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dpgqc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1627崛起南海 零點浪漫-第2274章展示-mdmcq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不具备李奈这种水平的眼光见识,也根本不会去考虑装备和使用这种武器需要海汉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们只是惊讶于这种武器的作战效力,并单纯地认为既然海汉已经能够制造出机枪,那么接下来将其装备到军队中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这也正是海汉官方安排展示活动的主要目的,便是要通过这种手段,让外界认为海汉军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抵御的程度,今后老老实实地服从海汉安排就行了,不要试图在军事方面挑战海汉的权威。
然而这还并非今天展示活动的终点,在枪械的展示结束后,白克思宣布还将向在场的嘉宾展示海汉在火炮研制方面的最新成就。
由一匹驮马拉着的一门火炮很快出现在众人面前,这门炮的口径看起来并不大,但炮管却较一般火炮更为细长。白克思向在场嘉宾们介绍,这是海汉兵工最新研制出的后膛装填线膛火炮,在有效射程及射击精度方面的作战性能都较旧式火炮有显著提高。
事实上后膛炮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的研发,有关后膛炮的半公开作战演示,也已经不是首次了。在海军实验舰“黑鲨号”上装载的两门主舰炮,便已经用上了先进的后膛炮。不过相较于海军装备的舰炮,这次展示的这门炮在性能上又有所升级,算是一个才更新不久的版本。
将刚刚研制出的最新型火炮向公众进行近距离展示和说明,这的确还是第一次。而敢于将这种秘密武器拿出来进行公开亮相,也是从侧面表明了海汉对相关兵工技术的充分自信,就算让外界看到了这种新式火炮的外形构造,也不可能有足够高的兵工制造技术来进行仿制。
不过这种采用了先进设计的火炮,对于海汉现有的兵工制造能力而言也还是有些为难,就跟刚才展示的机枪一样,造这么一个两个试验品还可以不计成本和时间地慢慢一点点拼凑出来,但想要实现量产,依靠海汉现有的工业水平还难以达成。
当然了,关于这一点才是真正的军事机密,外界只知海汉有制造这种武器的能力,却无法确认海汉的产能,也就无从推测海汉何时会将这样的武器部署到作战部队中去。
关于火炮作战性能的演示,也是如刚才一样简单粗暴,靶子是位于百丈开外的一大片木桩,密密麻麻大概有半亩地,这些木桩一头埋在地里,露出地面的部分有五尺来高,用于模拟敌军军阵。
在场的嘉宾中有极少人在以前的军演中曾看过海汉军展示这种独特的后膛炮,而大多数人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装弹方式,脸上就不免出现了瞠目结舌的表情。毕竟在他们的认知中,大炮这种武器是要从炮口装填炮弹才行,而这种新式火炮竟然是打开炮管后端装入炮弹,这难道不会在开炮的时候把炮管末端给炸裂?
当然也有一些头脑聪明之人,联想到了刚才所看到的连珠步枪和机枪,似乎也都是从枪管后侧装填弹药。这枪炮原理相通,新式火炮也采取了同样的结构,这样理解似乎就很合理了。
随着一声炮响,远处的那一片木桩应声炸裂,激起的尘土和木渣高达数丈,而在场的观众们也随之发出一片赞叹声。
炮兵打开炮膛,褪出弹壳,然后塞入第二发炮弹。如此这般,一连放了三炮之后,才停下了操作。
而远处的那片木桩,这个时候已经残缺不全,完全不见了先前的模样,即便不去到近处,也能很明显地观察到这三发炮弹所造成的巨大破坏。
而内行人所看到的第一反应倒不是这种炮的破坏力,而是其射击的精准度。这门炮是白克思下令之后才进场,很快完成了定位瞄准,三炮下去都几乎打在同一处,旧式火炮肯定不具备这样的精准度。
当然也有可能是海汉在此之前就已经完成了火炮的定位和校射,所以才能表现得如此出色,不过考虑到海汉并没有推销这种新式武器的打算,似乎也没什么必要玩这种小花样。
白克思走到这门火炮旁边,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相关数据,但最终也没有谈及列装部队或者向外出售的安排。几个军火大买家虽然看得眼馋不已,但也明白海汉一向都不出售最新式的武器,只能是远远地看着这门炮流口水了。
而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武器展示活动也就此结束。虽然下午的展示总共就只有三种武器,但每一种武器都可以说是能够在战场上改变双方实力对比的大杀器。以海汉军的实力,如果全面装备了这三种武器,那就更加没有能与其一战的对手了。
按照海汉官方的安排,嘉宾们将乘船原路返回胜利港,然后可以自行选择是否参与由官方举办的晚宴。
今天的晚宴就没有什么特定的主题了,对于绝大多数嘉宾来说,大概就只是一次单纯的社交应酬而已。不过接下来要参与军火购买的几个大买家,肯定会借此机会先跟海汉高层人物作一下必要的沟通。
费策贤和苏克易都选择了自行离开,不参加这个晚宴了。今天比武活动结束之后的武器展示活动,对他们来说实在不算是什么好的体验。海汉的军力越是强大,他们各自阵营在面对海汉的时候就越是没法硬气。
而苏克易自知东印度公司近期很难获得向海汉采购军火的许可,索性干脆早点回去,整理一下这两天的见闻所得,写成书面报告送回巴达维亚。
海汉近年来主要的活动区域就在大明,费策贤有理由担心海汉在军力进一步壮大之后,会加大在大明沿海地区的行动力度,甚至是在某些地区公开发动军事入侵。到时候大明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势必会陷入到两难境地中。
在晚宴上,也有人对来自大明的李奈提出了类似的问题,即会不会担心海汉军力壮大之后,将对大明造成安全方面的困扰。
李奈的看法却与费策贤不一样:“在下并不认为海汉的装备升级会对大明产生威胁,恰恰相反,我认为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大明沿海地区的安全会得到更好的保障……可能还不仅仅是大明沿海,应该说海汉的盟国都会因此而受益,爆发军事冲突的几率会减小很多。”
李奈认为今天到场的各方都会对海汉的军事实力有一个新的认识,并且会意识到在军事上挑战海汉的风险有多大。这将会让各方与海汉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降低,特别是与海汉建交但关系并不太和谐的大明和荷兰,应该会更谨慎地审视与海汉存在的利益冲突,主动避免采取过激的手段。
李奈正侃侃而谈的时候,陶东来从他身后走了出来接话道:“三少爷真是这么想吗?就不怕我国对大明发动突然袭击?”
