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bk9人氣言情小說 海賊之禍害-第十八章 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熱血沸騰吧。展示-5xp6r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
藏匿海贼是重罪。
因此,
为了缉捕罪犯,缇娜不惜一切代价闯入宫殿。
却没想到会沦落至此。
这几乎是她从军生涯中,最是难堪的一次。
“放开我!”
缇娜咬牙切齿看着将自己禁锢住的莫德。
莫德无动于衷,淡淡道:“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海贼只能以‘罪犯’的身份上缇娜的军舰,就算是七武海也一样。”
缇娜果断拒绝。
兴许是在气头上,她的态度很强硬。
莫德摊了摊手,叹道:“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先等你冷静下来,然后我们再来好好‘商量’一下。”
“不需……”
“嘭!”
缇娜的话刚出口,限制住她自由的影子,毫无征兆的给了她后脑勺一记重拳。
重击之下,缇娜眼睛一翻,干脆利落晕了过去。
消极Buff正在逐渐减弱的海军们,皆是瞪圆眼睛看着惨遭拳击的缇娜。
那个令他们无比敬仰的实力强大的飒爽女上司,在莫德面前,竟是如此无力。
“真是直接……”
王国护卫军惊讶看着莫德。
佩罗娜怜悯看着倒地晕过去的缇娜。
惹谁不好,偏要惹到莫德。
佩罗娜微微摇头,收回正在晃荡的消极幽灵,专心吃着餐盘里的甜品。
在她看来,哪怕缇娜态度软上一点,莫德为了搭一趟顺风船,肯定给出台阶下。
要知道,身旁这男人可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结果缇娜非但不软,还表现得更加强硬。
这下好了吧?
众目睽睽之下被莫德制裁了。
相比之下……
佩罗娜看着盘子里的甜品。
这还是莫德帮她添的。
现在的日子,虽然谈不上自由,但起码不用再受什么委屈了。
有了缇娜的鲜明写照,佩罗娜觉得自己还算幸运。
当莫德将缇娜敲晕后,宴厅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而莫德并没有就此罢手。
他一不做二不休,操控着影子,将其他海军也一并敲晕。
这般操作,愣是让在场众人瞠目结舌。
简直不当人啊。
寇布拉深深看了一眼莫德。
这个海贼……
或者说,
这个七武海,给了他一种特别的感官。
该说是特立独行,还是非同寻常呢?
寇布拉在心里感慨一句,便是命令卫兵将眼前这群失去意识的不速之客送到清净点的地方。
待卫兵们将缇娜等人搬走后,晚宴得以继续。
两个小时过去。
晚宴结束,已经夜深之际。
在薇薇的邀请下,莫德留宿下来。
国王寇布拉为了更好的招待草帽一伙,在动乱刚平息的当下,不惜开放浴池,让草帽一伙去舒舒服服泡个热水澡。
莫德没有去凑热闹,反而是去宫殿庭院内散步。
佩罗娜闲得无聊,也就跟着莫德一同出来散步。
至于贝利,晚上吃得不少,喝得也不少,这会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莫德和佩罗娜一前一后在庭院过道上缓步而行。
今夜无云,明月高悬夜空。
皎洁月光照向庭院花园,伴着悦耳虫鸣声,倒是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受。
莫德走着走着,忽的停下脚步,看向前方一道石柱拱门。
索隆背靠在石柱上,手握和道一文字。
他身上有伤,不适宜去泡澡,反倒是在这里等着莫德。
“和我打一场!”
刚领悟了武装色的索隆,战意可谓高涨。
甚至不顾身上的伤势,迫不及待就想跟莫德打一架。
主要也是因为他担心莫德明天就会跟着那支海军队伍一起离开。
如此一来,下次见面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就现在的你,我只用一根手指就能让你倒地不起。”
莫德瞥了眼索隆身上层层包扎的绷带。
这种伤势,能够走动已是罕见,也不知索隆是哪条神经抽了,竟然想跟他打一场?
不客气的说,别说一根手指了。
莫德根本不需要动,就能让影分身轻松解决现在的索隆。
被莫德如此轻视,索隆却是一点也不生气。
他十分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
强大到令人窒息。
但,
哪怕可能真的会被一根手指完虐,索隆也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那你倒是试试看……”
索隆眼神凌厉,缓缓拔出和道一文字。
在银白月光照耀下,和道一文字的刀身上显露出一圈圈黑纹,如水波一般微微颤抖着,似乎很不稳定。
“半吊子水平。”
莫德早就见识过索隆的武装色,适时给了一句中肯的评价。
不过,
直到现在,莫德还是挺意外的。
他没想到索隆能够提前两年领悟武装色。
想来,应该是他将见闻色霸气和武装色霸气原理传授给乌索普,从而形成了当下这种结果吧?
