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7jel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473章 沉迷研究,無法自拔讀書-gy5iw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发现非离每次说到‘非赤’,显示出的曲线图都是一样的,将那一段曲线截取下来,用发出超声波和次声波的设备播放,模拟出非离发出的声音,“非赤,听一下。”
播放了两次。
“非赤,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池非迟可以确定,这种机器合成模仿的声音,自己听不到。
“有啊,”非赤道,“机械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叫了两遍。”
“等会儿……”池非迟又将录下来的非离的声音截取,播放。
“非赤……”
“非离的声音,”非赤确认道,“在叫我的名字。”
“嗯……”
池非迟点了点头,这一次他也听到了。
继续实验了一会儿,换两只海鸥配合实验。
海鸥完了,让非离去找海龟、章鱼来配合实验。
一直到傍晚,池非迟暂时停下,带了一个防水播放机器,录下非离恐吓鱼类的声音,下海跟着非离去捕猎。
这一次就不用他辛苦驱赶鱼群了,录音一播,鱼群立刻吓得往非离那边游,然后被非离一尾巴全部砸晕。
赶了两次,凑够了非离的食物,池非迟才上了游艇。
“非离,今晚都是你的。”
“咦?主人,你们不吃吗?”非离疑惑。
“我不想吃鱼了,游艇冰箱里有别的食物,”池非迟进了船舱,“非赤四五天吃一顿就行。”
“原来是这样,”非离看向甲板上点头的非赤,“非赤吃得好少哦,难怪长得这么小,多吃点说不定就可以长大了。”
“不对,不对,”非赤纠正,“这不是食量的原因,多吃我也吃不下啊。”
池非迟懒得做饭,去冰箱里拿了速食食品,就到了甲板上,打印了白天实验的检测报告,一边吃东西,一边看。
从实验来看,非离不是‘能够发出其他动物的声音’,而是本身的发声系统比较特殊,可以发出两种声波,融合成了其他动物能够接收信息的声波,传递到对方大脑中。
蛇类语言跟鸟类语言的波段相差很大,而同一种语言中,不同的意思也有着对应的波段。
可以把非离的发声方式当做一种沟通暗号,人类只要掌握了这种暗号,利用发出和接收超声波与次声波的设备,就可以做到跟其他动物交流、指挥其他动物。
人类目前有设备,但缺少密码本。
想要获得这本密码本,需要非离配合进行大量实验,弄清每一个变化节点代表的意思,还要根据已有数据,去分析、推断、组合。
他暂时没空去把这本密码本研究出来,让他在意的是,他自己的问题。
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听到动植物的声音,应该是自己的耳朵能捕捉到特殊的声波,并自动将内容翻译、反馈到大脑中。
但在之前的实验中,他能听懂非离的话,能听懂机器录下来的非离的话,却无法听懂机器合成的声波。
而非赤、其他海鸥那里也是一样,区别是生命体发出的声音与非生命体组合出的声音。
换言之,他能听到人耳能捕捉到的声音,但只能听懂生命体发出那些声音的意思,非生命体模拟出的声音不行。
他的能力跟声波无关。
而且,刚才他检测过自己的脑电波,在听到机器发出的声音、不同动物发出的声音时,他的脑电波并没有异常波动。
也就是说,他的能力也不是脑电波的原因。
真的是因为玄学?
……
吃过晚饭,池非迟继续研究。
接下来的研究就没非离多少事了,池非迟在研究自己。
继续检测自己的脑电波,实验在干扰手段下自己的脑电波变化,甚至用超声波检测手段给自己口腔的毒腺拍了个片,确认这是科学手段可以检查出来的……
沉迷研究自己,无法自拔。
凌晨1点,睡觉。
第二天一早,池非迟没有急着继续研究,他得回东京去了,明天还得帮芙兰特易容。
非离打算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看看。
原本是该准备个通讯工具,防止非离失联、迷路的,不过海洋太大了,网络不一定能连接上,电波对讲通讯又有距离限制。
没办法,池非迟又花了一早上的时间,教非离看地图、背地图,又用了一整天的时间,给非离灌输各种防骗、防捕、防拐知识。
傍晚,非离心情愉快地告别,“主人,非赤,我过段时间就回来这里看看,别担心,我不会迷路的!”
池非迟:“嗯。”
非赤:“嗯……”
一人一蛇目送非离游向远处,而后,非离下潜,露出海面的背鳍也看不见了。
非赤叹了口气,“好担心非离就这么丢了,主人,你说它们怎么那么喜欢往外跑呢?”
