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0gj精彩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三百八十八章主觀客觀-4whqa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翌日,随着号角声传遍颍州城中,柳明志换上甲胄急匆匆的朝着府门外赶去。
如此紧急的号角声,说明云州的步卒援兵提前一日如约而至了,柳明志自然不会因为沉溺家中的温暖而耽搁军机大事。
柳明志跟齐韵说了一声之后便牵马出门,与此同时,府门外几架不算豪华却透露着贵气的马车缓缓朝着东门驶去。
三公主李嫣在五百王府精锐亲兵的护卫之下绕道济州南去,回京省亲。
至于三公主带着什么样的目的回京省亲就只有柳明志跟她自己明了了。
柳明志望着三公主消失在街角的车队,对着府外的几个角落打了几个手势之后便纵马离去。
柳明志离开不久,王府中飞出几只雄健的金雕在王府上空盘旋了几下之后朝着京城的方向翱翔而去。
柳明志赶到将军府之时,府中人声鼎沸,说话声此起彼伏,府门前进进出出的将领络绎不绝。
有的柳明志还有些眼熟,有的柳明志就全然不认识了。
不认识也是人之常情,几十万大军所有的大小将领加在一起几百人,柳明志若是一个个的都能喊出名字,那才是有鬼了。
柳明志将马缰递给了将军府的亲卫,手扶剑柄龙行虎步的朝着府中走去。
到了演武场之后,一个个相熟的身影映入眼帘,云阳,云冲,南宫晔,东方明,陆成杰………….
数十个大小将领,几乎都与柳明志相熟,打过交道的更是不少。
此时这些难得聚在一起的老牌将领正在互相寒暄着,毕竟戍守北疆不得私自离开防线,除了年底休沐,这些老兄弟难得有机会这个时候还能聚在一起。
柳明志停下脚步嗯哼了一声,正在寒暄的众人这才发现柳大少的身影,急忙停止了寒暄交谈,联袂朝着柳明志迎了过来。
“末将等参见并肩王!”
所有将领齐齐朝着柳大少行礼,纵然云阳这个老爷子也在其中,按辈分柳之安也要称呼云阳一声叔叔,更别提柳明志了。
然而这是暂时定下的军机重地,云阳乃是柳明志的下属,行礼不过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柳明志再是晚辈,始终是朝廷亲封的藩王,这里不是私下,云阳不敬王爷,一旦落人把柄,很容易就被安上一个不敬朝廷的罪名。
柳明志淡笑颔首,并未摆什么架子:“诸位同僚免礼!”
“谢王爷!”
“诸位同僚请入座!”
“谢王爷!”
柳明志看着再次加了上百人的演武场朝着沙盘走去。
“诸位,该说的话两天前本王已经说过了,如今我大龙北疆所有兵马到齐,是咱们该反攻两国联兵的时候了。”
“本王决定,等云州兵卒修整一天之后,明日早上大军开拔,南下夺回咱们被两国占领的城池!”
云阳看着有些意气风发的柳大少脸色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缓缓朝着沙盘走去。
“王爷,末将有个疑问,敢问王爷可否解惑一二?”
柳明志转身看样云阳,态度也不倨傲,也没有将架子放的太低,有那么点不卑不亢的意思。
“云帅有何疑问,但说无妨!”
云阳在沙盘之上的旗子上扫视了几眼,便将眼下颍州以南的局势了解了一个大概。
“王爷,敢问咱们南下夺城是等候朝廷的新兵与西域的援兵会兵颍州一起攻城,还是仅仅咱们北疆六卫加上新军六卫自己夺回城池?”
柳明志对着周围的一些大将军招招手,示意他们朝着沙盘走来。
一干将领虽然不解,还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所有大将军齐聚沙盘之前,柳明志拿起竹竿在沙盘之上挥动了起来。
“本王在你们未赶到颍州驰援之前,已经向兵部跟朝廷连去了十封加急文书,截止目前本王依旧没有收到任何的回书。”
“新兵能否如期而至与咱们北疆合兵,现在还是一个未知的事情!”
