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iim人氣玄幻小說 紅樓春 txt-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看書-tfmuf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宁国府,东路院。
惜春小院中堂上。
看到眼前之人,贾家诸姊妹们都吃了一惊。
尤氏三姊妹要跟着去,大家不怎么意外,毕竟昨儿个尤二姐和尤三姐各有手艺,昨儿吃了她们的请,先前也都说好了。
可是坐在屋子里和尤氏三姊妹气场明显不同,落寞孤寂幽幽怜人的坐在一旁的可卿也要去,就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了……
可卿与黛玉、三春、宝钗等人行了晚辈礼,正不知该如何解释,一旁的晴雯将香菱推了出来,替可卿道:“是香菱请了两回请来的!”
众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香菱,香菱有些慌,小声道:“是我们爷说的,家里人都要去。”
贾蔷的原话,其实是家里人想去的,都可以去。
也不知香菱这小脑瓜怎么想的,竟把可卿也请了来。
等贾蔷在前面吩咐好事后,来到这边,看到可卿后亦是一怔,得知香菱相邀,眼中浮现出一抹古怪,却没多说甚么,只点头道:“一起出去透透风也好,成年成月的窝在家里,闷也闷坏了。”
又见紫鹃、司琪、侍书、入画、莺儿、翠墨等丫头个个背着两个大包袱,不由笑了起来,道:“倒是和逃难似的。”
一众啐笑声中,惜春拿着亲姑姑的语气,很稳的问道:“蔷哥儿,咱们去了,除了赏花和温汤,还有甚么顽的呀?”
贾蔷抽了抽嘴角,道:“庄子那边还有鱼塘,我让人准备了些钓竿,喜欢钓鱼的可以钓鱼,钓上来烤着吃。”
众人闻言,真是愈发向往。
过了稍会儿,平儿也准备妥当来了,诸姊妹知道她忙于正事,替贾蔷奔波操劳十分辛苦,因此格外敬她一分,平儿却又是最知道本分的,不肯拿大,因此推来让去,好一阵欢喜问好。
正热闹时,宝钗走过来,白皙如雪的俏脸上浮着浅笑,问道:“这么些人,可安置的下?”
贾蔷侧眸看了她一眼,轻声笑道:“那庄子比国公府还大,早先专门让人修了两排木屋客舍,如何安置不下?眼下正值春来,但蚊蚁还未生出,最是赏玩的好时候,薛妹妹好好散两天心罢。”
宝钗微笑颔首,就见一旁湘云打开了翠墨准备的一个包裹,里面居然装着半包裹刺绣用的锦帕,就这湘云还不满,数落翠墨装少了。
黛玉则取笑道:“不过去住一晚,你连一张也绣不完,还这样贪心?”
湘云认真讲道理:“我一个当然绣不完,可是姊妹们和丫头们那么多人,晚上闲着也是闲着,何不做些正经事?”
黛玉忍笑道:“我们帮你做正经事?”
湘云没好气道:“当然不让你们白做,你们帮着起个头,一份给一两四钱银子!”
迎春笑道:“你绣完一份,也不过得二两半,我们只绣个开头,你就分出近一半还多?云儿莫不是傻了?”
湘云一拍胸脯……扁平如男儿,豪气道:“我不能让你们吃亏!”
众人又好笑又感动,贾蔷眉尖一挑,道:“史妹妹果真想赚银子,这个路数其实是对的,但方向却错了。”
湘云闻言,眼睛一亮,三两步跳到贾蔷跟前,偏着头巴巴望着他,笑道:“蔷哥儿,方向如何错了呀?”
贾蔷笑道:“做生意,想取得最大的利润,第一点就是要压缩成本。你请了这么些金贵的人帮你做活,只起个头,你就要赔出去一大半的利润,世上岂有这样做买卖的?你果真想多赚些银子,不妨将这些刺绣发下去,请一些丫头、嬷嬷们帮你来绣。绣完一整面,给她五钱银子,你再一转手,得二两五,不就净赚二两?如此一来,你不用动手,赚的还更多。”
湘云闻言,却皱起鼻子来,嫌弃道:“我怎好苛勒丫头们的银子嘛!”
贾蔷呵呵笑道:“苛勒甚么?你让她们自己绣了拿出去卖,看谁要?就算要,也不可能卖到这个价钱。”
湘云道:“她们可以在会馆那边卖啊!”
贾蔷提醒道:“你是不是傻?会馆是我的,是付出了很多代价和人情才开起来的。你们是我亲戚,我自然可以借你们用。可旁人如何就一直占用这个便利下去?会馆里一间门铺,比东西二市还值钱。主子拿一份,仆婢分一半的事,贾家再不许有。不然时日长了,成了定例,他们少不得贪心不足,再变成赖家那样的背主欺主的刁奴。往后两府丫头们再托你们寄卖,这个道理就要和她们说明白了。”
见湘云不好意思,贾蔷笑道:“五钱银子已经不少了,一个月做下来,比她们的月钱也不差多少,甚至还要多。”
湘云已经忍不住乐开花合不拢嘴了,道:“那……我挣的也太多了罢?”
姊妹们都笑了起来,贾蔷道:“那门铺既然是送你们一起的,收益自然可以平分。当然,她们若是不要,你也可以自己都拿上。”
湘云连连摇头道:“这如何使得,理应平分,理应平分才是。林姐姐拿大头!”
