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coy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 txt-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心痛……【第二更!】展示-vrsme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校长的伤啊……”
文行天轻轻叹气,道:“当年一场大战,校长被对手震伤了心脉,对方的天脉手威能殊异,造成的伤损破坏也与寻常伤势迥异,一般的疗伤手段全然无效,再三尝试之下,发现只有用极品星魂玉才能暂时压制伤势,却也只能暂时压制而已,并无法完全治愈。”
“那需要什么才能治本呢?”左小多道。
“地心星魂玉!”
“地心星魂玉?”左小多不解的反问道。
文行天道:“这么说吧,星魂玉虽然是天上掉下来的特异能量结晶,但是……在咱们星魂大陆,其实是有星魂玉矿脉的。”
“一般的矿脉,就只能出下品,中品,但到了矿脉核心,却有机会发掘出上品星魂玉。”
“相对的,中型矿脉在矿脉最核心的地方,有可能出现一块半块的极品星魂玉。”
“那是不是说,大型矿脉的最核心位置,就有可能出现地心星魂玉了?”
左小多脱口问道。
文行天摇了摇头:“那有那么容易,大型矿脉的核心区域,或者可以找到相当数量的极品星魂玉,但仍旧难得出现地心星魂玉。”
“根据古籍记载,只有传说之中的超大型矿脉,极品星魂玉的储存量超过万块,才有可能令到量变引发质变的特殊情况下,在最最核心的位置,才有可能出现极品星魂玉的变异产物,也就是更高级别的星魂玉,地心星魂。”
“地心星魂,是真正意义上的传说中物事……哎,但偏偏就只有那个,才能根治校长的心脉之病,甚至可以彻底融化天脉手的力量,转化为校长自身力量,令到本身修为更进一大步。”
“但是……那种绝世瑰宝,却又要到哪里去找?不要说地心星魂,就算是极品星魂玉,这几年也是越来越难踅摸了。”
“校长的病早就不是秘密;很多人为了遏制潜龙高武的力量,极品星魂玉根本走不到丰海城来……哪怕出现一块两块,也会立即被超高天价砸下!”
“丰海这些年的高品阶星魂玉市价的异常波动,都以为是咱们潜龙高武造成了,殊不知,另有幕后黑手。而且是专门为了限制潜龙高武的黑手。财可通神,以往我是不相信的,但是现在,却是不相信也不行了!”
文行天冷笑道:“一块极品星魂玉若是用星元币来计算,市价大抵在一亿到三亿之间;固然有价无市。但是去年丰海拍卖行好不容易出现一块极品星魂玉,却当场拍了十二亿的天价!”
“我们潜龙已经出到八亿的高价,可对方直接砸出来十二亿,让我们一败涂地!”
文行天嘿嘿冷笑:“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左小多叹口气,看来自己真的要出血,省不下啊。
“极品星魂玉,校长那边应该还有不少的储备吧?”左小多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
“不少?”
文行天哼了一声:“要是还有不少的话,哪里还用发愁?校长现在手中极品绝不超过十块了。再若是收不到,就可能出现断顿了。而随着中断极品星魂玉的压抑,蛰伏的天脉手的力量会即时反扑,一旦去到了那种最恶劣的状况……校长最多只能再支撑三年。”
“三年……”
左小多一脸心痛:“三年之后呢?”
看到左小多一脸心痛的样子,文行天忍不住心里有些安慰。
这小子居然还知道心疼校长,哎,也不枉了校长一片苦心啊。
“三年之后,就是心脉全断,神仙无救!”
文行天淡淡道:“现在,就算潜龙有行动,校长也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一旦动手……耗费的元气太多,就会愈发压制不住天脉手的反扑力量了……”
左小多叹了口气:“我真可怜……”
文行天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
说的是校长,你可怜什么?
“极品星魂玉,难道整个大陆都难找?”
左小多一脸肉痛,道:“要想要极品星魂玉压制伤势,要多少最好?”
文行天苦笑:“多少?极品星魂玉便是一块都是难求,现在若是有一千块,就能让校长的状态稳定在巅峰状态二十年;二十年后再想办法……但是现在……恐怕搜遍了大陆,也搜不到如此之多的星魂玉……”
“这种极品星魂玉,这种超大型矿脉……基本都座落在巫盟和道盟那边……在星魂这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发现了……”
文行天叹口气。
左小多挠挠头。
又挠挠头。
再挠挠头。
深深的感觉自己赚钱的速度,远远比不上花钱的速度。
这么说的话,一块十二个亿,一千块,岂不就是一万两千亿“哗”的一下子出去。
一万两千亿!!!
