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dmo精品小說 護花高手在都市-第2166章 誰是急火使相伴-pg95a

護花高手在都市
小說推薦護花高手在都市
“当。”
胖男人的剑根本没碰到乔小乔,就被顾含霜随手给拍到了地上。
“你又是谁,敢管我们铸剑山庄的家事!”胖男子惊愕不已的看着顾含霜,又羞又怒地吼道:“来人啊,来人……呃!”
顾含霜的剑横在了他的肩头,淡淡地说道:“闭嘴。”
“你、你想干什么!”胖男人惊恐万状地说道:“我可是铸剑山庄的三少爷,敢动我一根毫毛,你们都得死。”
乔小乔淡淡地说道:“没人想动你的毫毛,只是想让你安静一点,别再找这位小姑娘的麻烦。”
“你、你们……”胖男人目光在清婉少女和乔小乔她们之间流转,蓦地冲乔小乔和顾含霜警告道:“你们根本不知道情况,最好也别插手这件事,否则你们会后悔终生的。”
“你要是再欺负这个小姑娘,才是真的会后终终生。”乔小乔不咸不淡地威胁道。
胖男人感觉脖子上的剑锋寒芒刺骨,又吓了一哆嗦,又重复道:“你们根本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最好别多管闲事,她是不详之人,是妖孽,是邪祟,你们跟她沾上关系,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说完了吗?”乔小乔冷声说道:“说完就快滚,不然你才真是没好下场。”
顾含霜将长剑一收,回入鞘中。
“你们等着,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跟你们没完!”胖男人边说着狠话,边连滚带爬地跑远了,感觉到了安全距离后,还不忘远远地指着清婉少女:“你个贱人也别得意,还有两天时间,你最好别耍花样,也别想逃跑!不然,后果自负。”
“三哥,我……”清婉少女开口想解释什么,结果那胖男人生怕乔小乔和顾含霜再揍他,转身就跑了。
乔小乔对这个清婉少女生起了怜爱之心,不由得安抚道:“你不用怕,有我们在,没有人敢在欺负你的。”
“多谢两位姐姐,但我真的是不详之人,还是不要跟我有过多的接触比较好。”清婉少女脸上仍旧惊容未去,冲乔小乔和顾含霜微一颔首表示感谢之后,也匆匆离开了。
乔小乔目送小姑娘离开,忽地长舒了一口气。
“你想帮她?”顾含霜随口问道。
乔小乔没有直接点头,只是淡淡地说道:“得先查清楚她到底遭遇到了什么。”
“你们最好还是别查了,不然的话,碰壁是小事,甚至可能会丢掉性命。”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公子,面容坚毅,不过眼眸却是意气飞扬,身后跟着几个背负长剑的剑仆。
“这话怎么说?”乔小乔打量了一下这人,瞬间从武九给她的资料里对应上了这人的身份,正是青剑州州牧之子,也是这次试剑大会夺魁大热闹之一的铁剑公子铁子扬。
铁子扬抱着双臂,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确实不知道。”乔小乔淡淡地说道:“我们第一次来青剑州,对这里的人情掌故所知并不多。”
“倒也难怪。”铁子扬眸子里的警惕之意稍减,不过也没有给乔小乔两人科普的兴趣,只是郑重地警告了一句:“那就更别多管闲事了,铸剑山庄中女子的命运,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与剑同在。”
“与剑同在?”乔小乔不由得嗤笑起来,“说得倒是好听,无非就是把无辜女子的性命献祭给一件死物罢了。”
铁子扬听到这话不禁皱了皱眉,冷声道:“剑可不是死物,你既然来参加试剑大会,竟然对剑如此不敬,根本不配做剑客。”
“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剑客。”乔小乔淡淡地说道。
铁子扬又瞥了一眼背负长剑的顾含霜:“她也不是吗?”
“我是剑客,却从不拘泥于剑。”顾含霜神情更是寡淡,“无论神剑、仙剑还是别的什么剑,都只是承载道的工具而已。如果为了成就所谓的神剑,必须献祭无辜人的性命,那就不配称什么神剑,顶多是件邪器罢了。”
“简直是在妖言惑众!”铁子扬勃然大怒,戳手指着乔小乔和顾含霜两人,喝骂道:“本来听人说今年出了两名非常厉害的女剑修,本公子还颇感欣慰,甚至想提携你们一番,想不到你们竟然这般污辱剑道,果然半点也不配用剑。”
“配与不配,你说了不算。”乔小乔算是知道了这位铁公子应该就是所谓剑道的忠实拥趸,也懒得与他多说什么,“刀剑,本就是工具而已。修为不够,刀剑练得再精,也不过是杂耍而已!”
