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u8lz2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第五百二十八章 我要打十個熱推-c7aml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给我来一袋,不,要两袋。”
“老板,是我,我啊,烟馆账房老赵。”
“别挤,都说了叫你别挤。”
米行前面围着很多人,一只只努力伸长的手臂试图把布袋塞到老板面前,好尽快买到足以支撑半月的口粮,因为市场上刚刚传出消息,林氏贸易公司近期将减少粮食供应,因为一直以来这些民生物资的利润就很低,现在日军方面提高了税率,公司方面总不能赔本经营。
要知道从HK过来的民生物资一直是稳定市场物价的中坚力量,现在林氏贸易公司发公告暂停粮油物品进口,可想而知那些没有道义,只想敛财的奸商会做出什么事来。
囤积居奇!投机倒把!
相信不用多久粮食产品一定会全线涨价,对于普通人来讲,能做的事也只有趁市场还没有反应过来,把手里的余钱都换成口粮,保证自己少损失点,以便度过眼前难关。
很多人对日军的做法敢怒不敢言,心里别提多恨了,不管是拍脑袋还是拍屁股,那些王八蛋只要动动嘴,普通人的生活就会掀起巨大的波澜。
最近佛山人口有所回流,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不是日本人变好了,是林氏贸易公司由HK进口的日常用品价格远远低于周边城市,以至于好多在广州生活的人为了节省开支搬来这座城市定居。
现在倒好,日本人乱加税,搞得林氏贸易公司不得不暂停粮食进口,当兵的有枪,可以抢,汉奸有势,可以夺,没靠山没背景的普通人呢?似乎只剩等死这一条路了。
果不其然,公告放出的第二天,市场上的粮食产品涨声一片。
其实不仅价格在涨,供应量也少了,因为一些可恶的家伙在囤积货物,而米行面行的老板在看不清未来趋势的情况下,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大批量供应。
就在这时,社会上又有小道消息流出,日军给进口产品加税,实际上是在打击报复林跃。
都知道那个人曾是精武会副会长,为佛山争光的武林高手,恰巧驻佛山的日军最高长官三浦大佐是一位柔道高手,最大的兴趣就是带着一群日军士兵跟以前开武馆的师傅切磋,战而胜之后用“中国功夫是花拳绣腿”这样的言语,以及赏赐在这片土地掠夺的粮食给获胜者来羞辱佛山人。三浦不知道从谁那里知道了林跃的过去,便派人喊他去司令部切磋,结果给人家拒绝了,于是恼羞成怒,利用手中权力玩了这么一手,逼迫林跃应战。
你说这群日本人坏不坏,老话讲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像林跃那样的外贸商人,真要气不过,大不了生意不做了,返回HK岁月静好,可是佛山人呢?佛山人的日子就苦了。
除了那些恶棍和奸商,没有一个人不骂的,他大爷的日本人不仅是在砸林氏贸易公司的生意,还绑架了全体佛山人来威胁林跃,要知道这里的日用品为什么卖的比广州便宜,因为做过教书先生,当过精武会会长的林先生哪怕弃文武从商,也是位正人君子,不会昧着良心大发战争财。
佐藤的想法很简单,有句话叫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不去赴三浦大佐的约,佛山人怕是要饿死不少,你不是正人君子吗?那你去还是不去?如果不去,你就是见死不救,就是铁石心肠。
流氓,真是一群流氓啊!