有此影响,草帽海贼团的综合实力或许会在短时间内迅速飞涨,成为今年名副其实的超新星领头羊。
“半吊子……是啊,的确是半吊子。”
索隆不气也不恼,因为这是事实。
就算对武装色还不够了解,索隆也能感觉到技巧上的严重失衡。
“但那又怎样,我感觉得到……血液在奔腾的微妙触感,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热血沸腾吧。”
索隆摆出一刀流起手式,嘴角一咧,眼中浮现出凌冽光泽。
莫德瞥了一眼索隆的胸膛,冷静道:“你的感觉是对的。”
“嘿。”
索隆以为莫德是同意了,战意愈发高涨。
莫德忽的抬手,指向索隆的胸膛。
那里,丝丝缕缕鲜血正从绷带间隙里流淌而出,但索隆一无所觉。
看到莫德的抬手动作,索隆眼神一凝。
他以为这场战斗就要一触即发,便是鼓动全身肌肉,向前猛地踏出一步。
紧接着,他就听到莫德的话。
“伤口裂成这样,别说奔腾了,都快成喷泉了。”
“……”
索隆闻言愣了一下。
注意力全在莫德身上的他,这会才终于注意到伤口处正在小规模喷血。
而且是喷一下停一下,像是在调戏他的眼睛。
痛楚随之如潮水般冲击着神经。
仅是这种程度的话,索隆还承受得住。
但随着伤口裂开,好不容易恢复的气力也在逐渐流失。
“可恶啊……”
索隆咬着牙根,很是不甘心。
随着气力流失,他背靠石柱,缓缓坐倒在地。
莫德看着乘兴而来败兴而止的索隆,微微摇头。
这家伙,有时候还是挺逗的。
“佩罗娜,去把乔巴喊过来。”
莫德偏头看向佩罗娜,同时让影子离开本体,去往自己的寝室。
佩罗娜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在她心里,已经将索隆归类到跟路飞一个等级的憨憨。
目送着佩罗娜离开,莫德再一次看向索隆。
“你能学会武装色霸气,确实让我意外,但也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在新世界里,懂得武装色的人,多到你难以想象。”
“所以,想拿我当试金石,你还差得远呢。”
莫德蹲下来,平静看着连刀都有些要握不住的索隆。
“不过,你要是真想体会一下什么叫绝望,我会在香波地群岛等着你。”
“一、一言为定!”
索隆抬头,目光灼灼。
只要能够变得更强,他才不会在意什么轻视之语。
眼见索隆兴致如此高涨,莫德眼神顿时深邃如幽潭。
“刀剑无眼,说不准会杀了你。”
“被杀,只能说明我不过如此。”
“呵。”
莫德起身,深深看了一眼索隆,像是在看一头待宰的羔羊。
单凭这一眼,
也不知是索隆失血过多的缘故,竟是浑身泛起了寒意。
就在这时,影子拿着一把刀来到庭院内。
那把刀,则是莫德在议堂后街找到的业务五十工之一的良快刀花州。
莫德从影子手中接过花州,旋即丢给坐在地上的索隆。
“嗯?”
索隆抬手接住花州,疑惑看着莫德。
“名刀花州。”
莫德说着,又将腰间上的千鸟解下来。
“名刀千鸟。”
“这两把刀,送你了。”
“如果是你的话,这两把刀……也许有幸能被‘炼’成黑刀。”
话音未落,莫德亲手将千鸟交到当场懵住的索隆手上。
紧接着,莫德看了一眼庭院走道上,正朝这边匆忙赶来的乔巴那娇小玲珑的身影。
“算了,今晚就不在这里留宿了。”
莫德忽然改变主意,背对着仍旧没回过神的索隆。
“我待会就走,只能劳烦你帮我替乌索普说一声了。”
“……”
索隆怔怔看着莫德的高大背影,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将刀赠给索隆后,莫德迈步离开。
自从得到秋水之后,莫德基本就冷落了千鸟。
毕竟他不是三刀流。
而布鲁克之前剑断,莫德曾提议要将千鸟给布鲁克用。
但布鲁克用惯了细剑,没有接受莫德的提议。
今天,
也就顺势将千鸟托付到索隆手中了。
多少弥补了索隆在罗格镇错失两把名刀的遗憾。
“索隆,我不是让你静养吗!!!”
乔巴气急之声从庭院走道另一头传来。
佩罗娜眼看莫德从另一个方向走了,便是跟了过去。
而莫德要去的地方,则是一众海军所在之地。
不管之后缇娜同不同意让他登船,这会他都要喧宾夺主,将包括缇娜在内的一众海军,直接尽数拎到军舰上去。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