黛玉摆手笑道:“可别了……云丫头,我劝你也别一心沉迷于此,果真传出去,并不算好名声。”
湘云闻言沉默不言,她如何不知道,尤其如是按贾蔷的做法来做,少不得让丫头嬷嬷们安上一个“克扣异常,婪取财货”的坏名声。
日后去了夫家,都让人瞧不起。
只是……
湘云不惧怕旁人另眼相待,她虽好赚钱,但并不是小气的。
她怕的是,一辈子都如同在史家那样,连觉也不得睡,连夜的做女红,只为了省下绣娘的银子。
见她如此,黛玉反而笑道:“罢罢,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罢,不过不必用你的名义……”
湘云震惊了,看着黛玉道:“林姐姐,是要用你的名义来做么?”
黛玉没好气白她一眼,道:“想的好事!”然后妙目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一旁。
宝钗:“……”
黛玉促狭的“噗嗤”一笑后,道:“当然是用蔷哥儿的名头了,原是他的会馆嘛。”
湘云闻言,登时忸怩起来,道:“这不大好罢……”
贾蔷摇头道:“没关系,反正我现在也不怕落个苛勒下人的坏名声。”
湘云等人都好奇问道:“这是为甚么?”
倒是黛玉率先反应过来,俏脸羞红的嗔道:“不许胡说!”
却是迟了半步,贾蔷不无得意道:“因为我不怕讨不到老婆了……哎哟!”
众人一片哄笑中,黛玉连使绝世武功,要撕了贾蔷不知羞的面皮。
正顽闹间,却见宝玉莽呼呼的冲了进来,一看到连可卿也来了,愈发高兴的甚么似的。
倒是跟在他身后的袭人,面色有些不自在,与贾蔷见礼时,还特意解释了句:“是老太太、太太不放心二爷,必是要我来的。”
宝玉也知道当初那段公案,但总是向着自己人,且他也不认为,袭人会故意冤枉人,必是误会了,因而忙道:“蔷哥儿可别欺负袭人!”
贾蔷懒得搭理他,道:“既然人都齐了,那就出发罢。马车停在内仪门外,各自马车都认清了。”
这就要出发了,贾家诸姊妹愈发高兴,丫头们也一个个乐的不得了。
便是可卿,幽幽怯怯的一双美眸里,也蕴着几分欢喜……
平儿却走上前来,对贾蔷小声道:“爷,二.奶奶那边,可能不能带上?”
黛玉在一旁听了,吃惊道:“二嫂子身子怕是动弹不得罢?”
平儿赔笑道:“原是怄坏了身子,合该静养。只是奶奶心里存着事,哪里静养的起?前儿去瞧了,越养反倒瘦的厉害。”
黛玉闻言看向贾蔷,道:“带上凤丫头,可便宜不便宜呢?”
贾蔷想了想,道:“车厢内多垫几床褥子,再行慢一些,问题应该不大。”
平儿闻言大喜,连连谢过贾蔷和黛玉。
黛玉拉起她的手笑着劝道:“总这样外道,可怎么得了?”
贾蔷拍了拍手,一挥手道:“出发!有甚么事,等到了桃园再说。”
“出发喽!”
“走喽走喽!”
小吉祥、小角儿、香菱等丫头最是欢喜,欢呼起来。
不过刚一出院门,就唬了一跳,小吉祥更是往后退了两步,躲到小角儿身后。
贾蔷和黛玉走到前头来,就看到贾环背了个小包袱,也不知里面能放个啥,耷眉臊眼的站在那……
……
“喔~~~”
“啊~~~”
“啦啦啦~~”
距离神京城几十里外的汤山,贾蔷一行人到来时,西边半边天都已是火烧云。
然而从小到大正门都没出过几回,更别说出城的一众闺秀们,下了马车后,看到目光所及皆是桃花,往半坡高处去,更能看到一望无际的花海,和西边绚烂的晚霞。
这样的景色,又岂是重重套院中能看到的?
因庄子上的农夫早就被安排到庄外,庄子内就只有两家妇人和丫头在,因此湘云、探春、惜春还有一并小丫头子,看到如此美景,如此壮观之像,一个个欢喜的大叫起来。
贾蔷和黛玉也不觉得很累了,先看着平儿和丰儿、绘金一道将凤姐儿搀扶着送回屋里,又见诸多跟来的嬷嬷、乳娘去铺床铺,二人相视一笑后,于桃花林中,漫步闲聊。
……
神京皇城,九华宫中。
隆安帝看着太医院的太医来来回回的进出于太上皇的寝宫中,面色悲痛中带着凝重。
尹皇后小声的宽慰着啜泣的田太后,说着吉人自有天相的话……
太后担忧伤心太过,未发现殿内侍中出现了许多新面孔。
夕阳下山,整座皇城被笼罩在一片红光中。
九华宫戒严。
大明宫戒严。
整座皇城,已不准有片纸进出……
戌时初刻,宫中传旨,传召宗人府宗正入宫。
戌时三刻,宫中再传旨,传召诸军机大学士,赵国公姜铎入宫。
亥时二刻,宫中第三次传旨出宫,传召宗室诸王、太上皇诸皇子、皇孙入宫。
子时初,景阳钟响,天下大哀!
……
PS:抱歉,晚了。嘴巴已经张不开了,惨!但是还是想求一波月票,嘤嘤……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