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4ouh精彩絕倫的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討論-01532 九人(八)鑒賞-v9cm1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所以……就是因为你的冒失,我的乖孙儿就这么没了?”唐明忠听了韩大东对于当时情况的描述后眼神冰冷,语气中甚至还有一丝不可置信的嘲弄。
韩大东冷汗下来了,他急忙摆手摇头道:“不不不,您听我说完,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够了!”唐明忠冷哼一声。
韩大东立马吓得把剩下的话收回去了。
一旁的邹大娘眉头一皱:“你让他把话说完。”
唐明忠没看邹大娘,他只说道:“说什么?无非都是些借口罢了……就算说的天花乱坠,我那乖孙儿也回不来了……所以,你还想让他说什么?”
唐玄州死了,邹大娘心里也不好受。虽然平日里这爷孙俩没个正型,爷爷整天死缠烂打,孙子就跟着瞎起哄,邹大娘有时候真恨不得开枪崩了这俩货。可人就是这样,不管人活着的时候你是讨厌也好,喜欢也罢,只要他不在了,就是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很不好受。
邹大娘红着眼睛深吸一口气道:“你不想听你就出去透透气,我留在这,我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害死了玄州。”
唐明忠听到这话一点犹豫都没有,起身就往外走去。
门口站着张世清父女二人,在看到唐明忠出来的时候,张世清吓了一跳,他本想说些安慰的话,可是看到唐明忠的表情后他觉得自己这时候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所以……与其就主动招惹唐明忠,倒不如保持安静,静待风雨。
唐明忠看了张世清一眼后,出奇的没有说什么,他甚至还朝张妙笑了笑。
张妙这几天已经熟悉了新环境,也和Y熟络起来,可她还是很怕人,这会仍旧是躲在父亲身后不敢冒头。
唐明忠走远了,屋内的审讯还在继续。
庇护所这边本来战斗人员就很稀缺,这一趟简单的取水任务一下子就折了两人,这对于庇护所内的幸存者们来说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甚至有人开始担心唐明忠这边的队伍人数减少会失去对他带回来的这九个人的震慑力,到时候如果他们有了异心,那后果想想就可怕。
不过张世清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他们确实是诚心诚意想要回归的,而不是想着通过某种方式渗透进来占山为王的。他首先安排了尹才、诸葛向平和龚星宇再去南区走一趟,然后又让王璐瑶和仝泽凯搭档在庇护所外围的封锁线上巡逻。
通过上述举动这才让庇护所内的议论声音小了下去。
可唐玄州的死,加上另外一名战士的重伤昏迷对于众人的情绪来说打击还是太大了,现在审讯韩大东的目的主要不是问责,而是唐明忠他们希望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悲剧。
现在唐明忠走了,韩大东的情绪稍稍稳定了一些,但他依然跪在那不敢起来。
邹大娘不喜欢让人跪在地上说话,她虽然也开始不喜欢这个傻大个,可她还是说道:“起来吧……这里没有跪着说话的规矩,你要是真想弥补,就站直了和我说话。”
韩大东闻言犹豫了一下后缓缓起身,不过由于他已经跪了一晚上,这一起身差点没昏倒在地。好在这大块头身子骨硬朗的很,晃悠了几下又站直了。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韩大东虽然重新站起身来,却并不敢直视邹大娘的眼睛,他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说道……
……
敌人的来势汹汹,但好在他们的数量并不很多。加之唐玄州的安排部署已经提前让队伍撤回到空间相对狭窄的通道内部,这样他们只要不被潮水一般的敌人从两头困住都没有啥大问题。
但即便如此,由于事发突然,唐玄州他们还是一阵手忙脚乱。
“注意三点钟方向!”唐玄州大声向韩大东提醒道。
傻大个虽然举着枪却一直没有射击,他傻乎乎的问道:“三点钟?哪里是三点钟方向?”
“就是你左边!”唐玄州不耐烦的提醒一句后最终还是自己亲自动手,他推开韩大东说了声“小心!”跟着就扣动扳机将那从窗口钻出来的感染者射杀。
其余人都在开火,队伍别打别撤,很快就回到了北区,也可以说是D区。
“换弹!”唐玄州高喊一声。
身旁的队友立即给予火力掩护。
而韩大东呢,从始至终他就像一个舞台剧演员一样,一枪不发。
终于,面对越来越多的敌人,队伍有点承受不住这压力了。只听一名战士怒吼道:“我操你姥姥!”跟着向前丢出一颗手榴弹。
随后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四五个感染者被炸的血肉横飞。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爆炸威力震慑到了这些亡命冲向小队的感染者,还是它们改变了自己的进攻意图,总之它们撤退了。
得到喘息时间的唐玄州立即组织队员撤回到北区一处易守难攻的废弃哨卡内。
这里还有不少武器装备,只是它们曾经的主人早已不知所踪。
在哨卡内停下后,唐玄州让龚星宇配合另一名战士去布置防御装置,自己则带人原地加固哨卡阵地,看样子还没打算放弃取水的任务。
闻静见唐玄州没有撤回庇护所的意思便试探着问道:“队长……咱们不回去吗?”
