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q8l7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詭三國-第1876章函谷演變,歪脖科技分享-p4nef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函谷关,之所以天下闻名,是因为战国时期成为了东方六国的扼腕之所,是秦国的东大门,是秦国抵御山东六国进攻的重要关隘,而到了大汉时期,随着天下基本上一统了,函谷关的地位实际上已经开始下降。
又因为后来秦函谷的地理发生了改变,所以汉武帝又在当下的位置重新修建了新的函谷关,距离秦朝的函谷关大概东移了三百里左右。
斐潜站在稠桑原的平坦塬台之上,看着稠桑原在风雨侵蚀下形成得一条条的裂痕。这里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区域,顶部虽然说比较平坦,但是高度非常高,这些大大小小的裂缝又是几乎峭立,直上直下,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
这并不是斐潜第一次来函谷关,但是每一次到这里,看到这样的景色,心间都不免生出一些感慨来。
大河,也就是黄河,从稠桑原北面流淌而过,这就给从东向西进攻的山东之人造成了极端困难的环境,因为从山东想要到关中,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只有通过这稠桑原的裂缝。而且秦函谷比汉代的函谷还要更险要,只不过天下没有一成不变的道路,也自然没有千年不改的雄关。
斐潜看了看站在身后和魏都站在一处的许诸,然后又将目光集中在了北面的大河上。许诸这个家伙,在比武之后公开表示他自己并不懂得统帅兵卒,所以斐潜自然就将许诸放在和自家护卫队当中,这多少有些意思。或许是许诸真的不懂统帅,亦或是许诸在展示了一些东西之后,又故意暴露短处……
嗯,或许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人不能太强,太强了没朋友。
就像是现在魏都和许诸就三两下混熟了,称兄道弟的,魏都还表示到了关中长安之后,要请许诸吃肉包子……直肠子的魏都显然认为肉包子便是最好的食物了,有肉有面又管饱,毕竟如果上酒楼放开肚皮吃一顿,像是魏都这样的大肚汉,恐怕是要吃掉三四个月的俸禄,再加上许诸,魏都后半年就八成喝西北风了。
对于许诸来说,显然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交朋友,所以自然无有不可,还表示说如果领了俸禄,再来回请魏都喝酒……
篱笆需要三根桩,关隘也要地形帮。
秦函谷因为地形的原因,废弃了,而如今便轮到了汉函谷。
河水奔腾,日夜不停,一方面黄河对于黄土高原进行了侵蚀,另外一方面也在不断的下切,导致了黄河的水位比春秋战国时期要更低,而原本贴着稠桑原的河道则裸露出来一部分……
再加上因为关中弘农一带的人口比秦朝的时候更多,在没有开发出新能源之前,烧木头和木炭,就成为了唯一在冬天的时候度过寒冷的手段,再加上住房建筑器皿等等的生活需求,导致原本黄土高原之上的远古森林被大量的砍伐,进一步破坏了水土的同时,也造成了在稠桑原上有一些地方的植被出现了豁口,不再是密不透风的森林,也就可以让兵卒绕道了。
太史慈带着斐潜来看这里的地形变化,也就是为了让斐潜知道,如今汉函谷关已经就像是年头久远的墙,虽然看起来还是一堵墙,但是四下漏风的缺口也不少。
『子义……』斐潜淡淡的叫了太史慈一声,声音就像是黄河当中传来的水声,虽然不大,但是让人无法忽略。
『属下在。』太史慈拱手应答道。
斐潜抬起手,指着黄河河滩,又指了指脚下,『这里,修建一个岗哨,建一个烽火台即可……』
太史慈愣了一下,说道:『若是如此……仅能预警而已……』太史慈原本的想法,是在稠桑原北面这里修建一道防线,纵然不能修城墙,也可以凭借着高低地形差给与下方的裸露出来的河道滩涂给与较强的打击,形成有效的杀伤,结果斐潜只是说建一个烽火台,这个差距自然有些远。
更何况若是仅仅修一个烽火台,太史慈自己就能决定了,又何必叫斐潜特意来此查看呢?
