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15x4熱門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 線上看-第十三章 感情你們都是滅世狂魔啊? (5000)推薦-izrk7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你不对劲!”
一时间,苏昼甚至都来不及对一脸好奇的邵启明,说出般若之书扫描的结果。
他颇为狐疑地用灵力抖动般若之书,仿佛像是测试这玩意是否运转正常那样。
但很显然,般若之书并不是老版动画中的电视亦或是其他电器,抖一抖拍一拍就能恢复正常——更何况它原本就没坏,运转的非常良好。
所以苏昼在尝试一阵后,便只能选择放弃,巨大的战舰神木抖动枝叶,发出了唏嘘的声音:“人的际遇,当真不可预料,不仅仅要看个人的奋斗,也要看历史进程……”
“根据完美给我看见的几个假定未来来看,倘若这世间无我,便会陷入黑暗混乱的可怖世道,在那样的世道下,启明亦或是其他人步入黑暗实乃人之常情。”
“怪不得他们,都是世界的错。”
话至最后,苏昼顿时语气一转,他颇为自豪地晃动了一下树干:“但是这样,反倒是证明了,我才是维护世界和平最重要的力量。”
“仔细想想,果然不愧是我!”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故而在邵启明一头雾水的情况下,苏昼又将般若之书转向,对准了远方,正在朝着这边走来的一个人影。
那是偃圣。
“咦,看上去,似乎是有事要找我?”
苏昼看得出来,偃圣此时的灵魂波动颇为凝重,似乎是有正事。
不过并不影响他用般若之书扫描对方一下。
偃圣这次使用的,是月球基建用机器人改造的躯体,本质是一团灵气数据流的他没有固定的物质身躯。
原本他要和苏昼交流,直接通过灵力传讯即可。
但这一次,因为战舰神木还在本能地释放武德神光,高强度灵力辐射屏蔽几乎一切远程神念交流,故而他只能换上具备抗辐射能力的机器人躯体才能靠近。
毕竟,战舰形态本质上,是苏昼的疗伤形态进化而成,他再怎么收敛自己的防御性灵光,干扰对于霸主地仙以下的修行者而言还是太严重了。
顺带一提,邵启明之所以不用在乎这些,是因为他同样是神木之躯,他的躯体对化身神木形态的苏昼产生的灵气辐射有极大的抗性。
对准了偃圣的般若之书上,浮动着金色的光纹,不断地从周围的空间中凭空汲取出丝丝缕缕的金色雾气,而这些雾气最终将会在书页上汇聚,幻化成苏昼所能看见的文字。
【姓名:武崇文】
【年龄:75岁】
【天赋:超凡入圣】
【种族:灵态信息生命】
【修为:统领人仙巅峰】
【历史信息:……】
【完美推演:……】
扫过般若之书上的的文字后,苏昼登时懵了。
并不是因为偃圣的天赋,赫然是极高水准的超凡入圣……更重要的,是他的历史信息,和相关的完美推演。
武崇文诞生于1944年,那个时候,现代电脑已经摆脱了原始的囊肿躯壳,且已经被发明了3年,被各国普及使用。
而就在第一代小型电脑被发明的时候,他出生了。
无须赘述,作为老牌修行家族武家的一员,武崇文一路修行都算是一帆风顺,他的天赋极佳,如果不是灵气断绝,他恐怕能刷新不少修行速度的记录。
除此之外,武崇文在占卜,卦算方面有着匪夷所思的敏锐性,教导他这方面的老师数次近乎,认为他就是为了天机卜道而生——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就在武崇文周游全世界,前往各大高校进修电子专业时,他还划时代地将计算机系统与阴阳爻联系在一起,开创了全新的一系卜算修行法。
这样的成就,如若是在灵气无缺的时代,足以开宗立派,称师做祖。
而即便是在灵气断绝的时代,当时的三十六圣中央委员会也认可他的潜力,送他前往传道塔接受历代仙神传承,作为圣席的预备役来培养。
听上去,这样的一生,简直完美无暇。
但即便是武崇文这样天赋奇才的人,也不可能做到完美。
他的一生,同样有着众多遗憾。
而其中,最令他感觉莫测的,是一位他在正国书院研读深造时,认识的一位异国留学生。
那是一位姿容端丽,打扮靓丽的南国女子,她温柔和善,且学识渊博,是为数不多可以和那时满头满脑都在思索修行和灵魂信息化的武崇文聊上天的人。
两人同样都是修行者,且同样对电子灵魂化以及种种人类思维电子化的课题感兴趣,在数次充满激情的交流后,这位女子成为了武崇文的助手,并在未来的十几年中,协助还未成为偃圣的武崇文建造了‘电子冥府’的初始版本。
那大概是武崇文最春风得意的时候吧——自己是圣席预备役,开创了一种全新的修行法,研究的成果被全世界各大势力承认,还有了可以互相分享喜悦的红颜知己……
但很快,一场突如其来的争执,令原本亲密的二人决裂。
“等等,武崇文,你难道……你难道就不想通过这个,成为这个世界的最强者吗?!你是认真的吗?!”
