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1x6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嗟來的食》-第78章 濠江風雲(一)推薦-vlk89

嗟來的食
小說推薦嗟來的食
1925年,闻一多先生写下的《七子之歌》,写后直到1999年,妈港又变回了华姓。
2003年,实施试点个人自由行政策,内陆居民前往妈港的可以到市一级层面办理短期的个人行签证。
杨永宁在收到扣押杨骏人的来电以后,火速地赶回沪市,就在钧天集团大本营,利用几通电话,就轻轻松松地办妥了前往妈港的一切手续。
然而,就如离三设想的,此时此刻的钧天集团,半步都离不开杨永宁,尽管《道德经》赞扬最英明最完美的统治管理,是太上的模式,但在八九十年代在商海沉浮里历练闯出一片天地的老板大亨们,无一例外都是带有非常浓重的个人英雄色彩,企业的经营管理模式中绝大多数的决策,都出自创始人之手。
所以即便是2004年,改开26年多的时间里,许多公司兴亡的周期律依然没有摆脱掉成也创始者,败也创始者,创始人在企业高速发展壮大时的能力和作用是完全难以忽视的。
杨永宁站在虹桥机场,紧握着面前有十多年交情的下属兼朋友,赵瑞泽。
于公,他身为总经理助理,代表杨永宁前往妈港不会引起公司内部过分的猜测疑心,阵前不会影响到士气,于私,他作为杨骏的干爸,实实在在的自家人,理应交给他来处理自己不孝败家子的事情。
“瑞泽,昨天一晚上没睡,想了一宿,有时候我真想把号码列入黑名单,彻底跟这个兔崽子撇清关系,让他自己在那边自生自灭。可是,你也知道,他是我唯一的儿子,子不教,父之过,他堕落成这个样子,我的责任也不小,你想到你嫂子临终前的叮嘱,我就……”
赵瑞泽双手重重地摇了摇杨永宁的手,认真道:“杨董,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杨骏带回来的。你不要难过,这里面也有我的问题,你把他托付给我教导,我没有完完全全地把他掰正,结果让他酿成这么大的错误。”
“这次就拜托你了。本来我这个当父亲,怎么都要亲自,而且是马上到妈港,把这个孽子抓回来。”
杨永宁强忍着热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在风里雨里摸爬滚打的这些年,商场上的挫折失败没有打垮他,倒是杨骏令他太过失望。这几天,人明显衰老了许多,正值壮年意气风发的年龄,竟操心地鬓角生出了白发。
“还有你,离三,这次你主动请缨,我是没有想到,难为你了。”他转向赵瑞泽旁边一言不发的离三。
“杨董客气,您对我的器重栽培,我理应报答。”
离三自谦道:“而且我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卒,来沪市杭城拢共不超过1年,现在去妈港,恐怕尽不了几分力,全听赵总助的。”
“你能有这份心就够了。”
赵瑞泽无不感慨,心里跟明镜似的,妻子已经跟自己提了很多遍了,杨晴丫头明显是看中离三了,而一同在杭城处事这么久,他一样看得出老朋友相中离三,真心地想招他入婿。
这次离三能自己要求陪同,算是大悲中对杨永宁的一点欣慰,至少有可能这么优秀的人,能成为自己的半个儿子。
“前往上海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XXXXX次航班现在开始办理乘机手续,请您到9号柜台办理。谢谢!”
听到机场乘机提醒的广播声,赵瑞泽临走前说句吉利话:“希望我们能早点回来,不然错过了钧天在杭城腾飞的历史性起点,就可惜了。”
但愿如此。
离三默念着,余光里注视着冲自己点头使眼色的马开合,他借着DK酒吧老板的关系,一样拿到前往妈港的通行证,穿的想一个真正的游人。
“走吧,登机直飞广州。”
……
从广州降落,再到妈港,预定计划的路线是从广州直接坐船,但是赵瑞泽刚到广州,就碰上水土不服的情况,没有吐倒是下泄了几次。
不得已,杨永宁专门托关系找珠海地产的朋友安排个公司员工,叫董昌。离三带着赵瑞泽从广州坐轻轨到珠海,再由珠海从拱北口岸到达妈港。
“妈港这地方,都是以‘堂区’称呼的,有七个堂区和一个无堂区……”
一路上,曾到妈港出差过几趟的董昌,尽可能把知道理解的地区概况描述一遍,尤其是需要忌讳小心的,有一种就叫“扒仔”,专门据守在各大码头赌场,通过借钱给不熟悉套路的大陆游客赚回扣。
在妈港回归大陆以后,因为黑恶势力猖獗滋生,常常因为核心利益的赌场以及周边利益发生暴力冲突,像扒仔大多数都有涉黑帮派背景,在内地游客游玩妈港时,专门作拉客赌博、抽水借贷等等的不良勾当。
“妈港就是这么个地方,相当于美利坚的拉斯维加斯,围绕博彩业,发展出船运、旅游、购物、度假等周边行业,所以算下来整个妈港的经济百分之七八十和博彩业有关。”
“以前的时候,只有澳博、银河、永利,三张赌牌,现在,又多了什么金沙的,反正变陆家了。诶,你们两位,去妈港是不是想玩两把?”
“不,我们是公干。”离三瞥了眼面色苍白昏昏欲睡的赵瑞泽。
“公干,来妈港公干?这真少见,现在自由行签证容易弄了,去妈港十之八九的人都是去玩两手,都是看了《赌神》、《赌圣》,以为自己是神仙会超能力,随随便便就能赚个千万亿万的,结果输的家破人亡。”
董昌年纪轻轻,却对赌抱有深深的敌意,警告道:“兄弟,别怪我多嘴啊,人生地不熟的,我提醒你一句,你跟你领导公干归公干,但千万不要去赌场。不要相信什么赌博翻身,全是放屁,赌博啊不是十赌九输,是十赌十输,最后赢的只是人赌场。”
“好,谢谢你提醒,我记下了。”
离三漫不经心地转过头,透过后车玻璃看到一辆挂着“taxi”的出租车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他拿起手机拨给马开合。
“我们住在圣地亚哥酒店,你不要省着,在那里也订个标准间。花不了多少钱,算在我身上,全当是我请你陪同旅游了。”
“呦,你还有熟人要来?”董昌顺嘴一问。
“没错,这次公干缺了他不行。”
两人你一嘴我一嘴,天南海北一段乱聊,终于行驶了两小时,董昌开车把离三、赵瑞泽送到大堂区预订好的圣地亚哥酒店。
刚下车,没来得及跟董昌再道声谢,负责杨骏的叠码仔打来电话:
“怎么样,人到了没有?”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