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2q0ni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攻約梁山 ptt-646總有辦法搞砸了2展示-0u359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陷山谷无法攻山突围,归德将军越发吓得要死,惊慌狂叫:“快,快护着本官退回去。”
但,哪退去?
后路也被堵塞了。
就算官兵冒着起义军石头弓箭封锁肯不要命去搬开堵塞,那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搬开的。想冲出去,只有丢弃全部战马步行顶着上面的攻击硬爬上堵塞……这得死多少人才能逃出部分?逃出去了这段封堵又能怎样?失去了战马,逃不快,仍是在这山谷中,仍然难逃山上制造的毁灭。
既然进来了,就别想走了……这就是杨进和部下的得意心声。
强大的骑兵又怎么了?
神圣威严的朝廷又怎么的?
小民我就是能玩死你的强大,就是能教训你朝廷……
自信的马军司骑兵也全慌了,
但到底是从全部禁军中挑选并严格整训加上在辽国残酷实战中历练出来的堪用强徒,在这个时刻坏蛋最强者的不肯轻易认输屈服的本色更多更强烈一些,表现得不怂,不象其它宋军一看没了活路了就会赶紧投降保命,他们在慌乱中第一时间是按训练的积极寻找突破口坚持硬打出去。
这种看似陷入绝境却镇定不屈找到了破绽拼死硬杀了出去的事,他们在辽境内大玩骑兵大军团游击大战时经历了多次。这,给了他们战胜困难的经验信心和顽强的意志。
这种实战出来的经历极重要。
现在,没有睿智卓绝总能给大军最强信心的大帅曹文诏在,也没有那些事实已证明了确实比较骁勇善战的各卫都指挥使等高级武官以及马军司本部的重臣大将们在这里当主心骨。
正相反,
在的所有高级武官,有的确实不乏武艺好凶猛能打并且具备一定出色带兵打仗能力,但却和追随的勋贵集团一样贪婪富贵享乐,和勋贵将都一样最惜命怕死,这个关头就露馅了,和所有勋贵一样,都在惊恐慌乱得跟那什么似的,就只顾为自己拼命搜寻逃亡路,此刻若是能弃军而逃,指定是立马就果断弃军跑了,现在没跑,那只是困在这了。再自私不负责任无耻之极也跑不了,还在有心管军队也只是妄图消耗将士们的命为他们打开条生路而已…..一个个的面目惊恐扭曲…….神经病似的瞪眼疯狂大吼乱叫乱骂乱指挥……各种丑态毕露,丢人之极而不自觉也根本顾不上。
尽管如此糟糕,但马军将士在中低级军官带领下保持了坚持战斗的状态……曹文诏,或者说是起源于赵岳的练兵治军方法,最注重的本就是军队各部支团体的独立作战意志和能力,再是配合。克服的就是,这时代一死了主将或要紧大将,军队就不知该怎么办了立马陷入崩溃,惨败。
马军司或边骑接受各支部独立作战与相互配合训练至今已两年了,已经成功形成了自主意识习惯,此刻,在主要将领全特么怕死废物不顶用之际,大军失去了统一有序指挥,却不会崩溃。
此时,禁军骑兵表现出来的珍贵顽强劲,与杨进农民起义军体现出来的得势就会得意极尽猖狂起来,这些都落在山上一个人的眼中。
这个人就是赵岳的前侍卫长,本质是坏坏的巨寇枭雄大坏蛋的王念经。
这家伙留着个头发理得短到不再短了的刺头大脑袋,盛夏时节倒是凉快,蓄了须,尽管不是李逵那种乱糟糟的连毛大胡子,只上下唇胡子,但整个人看起来仍然多了不少凶恶残暴和狡诈味道,但也多了沉稳厚重霸气…..威势,显然,几年不见,他经历了不少大事,已由过去的出身太卑微、没啥文化,年少即离家瞎闯荡江湖的坎坷与不自信而难免有的机警却猥琐化为如今的成熟。
他放下望远镜,一挥手……
杨进等正高兴得疯了一样大声威胁逼迫下面的官兵立即老实投降,并且自信必成,然后,啊,就是骑兵大军在握,大事可成……美呀!却突然听到山上,嗯,是背后有尖锐的哨子响。
听到第一声时,尽管哨音尖锐刺耳在如此嘈杂下也都听得清清,杨进他们却都没在意,以为是部下谁弄得哨子吹在这个胜利时刻卖弄卖弄….助兴,场面更热闹精彩些,能享受到更多喜悦。毕竟,在这的部下有数万人呐。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何况是人,各种各样的全特么刁民的人。
但,随后又是几声哨响,杨进就敏锐感觉不对劲了。
第一,这哨音来自背后的山上。
第二,这哨声长长短短的,有某种规律,似乎是一种指挥调度声。
指挥?
