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twfw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笔趣-2326-壁畫(上)分享-vtdqa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你也不能怪泰这么说,而是眼下情况确实是这么一个情况,咱们有一说一,这些野人如果想要冲进来的话,靠着泰他们,根本就挡不了多长时间的。
换一句话说,就算是泰他们能抵挡住,可这些野人只要把洞口一围,时间久了,姬贼他们还是要活活被困死。
当然了,这些野人有没有这个智商就不一定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泰方才因为担忧,故有此问。
姬贼拍了拍泰的肩膀:“放心吧泰,有我在,保证咱们都能安然撤退,放心吧,你好好的。”
姬贼这么说,让泰松了一口气。
老实说,姬贼是没有办法来突围的,但他就是这么神奇,他的话,大家都愿意相信,只要姬贼说有办法,那就是有办法。
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姬贼在大家心里养出来的固有印象。
大家全都无条件的相信姬贼。
姬贼和泰又守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他就睡着了。
比及第二天天光大亮,姬贼一机灵睁开了眼睛,身边正好是蹲着狩,看到姬贼醒来了,还腼腆一笑:“陛下,您睡醒了啊?”
姬贼揉着额头嗯了一声,还有些埋怨自己怎么就睡着了。
他往身上一看,见披着一件大衣,当时楞了一下,问狩道:“这是怎么回事?”
狩哦了一声,很是自然表情:“陛下您说这个啊,这是泰的衣服。”
“泰?他现在人呢?”
“喏,在洞口呢。”
“昨晚上泰一夜没睡?”
狩摇了摇头:“没有,昨天后半夜我替下来的泰,借了他的水火棒守了一会儿,不过泰今早上醒来之后又过去了。”
姬贼这才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过去和泰打招呼。
后者憨厚一下笑,倒是颇有些腼腆的意思。
“陛下您再休息一会儿吧。”泰说道。
姬贼摆了摆手:“休息什么的已经够了,今天得出去了。”
泰一机灵:“陛下,是要打出去么?那好啊,我开路!”
姬贼摇手:“先不着急,族人们昨天饿了一天,硬冲出去的太吃亏了,先让大家吃点东西。”
狩递给姬贼一些吃的:“陛下您也吃点吧。”
姬贼摇头:“算了,我没胃口,给大家吃吧。”
说话功夫,姬贼脸色一变,狩问姬贼怎么了。
姬贼指了指自己小腹,转身就往山洞里面走。
狩没明白姬贼意思,赶忙就跟了上去。
泰原本也想离开的,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走了没人守着,就给作罢了。
这边狩跟着姬贼往山洞里面走,基本上,大家全都是在洞口附近躺着,姬贼他们走了有好几十米,而且来说,隐隐约约的,这山洞越往里面越是有向下倾斜的意思在。
走了三五分钟,姬贼确定了周围没人时,这才松了口气,拽开腰带,开闸放水。
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浇灌,冷不丁的,听到后面声响,一回头吓了一跳,狩跟着钻出来了。
姬贼让吓得尿了一鞋,赶忙系上腰带的时候还问狩跟过来干嘛。
狩也很尴尬:“那什么陛下,我那不是看您指着肚子就跑开了,以为您有什么不舒服么。”
姬贼:“···”
“我撒尿呢。”
无奈的说了一句,姬贼冲狩道:“你先往一边去,别过来知道么,看着我尿不出来。”
狩:“···”
狩把头背了过去,姬贼就又往里面走了几步,解开了腰带放水。
可今天不知道咋回事,不知道是不是狩故意的跟姬贼过不去似的,就在姬贼刚有感觉的时候,狩那边又喊了一声,把姬贼吓得一哆嗦。
“狩大爷,你干嘛呢,这一惊一乍的吓死个人了。”
狩哂哂笑,尴尬回头冲姬贼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不是陛下,那什么,您过来看一下,看我发现了啥。”
姬贼口中嘟嘟囔囔,转身迈步就走了过去。
到跟前了还不耐烦的问:“发现了什么?”