这个数字刚刚展现在脑海中,左小多已经脑袋一歪,一脸疼痛的晕厥了。
“你这是怎么了?元气走岔,还是刚才的暂时压制失误了?”
文行天吓了一跳,急忙扶住。
这怎么说着说着,还晕厥过去了?
这对校长也太关心了吧?
没想到这孩子看来惫懒,竟有一颗赤子之心啊。
“没事……”左小多心痛的喘不过气来,喃喃道:“我就是觉得校长太可怜了……”
“好孩子。”
文行天叹口气,深感欣慰:“你们能有这份心,校长就会很高兴了。”
左小多如丧考妣。
李成龙在旁边,一脸的与我无关。
倒是听文老师说话,这么欣慰的样子,让李成龙有种说不出的想笑冲动。
真的很想说,文老师,您会错了意。
左老大根本不是在心痛校长,他是在心痛自己的星魂玉……
但这句话如果说出来,肿肿感觉自己会被左小多当场打死!
最关键的还在于,自己手头也有一块极品星魂玉,若是自己贸然开口,以左小多的个性,肯定会拉着自己一道贡献的!
就李成龙而言,虽然不至于舍不得,但有左老大这个狗大户在,自己实在没有出头的必要!
……
潜龙密室。
左小多刚刚进去,顿时就吓了一跳!
叶长青,项狂人,坐着轮椅的刘副校长,戴着面罩的成副校长。
潜龙高武最高端的大佬,齐聚一堂。
最后还要再加上自己的班主任文行天。
左小多突然感觉……文老师地位好低的样子啊……
忍不住斜斜眼。
文行天第一时间就解读到了这个眼神的意思,一时间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就将这小子拍了进去,骂道:“你小子什么眼神?”
左小多被一巴掌打的后脑勺一声脆响,龇牙咧嘴的就被拍到了密室中间。一脸的敢怒而不敢言。
李成龙倒是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跟着走了进来。
肿肿可不敢耍宝,规规矩矩,一丝不苟。
我只需要看着左老大不断地作死,不断的挨揍就好。
我就很爽了。
叶长青忍不住笑了笑:“这一巴掌打的真脆啊。”
项狂人一咧嘴:“跟吃黄瓜似得,嘎嘣脆。”
刘副校长与成副校长眼中也露出笑意。
四人都是老人精,哪里还看不出来,这小子就是一个小皮猴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那种。
“左小多,李成龙,坐吧。”叶长青脸色很温和。
“呃……”左小多摸着后脑勺,苦笑:“我站着就行,站着有准备……”
“不打你了!找你来是有正事的!”文行天哼一声:“坐下!”
左小多吓一跳,一屁股坐了下去。
李成龙也只好跟着坐下。
“咳,咳。”叶长青咳嗽一声,道:“今天叫你们来,是有几件事可能要你们帮手。”
“校长请说,我俩一定鞠躬尽瘁,尽心尽力,赴汤蹈火……”左小多恭恭敬敬的道。
文行天的巴掌又扬了起来。
“咳,先别打,等会再打。”叶长青劝阻文行天。
“……”
左小多一阵无语。两个白眼顿时就翻了起来。
您这什么意思?
难道是等我干完活再打呗?
这不是典型的打完斋就不要和尚吗?
您这么劝的也是牛了你的大!
您就不怕我帮手不尽力吗?
您的心可是太大的说!
哼,你知道不知道,只要我的心稍微狠那么一点点……你的老命很可能就在三年之后完结。
哎,我心还是太软啊……
“校长只管吩咐!学生必然尽心尽力!”
左小多心里腹诽,脸上忠诚一片,带着一股子‘我对您老衷心尊敬,万分爱戴’的表情,连声音都是那样的发自肺腑!
“第一件事……是关于你的相法神通……我需要更深层次的了解了一下。”
叶长青道:“我这里有两人,可以给你看看,你依相直说,指点前程。”
“这是刘副校长,这是成副校长。”
叶长青介绍道:“当然,看相的对象还包括项副校长,还有你文老师,你都可以看,随便看。”
左小多谨慎的道:“还请校长明示,前程也包括很多,具体的方向如何。”
叶长青道:“你就先一下刘副校长的恢复进度,能否确定什么时候可以大好,乃至痊愈,还有就是,仇家的寻找方向。成副校长想要寻找蛇王,这个则是欲往哪个方向开始寻找最好?”
“还有项副校长的仇家……”
叶长青咳嗽一声,有些说不下去。
左小多已经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两眼的懵逼。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