调度?
杨进霍然一惊:在这,在这个时候,下面的官兵没什么指挥调度的器具声。我部也没有啥指挥调度声,我才是老大,我是总指挥,我没下命令,谁特么敢乱下……那么,哪来的指挥调度声?
难道官兵也定计下了埋伏?
或是还留有后手,有后援军悄然摸上来了反包围了我?
心念电闪间,他霍然急转身望向身后的大山中。
这一望,杨进吓得是雄壮过人的身躯猛烈一颤,一双眼睛瞪成了牛眼大,不负没角牛之名。
时不时传来瘆人的野兽嘶吼声的背后大山中不知何时出现了股神秘部队,因为山林岩石野草地形等原因,视野不清,一眼望去难知神秘部队到底有多少人,但粗略一扫,只怕兵力远没他的部下多却怎么也不会少了,三五千人应该有的吧?
而且一看就知必是可怕的强军,
只那股子气势味道就足够吓人,能有这种威势的军队必定是训练有素而且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百战悍军。
神秘部队着装形象怪异,一个个山魈山鬼一样,只这一点也足够吓煞人,何况一瞅就是装备比山谷中的待遇最优厚的大宋镇国骑兵还精良的…….杨进嗓子发干,心发紧,干涩地咽了口唾沫,急又转头望向山谷对面的山上,
果然,对面的弟兄的背后也出现了同样的神秘部队……
这,这不是宋军,绝对不是……什么人呢?似乎是海盗的味道……不可能。那是…….对了,肯定是西南王的山林野战军。
这太靠近西南王的东北辖区…..我当时带弟兄们往这逃,就是想通过投向西南的架式,希望那狗屁什么冠军大将猜忌我其实是西南王的人就放弃追杀,可惜没吓得住…..西南全是荒野密林,那多的是钻山吃山的蛮夷野民,西南王的部队才最擅长山地战,也只有西南军队才有资格大规模进入宋境宋官府当不知,才有本事能如此轻易摸过来悄悄在背后包围了我们让我们一点没发觉…….
杨进,大脑急速开动,转瞬就分析了个遍。
他绰号没角牛,这个没也可念作mo,出没的没,意思是能把角藏起来的牛,意喻聪明狡猾。
他确实有过人之处,猜对了,也做了最迅速….最正确的反应。
在祝念典等太多农民军忘了适才疯子一样的得意猖狂这会儿已惊吓得快瘫了的一片慌乱中,杨进沉沉气努力镇定心神,提气冲着山谷对面一光秃显眼高处岩石上站着的人发起了喊话,尽管远了些,他看不大清那人的模样,但他敢断定这个人一定是这只神秘部队的话事人。
“对面的英雄,某是这只农民义军的领袖杨进。小人不才,冒昧大胆猜测,您必是尊贵的西南大王的得力镇边大将吧?小可杨进在此有礼了。”
杨进呐喊一样大声说着,还向岩石上的那人郑重弯腰抱拳行了个江湖大礼以示对西南王以及此人的尊敬甚至是臣服。
站在岩石上的正是王念经。
他一摸胡子呵呵笑了:“好个没角牛,不错,有眼力有脑子啊。你猜的没错。”
农民军一阵乱哄哄大骚动。
山谷中的官军骑兵愕然中也同样一阵大骚动。
勋贵与爪牙大将或亲兵们却是有的更惊恐绝望了,有的却眼中暴闪出希望,有的惊疑不定…..