唐玄州看了她一眼后冷笑道:“怎么?怕啦?”
闻静尴尬一笑,点了点头。她确实怕了……即使曾经的闻静也是一名进食者,但她痛恨那段过去,更畏惧那些曾经。方才与感染者们接触的时候,闻静好几次都瞄不准敌人,以至于她手中的武器也就是比韩大东多了一项会冒火而已。
唐玄州冷冷一笑:“怕也得去取水,我都快有一个月没洗过澡了,这次去取水就想着在那边顺便洗个澡什么的,难道你不想洗洗?”
闻静闻言一呆,随后脸色羞红的缩起脑袋不说话了。
唐玄州见状哈哈一笑,韩大东也跟着笑起来,可他才笑了两声就被唐玄州一把扯住领口抵在了墙上!
只听“哗啦”一声,房间里桌子上的东西掉了一地,被重重抵在墙上的韩大东吓得冷汗都下来了,他呆呆的看着唐玄州,好像不明白为什么唐玄州会突然变了脸色。
闻静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一幕。
可接下来……她明白唐玄州为什么这么生气了。
“你刚才在干什么?”唐玄州沉声问韩大东。
韩大东双手举起,无辜道:“那啥……我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可能主要是我太笨了所以才……”
“闭嘴!”唐玄州低喝一声吓得韩大东立马闭上了嘴巴。
“老子不关心你是不是真的傻,也准许你第一次出来的时候会犯点错,毕竟这些事情老子以前也经常做……可刚擦那么多感染者冲过来,我们六个人按‘米’字队形展开的时候,你作为最左前方的一员,你为什么自始至终都没开一枪!是手指断了?按不动扳机了?还是你人吓傻了!不知道开枪了?!”唐玄州真真是怒不可遏了。
在他的原则里,当个冒失鬼没什么大不了的,谁不会犯点错呢,更何况是一群非职业军人。可他决不允许的是敌人冲上来了,而自己的队友却无动于衷,甚至碍手碍脚。
这种情况在真实的遭遇战中不仅仅是火力缺失的问题,更容易影响整个团队的安危。虽然方才只是几十个感染者突袭,对于唐玄州来说算是小场面了,可他还是惊出一声冷汗来。原因无他,就因为韩大东这个傻大个作为他的左翼居然一点作用的都没有。
如果这次遇到的不是几十个感染者,而是几百个,甚至上千个,那唐玄州的队伍绝对是没可能逃出来的。
韩大东被唐玄州扯着领口抵在墙上,他不敢说话。
这反而更加惹怒了唐玄州,他松开了韩大东 的领子,跟着后退一步举起武器对准了他道:“队伍里不需要你这种碍手碍脚的废物!你把眼睛闭上吧,咱们各自都安心。”
韩大东听到这话吓的脸都白了。
一旁的闻静见状也有些不知所措,好在这时小战士包大彤过来劝和道:“好了好了玄州哥,他就一新兵蛋/子,犯不着和他这么计较,更何况咱们现在不是都已经平安无事了吗?”
唐玄州却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他的枪口仍对准了韩大东的心口。
这大男人腿在发抖,不一会居然哭上了。
唐玄州更是心烦,但这一次他反而收起了武器,同时骂道:“你娘的!你哭尼玛的卵!老子真是……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怂包软蛋!”
说完唐玄州还冲着韩大东脚下啐了一口。
韩大东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充分印证了他内在的脆弱。
闻静看着这一幕反倒是长吁一口气……不管韩大东是不是软蛋,起码他不会死在自己人手上就是好事。
唐玄州是真的恨铁不成钢,他也不想再管这家伙了,便拿起武器出门去了。
包大彤看到哭的跟个泪人似的韩大东也是眉头紧皱道:“哎哎哎!怎么还真哭上了!队长就是这么一说,你真以为咱们是刽子手啊?这么喜欢杀人?来,拿着,赶紧把眼泪擦了。”
韩大东没有接。
包大彤就干脆丢在他面前,转身也跟着唐玄州出去了,看样子也是不想管这家伙了,。
倒是闻静对韩大东还算有点同情心,她走过来递上纸巾道:“东哥,别哭了……”
韩大东看了闻静一眼,泪水仍在流淌,他哽咽着问道:“妹子……你说……我是不是真的特别丢人,特别没用?”