“亲爱的,我的目的从来都不是成为世界的最强者,我只是……只是想要让这个世界的所有人,超越生与死的轮回,成为超越这一威胁的存在而已!”
“可我想要让你成为最强者,我正是为了这点才一直帮助你……”
然后,便是矛盾,争吵,愤怒,决裂,以及最终的分离。
因为想要的未来并不相同,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
之后,忙于自己工作的武崇文,就再也没有关注过那位昔日亲近的女子。
实际上,那时的他,再也没有关注过研究所之外的现实世界。
而等到他结束了第一阶段的测试研究,从实验室中抬起头,再一次关注现实世界时,他便愕然的发现,一切已经和过去大不相同。
时光荏苒,存在于偃圣记忆中的那位温柔的南国女子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降灵会七大首领之一的‘操盘者’。
而在这期间,那位南国女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半点也不知道。
所以,才会感觉无比悔恨和遗憾。
苏昼凝视着般若之书上的诸多信息,他扫过上面的一排排文字,目光愕然。
“原来,我当初干掉的那群降灵会首领里面,居然还有偃圣过去的朋友吗……难怪那个时候偃圣第一时间赶到,情绪还有点不对。”
“而且……”
凝视着般若之书后半段,有关于完美推演的部分,苏昼不禁喃喃自语。
“15%的可能,偃圣会堕落,他会选择和天神降灵会,准确的说,是和‘操盘者’合作,在全球范围内掀起大规模暴乱的同时,建设地上的电子冥府,收纳众多流亡者的怨魂,成为地上冥王。”
“29%的可能,偃圣会陷入疯狂,他会使用自己的技术,制造一种前所未有的思维病毒,在灵气复苏之初就侵染全人类——换句话说,就是黑了全人类的大脑,而他就是统御亿万众生思维的思维网络之主。”
“36%的可能,偃圣会凭借电子冥府之力,净化如今已经被污染的正国幽冥界域,再开阴曹地府,再次基定六道轮回。”
“20%的可能,偃圣将会和降灵会的战斗中失控,令已经成型的电子冥府暴走,成为席卷整个地球,乃至于整个太阳系的‘游星怨灵’。”
偃圣武崇文的一生,说实话其实颇像是话本小说的主角。
苏昼只是略微一看,就被对方的人生吸引……但是更加令他注意,乃至于惊愕发愣的,却是完美推演中,对方那比邵启明还要更加夸张的黑暗未来。
“咋回事啊?怎么就人均灭世狂魔了啊?”
“启明最多也即是来个黑暗极权社会,这偃圣,这偃圣……怎么随随便便就是足以影响几十亿人思维病毒,甚至会波及整个太阳系生命的游星怨灵啊?”
虽然战舰神木状态下苏昼没有表情,但是他的神念波动还是在疯狂吐槽:“般若之书?灭世之书还差不多吧!”