“放肆,还敢贬低剑道,本公子现在就杀了你们!”铁子扬含怒之下,抬手一招,便唤来一柄光华如水的大剑,山庄内外顿时杀气四溢。
“你先出招,我也能先杀了你。”顾含霜稍稍迈前半步,面无表情地盯着铁子扬,只要他敢乱来,保证在他出招之前就结果了他。
“是吗?”铁子扬满脸不屑,抬剑指向顾含霜:“那本公子还偏要试上一试了。”
“都给我住手!”这时候,远处飞来几道人影,看装束应该是山庄内部的护卫,当先一人浓眉怒目,张嘴大声叱喝起来:“山庄之内,禁止私斗!”
铁子扬瞥了一眼来人,下意识敛去了杀气。
“铁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来人正是铸剑山庄的大管家高剑明,也是一位剑道高手,修为在合体期左右,精气内敛,眉目如电,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之后,率先向铁子扬询问情况。
铁子扬冷声说道:“这两个女子出言侮辱剑道,本公子只是想给她们一点教训而已。”
“乔小姐,顾小姐,你们有什么话说?”高大管家移目看向乔小乔和顾含霜,面无表情地问道。
乔小乔神情仍旧淡然,浅笑着说道:“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跟这位铁公子对剑道的理解不同罢了。世间之事,无非求同存异,而这位铁公子仅仅因为意见不同就要拔剑杀人,气量胸襟着实有些让人不齿。”
“你说什么!”铁子扬的火气瞬间又涌了上来,握剑的手紧了紧,如果不是高大管家在这里,估计他已经动手了。
“铁公子,即便你是铁州牧家的公子,最好也别在山庄内乱来!”高大管家冷冷地盯着铁子扬,不无警告地说道:“要知道青剑州,是先有的铸剑山庄,然后才有的一州之地。”
铁子扬只得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还有你们二位,虽说来者是客,不过既然是客,那就守好客人的本份。”高大管家奉行的策略是各打一耙,然后警告一番了事。
乔小乔对这位高大管家的话并不以为然,只是问了一句:“试剑大会开始那天,是不是真的要献祭一位少女为那柄神剑开锋?”
“这是我们山庄内部之事,别多问,也别多嘴。”高大管家脸上浮现一丝意外的神情,只是一闪而逝,随即冷声说道:“你们要做的,就是好好调整状态,明日便是比剑之期,别到时候因为剑道不精而丢了性命。”
乔小乔问道:“明日的比剑要见生死?”
高大管家冷声说道:“会签生死契,至于见不见生死,全看你们的剑术如何了。乔小姐,你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了。”乔小乔笑着回答。
高大管家冲在场的人说道:“那便各自回房,黄昏之后,禁止在庄内走动。”
“此事不算完,你们两个给本公子等着。”铁子扬远远地瞪了乔小乔和顾含霜一眼,“别以为本公子不杀女人,明日便让你们知道侮辱剑道的下场。”
乔小乔倒没有针锋相对,只是说道:“州牧是一州百姓之父母官,你身为州牧的儿子,如此藐似人命,不觉得很可耻吗?”
“区区蝼命,也配本公子重视?”铁子扬冷冷地甩下这么一句,随即带着一干剑仆转身离去。
虽说凡事不能一叶障目,但是从这位州牧公子的言行举止之中,还是能窥见一丝丝那位铁州牧的治理方略,难怪姬女皇会在临行前让她顺便留意一下这位铁州牧,看来确实有大问题。
乔小乔和顾含霜也回到了房间里。
“这次试剑大会所谓的四大热门人选,我们已经见到了三位。”乔小乔纤纤细指敲击着桌面,冲顾含霜说道:“无论是修为、剑道还是度量,都不怎么样啊。”
顾含霜点了点头,缓缓说出了自己对这三人的观察结果:“那位斩龙神剑萧听雨,骄矜虚浮,剑道如同空中楼阁,华而不实;火云国的那位太子云齐烈,性情如火,剑道刚烈有余而柔性不足,已经没有上升空间了;至于刚才那位州牧之子,自负过了头,剑道应该走得是诡谲阴郁一路,杀气暴溢,应该没少沾上人命。”
“这三位,谁会是我们要找的急火使呢?”乔小乔随口问道。
顾含霜沉思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暂时还没办法确定,只能等明天看了他们的剑术再作判断。”
“这样效率太慢了。”乔小乔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让那位急火使主动现形呢?”
“按之前的推断,那就只有让铸剑山庄内的火气达到鼎盛。”顾含霜缓声说道:“如此一来,急火使就会露出骷髅相。但是怎么让火气弥漫却是难题。”
乔小乔也觉得有些棘手,她并没有修炼过什么火系的法术,顾含霜的剑法走得也是阴寒一路,这么一来只能从别处想办法。
“等等,我有了一个主意。”乔小乔忽地眼睛一亮,凑到顾含霜的耳畔细语了数句,又问道:“霜姐姐,你能办到吗?”
顾含霜仔细地思考了一会儿,方才肯定地说道:“可以一试。”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