斐潜笑了笑,说道:『天下关隘,因时因地,无长久不败之所也……子义不必介怀,如屋旧梁裂,又要修墙,亦需修梁,说不得还要整理瓦檐,不若新建之……』太史慈的意思斐潜自然知道,只不过因为汉函谷关确实因为地形地貌的改变,已经不怎么适合作为一个重要的防守基地来使用了。
勉力维持,修修补补,也不过是勉强延长一段时间而已,毕竟天气风水地形的变化,人力短时间内是无法改变的。就算是植树造林,也至少要十几二十年之后才能看到一点点的成效啊……
斐潜看着太史慈微微皱眉,继续说道:『某已令杨德祖领河南尹……函谷此处……子义可令一偏将驻防,而后移军陕县……』
『陕县?』太史慈一愣。后撤这么多?陕县之处有陕津,也是通往河东重要的渡口,也算是非常重要的节点,但是距离函谷关就有些远了,中间隔了两个大县,一个是新安,一个是渑池。
『陕县,陕津,潼关……』斐潜大体在空中比划了一下,『三地一体,可固关中,守河东,至于弘农……』斐潜呵呵一笑,『且与杨氏……』
彻底放弃函谷关,是不行的。虽然斐潜有这样的魄力,但是杨氏显然没有,所以多少还需要意思一下,若有若无的放在此处。就像是围棋当中的大飞,若有若无的连接着,看下一步的对手动向而定。
渑池和新安,都是斐潜特意规划出来给杨氏的,当然,这并不算是多么优厚的条件,也不是斐潜对于杨氏有什么好感,而是为了下一步的计划进行的准备。同时,如果说不撤销函谷关的权重,一方面因为函谷地形的改变,斐潜这里就要不断的加大兵卒数量投入,这无形是一种负担,而这种负担又要大部分加到关中头上,所以不如干脆将这个负担一部分分出去,让弘农杨氏承担一些。
另外一方面,太史慈移动到了陕县之后,和关中的距离就近了很多,再加上陕津也可以方便的通达河东,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减少了军需上的运输压力,使得粮草的使用效率会更高更好。
还有一个潜藏的因素,就是如果不给诱饵,杨氏就自然不舍得将家底拿出来恢复建设,渑池和新安就是预先给杨氏的筹码,就像是996,给足了自然是福报,但是许多人只记得要死命要求员工996,却忘了给钱,或者说根本不想给……
郭嘉之前的话语有一点说得很好,就是每个人都有基本盘。曹操的基本盘是兖州豫州,斐潜的基本盘就是并北关中,而弘农杨氏么,当然不用说,就是弘农了,如果不给雒阳新安渑池,杨氏上下会心甘情愿的无私奉献?
如今天下的局面,杨氏想要翻身,无疑就是难比登天,一来没多少土地,弘农之地又被董卓和西凉折腾过两三遍了,二来手中无将,总不能指望杨震杨修上前线砍人吧?但是希望这个东西很微妙,就像是多少北漂上飘深飘,一开始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能生根发芽,觉得自己能行的,有些阳光就能灿烂……
然而忘记了太阳其实狠毒,紫外线很强。
山东区域这一块,袁绍陨落,曹操方兴,四周稳定,再加上弘农杨氏作为缓冲,斐潜准备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中,好好爬一段时间的科技树,这才是接下来最为重要的事项。
汉代科技树,真的是太奇特了。
见过刘备老家门口的歪脖子树么,大体上汉代的科技树就是那个样子的。明明一开始根基很厚,树干很粗,然后半途当中就像是碰到了空气墙一样,拐了一个弯,然后长到了另外一个方向上去了。
汉代有一面镜子,一个铜镜的谜团,一直被研究到了后世现代,才被破解。有西汉魔镜之称的『青铜透光镜』,乍一看,这种铜镜和一般的青铜镜并无太大差别,但奥妙就在于,当把这种铜镜垂直放平,在一定的光线射入角度下,虽然是光照射在正面的镜面,但是镜子背后的图案和花纹,会奇迹般的映在与镜面相对的墙体或背景上!