李奈转头一看是陶东来,笑着应道:“陶总说笑了,贵国如果真打算采取某些军事手段,那就完全没有必要在今天这个场合展示新武器,而是应该把这些厉害手段都藏得严严实实,等动手的时候才突然亮出来,那样才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陶东来道:“看来三少爷对我国的策略吃得很透啊!你说得没错,我们这次之所以请大家一同见证新式武器的亮相,就是想让各方知道,我国没有在今天到场各国的地盘上开战的打算。我国所需要的是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同时也希望各国的立场能和我国保持一致。”
陶东来特意强调了“今天到场”这几个字,有心人听在耳中,便会意识到陶东来其实是意有所指,今天没有到场的国家,显然就不在海汉的和平承诺之内了。
而近两年与海汉有过交战记录的国家并不多,只要是消息不太闭塞的人都能立刻数出来——西班牙、满清、日本。
这几个国家与海汉交恶的原因各有不同,但海汉对付他们的手段很一致,就是出兵开战。尽管这三个国家的地盘距离海南岛都十分遥远,但海汉只要动手便是大动作,先后夺下了西班牙控制的马尼拉地区,满清控制的金州半岛地区。日本的运气稍好一点,海汉军打完仗就主动撤走了,没有在当地驻军盘踞,但还是在临走前将其最主要的外贸港烧了个一干二净。
这三个国家与海汉间的冲突程度,显然要远远超过大明和荷兰,而且就目前来看还没有任何调和矛盾的迹象,如果陶东来接下来宣布对其中之一继续开战,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但不管海汉瞄上的下一个倒霉蛋是谁,反正不要轮到自己头上就行,看过了海汉这次展示的新武器装备之后,也没什么人有胆子再去考虑与海汉对抗的可能性了。
郑柞找机会试探了一下白克思的口气,果然如他所料,这次比武活动期间所展示的各种武器装备,全部不在出售清单之内,也没有任何例外和特殊待遇可言。
“小王爷,你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这些新武器的制造工艺非常复杂,产能远远不足供应我国军队的需求。而且这些武器的设计方案涉及到了很多机密,要等到我国出售它们,那大概得是我国拥有更厉害的武器之后了,我可没法给你一个准确的时间表。”白克思的回应比较婉转,但态度却很坚决。
郑柞仍是不甘心地追问道:“那零散买几支连珠步枪,让我父王的贴身侍卫使用,这总没问题吧?”
白克思听他将郑梉的名号搬出来,当下笑道:“清都王在贵国位高权重,谁敢威胁他的安全?哪里用得着这种武器来保护,小王爷说笑了。”
安南国内战之后,郑梉便以摄政王的名义实际控制了安南政权,原有的黎式王族已经完全成了傀儡,而掌控南方地区的阮氏也被清算得干干净净,郑梉推翻黎氏自行称王,也就只是差一个合适的时机,在安南国内已经没有谁能够威胁其统治的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郑梉出了什么问题,那必然也是由已经铺好路的郑柞上位接掌大权。而且郑柞背后还有海汉的支持,相信安南国内也没人能够与他竞争。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郑柞反倒是这种极端情况的最大受益人。
郑柞无奈之下只好另寻突破口:“既然这种连珠步枪不能卖,那普通步枪总得多卖一些给外国。去年在贵国定的一千五百支步枪,到当下都还没有完成交付,差着好几百支枪,您可得替我催催了。”
白克思道:“我记得当时跟贵国议定的交付期是一年,这不还没到一年之期嘛,小王爷请放心,期限之前肯定悉数交付给贵国!”
海汉对外销售数量最多的武器便是火枪,以早年定型的前装式燧发枪为主。每年光是卖给福建和安南两地的火枪就至少在两千支以上。再加上其他地方零零散散的订单,海汉近两年出售的火枪都在年均三千支以上,对兵工部门的产能是极大的考验。
而与此同时兵工部门还要优先满足海汉军自身的武器需求,那么在产能有限的情况下,就只能对外销武器分批生产分批交付,整个交付期可能会长达一年以上。虽然买主们会对这种交付速度感到不满,但毕竟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也没其他地方能买到性能相当的武器了,就算海汉交货再慢,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当然像郑柞这样的老主顾,也会仗着自己与海汉高层的关系,在沟通时故意施加一些压力,以迫使海汉能够及时足量地交付订单。不过他遇到白克思这种善于打太极拳的老江湖,这一招就不是那么好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