……
来自HK的粮食产品断供一周后,林氏贸易公司所在地忽然传出一则消息,林跃派人找到佐藤,答应会去日军司令部拜会三浦大佐。
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呢?据说是因为一个来自增城的妇人听说佛山物价低廉,治安不错,便拉扯着三个孩子往这边逃难,结果正赶上进口粮断供的一幕,妇人带着三个孩子沿街乞讨的时候饿晕在距离林氏贸易公司不远的街道上,被吴岩所救,这件事传到林跃耳朵里,于是佐藤的阴谋得逞了——哪怕义愤填膺,哪怕心有不甘,为了佛山人,为了不再发生类似或者更恶劣的事情,他不得不委曲求全,从了三浦之愿。
第二天下午。
以往佛山市民不敢逗留的日军司令部门前街道出现许多人影,人们对着大门指指点点,大声议论着什么。
门口卫兵冷冷盯着那些不怕死的家伙,不时端起枪瞄准某个人,眯起眼睛嘴喊“啪,啪……”如果目标吓得扎进人堆儿或者旁边的胡同,便会引发一场哄笑和诸如“支那猪”、“胆小鬼”的叫骂声。
没多久,一辆军绿色吉普车在门前停下,后排座椅跳下一个人,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径直进了大门,朝对面教堂走去。
掩体后面的卫兵开始骂街,大意是一个支那人,谁给他的胆量在司令部门前摆出这种姿态,要知道这座城市的人看到他们,哪个不是一脸畏惧又或者点头哈腰小心伺候?再愤怒再仇恨,也只敢在他们听不到看不着的地方发泄。
林跃对鬼子说什么没兴趣,对司令部内部兵力配属有兴趣。
今天他的装扮同往日有些差别,鼻梁上面多了副眼镜。
咔,咔,咔~
前面传来铁门震动的声音,围在门口的拳师回过头去,看向跟着两名日军走过来的林跃。
“林师傅。”
“林师傅。”
“一定要给我们争口气啊。”
“……”
很多人跟他打招呼。
林跃微笑着拱手还礼。
守门的少尉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一遍又一遍打量他,今天来这里给他们当靶子的支那人比往常多了一倍,开始的时候他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现在他知道了,原来那些家伙是来给对面走过来的人撑场面的。
三十岁上下,中山装,戴眼镜,一身书卷气,这个看起来一点气势都没有的家伙就是大佐阁下心心念念想要一决高下的支那强者?
别开玩笑了好么,场上坐的那些穿练功服的日本武士,随便挑出一个给人的感觉都比他更有压迫感。
日军司令部是由天主教堂改建而成,用于祈祷的大堂被搬空,太阳旗蒙住了耶稣受难像,中间则是一个个草席垫拼成的演武场,场下盘坐着一圈穿着练功服的日本人。
李钊已经在演武场角落站着了,眼望从铁栅门那边走过来的林跃,心里有疑惑不解,也有羞愧难当。
疑惑不解是因为林跃拐弯抹角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三浦注意到他?来日军司令部战一场对他有什么好处?在商言商,不是要和气生财么?历史上有几个商人敢跟枪杆子杠的?
羞愧难当是因为林跃给他的信里没有一句责备的话,要知道以前在巡捕房打杂,现在码头装卸货的小弟见到他还吐唾沫,骂汉奸呢。
林跃注意到来自角落的目光,扭脸看过去。
李钊目光闪烁,不敢抬头看他:“师……师父。”
声音跟蚊子嗡嗡一样,基本就在嗓子眼儿打转。
林跃冲他点点头,迈上演武场,走到穿着练功服的日本武士中间,抬头看向二楼围廊站的三浦和佐藤。
他在看他们。
他们也在看他。
“佐藤,这就是那个叫林跃的中国人吗?他以前是精武会的副会长?”
“是的,三浦大佐。”
“居然用出差做借口拖延了一周时间?”
“听说是回HK探亲了。”
三浦作为佛山地区的军事长官,自然不清楚市场上的情况,佐藤也不会说出他跟林跃间的“故事”,不然的话,不是显得他工作能力不足吗。
“上回那个支那人,不是在骗我吧?”无论怎么看,三浦也不认为眼前的年轻商人是佛山最能打的。
佐藤说道:“阁下,不如叫人试试他的身手,如果真是浪得虚名,由您出手击败的话,岂不是拉低了大日本皇军的身份?”
三浦点点头,同意了佐藤的提议,什么是大将?大将就是镇场子,压轴的,他是日军驻佛山的最高指挥官,当然得自持身份,不可能随便来个阿猫阿狗就能挑战他的。
“喂。”佐藤看了一眼傻站着的翻译官:“叫他在下面的人里面挑一个吧。”
李钊媚笑着点点头,走到林跃身边:“师父,他们让你在这些人里面挑一个。”
林跃瞄了围廊看戏的三浦一眼:“是不是每打败一个人就有一袋米?”
李钊愣了一下,心说你是谁?林氏贸易公司的老板,怎么可能缺米少油,面对日本人施舍一般的嘴脸,你能忍受的了?
林跃见他默不作声,不由皱了皱眉:“愣着干什么,翻译啊。”
“师父……”
“叫你翻译。”
李钊无奈,只好把他的问话翻译成日语。
佐藤一听这话乐了,他正愁没有办法羞辱那个敢给他冷脸的商人呢。
“对,每打赢一个就有一袋米。”
李钊看着林跃点点头,不过眼神却在说你是佛山的骄傲,其他人可以为一袋粮食过来当日本人的陪练,但是你不行。
林跃没有理睬他,盯着一脸玩味的佐藤和面无表情的三藩说道:“我要打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