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7jnpu人氣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ptt-第三百八十二章 困惑看書-735my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回去后,我就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谁也不见,脑海里都是卫华,贺天,贺东,贺北讽刺我的话。
我开始怀疑自己了,这些年,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厉害,每每遇到事情,我总能有解决的方法,我有自己做事的方式,我有自己的主见,我的思想从来不会被人所左右。我充满自信,也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很开心!
可自从从卫华那里回来后,我就开始动摇了,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生活方式,自己的眼界,我还真的是坐井观天,井底之蛙。
我到底有什么实力呢?论出身,我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出来的穷小子;论学识,我不过就是个本科毕业的大学生,镀了层商学院的金而已;论能力,既没有董总的大将之才,也没有贺洁的精细管理;我就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了,每天沾沾自喜,自以为是,其实仔细想想,这么多年,我除了点运气,还有什么呢?
从最开始老冯,李总罩着我,到后来林家生帮我,孙胜国帮我,再有就是靠着耀阳的钱,和董总的赏识!
这些人都毫无怨言的帮忙我,扶持我,可我给到她们什么了?什么都没有!
我陷入了死循环了,怎么走都走不出来了。
记得我看过一部漫画,那里面说,人是可以通过冥想,进入自己的大脑里面,问大脑问题,那个问题,就像一个大火球,如果你有足够的能量,就可以击破它,但如果你没有能量,就可能会永远的待在大脑里面,不断地被这个问题火球所吞灭,最终人的思想就待在了这个问题里,人也就变成了行尸走肉。
我觉得自己就像被这个问题所吞灭了,走不出来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久,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直到听到有人用力地敲打着门,我才昏昏沉沉地打开了门。
胜男一脸焦急地叱责我道:“你搞什么啊?家也不回,电话也不接!你这是怎么了?”
然后又关切地摸了摸我的额头,哎呀一声道:“怎么这么烫啊?你发烧了!”
我缓缓地坐下,说道:“我是不是得抑郁症了?有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我解答不了!我变得失去了信心,以前做事都是如有神助,可这次……自从从青岛回来,我就像中了心魔似的,为什么会这样呢?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们要不要飞上云端的事?我本以为,我已经在云端了,可是我还差的远啊!胜男,我该怎么办啊?”
胜男看着十分无助的我,心疼地说道:“我心目中那个自信,阳光,善良的男人呢?他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没有事能难得倒他的,就算遇到挫折,他也会不屈不挠,总能够想办法解决的!”
我充满怀疑的眼神望着胜男道:“那个是我吗?我那都是装出来的!我就是凭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其实,肚子里没有干货!这好不容易,爬到了自己以为的顶峰,却在别人看来,还在山脚底下!”
胜男皱了皱眉道:“你的人生目标就是爬到顶峰吗?爬到了顶峰又能怎么样呢?”
我摇着头道:“我不知道,就是因为没爬上去,所以想知道!”
胜男又重复了一下道:‘我是问你,你的人生目标是爬上顶峰吗?什么才算是顶峰?”
我犹豫着回答道:“可能至少想卫华那样,又或者像董总一样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胜男疑问道:“哪样?你现在就不能过,你自己想过的生活了吗?我知道你嘴上处处说要赚钱,可你对钱其实不是那么渴望的,咱们的钱还不够多吗?我的工资就够咱们一家生活了,咱们有房有车,连别墅都有了,这些还不够吗?我一直觉得,你是在追寻自己的奋斗理想,是在做一份自己喜欢的事业,而不是在争名夺利!如果,你现在这么想的话,那我真是看错你了!”
我不耐烦地吼道:“为什么每个人都在说,什么看好我,看错我!为什么一定要看我啊?我为什么一定要你们看啊?”
胜男没生气,而是温和地坐在我旁边,说道:“因为你是我们的主心骨,是我们的支柱!”
胜男看我没反应,继续说道:“你是个有担当的人,你有责任人,你想让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幸福,如果你觉得自己的负担太大了,那你就别一个人扛,为什么不和我说呢?是不是所有人都对你及以厚望,你怕让我们失望?不会的,关心你的人会照顾好自己的,他们永远不会对你失望的!如果说失望,那就是你现在的样子!别再庸人自扰了,你非常的优秀,你有别人没有的特质,你要相信自己,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打拼回来的!”
我迟疑地看着胜男,说道:“是啊,这些都是我自己打拼回来的,用实力赚取回来的!我的自信心怎么就这么容易被摧毁呢?”
胜男摸了摸我的头说道:“你压力太大了,你该放松一下,别把所有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抗,你受不了的!做不好,没人会怪你,做错了,我们可以从头再来,又没有什么损失!我知道,没人能摧毁你的!相信我,相信你自己!”
是啊,再难再苦的日子,我都能熬过来,这算什么啊?就是虚荣心,就把我给摧毁了?他们有什么啊?不过,是比我起点高而已。我何必那么在意他们说什么,做什么呢?
我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亲了胜男一下,笑了笑道:“是的!没人能摧毁我!再难的事,我都会有办法解决的!有你真好!走吧,回家!”
迈出了办公室的门,才看见外面一堆人在等着我。
董总焦急地走了过来,关切地问道:“遇到什么难事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没什么?不好打扰你清休啊!现在没事了,我想明白了!”
俞灵哎了一声道:“是我们把你逼得太急了!是不是卫华对你影响太大了?”