“雅拉,完美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现在这个世界多安宁又美好,可怎么在祂的推演里,感觉是个人都能灭世啊?”
当然,苏昼知道,般若之书的推演,是基于被推演目标会成功的基础上。
倘若在现实,很多人未必是不想为恶,而是刚刚打算开始为恶,就被人给打回去教做人,所以只好乖乖当一个正常人。
就好比金琼和汤缘——当初的金琼难道不够反派,不够邪恶嘛?而汤缘更是可能成为灵王,响起灵械之灾的魔王级人物。
结果呢?一个乖乖当三好学员,一个已经完全成了非常优良的社畜秘书。
多亏苏昼的教育。
但就算如此,邵启明和偃圣这两个人的未来,还是让青年感觉颇为不对劲:“太怪了,这太怪了!”
“其实半点也不怪,甚至可以说是正常。”
对此,灵魂空间中,正在陪着一群厄木触须玩荡秋千的雅拉微微摇头:“正是因为基于‘成功’的基础,所以人心的恶念才会如此可怖。”
“也正是因为如此,完美才打算否认多元宇宙中所有可能性中,‘坏’的那一半。”
如此说道,蛇灵看向般若之书,祂的语气有些微妙:“般若之书,倒也的确是祂的造物,祂力量的一部分。完美将这个东西给你,或许就是想要让你知道,多元宇宙‘恶’的可能性,有多么令人不爽,让你想要和祂一同改变吧。”
“原来是打算用这个来吓我,那倒是可以理解了……”
听见雅拉的解释后,苏昼便若有所思地晃动了一下枝叶,庞大的神木搅动月背的灵气,令灵气化作宛如潮汐一般的波浪。
他当然不觉得,完美是真的打算靠这个吓唬自己,所以他只是轻叹一口气:“不过也用不着,我也会改变那样的未来。”
“怎么了,阿昼?测试的结果如何?”
对此,并没有搞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的邵启明,有些困惑地摇了摇头。
“嗯……还挺好!”
苏昼自然不能直接回答‘好兄弟,你未来超过一半的可能都是极恶之辈,最擅长的就是建设反乌托邦,如果想要灭世也不是没可能的魔王级人物’。
所以,青年只是哈哈了一声,告诉邵启明‘好兄弟,你未来前途远大,无论什么事业只要想办就都能成功,哪怕是影响全人类也轻而易举啊!’。
这种话说出来,倒也不能算是苏昼撒谎,只能说没有把事实说完——影响全人类,巨型企业,反乌托邦,那也的确算是影响全人类嘛,没差。
“总之,等伤好了,就回地球看看吧——霜月最近从先驱者空间回来了,她有好多事情想要和你说呢。”
“哈哈,好的,正好我也想知道她在先驱者空间怎么样,开不开心!”
总之,邵启明就这样,带着一种感觉自己被糊弄了的微妙感觉,离开了月背环形山,朝着回地球的挪移大阵走去。
而就在邵启明离开之后,苏昼又测试了几次——他甚至将萨拉从个人空间中拉了出来,并让智慧树的精魂凭依在萨拉身上,对双方都鉴定了一次。
这一次的测试结果,倒是正常了不少。
毕竟萨拉和智慧树这两个小家伙,显然都没有什么灭世的潜力,
尤其是萨拉,在没有苏昼干预的情况下,这位小蜂人最多就是一个远海部落女王的命,就这,可能性也只有百分之九,她绝大部分所谓的‘完美人生’,至多不过是当一位好花匠,好渔夫,而恶的可能性……也无非就是当个小海盗。
她甚至没办法当海盗船船长!
