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tt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扶明錄笔趣-第1408章 歸-9b9is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不过即便南京的勋贵和百姓捐粮但依然不可能堵上那么大的缺口,九江城有囤粮王体中部不愁,安庆有粮黄得功无忧,庐州的刘良佐以及徐州的高杰都是自足自给俩人都有家底不用管他,但余下诸将数万大军可都是嗷嗷待哺啊。
所以常宇决定要对刘泽清动手了,人死了还不行,得把粮食给弄出来,心中想着便看向李岩,却见李岩对他微微一笑点点头。靠,果然默契。
但常宇也知道即便将刘泽清抄家了,也仅够燃眉之急,后续缺口还是很大,但眼下也仅能如此了,先垫着再说吧,后面慢慢想办法。
妈的,只可惜中原一带的藩王全部被贼军给端了,否则现在随便找一家去讨饭都能够吃几个月的了,反正对于要饭要出经验的常宇来说,他不担心对方不给,问题是无处可要啊。
这该死的李自成,老子要是早穿越几年过来,毛都不给你留一根!
诸将去留及粮草供给问题已协商七七八八,剩下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数万将士的福利时刻。
常宇治军的精髓是采李成梁和戚继光的两家之长,一手军法严明,一手高官厚禄。
违纪就罚,有功就赏。
数万大军辗转千里血战十余场,打贼军杀鞑子虽屡战屡胜,但也久战成疲,若仅是力疲倒也无妨,而是心疲,也就是说将士开始有了厌战情绪。
这个时候除了休养生息外,最快的调节方式就是大赏全军!
这个常宇早有准备,他从济南搞了一批银子,在南京也搞了一大笔,加上这次剿白旺亦得不少,粗略估计已上百万了!
和诸将简单商议后,常宇决定拿出一半大赏全军,估摸着人均十两左右,这对普通士兵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而剩下的除了作为战死将士的抚恤金外,还要帮崇祯帝垫资。
一想到这事,常宇就头疼不已,也感慨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钱真的不值钱啊,到处都要花钱。
他在山西抄了那几个卖国富商给崇祯帝搞了上千万两银子,相当于明中期一年的国库收入了。
提醒一下,有很多人说明朝的财政收入每年其实也就三五百万两银子,主要依据是明神宗给自己修建陵墓花了八百万两银子相当两年田赋总收入,于是便有了年收入三五百万的说法。
其实不然,明朝的财政收入分两种,现银和纳粮,现银的确是每年也就三五百,但把粮食折合银子的话那年收入当由两千万左右,最高一年是万历十三年,那一年财政收入2295.3万两。
当然了,到了崇祯末期这会……仓里老鼠都饿死了。
然而伸手要钱的地方实在太多了,那上千万两一眨眼功夫也就在常宇追鞑子到青州绕了一圈后就被朝廷给花费了大半,所剩寥寥。
其实说实话,追鞑子那会粮草和饷银已是不济,要不是青州衡王府出手救急,打个毛线啊!
后来南下剿白旺,更是两手空空要钱没钱,要粮没粮食,全靠一路坑蒙拐骗,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总不能任由白旺一路猛攻破了南京城吧。
历来打了胜仗,朝廷都要大赏将士,常宇知道朝廷这时的窘迫,便替朝廷先行大赏,留下的那些除了支付将士抚恤金外则是为替朝廷大赏诸将的。
将军可不是几两赏银能打发的,动辄赏金千两赏银万两的,说的时候显得皇恩浩荡,真拿出来时……算了吧,先预留些,省的到时候难堪又尴尬。
这或许也是崇祯特别喜欢常宇的地方,凡事都为他着想照顾皇家脸面,还有别人打仗都是先要钱要粮才发兵,否则雷打不动寸步不移,但常宇不一样啊,说走就走,啥都不要,而且每次打仗回来多少还能给贴补他一点!
你说这样的手下,谁他妈的不爱呀。
把所有人,所有事都安排明明白白后,常宇也得动身了,去哪?自然是班师回京,前几日给崇祯帝写了密报,他相信此时紫禁城里的那位恨不得他插上翅膀飞过去,然后在乾清宫里摆张桌子,惊堂木一拍:上回说到那白旺手下悍将王义恩率部杀至铜陵城外……
除了给崇祯帝说书外,他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民生的事能帮点是点,但最重要的还是布局做准备!