闻静微微苦笑:“其实咱俩差不多的,我那会开枪的时候大都是闭着眼,这要是让队长看到了,指不定得发多大脾气……”
韩大东听到这话稍稍止住了泪水,他低着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恢复正常之前做过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可到了现在,却没胆量开枪……”
闻静听到这话悠悠说道:“或许……正是因为咱们是从感染者中恢复过来的……所以才会这样吧……”
韩大东没懂,他皱眉道:“是这样的吗?”
闻静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就总在想……他们中是不是也有和我们一样,明明精神意志是抗拒的,却被欲望和肉体支配着,以至于在冲过来的时候,面对子弹只能强忍悲痛和绝望无声赴死呢?”
韩大东没有闻静这么细腻的心思,可对于闻静说的这些话他听明白了。
因为他的确有这种感受。
但是……
韩大东看了眼地上的枪,他说道:“但是……如果咱们不开枪……又该如何帮他们呢?”
闻静问道:“东哥,你当初是怎么得到解脱的?”
韩大东努力回忆了一下后陷入了迷茫,他想重新抓住那种感觉,却总是如同在尝试用手去抓住女孩的发丝一样……感觉是有的,却总是抓住了又让它悄悄地溜走了……
反复几次后,韩大东苦笑道:“忘了……”
闻静诧异道:“忘了?”
“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只是知道我清醒过来后就觉得过去所做一切都是这么的恶心……且不可饶恕……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躲起来的,生怕被人发现,而且……我还想过自杀,觉得只有自杀才能让自己得到解脱,才能向我犯的那些错赎罪……”
闻静点了点头。
韩大东问道:“你呢妹子?你以前是进食者吧?他们都是这么称呼的……你是怎么恢复正常的?”
闻静心里对那种转变的印象是很深刻的,但让她具体的描述出来却有些困难了。
她沉默了一阵后答道:“我可能和东哥你一样……不太记得了……”
“啊?哎……那太可惜了……”韩大东看来还是挺好奇的。
闻静这时又说道:“其实还是记得一些的……我记得……我当时在……在吃东西……”
说道吃东西三个字的时候,闻静明显的表情出现了不适,她皱了皱眉头,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吐出来。
“你没事吧?”韩大东对待女孩子倒是出奇的有耐心,也细致。
闻静感激一笑:“没事的。”
她缓了缓之后继续说道。
“那是我之前从没有尝试过的味道……刚开始……我是非常抗拒的……但我的意志并不能对抗我的欲望……那感觉就像是人饿到了一定极致后开始尝试啃咬一切的感觉……我也在不断的放纵自己的情绪,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道……就这样吧……放弃吧……不要再挣扎了……然后我就……”闻静说着说着又感觉一阵恶心。
这一次韩大东直接拍了拍她的后背,帮她舒缓一下。
闻静深吸一口气:“起初的过程很享受……但当我无意间抬头看到……看到那孩子还活着……他一脸惊恐绝望的看着我的时候……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罪恶感一下子扎进了我的内心……我觉得自己简直……简直就像是……”
闻静说不下去了。
韩大东却在这时说道:“对!我也记起来!就是这种强烈到极致的罪恶感!就好像我心底一片漆黑的时候有人在里头放了一把火一样!……撕心裂肺的感觉……”
闻静惊讶的看着韩大东,显然她没想到看起来很粗糙的韩大东在形容描述这种细腻的心理变化的时候反而比她所描述的更加的贴切。
她抓住韩大东的手道:“对!就像照进黑暗的一道光!就像心底烧起一把火!那种感觉……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韩大东也很激动,他摸了摸心口道:“这里……这里到现在还是热乎的……就是有了这种实实在在的活着的感觉,所以才清醒过来的。”
闻静也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的确,那跳动的心脏和灼热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
门外有意无意听到这些对话的唐玄州推门而入道:“你们真的是因为这种抽象的东西就变好了?”
韩大东吓了一跳,他现在见到唐玄州就自觉的低下头。
唐玄州也懒得看他。闻静起身道:“嗯,这感觉很清晰,骗不了人的。”
“唔……我相信……”唐玄州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其实刚带你们回来那会我们就打算找你们了解一下你们各自是如何恢复正常的,毕竟这种恢复说不定可以救避难所整体于水火之中……但我家那老爷子说不着急,暂时缓缓,等你们适应了再说……可刚才听你们说完,我却对这种奢望有些不那么期待了。”
闻静疑惑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觉得既麻烦又矫情……还抓不准到底该怎么做。”唐玄州说的是实在话。
闻静闻言也陷入了苦恼。
是啊……
他们这几个人之所以能恢复,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机缘巧合的成分,而这种机缘巧合显然是救不了更多受苦于神性感染的同胞们的。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