狩拿手往黑暗中一指:“陛下您看这个。”
姬贼不住翻白眼:“这黑咕隆咚就看到一个方块,什么啊这是?”
“不是陛下,上面有图案的。”
狩这么一说,让姬贼下意识的一愣:“图案?”
狩点头:“是啊陛下,不信您看啊。”
姬贼眯起来眼睛往前看,你别说,真就像是狩说的这样,面前黑咕隆咚的一片好似方形轮廓的石头上面,隐隐约约的,的确像是有图形在上面一般。
姬贼很诧异,转头来看狩:“你跟我说实话,你跟阿虎阿牛真的不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狩:“???陛下您胡说说什么呢。”
“不是,这黑咕隆咚的你都能看得清楚?”
狩:“呃···”
姬贼不再和狩开玩笑,转而是从腰间摸出来了火折子,吹亮了往前举。
火光亮起,姬贼看的清清楚楚,一侧石壁上面镶嵌着一块石板,石板上是一副浮雕壁画。
画面内容,是一片荒芜的土地,土地上面,不见任何生物,相反的,倒是火山暴雨不断。
狩凑过来问姬贼:“陛下,这是什么?”
姬贼摇摇头,说实在的,就靠着这一幅画,他也搞不清楚上面想要说的到底是什么。
狩这会儿又指着旁边惊讶:“陛下您看,旁边还有!”
姬贼一愣,忙跟着瞧过去,这一瞧,往后果真是有一排的画面。
姬贼走过去看,第二幅画面和第一幅有所不同。
第二幅画,大地之上多出来了有三个人,他们高举着手,其中一个拿书,一个戴手镯,另外一个拿着权杖。
姬贼瞧了一眼,越看越觉得有些眼熟,等等,那权杖和手镯上面镶嵌的宝石为啥和自己手里这两颗这么像?
不对,现在是一颗了,还有一颗在海上的时候丢了。
嘶,这还不对劲了,为啥自己手里的宝石会和这壁画上面的一样呢?
姬贼想不明白,往下看,下面壁画又有了变化。
那三个人还是保持同样的姿势,只不过,他们的背景换了,在他们周围,多出来了许多的海底生物,都是半透明的无脊椎生物。
狩还不忘吐槽:“陛下,这画上都是什么玩意啊,怎么这么丑?”
姬贼悠悠无言,继续往下一副图看。
然而下一幅图,却是一片毁灭的场景,天灾末日一起降临,那画中无脊椎生物全都遭到了毁灭。
至于那三个人,还算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只不过,他们手中的权杖手镯还有书都消失不见了。
这下子姬贼纳闷了,心说这些画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
又往下看,又出现了三个人,手里拿着是同样的权杖手镯外加那本书,不一样的是,他们周围是许多奇怪的生物,双足四足脊椎都有,不过长相嘛,过于对不起观众了。
狩乐的鼻涕泡都出来了:“哎呀这比刚才的还丑。”
姬贼:“···”
这会他隐隐约约的已经猜出来了什么,往下看,果不其然,这些生物也全都在灾难之中全都毁灭了,而那三个人,则是和他们前辈一样,同样是站在原地保持同一个姿势,不过,和前辈站在一块罢了,从三个变成了六个。
又往下看,这一次,还是三个人,不一样的是,图画上面出现了另外一种古怪的生物。
姬贼认识这个生物,他作为古代生物发烧友,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是二叠纪才会出现的盘龙目爬行动物以及哺乳动物中的祖先兽孔目。
狩很疑惑,问姬贼这些东西都是什么。
姬贼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再往下一个图去看,图上到处都是兽孔目的生物在经受天灾,那些爬行动物则是全都瑟瑟发抖,你别说,这些爬行动物到是全都活了下去。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