福建那边的郑家要好好结交,制定进军西安的详细计划以及筹备粮草,还有关外的事也不能掉以轻心。
这一夜诸将几乎全都喝趴了,甚至连李岩都脚步浮虚,然他却无一丝睡意拉着常宇在院子里散步。
“蒲州在黄河边也是咱们同闯贼势力的桥头堡,战略位置重要没人比你更熟悉的那边,也没人比你适合坐镇蒲州,只是此去山高路远,但你也不用着急,慢慢溜达过去便是,一时半会闯贼无力再袭扰朝廷也无力去征战”。
李岩苦笑摇摇头:“此去路漫漫差不多两千里地,若还慢慢溜达岂不要走两个月”常宇笑了笑:“就当郊游了,再说一路上到开封和洛阳都伴陪着也不无聊,你放心好了,粮草必须为你补给,咱家回京路经济南时便会抄刘泽清粮食送过去”。
李岩嗯了一声:“取之于他用之其部,别人也说不上什么闲话”说着眉头一挑:“督主路径池州时,当要和吴三桂好言……”
“无妨”常宇哼了一声:“吴三桂虽桀骜不驯自命不凡,但被咱家将了一军后,其心思也该有了变化,咱家能用功劳吊着王体中自然也能吊着他,且他有天大胆子也不敢抗旨违令,咱家调他去洛阳驻防,他敢说一句不字,咱家即刻就能让他后悔!”
“末将相信督主的手段”李岩笑了笑:“自是如此,山高水远咱们蒲州再会”。
三日后,常宇辞别诸将离开星子县沿江东进,诸将也开始忙活集合麾下兵马赶赴各自驻防地,李岩的兵马都在安庆所以与常宇顺路,这一次他乘船走水路。
临行前九江的锦衣卫负责人送来的关于武昌的情报,从南直隶调来的大批锦衣卫及东厂番子明暗桩已陆续进入武昌,左良玉的一举一动都在其监视之下,而城中原有的锦衣卫大部分被调离他处,其实即便不调离这些墙头草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很明显左良玉扳手腕输了。
船经彭泽时,常宇传令驻防城中的陈汝信率部开拔池州,至东流县时又将吴中,陈王廷等伤员捎上船同行,大半个月过去了几人伤势恢复很快,估摸着个把月便可痊愈,毕竟当时受伤虽重,却无伤到要害。
一日一夜间抵达安庆时正是天亮时,常宇同李岩等登岸入城略作洗漱之后去军营慰问将士,自是引得军心躁动起来,毕竟常宇在军中的威望太大,将士视他为偶像为战神一见到他就如同打鸡血一样,个个都是脑残粉。
晌午时,诸人同席,张庆臻和卫时春两人得知要被调往洛阳略显意外,但也没说什么,心知小太监下一步必是要对西安用兵了,虽说这样一来估计又要大半年回不了京,但总比两手空空回去强多了。
“屁股还疼么?”常宇看似随意调侃,胡岭和范家千脸色就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卑职往后严于律己,不敢再犯”。
“只要吃记性就行”常宇看了两人:“诸部长途跋涉途中少不得有扰民之举,你二人率宫字营随军,若有作奸犯科违法乱纪者重罚”。
此时常宇麾下悍将十余,然军纪最严明当属李岩,吴三桂,马科次之,黄得功稍后,再后就是亲卫军,神机营了,至于刘泽清和刘良佐,高杰那就是垫底中的垫底了。
刘泽清已经嗝屁,其麾下归李岩调遣军纪不用担心,黄得功和高杰受常宇影响现在也比较自觉开始收敛部下,但总有些人屡教不改,非得有人看着才行。
但常宇上位之后便说服崇祯帝召回各军中的监军,虽然现在宫字营其实也还是这功能,但是人家很本分啊,只抓军纪从不干涉军务。
夜半钟声到客船,夜深之际池州城西秋浦河码头上几条大船靠岸,立刻就被驻扎附近的吴三桂部团团包围,然后……常宇回城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城外各部军营,甚至连城中的徐弘基和吴惟英也听到消息,赶紧爬起来匆匆出城来见。
却发现吴三桂的营地里热闹的很,郝摇旗,姬际可,宫字营的屠元,贾外雄,老九全都来了,但都在外边站着,说是小太监和吴三桂及马科在帅帐里说些秘事。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