我急忙摇头道:“没有,没有!我一时想不开而已!现在想开了就好了,怎么都过来了?搞得我多不好意思!都没吃饭呢吧?董总请客啊!去我酒家吃饭!”
吃饭的时候,我和董总说了下,目前的情况,董总分析道:“按着现在的形势来看,盈科的收购计划,你必须停下来,他们知道了你的目的,收购就没有了一点意义!至于芯片的事,你就别考虑了!还是看看咱们自己怎么研发出来吧?”
我哎了一声道:“关键时刻,还是得有你坐镇啊,我还是太嫩了!本以为靠自己这点小聪明,能成大事,高估自己了!”
董总批评道:“这不是小聪明的问题,是你想得太顺利了,就没给自己留一点余地,你早就算想到,如果被他们知道了,是你在幕后操盘怎么办?如果被他们知道,你的目的是芯片怎么办?做事就要做周全,做万全之策!你做事一向都稳妥的,怎么这次这么草率呢?”
我想了想道:“我不该没耐心,应该再等等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是像中了魔似的,一刻都等不了了,就这么冲动地去找他们谈判了!”
俞灵在一旁说道:“其实就算你不去找他们,我觉得他们也是知道,你在背后的!我们的冰箱一问世,不难猜想,我们肯定达成了协议。我和你最近联系的这么密切,稍加注意,他们就会察觉的。他们之所以,一直拖着咱们,不就是等你露头吗?他们本来就是有持无恐的,根本就不会和咱们谈,他们早就知道芯片的事,你觉得他们还会放掉自己的股权吗?还有,我觉得你从青岛回来,就出问题了!卫华说的那些东西,你根本不必在意,他的那套理论,说服过无数人,但对咱们没效果的!咱们和他不是一路人,我们就该踏踏实实地做咱们自己的实业!”
董总疑问地望着俞灵,俞灵解释道:“卫华,您应该认识吧?”
董总点了点头道:“东南亚高峰座谈会见过一次,他的那套理论啊,我也见识过!金钱至上,对吧?他们这些做资本运作的人啊,就喜欢拿钱说事,我见多了!有钱就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要用金钱来衡量!当年,还找过我呢,想挖我去他们公司!一家外企,一年给个几百万,就想请我,做他们的白日大梦吧!你没发现吗?但凡有能力的人,到了他们公司就都成了废人,一年钱是不少拿,可能力呢?一点没提高,就是个摆设!这样的公司,不去也罢!进了,你就出不来了!
我告诉你们,他们是怎么控制人的,天天都让你吃好,穿好,玩好,给你想要的一切,除了权力!一旦腐化你到一定程度了,你就成了个废人,不过就是一台没思考能力的机器,一个他庞大帝国的一个零件。你每天都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你根本就不会想离开,你过惯了那样的生活,你根本就无法失去那样的生活,就像吸毒一样,你就再也无法摆脱他了,到时候,让你做什么都行!
他们卫华集团出的丑闻,不是一点半点了,买空卖空,做高股价,割股民的韭菜,他们内部的大部分员工,每年结算都是以他们公司股份分红的形式发放的,根本就拿不到现钱,不停地套牢。可我看来,一个根本就没有盈利点的企业,根本就无法支撑太久,这里面的虚空账目太多了,迟早出问题。”
莫柯一直都在,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后,她就一直没走,这会儿缓缓开口道:“我也知道一些关于卫华集团的事,从前年开始卫华就抽空了他们集团十几亿美金走,每次抽走后,就不断放出利好消息,在开发新项目,可他的项目,根本就没有一个落实的!他们所谓的地标式建筑,在很多城市里,都成了烂尾楼。项目启动后,资金迟迟不到位,圈了一波钱后,就放了出去,最后没办法,由当地政府接管!我没猜错的话,卫华公司的假账烂账应该是根本就数不清,这些假账烂账,应该是由他的一些空头公司,直接承担了下来,然后找个替死鬼挡下来。”
我啊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他为什么一定要找我!这是要让我当替罪羊啊!还真以为他有多看中我呢?我也太白痴了!差点中了他的道,着了他的魔!”
董总笑着说道:“是个人,都会被他开的条件所诱惑的,毕竟他是真金白银的掏钱出来请你的,只不过给你的不一定是现金而已。你要是聪明的话,就马上把他给你的股票套现,就不会有损失了,估计还得大赚一笔。但如果你贪心的话,可能不但什么都得不到,还会深陷泥潭!”
我嗯了一声道:“是啊,这也算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吧!我现在有个问题,就是贺北是怎么知道芯片的事呢?”
陆萍急忙辩解道:“别看我啊,我怎么知道?她知道了,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你们不会又不信任我了吧?我是最先接触她的,但她给我再多的好处,也换不来这么多真心的朋友啊!再说了,我现在又不是没有自己的产业,我的乐天还抵押给你们呢!”
俞灵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我知道和你无关,不过这事的确是奇怪!按理来说,他们没理由知道的啊?如果,不是陈总告诉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啊?陈总,你知道到底有几个人知道这芯片的事吗?”
我想了想道:“除了咱们三个,不超过5个人。张总,曼妮,志远,还有就是林家生和老冯!林家生总不会自己出卖自己吧?老冯早就不管盈科的事了,剩下就咱们几个人!不过,我还是相信,咱们自己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