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3uhpi好看的都市言情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愛下-第七九四章 蟲子展示-2p8xm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小說推薦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探测术扫过附近的情况,发现不远处的草丛内躺着一个小小的虫子,冶源大治这才放下心来。
大雄紧张的看着远方的草丛:“冶源同学,这里是不是还有怪物存在啊?要不去帮帮他们?”
“不用,那个不是怪物。”冶源大治和大雄一起坐在上帝云上,看着野比奈不断接近对方。
没过多久,野比奈就站在了那簇操纵旁边,小心翼翼的拉开了树叶,里面躺着一个小小的虫子。
“这是什么,小动物吗?”野比奈将小甲虫抱了起来:“我从来没见过这种虫子啊。”
看到这一幕的大雄睁大了眼睛:“奇怪,为什么我不记得我创造的世界有这种生物?”
“切,说得好像你能认识这里所有的动物一样。”冶源大治在后面默默吐槽大雄的反应。
“咦,你好像受伤了。”野比奈突然注意到了它的前肢:“这上面似乎有什么绿色的粘液啊。”
听到这句话,冶源大治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法杖,绝对不能让普通人直接碰触到那种消化液!
这种东西连他的体质有可以感觉到有轻微的消化症状,要是野比奈碰了的话就可以直接去截肢了!
而小虫子的反应比他还要快速,连忙伸出了完好的一只前肢,挡住了野比奈伸出去的手。
“是不能碰吗?”野比奈收回了自己的手:“正好我这里还有点水,可以洗掉东西。”
他从自己的背后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水袋,将里面的水倒出来,浇在了这只甲虫的伤口上。
他今天回来的时间比预计的早了很多,这些水即使是浪费了他也不会感到心痛,因为已经用不到了。
“还算你聪明。”冶源大治伸手改变了下方水滴的温度:“但是同时也要注意善后的工作啊。”
被水稀释后的粘液落在花草上后仍然在腐蚀植物,可见这种粘液的消化力到底有多强。
在冶源大治的帮助下,这些水滴悄无声息的凝结成冰块,不会再对周围的环境造成影响。
待到野比奈将它前肢上的粘液洗净后,才收起了水壶:“好了,你现在已经没事了。”
“但是看你伤的似乎很重,不如到我家去住两天,好好修养一下吧。”野比奈将它抱在怀中,继续朝家走去。
冶源大治轻轻拍了拍大雄的肩膀:“看来你这种单纯的性格是从祖先传下来的啊。”
“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大雄有些不满的揉着肩膀,刚才那两下差点把他给拍得脱臼了。
“或许吧。”冶源大治对着前方笑了笑,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性格,才能遇见哆啦A梦啊。
否则要是换一个人拥有哆啦A梦的口袋,早就开始想该怎么当国王了,还会像他一样单纯吗?
不过这应该也是未来允许哆啦A梦过来的原因之一,因为他们确定大雄不会有这些想法。
“好了,不说这些了。”大雄操纵上帝云跟在野比奈身后:“我们还是去看看野比奈的家吧。”
他对野比奈现在的家庭情况也很好奇,希望他的老婆长得不要像胖虎的妹妹一样,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走了几分钟后,他们就看见了一栋在山中摇曳的破房屋,漏水的茅草屋顶,破烂的墙壁,昭示着户主的贫穷。
大雄更加不满了:“真是的,就算知道会比较穷,但是和我预想的也差太远了吧?”
他原本以为生活清贫就算了,起码住的地方还能不漏风,现在看来是他想太多了。
“想啥呢,古代的穷人就这待遇。要是住的地方不漏风,基本上就算不上穷了。”
就在这时,野比奈突然停下了脚步自言自语:“对了,我差点忘了老伴她最讨厌这些小动物了!”
“今天没有买到她想要的东西她本来就很生气了,要是再带上你,可能我今天连门都进不了。”
野比奈一边说一边走向了杂物间:“抱歉了,我现在只能先把你放在这里。”
他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小甲虫放在杂物间的草堆上,并且将他的前肢放在最上面,避免被杂物碰到。
随后他拿起了一些茅草放在甲虫的身上:“好了,这样的话你应该就不会感觉到冷了吧。”
“那你就先在这里休息吧。唉,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仿佛就看到那已经离家去打工的儿子。”
“以前他做错事的时候,就会躲在这里,以为我们找不到他,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哈哈……”
老人笑着站起身:“那我就先用我儿子的名字阿纯称呼你好了,你今天晚上好好休息。”
“至于吃的东西……等会儿我一定会被骂的很惨,看来我也只能等明天想办法给你找些食物了。”
老人一边碎碎念一边走出了这个杂物间,倒也不担心他的老伴突然走进来发现这个小可怜。
自从他们的儿子走了之后,这个地方几乎再也没有开启过,平日里也没东西需要放进去。
阿纯看着老爷爷远去的背影,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它听得出来这个老人很关心他。
大雄在外面听到了一切,有些不满的说道:“看来这个野比奈应该很怕老婆啊。”
“冶源同学,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帮他?”大雄看向旁边的冶源大治,他知道这人一定有办法的。
之前他就抵抗过哆啦A梦的道具洗脑,而且还能操纵记忆,改变人的思维绝对没问题。
“也行吧,看他今天的遭遇和境况,也怪可怜的。”冶源大治散出自己的精神力找到了他的老婆。
很快,他就在房间里找到了那位看起来同样六十多岁的老婆婆,只不过看她的表情很是不忿。
只见她一边做饭一边低语:“那个死鬼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没买到东西准备在外面过夜吧?”
见状,冶源大治笑了笑:“这一对还真是夫妻啊,对野比奈的想法了解的一清二楚。”
说完之后,精神力落入对方的灵魂中,开始安抚这位老人不断涌动的情绪。
也就是在这时,野比奈做好被骂的准备,万般不情愿的推开门:“老婆,抱歉没有买到你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