杨进呢,听了赞叹,对方似乎对他并无恶意,他却丝毫没因此略松口气。
这大理国人本就是化外野人,狡诈愚昧多疑野蛮……性情复杂不似中原人这样朴实有序讲究,从来都是和南越南蛮猴子相似的,只讲利益不讲信誉,不守也不懂中原人讲究的仁德信义操守什么的,从来都是有利就上,向来是为了眼前的好处翻脸比特么翻书还快,面上很谦卑友好老实可怜可信,手上却捅刀子放冷箭下毒什么的果断干脆凶残得很,如今成了得海盗国比较满意的上贡番属国,怕极了海盗,对海盗国畏惧尊敬之极,老实之极,另一面则是有了依仗变得更强硬狡诈了,吞并了大宋的重要赋税宝地整个四川,还布军大散关等监控着西北无人区,没有贪婪凶残强势地进一步侵吞大宋的江西两湖等相邻地区图谋江南,只怕不是不想或不敢,而是海盗不允许。
对这样的族群的军队,杨进不蠢不幼稚,岂敢因为几句悦耳的话就掉以轻心信了对方无恶意。
他一边暗示心腹云常峙、刘金秤等做好随时突围的准备,一边越发恭敬样对王念经更郑重大礼谦卑道:“小可岂敢厚脸担了英雄的夸奖。这位大将军,您才是人中之龙。
小可杨进不过是个瞎混乡下的小民,就是长得大瞎有几把力气混了个牛外号。也是被吃人的宋官府欺人太甚刀架脖子上给逼得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又被乡亲们瞧得起推为了头领,为了领着乡亲们闯出条活路来不至于活活饿死,才不得不豁出去了干起这杀官造反的勾当。小人抖胆问一句,大将军虎威亲临这里想得到什么?
若是小人有的,或是能效劳的,一定奉上。您,只管发话。有事,您说话。”
王念经本没把杨进当回事,现在却感观不同了。
这家伙能闹大了,领着一群刁民废材却能算计死三万之众的骑兵强者,原来真有能耐。
是个人物。
难怪主人(赵岳)会电报中特意提醒我几句对此人万不可轻狂大意闹出轻敌…….
每当乱世,总会涌现些卑微却能干出惊天动地大事的人物来…..主人说得没错。杨进,嗯,还有那个丁进,都算是这样的人吧……
“你,不错,很敞亮,是条江湖好汉子。”
王念经又赞扬了一句,身为绝对强者,此行的目的他也不需要藏着掖着,直接把话挑明了。
“杨进,你领你的人退开吧。这些骑兵战马,我收了。这是我王的命令。宋国抗不起。你,更抗不动。“”
“不过,你是条好汉子,义气有脑子,我不难为你。你们又忙乎一场,我不让你白忙乎,会留下武器给你让你能装配一下你的部下。你意下如何?”
杨进这才大喜猛松口气,这番谦卑老实表演总算没白费啊……连忙以下跪大礼郑重连连拜谢说这哪有不愿意的?我等草芥小民能为尊贵的西南王和大将军您效劳是天大荣幸…..云云,随即却又装可怜巴巴:“禀报大将军,小人,它难啊,太难了。我等只是实在活不下去了才不得不愤然造反,却哪有什么对抗朝廷的实力。您也看到了。我等被官军从安徽一直肆意屠杀撵到了湖北这,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若不是偶然得了这处地利,官军又太大意了,领军的冠军大将军太草包却敢太自大,我等能成功堵住这算计中了,只怕再逃下去很快就全死光了。”
王念经一皱眉,不耐烦地喝道:‘你到底想说什么?莫非还想要些马配成骑兵?”
杨进惊得脸一抽搐,连忙谦卑解释道:“小人岂敢有此妄想。
小人只是为乡亲们求条活路,确切地说是想有条退路。
小人和乡亲们都是恨透了宋朝廷昏君奸臣的,死也不会向朝廷妥协,誓要和朝廷斗到底,杀尽贪官污吏,把宋国搅它个天翻地覆不得安宁,还会继续打下去抗争下去。
只是,能不能恳请大将军赏条退路,允许我等在实在斗不下去了的情况下能做将军部的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