几日,他可是被恰卡这家伙给欺负惨了,今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让你高攀不起。
巴祖的确有资本让恰卡高攀不起,因为他有李白给的好东西。
从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面翻出一个破破烂烂的大藤筐,巴祖乐呵呵的拖走了李白给他的四十罐午餐肉、两箱红星牛栏山、二十斤白砂糖、一桶花生油和一整套不锈钢锅具。
这个土黑子真是什么都想要,反正李白也舍得给,能拿走多少就拿走多少,横竖都不值几个钱。
亲妹子阿尔丽娜卖给李白,人货两讫,双方互不相欠,卖妹求财的亲哥哥美滴很。
破筐子根本兜不住这么多东西,一边拖着,一边散架,还一边乒乒乓乓的掉东西,巴祖只好时不时重新捡起来,手忙脚乱的往筐里装。
这一幕吸引了不少小黑娃围观,嘻嘻哈哈的指指点点。
目送着巴祖带走了东西,李白接着找到了恰卡的堂哥,炮兵营的卡莫·奥萨卡少校。
扔下十箱红星牛栏山,直接告辞。
恰卡·阿巴鲁塔还在绕着弗拉俄比部落一二一的迈着步子,他快要哭了,这狗日的催眠术啥时候才结束啊!
看到李白的房车远去,悲伤的大喊道:“喂喂!姓李的,给我回来,你跑了,我怎么办啊!”
一群围观的傻大兵热烈鼓掌,营长堂弟的这个正步走的老好了。

中午,灶台上的油锅里发出噼噼啪啪的细碎声响。
散发着果香的油脂包围着裹了面包糠的里脊肉条,色泽变得越来越金黄。
“像这样,肉切成条,和你的手指一样粗细,先用一小勺小苏打和料酒揉搓浸透,半小时后,水冲洗一遍,重新倒入料酒、盐、高筋面粉、椒盐、生粉和蒜粉裹浆,入味十分钟,用筷子夹起,在面包糠里面滚一遍,放到油锅里小火慢煎,不需要太多的油,只要浸到肉条的三分之一厚度就行了,要记得经常翻面,颜色不能煎得太深,出锅后先沥油再放盘,可以垫一张硅油纸,保持酥脆。”
洪璃小妖女亲手炸着里脊肉条,一边给阿尔丽娜介绍烹制诀窍。
凡是用嫩肉粉的,都是异端,一点点小苏打,足以让肉质变得细嫩松软,连肉锤和刀背都不需要,不过小苏打放多了会有特别的碱味儿,掩盖住肉质的鲜美,所以在软化肉纤维后,还需要再用清水冲洗掉多余的小苏打成份,保留原本的肉味。
“真是太神奇了!华夏美食,就像是魔法!”
不像没文化的哥哥巴祖,在英国剑桥大学攻读经济学硕士研究生的阿尔丽娜与洪璃小妖女交流起来,完全没有任何障碍。
“嗯?嘶,好香,好香,开饭了吗?上帝啊,我快要饿死了!”
从昨晚一直睡到中午,完美错过早餐的白人青年终于醒了,一睁开眼睛,闻到空气中的油香和肉香,他的肚皮就开始打起了鼓点。
“咦?奥古斯塔,你醒了吗?”
坐在沙发上等着开饭的郝汉看过来。
睡在过道里的白人青年全程就跟死猪一样,不论是停车还是开车,连说话声都没能把他给吵醒,如今睡觉睡到自然醒,多半是给饿醒的。
刚刚脱离了生死大劫,精神彻底松懈下来,难免需要一场好睡才能弥补过来。
“早上好,郝汉,现在是几点?”
奥古斯塔·巴斯托揉着乱蓬蓬的头发,在抬起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时钟,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他的目光最后落在洪璃小妖女与黑妹儿所在的灶台那里,用力嗅了几下,咽了咽口水,试探着问道:“你们这是在炸蛇肉吗?”
就在昨晚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碰蛇肉的,不过凡事都怕第一次。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是好朋友。
黑曼巴的蛇肉羹简直就像有毒,在硬梗着脖子强迫自己咽下了第一条蛇肉后,奥古斯塔·巴斯托仿佛打开了新的世界。
从未想像过,这世间竟然会有如此鲜美的食肉,简直就是上帝的恩赐。
这会儿他的新鲜劲儿还没有过,见什么都当成蛇肉。
“不,是里脊肉!”
郝汉替白人青年解了疑惑。
“哦!~”
奥古斯塔·巴斯托大失所望,他随即上下打量着郝汉,惊讶道:“郝汉,你的眼睛怎么了?”
郝汉连忙偏过头含糊其词道:“呃,是睡肿了,嗯,就是睡肿了!”
尽管已经用了冰袋和活血化瘀的药膏,但是紫红肿胀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全部消退下去的。
这会儿他的眼眶整个一片青黑,看上去越发像一对熊猫眼。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