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s3f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帝霸》-第4126章想知道熱推-dppnp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
一招之下,虚幻公主惨败,甚至是连一招都没有,毕竟,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出手,只不过是扔出了精璧而已。
这样的情况,似乎是印证了李七夜的一句话,我有几个臭钱就是了不起。
这样的结果,也是让大家面面相觑。在此之前,多少人在心里面是鄙夷李七夜,多多少少在心里面都认为李七夜只不过是暴发户罢了。
一个暴发户,除了有几个臭钱之外,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也没有多少本事。
甚至有许多的修士强者认为,若单是凭自己的本事,不依靠那几个臭钱,自己分分钟都能好好教训李七怎么做人。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又不是那么一回事,李七夜他就是有几个臭钱,那怕他不用这几个臭钱去雇佣其他的强者替他出手,单凭他所拥有的钱,都足可以把许多修士强者砸死,而且,李七夜根本就不介意自己一身的铜臭味。
也就是说,我就是一个暴发户,就这么样的暴发户,李七夜做得理直气壮,毫不夸张地说,谁敢与他过不去,他就能拿钱砸死他们这些修士强者。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那些就算是瞧不起或者鄙夷李七夜的修士强者,根本就奈何不了李七夜。
相反,你瞧不起李七夜、甚至自认为李七夜不如自己,有着莫明的优越感,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有几个臭钱的李七夜却能分分钟教训他们自己怎么样做人,不是他们教训李七夜怎么样做人。
在这样现实的反差之下,让不少修士强者心里面都不是滋味,他们也都不由面面相觑,只好沉默不语。
“大家也都吃饱了吧,没戏看了吧。”当回到酒家的时候,李七夜随便扫了一眼,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一说,没有谁敢吭声了,其他的修士强者也都纷纷付帐走了,特别是刚才出声支援虚幻公主、或者为虚幻公主帮腔的人,那更是灰溜溜地走了,神态颇为尴尬。
不过,也有人没有走的,比如说,流金公子、雪云公主,他们就是没有走,反而是凑过来。
“怎么样,你们还有什么事吗?”李七夜瞅了一眼厚着脸皮凑过来同桌的流金公子,淡淡地说道。
流金公子也厚着脸皮,不显尴尬,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流金学浅,有点疑惑想向公子请教。”
流金公子,在剑洲的威名不用多说,甚至被人尊称为俊彦十剑之首,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就是偏偏是要厚着脸皮。
“也罢,我今天心情好,说吧。”李七夜打了一个呵欠,说道。
流金公子沉吟了一下,想了一下自己措辞,然后才说道:“我听闻说,公子有一手绝世剑法。”
这话说出来,李七夜就瞅着流金公子,说道:“你想说什么?”
流金公子不由干笑了一下,又觉得唐突,不方便直说,只好说道:“公子一手绝世剑法,一招便击败海帝剑国的弟子……”
“我知道。”李七夜轻轻摆了摆手,说道:“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了,你是想说‘剑指东西’这一招是吧。”
“流金愚昧,只是瞎猜想而已,公子不要见怪。”流金公子忙是说道。
流金公子曾经听说过李七夜的事情,而且他打听得十分详细,特别是听到李七夜在至圣城外以一招剑法杀死海帝剑国的弟子之时,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李七夜的剑法让他想到了一些东西。
所以,今日,能亲自见到李七夜,这让就流金公子很想知道究竟,但,毕竟这是涉及到李七夜的所学,这样的话题往往会犯禁忌。
“没错,就是‘剑指东西’。”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
李七夜一口承认了,这让流金公子也不由为之一怔,颇为意外。
毕竟,剑指东西,乃是由他们善剑宗的剑帝所创,乃是世间一绝,称得上是他们善剑宗的绝世剑式,但是,现在李七夜却修练了他们善剑宗的剑法。
换作是其他人,自己修练了其他门派的剑法,那一定会秘而不宣,但是,李七夜却丝毫不介意,坦然地说了。
“公子能修‘剑指东西’,此乃也是天资无双也。”流金公子回过神来,不由感慨,叹了一声,说道:“我苦修几十载,也难于摸得门槛也。”
流金公子并没有暴怒,反而是感慨不己。若是换作其他大教疆国的弟子,或者会勃然大怒,毕竟,这样的绝世剑式,任何门派都会十分珍惜,若是被外人偷学了,那一定会人人诛子,任何门派都不会善罢甘休,任何门派的弟子,也都有责任去维护自己宗门的秘术不外传。
流金公子并没有暴怒,的确是有过人的涵养。
“不兴师问罪?”李七夜似笑非笑地看着流金公子。
流金公子干笑一声,摇头,说道:“公子说笑了,我们祖先,乃是桃李满天下,剑洲诸多门派与我们善剑宗都有着莫大的渊源,我们善剑宗不少剑法,也曾流入诸子百家。我们祖先乃是开门授道,传道于天下之人,我们这些后人,又焉就此兴师问罪。”
流金公子这话不假,而且说出来,那也是一种底气,是一种自豪。
当年剑帝,的的确确是开坛授道,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曾学于剑帝座下,也正因为如此,剑洲乃至是整个八荒,许多的大教疆国都与善剑宗有着莫大的渊源。
善剑宗的不少剑法也都曾有传入其他的大教疆国之中,诸子百家,又有多少宗门的祖传剑法,都与善剑宗有着莫大的关系呢?