“放养在天空和大海的宠物就是这样。”
池非迟总结一句,转身回船舱。
有非墨在先,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只不过非离比非墨更难联系,这一跑可能就跑丢了……
等游艇靠岸,池非迟让大山弥安排人来接收游艇、顺便帮自己订机票。
回到东京,已经凌晨三点多,没睡一会儿,池非迟又起床出门,去帮芙兰特易容。
早上8点多,东京街头。
金发碧眼的女人看到熟悉的车子后,挂断电话,沿着街道走上前,见副驾驶座没人,直接上了副驾驶座。
黑色车子开离原地。
“易容好了顺便送我去港区附近怎么样?”芙兰特笑着转头问道。
池非迟来之前也换了那张雀斑欧洲青年脸,开着车,点了点头,声音嘶哑道,“送你到青山公园。”
“Ok!”芙兰特也习惯了那张冷漠脸,没放在心上,应了一声后,神色认真了些,压低声音,“猿渡一郎之前透漏给我的炸药信息确实有问题,不是三天后抵达的货轮,而是半个月前从美国港口出发的货轮,大概20天后会抵达千叶县附近,之后他们会让渔船去将炸药卸下来,从千叶县的偏僻海岸过,避开检查,再运送回东京,具体的抵达时间还无法确定。”
“确认过了吗?”池非迟问道。
“确认过了,这一次应该是真的,”芙兰特点头,又低声道,“昨晚友田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明天有一趟货轮出航,回来的时候也会带一些军火,他要跟着去押船,问我要不要跟过去,如果我跟过去,说不定能获得其他线索……”
“暂时不需要。”池非迟否认了跟过去这个提议。
从日本港口到美国东海岸的货轮,大概需要航行40天左右,易容根本维持不了这么久。
如果芙兰特要伪装跟着去,他也得混进去,跟着在海上飘40天。
他不是不乐意去海上溜达一圈,说不定还能顺便带非离去美国找非墨。
不过两个顶着易容的人,在货轮上跟其他人同吃同住40天,暴露的风险太大了。
芙兰特是利用友田喜欢小泉久美这一点,才打入那个走私团伙内部,那么在船上,那个友田必然会把易容成小泉久美的芙兰特盯得紧紧的,而他帮芙兰特更换易容、两个人就要偷偷碰面,暴露的风险更大。
再者,如果芙兰特有问题,无论是出卖组织还是本身是卧底,一旦确定组织让她去跟船,那么也会猜到‘拉克’和贝尔摩德这两个会易容的人会有一个跟上船帮她易容,在美国港口布置人手进行抓捕,谁去谁完蛋。
综合考虑,这一趟跟船出行或许能得到更多线索,但风险太大,不值得。
40天时间,组织从其他方向调查,也未必不能获得一些线索。
不去——这是他做出的决定,估计那一位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还能不能再准确打听出目标是在麻萨诸塞州哪里?”
“我尽量,”芙兰特皱了皱眉,“他们对目标的消息瞒得很严,我试探过友田,还试着灌醉过他,不过他喝多了什么都不会说,而每次谈到军火来源,他都会转开话题,我不敢过度追问。”
“再寻找机会试探一下,争取再缩小范围,”池非迟思索了一下,“另外,把他们这些年的出航信息整理之后发给我,有多少要多少。”
芙兰特愣了一下,提醒道,“每次来往美国,他们选择的港口不是同一个,从波士顿到昆西一带的港口都有可能,而且信息太多了,近五年的出航信息我都能弄到手,你全部需要吗?”
“全部。”池非迟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停车,帮芙兰特易容,又将芙兰特送到港区,回到新宿区附近后,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上午10点多了,给那一位发邮件,简单说了跟船过去的事。
【不用跟船出航,尽量锁定大概位置,从其他方面调查】
那一位给出的答案跟他预想中一致。
【明白。——Raki】
池非迟回复了一下,又给琴酒发邮件,说炸药的事。
【芙兰特确认,运送那批炸药的货轮半个月前从麻萨诸塞州港口出发,会在千叶县海湾附近转移炸药,转移的具体时间、位置不明。——Raki】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琴酒的电话才打过来。
“拉克?”
“我一个人在街上,方便讲电话。”
琴酒确认了池非迟这边的情况,也没磨蹭,“情报准确,根据他们走私团伙的一个船员说,最近他们确实在千叶县那边有所安排,转移的具体时间、地点,等货轮大概进入日本海域之后再进行调查。”
“明白了。”
池非迟懂了,估计琴酒又抓了某个船员的把柄,让船员盯着团伙最近的动向。
他这边让芙兰特从高层确认走私炸药的货轮详情、出发时间、预算抵达时间和大概的行动计划。
而琴酒那边,则是随便威胁两个底层成员,利用动向等消息来判断芙兰特提供的平板准不准确,之后还会继续跟进、确认。
这样一来,基本就可以确认情报准确了。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