玻璃镜做到这一点不难,但问题是铜的材质……
在之后的王朝当中,经过了宋代的沈括、周密,金代的麻九畴,元代的吾丘衍,明代的方以智、何孟春,清代的郑复光,以及近代的大批海内外科学家,都对这种魔镜进行过系统而全面的研究。
一直到了后世近现代的八十年代,在上海博物馆和上海交通大学等机构的共同努力,才最终搞清楚了这种神奇透视效果形成的原理,其实就是力学和光学的共同作用之下产生出来的特殊效果……
可是他娘的这个镜子是在汉代做出来的,用到了要让后世到了八十年代才能明白的力学和光学,结果没有任何后续分支,就这么一个拐弯,不知道又长到了哪里去了。
还有像是地动仪。
还有里车。
甚至还有原本应该大放异彩,在生产生活上面提供巨大助力的水车水锥等等水力系统,也就那样研究了一个大概之后,就浅尝辄止了,没有后续版本更新……
汉代这么强大的物理学,结果去磨镜子,搞了小人敲鼓被放仓库了。
天文学,去推测天下兴衰,皇帝老二晚上会不会管用了。
汉代也有化学,然后用去搞炼丹了,卖五色散了。
真心是歪到没天理。
当然,斐潜也不可能要立刻全面铺开,但是有两个方向是可以重点去做的,其中一个是医学。斐潜一直在让人找华佗,但是一直都是摸不到边,前脚听闻华佗在何处,后面人去的时候华佗又离开了。
华佗啊,麻沸散。
麻沸散在汉代简直就是跳楼大甩卖,不要998,也不要668,只要98就能拿回家……不,甚至都不要98,华佗免费送大家!
而西方医学,在很长一段时间之中,为了进行手术,为了减轻病人的疼痛所使用的方法,既滑稽、可笑,又残酷、无奈。要么用重物压迫病人的神经干,使其肢体麻木,失去知觉,要么对病人直接施以『放血疗法』,让其因失血而昏迷,再对病人施行所谓『无痛』手术。
甚至为了取得麻痹效果,放出了绵延后世,祸害无穷的鸦片大麻等等,就算是如此,也依旧有一场手术,连患者带医生还有护士全数死亡,死亡率达到300%的例子……
当然,也有可能华佗被后续的人给神化和夸张了,但如果说,华佗确实有些本事,而且敢于开辟出外科手术,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在当下的汉代,可以让医学一开始就别乱歪,形成内外兼修的比较完整医学体系,也让后来的鲁迅同学不会抱怨所谓『原配的蟋蟀』呢?
医学的提升,将会大幅度的延长人类的寿命,并且也会减少了因为一场感冒就死的风险,斐潜觉得,是大汉当下很有必要重点推进的一门重要的学科。
另外一个方向就是数学。
数学号称所有科学的基础,《周髀算经》和《九章算术》可以算是古代算术闪耀的明珠,绚丽且华丽,有分数的四则运算,今有术、开平方、开立方、盈不足术、各种面积和体积公式、线性方程组解法、正负数运算的加减法则、勾股形解法等筹算方法,形成了一个以筹算为中心,与古希腊数学完全不同的独立体系。
然后,数学又长歪了,成为了欺压百姓,计算钱粮,侵吞谋私的工具,成为了『六艺』之末,就算是到了科举时代,明算科的人才最多也就是下放地方当一个计算钱粮的小官吏……
脚下远处的滔滔黄河水,奔流不停息。斐潜现在手头上有人,也有这个条件去推行这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斐潜觉得,远远比杀人更有意思。
『子义,某带人先行一步,汝安排好军务便回关中!』斐潜拍了拍太史慈的肩膀,『数年征战,如今暂休,亦是论功行赏之时!』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