所以,就算李七夜修练了“剑指东西”,流金公子也谈不上什么兴师问罪。
流金公子说道:“流金只是好奇而已,剑指东西,这一招剑式,我有许许多多的疑惑,公子修得此剑,乃是不世之才也,所以,流金厚着脸皮,欲向公子请教一二。”
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不传你,你修之也无用。”
“公子此话怎么讲?”流金公子不由为之一怔。
“你所修的乃是‘九日剑道,又何需修‘剑指东西’,剑之道,相差甚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论是你祖先传下的‘九日剑道’,还是狂日天剑,此乃都是狂霸之道,剑指东西,乃是错空之道而已,相互悖背。你也谈不上什么万古第一天才,既然已修‘九日剑道’,也无需求修‘剑指东西’,得不偿失,贪多嚼不烂。”
流金公子一听,为之呆了一下,回过神来,大悟,深深地向李七夜一鞠身,说道:“听公子一年,胜十年修行,流金感激不尽。”说着大拜。
正如李七夜所说,他所修练的正是“九日剑道”。
九日剑道,乃是剑帝所创,当然,剑帝一生,所创剑道,并非仅止九日剑道。剑帝在证得无上道果,成为道君之后,这才得到了九大天剑之一的狂日天剑。
但是,作为九大道剑之一的狂日道剑,剑帝仅仅是得到了道剑中的剑,也就是狂日天剑,却未能得到狂日剑道。
所以,剑帝执狂日天剑,悟出了与之相匹配的“九日剑道”,九日剑道一出,也曾绝世一下,所向无敌,就算是不及传说中的狂日剑道,那也是举世无敌的道君剑法。
流金公子天赋极高,自幼便是善剑宗重点栽培的弟子,自幼修练了“九日剑道”这样的绝世无敌剑法。
但是,不管流金公子天赋如何高,他却偏偏参悟不了剑帝所留下来、十分具有传奇色彩的一招剑式——剑指东西!
流金公子也自负天赋过人,对于自己未能参悟“剑指东西”,是耿耿于怀。
也正是因为听到了李七夜传闻,这就引得他十分的好奇,他是十分想了解一下,现在被李七夜一点拔,也算是让他心里面的执念消散了。
李七夜笑了一下,坦然受之。
“曾有记载。”在这个时候,雪云公主若有所思,说道:“剑帝曾把‘剑指东西’这一招留存于云泥学院,不知真假。”说着,她不由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学到的东西,倒不少。”
雪云公主也不是傻丫头,识趣,不再谈论,含笑,说道:“雪云所学,那也只不过是浅薄而已,在公子面前,只怕殆笑大方。”
“好了,不要探我脚根。”李七夜轻轻摆手,说道。
流金公子和雪云公主也不是傻子,他们都深深向李七夜一鞠身,这才离开。
流金公子与雪云公主离开之后,李七夜看了看彭道士,说道:“你咋跑来了,不是在长生院呆着睡觉吗?”
彭道士回过神来,不由干笑一声,说道:“我,我,我乃是找公子的。”
在古赤岛的时候,他本是想收李七夜为徒,现在他也明白不是那么一回事,他明白过来之后,就想寻找李七夜,所以离开了长生院,离开了古赤岛,踏上了这片大陆。
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风波。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