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qzg熱門都市言情 最強狂兵笔趣-第4739章 我只羨慕她一點!-l871l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这会儿,苏锐真的是又哭又笑,看起来像是个神经病一样。
老邓醒了,对于苏锐来说,确实是天大的喜事。
而且,醒来之后的这一个艰难的眨眼,相当于让苏锐放下了沉重的心理包袱。
他不用再担忧自己是否替师兄做了逾越的决定,更不用担心师兄是否会因死志未成而变成行尸走肉。
苏锐并没有再说太多,他生怕老邓现在“听得”太多也会消耗体力,只是叮嘱了两句:“咱们既然活下来了,那就当已经死过一回,可不能再寻死了。”
老邓睁着眼睛看着苏锐,隔了半分钟之后,才又缓慢而艰难地把眼睛给眨了一次。
“那就好,那就好。”苏锐长出了一口气。
老邓看似无比疲惫,并没有和苏锐交流太久,便重新闭上了眼睛。
苏锐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确认老邓已经重又进入睡眠状态后,这才离开。
也许,在未来的很多天里,邓年康都将在这个状态之中循环往复。
苏锐无法探知自己师兄的内心,也无从知道,对方是如何看待失去力量这件事情的。
从人类的武力值巅峰跌落凡尘,换做任何人,都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
老邓也许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但是他的眼睛里面却看不出任何的悲哀。
也许他是不想表达,也许他把这种情绪深深压在心底,毕竟,在以往,苏锐就很难看出邓年康的心情到底是怎样的。
随后,他走出了监护室,先是联系了海神波塞冬,毕竟,之前波塞冬说要跟在天机老道身边报恩,双方应该有着联系。
但是没想到,波塞冬现在也不知道天机在哪里,双方也根本没有联系方式。
那一次,波塞冬本来跟着天机老道云游四海,结果一觉醒来,身边的老人已经全然没了踪影,对于波塞冬来说,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天机一直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且,他总是对波塞冬这么讲:“你不用来找我,当我想找你的时候,一定找得到。”
听了这句话,苏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立刻给华夏方面打了个电话,让国内开始全力寻找天机老道。
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江湖世界,都要把他找出来才行。
邓年康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了,苏锐希望天机能够给出一个好的结果。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苏锐哪儿都没有再去,每天陪着林傲雪和邓年康,后者每次的清醒时间终于延长了一些,大概每天醒两次,每次十几分钟的样子。
一代至强者,虚弱到了这种程度,确实让人唏嘘感慨。
在一周之后,林傲雪对苏锐说道:“你去看看你的那个朋友吧,她的手术很顺利,现在也在缓步恢复中,并没有任何出现风险。”
苏锐点了点头:“好,是该过去看看她了。”
…………
苏锐要去看的是萨拉。
这位马歇尔家族的新任掌控者并没有住在必康的欧洲科研中心,而是在一处由必康集团独资的心脏专科医院里——和科研中心已经是两个国家了。
这个姑娘确实是不容易,她的心脏构造和常人有一些区别,据说当时手术的难度很大,甚至连胸骨都给锯开了好几根。
想想是挺受罪的,怪不得她身后的疤痕这么触目惊心。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苏锐和萨拉只能算得上是利益共同体,他们之间更像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纯粹的战友关系。
从这次苏锐陪林傲雪和邓年康的时间就能看出来,到底谁在他的内心深处更重要一些。
其实,萨拉这次也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这种手术的风险很大,稍不留神就是万劫不复,哪怕必康拥有着全世界最先进的生命科学技术,可在面对人体这种全世界最精密的仪器的时候,还是会遇到不小的风险。
据说,在手术的时候,有几次距离某些神经过近,差点让萨拉变成了植物人。
当然,最终手术很成功,这种复杂的案例,足以写进心脏学科的教科书。
等苏锐到了医院,萨拉正躺在病床上,头发披散下来,肤色更显苍白,好像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她闭着眼睛,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房间,给这环境平添了一股安宁的感觉。
只是,这样的安宁,似乎带着一丝萧索与寂寥。
其实,萨拉如果不做这个手术,大概也就只能再支撑几年时间而已,然而,如果做的话,就可能永远无法从手术台上走下来了。
但是,这位马歇尔家族的新掌门人,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去挑战生命中那一丝生之希望。