至于智慧树……
智慧树在没有苏昼的情况下,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会诞生,而对于般若之书的计算方法而言,这个百分之一,基本可以和‘不可能’划等号。
换句话说,智慧树的所有可能性,都基于苏昼的存在,没有苏昼,它就不会诞生。
总之,苏昼在折腾了半天之后,总算是搞明白了,自己手上这本般若之书真正的功用。
这一完美赠予的奇物,其本质的能力,便是读取‘过去的信息’,然后,以此为根基,推演‘未来的成功’。
——所谓的完美,就是寻找出过去的缺陷,弥补。然后找出以及想要的未来,达成。
只有通晓,并彻底解决了这两者后,人的一生才算是完美。
这个标准,倒是正常,苏昼也颇为认可。
“原来如此,般若之书,般若纹,就是记载一切信息”
将般若之书收回自己的体内,此刻的苏昼,心中不禁陷入沉思:“除却人心这种东西,所有客观记载的历史,只要没有被人刻意的湮灭,就都会有痕迹存在——即便是坠入黑洞,事件视界的表层依然会有信息的痕迹残存,而这也是般若纹的本意。”
“而般若之书能以某种方法,将那些留存于万物中的信息痕迹,全部收集起来,然后再以此进行推演……具体怎么运作的,我暂时还看不出来,但这样才正常,毕竟是伟大存在的力量。”
“不过,有了这本书,我日后前往其他世界,倒是可以依靠它来快速了解异世界的情报……人也是如此,相当于一个自带的百科图鉴,相当有用。”
而就在苏昼琢磨般若之书的本质,自己又应该如何利用它之时。
一路走来,一直看着苏昼化身的战舰神木晃来晃去的偃圣,已经来到了此处。
【苏昼……你这是,在测试自己的可动范围吗?】
基建机器人外形的偃圣站在神木之下,他的神念闪烁,带着一丝疑惑的味道:【刚才我感应到了你的神念在扫描我——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不,没什么事情,只是在复习历史而已。”
此刻,苏昼已经将脑海中各式各样偃圣灭世,亦或是统治世界的场景统统都按了下去,不再思索。
毕竟那些都只不过是可能的‘未来’,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位偃圣是一位颇为温和,最多有些老学究气息的老人家,对自己还一直非常照顾。
“反倒是偃圣您,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他如此说道。
虽然感觉苏昼似乎是在敷衍自己,但偃圣显然不在乎这点小事,苏昼不是那种会隐瞒要事的人,他连自己是古老尊主眷者的信息都说了出来,这足以证明他的可靠。
所以,此刻,这位圣席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确实,有一件事需要和你商议。】
【通过前往九玄界探索的小队的情报确认,被我们称呼为九玄界的时空界域,就是白映雪和九溟等人口中的玄魔界——也就是情报中,在另外一种可能性世界线里,对地球造成了极大伤害的玄魔界入侵者。】
【九玄界的文明是昔日天尊后裔建设的,他们差点在无灵时期灭绝,如今生活在九玄界地底的熔海中,几近于全民皆兵,且对外界怀有极大的敌意和侵略性,如今,九玄界探索队正在被他们追捕。】
“果然?”
闻言,苏昼也不禁微微皱起眉头,事关另外一个文明,他也认真了起来,青年沉声道:“人心魔念本就在一念之间,文明也不例外……而且这么一说,对方应该部落。”
“既然是天尊后裔,那他们手中估计也有一些镇界神兵吧?”
如此说道,战舰神木的表层都在发光,九龙五凤的图腾都开始幻化,闪烁,似乎是要活化飞出那般。
苏昼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且带着一丝兴奋:“那么,需要我出手吗?虽然我现在还在养伤,但过一段时间,我就能恢复全盛!”
他的声音跃跃欲试——进阶天仙之后,第一次出手,即便是敌人并非是势均力敌的强敌,但也仍然令青年期待。
【不。】
但是,和苏昼想的完全不一样,偃圣的语气肃然,他抬起头,仰视着庞然的神木,圣席平静道:【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和你说这件事。】
【这一次有关于玄魔界,亦或是说,有关于九玄界的事情……如果可以,苏昼教授。】
【请你,务必不要出手。】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