“此事护国候张狂也清楚,到了目前,本王也只好给你们实话实说了!”
“或许新兵会来,但是具体时间谁也不敢保证,朝廷里面应该出了咱们不清楚的事情,眼下咱们抽身不得,此次国战,本王想很大程度之上可能要靠咱们自己亲力亲为了!”
南宫晔等大将军听了柳明志的话眉头微皱的看向了张狂,见到张狂无奈点头的神色互相对视了几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
朝廷的援兵不能如期而至,这对于信心满满赶来合兵的一干将领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野外大战已经在两国心照不宣的联兵下打的举步维艰,如今两国正式联兵,而且还占据了城池之利,仅仅依靠眼下的兵马所有人心里都没有丝毫的底气。
在场的人无一不是戍守北疆多年的老将了,对于攻城战的损耗再清楚不过了。
野外战斗势均力敌之下还能一比一的伤亡,攻城战最少也要付出敌人三倍伤亡的代价才行。
南宫晔沉思了片刻:“王爷,既然朝廷的援兵有很大的可能不能如约而至,你为何还要下令张默府帅跟西域援兵前去袭扰两国的腹地呢?”
“虽说他们因为兵力的缘故可以在两国腹地所向披靡,可是也大大的增加了咱们这边的困难呢!”
“本来咱们兵力就不占据优势,兵力虽多,可是精锐却不算太多!”
“如今两国联兵八十万左右,又占据我颍州以南一十五城之多,咱们只有他们半数的兵力,野战已经因为兵力的缘故被他们压着打了,何况是攻城这种一比三的损耗战了?”
“末将说句不好听的,这跟让弟兄们去送死没什么区别!”
“末将实在想不明白,王爷既然从西域调来了援兵,为何不让他们跟咱们一起南下夺城,这样一来不是更有把握吗?”
南宫晔的话让周围的将领脸色同样有些沉重,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柳明志的神色。
柳明志并未因为南宫晔的话而动怒,他心里明白南宫晔只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而已,也许不止是南宫晔的疑问,在座的每一个人心里都充满了不解。
柳明志将竹竿定在了沙盘上颍州府库的位置扫视了一眼众人。
“诸位可知道咱们现在最急缺什么?”
张狂稍加思索便明白了柳明志的意思,朗声说道:“粮草!”
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张狂神色不佳的叹息了一声:“咱们要了半年的粮草,朝廷却只运来了两个月的粮草,如今又加了那么多的将士,粮草更是紧缺了!”
柳明志淡淡的扫视着眉头紧皱,若有所思的众人幽幽一笑。
“现在你们明白本王让张府帅他们去突厥,跟金国的用意了?”
“金国,突厥占领咱们城池,不但是想扭转地利之势,未必没有想要斩断咱们后方粮草补给线的意思,看他们占领的这些城池就明白了!”
“这十五城环环相扣,既可以起到互相支援的作用,同时这十五城的位置可以说彻底的截断了咱们所有补充粮草的最近要道!”
“他们截取咱们的粮草,咱们便截取他们的粮草补充咱们自己。”
“同时,他们不知道其实已经无形中落了下风!”
“王爷何意?”
“请王爷直言!”
柳明志从怀里取出自己整理好的纸条放到了云阳等人的面前。
“因为咱们不但援兵可能无法如期而至,就连粮草能不能及时运来都是未知数!”
“截取不了咱们的粮草,他们的粮草又被咱们截了,粮草后继难支的情况下,你们说谁更着急?”
众人拿起纸条互相传看了一下,脸色惊怒不已,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柳明志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难道朝廷那边已经乱的连北征大军的粮草都支撑不上了吗?
柳明志轻轻地敲了敲沙盘,示意众人回神。
“南宫帅方才说的兵力不过谁主观缘由!”
“可是一场大战的胜败跟兵力有关系,却也不是绝对的事情,还有很多客官因素需要考虑到!”
“狭路相逢,勇者胜!”
“勇者相逢,智者胜!”
“兵力是很重要,可是也要看怎么用!”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