相比较余生的苟延残喘,哪怕此次挑战失败,萨拉也心甘情愿。
这个看起来让人有些心疼的姑娘,却有着很多男人都不曾拥有的执拗与勇气。
所以,为了未来的一线生机,她当时甚至愿意在苏锐面前献出自己。
不得不说,很多时候,在所谓的上流社会和权力圈子,女人的身体还是会变成交易的筹码,或是通行证,就连萨拉也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拉近和苏锐之间的距离。
从苏锐进入总统联盟之后、有那么多声名显赫的女人来敲门,就已经是个非常明显的例子了。
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本来守在门口,结果一看到来的是苏锐,立刻让开,同时还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他们都是萨拉的心腹,也都知道苏锐和萨拉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在家族经历了这种剧变的情况下,很多人甚至都认为,苏锐已经成为了这个家族的男主人了。
当然,在苏锐已经在米国拥有如此高的地位的情况下,马歇尔家族不仅不会对苏锐造成任何威胁,反而要依靠苏锐了。
短短一趟米国之行,局面竟然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转变,这想想都是一件让人觉得难以置信的事情。
苏锐对两个保镖点了点头,轻轻地走进病房来,结果萨拉却睁开了眼。
“你来了。”萨拉笑了笑,眼睛里面开始缓缓地出现了一丝亮光。
这笑容也挺虚弱的,不过,此时不施粉黛的她,反而显现出了另外一种动人的风情。
“我还担心吵到你。”苏锐看着萨拉,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感觉怎么样?”
“感觉我的心脏在很有力的跳动。”萨拉说道:“那是生命的感觉。”
她的笑容之中,带着一股很明显的满足感。
“这是最好的结果。”苏锐微笑着说道:“什么权力,什么财富,和生命的健康相比,都是过眼云烟罢了。”
“恭喜你啊,进了总统联盟。”萨拉显然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其实,要是放在十天之前,我根本不会想到,你在米国竟然站到了这样的高度上。”
苏锐淡淡一笑:“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很多事情都是顺其自然就成了的,我本来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自傲。”
萨拉的眸间隐现光彩,在她经历了手术之后,类似的光芒,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她的眼睛里。
“你看起来心情不错?”苏锐问道。
“你知不知道,你这没有功利心的样子,真的很迷人。”萨拉很认真地说道。
苏锐一下子被这句话给打乱了阵脚,他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两声,说道:“你还在病床上躺着呢,就别再犯花痴了。”
萨拉显得开心无比,笑容变得更灿烂了一些。
不过,也许这种幅度的笑也会对她术后的身体产生负担,笑着笑着,萨拉忽然一蹙眉,然后手轻轻覆盖在胸口上。
“还是悠着点。”苏锐说道:“等身体复原之后,你想怎么犯花痴,我都不管你,但现在……不行。”
萨拉也不敢使劲揉胸口,她缓了十几秒钟后,才说道:“这种被人管着的滋味儿,好像也挺好的呢。”
“又犯花痴了。”苏锐没好气地说道。
萨拉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说道:“你会不会嫌弃我?”
“我为什么要嫌弃你?”苏锐似乎是有些不解。
“我这一躺下,都平了。”萨拉又是一脸认真地说道。
这种极度撩拨的话,配合上萨拉那看起来很清纯的脸,给人形成了极大的冲击力。
苏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他本来以为萨拉要说的是她胸口的术后伤痕,却没想到是这么一茬。
“要是躺下还高耸入云,那不就是假的了吗?”苏锐说道。
他也算是见过萨拉本来的身材的,自然知道这看起来清纯的丫头,在曲线上也还算是比较火辣的。
“高耸入云……”听了苏锐这形容,萨拉强忍着不去笑,可还是憋的很辛苦。
“不学点好的,偏偏跟格莉丝这女流氓学。”苏锐说道
“不,我可没有向格莉丝学习。”萨拉轻笑着:“我想,把未来的米国总统,变成你的女人,一定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吧?”
对于米国的局面,萨拉也判断地很清楚。
接下来,恐怕真的要迎来格莉丝的时代了。
本来还是从未涉足政坛的人,可是,在一场所谓的动-乱之后,众多大佬们发现,似乎,这个姑娘,才是代表更多人利益的最好人选。
除了她之外,再无第二人合适了。
“你会羡慕她吗?”苏锐问道。
“我并不会羡慕那个位置,那里有很多光彩,但同样会很疲惫。”萨拉说道:“我只羡慕格莉丝一点。”
“哪一点?”
“我猜……”萨拉说道:“她一定会在发表就职演说之前,把自己送给你。”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