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l23nu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奧術起源討論-第九百九十六章 防龍組合拳鑒賞-2ztax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考尔采取的更简单有效、以绝后患的处理方法,直接将这些烦人的家伙引爆。
青铜巨龙号称海洋的支配者,不是嘴上说说,支配方圆数海里的海洋生物,对他们来说,不要太简单。
等到他们冲到永夜军领探索者舰队附近的时候,已经不再是身单影孤,而是带着大量的海洋生物。
这些海洋生物,本来就是炮灰,用在这上面,当真是再合适不过。
“这群狡猾的入侵者!”
很快考尔脸上的得意笑容便凝固了,气急败坏的怒骂。
那些鱼雷并不是普通鱼雷,而是魔法鱼雷——黑暗属性的魔法鱼雷。
当它们被引爆后,立刻像受惊的章鱼一样,喷出大量的墨汁,将周围变成了一块块黑暗区域,遮蔽他们的视线。
而这些魔法鱼雷仅仅是一个开始。
很快对方便主动在自己战舰周边引爆了大量黑域深水炸弹,直接将这里变成了一片黑水。
在这种魔法形成的黑域中,即便是青铜巨龙也没有办法视物,更别说是锁定目标,从水下发动致命攻击。
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将他们从海面下逼出来。
“想让我出去,没有那么简单!”
考尔已经洞悉了对方的计划,自然不愿意让对方如愿。
随着一声令下,被自己强行支配的鱼群,如同潮水一样,朝着海面冲去。
噼噼啪啪!
很快一片撞击声便传了过来。
考尔想也不想的就冲着撞击声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以一个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巨龙出水动作,狠狠的撞了过去。
很多生物都被巨龙们庞大的体型震慑了,往往忽略了它们也是智慧生物的事实,拥有着野兽所不能比拟的战斗智慧。
那些忽略这一点,往往都会付出惨重代价。
砰!
考尔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撞到了实物。
但是与它预期的断裂声,有些不太一样。
它感觉自己撞到的,并不是战舰,而是一个巨大的冰坨。
考尔已经来不及多想,身体已经顺势冲出了水面。
“照明弹!放!”
“冰封弹!放!”
“防空炮台,射!”
考尔刚刚跃出水面,连串的炮弹,就在自己的身边炸响。
考尔心中又是一阵无耻怒骂。
因为这些炮弹不再是黑暗属性,而是光明属性。
他刚刚从一片黑暗中冲出来,眼睛还没有适应明亮光线,便有无数炽热光团在自己眼前绽放。
哪怕是巨龙也经不起这么连串折腾,考尔只感觉自己的双眼,一阵火辣辣的灼痛,出现了短暂性的失明。
更要命的是,敌人战舰的防空炮台,趁机调转了方向,黏了上来。
无数子弹雨水一样的砸在考尔的身上。
这些能够轻易的将普通人轰去半边身子的大口径子弹,单个落在青铜巨龙的身上,根本没办法对其造成威胁,充其量就是在它们的龙鳞上留下巨大的白点,让它们感到一阵刺痛。
但是当这种子弹以每分钟数以千记的速度,砸在身上的时候,即便是成年青铜巨龙也有点消受不了。
一时间,被反复敲打下来的龙鳞四飞,一些子弹趁机穿透了龙皮,直往它的身体中钻。
短暂失明状态的考尔,有种被这种密集弹雨黏住的感觉。
以前虽然知道永夜军领战舰拥有专门针对它们巨龙的防空武器,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想到,远距离和近前攒射,完全是两码事。
考尔哪里还敢在空中久留,更没有心思继续对战舰展开进攻,它现在只想尽快的返回水中,躲避这种粘性连串攻击。
砰!
考尔又感觉自己一脑袋撞在了实物上。
这一次它可以百分百确定,自己撞中的就是冰块——巨大的冰块。
至于大夏天的哪里来的冰块,自然不用多问,肯定是出自永夜军领的手笔。
自己先前撞到的,只怕并不是对方的战舰,而是对方用来吸引自己注意力的冰层。
好在临时制造出来的冰层,厚度还没有到考尔无法撞碎的地步。
被其阻滞了数秒钟后,便如愿以偿的重新如水,然后想也不想的速度全开的远遁。
永夜军领这是典型的组合拳。
先用黑域深水炸弹将自己变成瞎子。
然后利用冰封弹制造出类似自己战舰的靶子,吸引自己发动攻击。
光明弹继续控制出水的自己视线,然后防空速炮近距离扫射。
相信现在自己的屁股后面,一定追着大量的鱼雷。
果不其然,考尔抹黑游出没有多远,身后便传来了连串的爆炸声。
永夜军领后续发射的鱼雷,被自己支配的海洋生物给引爆了。
考尔从这艘战舰制造的黑水区域钻出去,眼睛重新恢复后,不死心的将目光对准了永夜军领的其他战舰,只是这一次小心了很多。
经过一番试探显示。
先前的那套组合拳在永夜军领这边已经模式化。
考尔刚刚试图靠近他们,黑域深水炸弹就在周围炸响,遮蔽了它的视线,然后用冰封弹至少制作出了五个以上的饵目标。
考尔先前那种用鱼群试探,听声辩位锁定目标的方法,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能一击命中他们的战舰。
一旦锁定目标错误,就会重蹈覆辙,自己得忍受对方的一轮炮火轰击,活生生的脱一层皮去。
即便是身为成年青铜巨龙的他,这种密集炮火也没有办法承受多轮。
考尔倒不是那种死脑筋的巨龙,很快便想出了变通的招数。
在对方战舰的黑域制造出来之前,就用自身强大的意念,标识对方,然后不管对方用什么样的招数,闷着头往自己标识的方向冲,然后直接破水攻击。
结果依旧扑了一个空。
不过也逼出了永夜军领战舰的另一项能力。
感知视觉偏差!
永夜军领的战舰所在的位置,永远比远距离看到的要偏移数米乃至十几米,偏折的方向,甚至都是随意变化的。
这自然是一种独特的法术能力。
作用自然十分明显,就是为了骗炮火的,增加远程炮火锁定它们的难度。
很多原本能命中他们的炮火,反而会差之毫厘的落空。
这种能力在与旗舰龙吼号,组成一个巨大海上魔法阵的时候,这种能力进一步放大,不仅偏差距离更远,更是真假难辨,即便是成年青铜巨龙在不知根底的情况下,也中招了。
除了再次击空之外,考尔还为这一次出击,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他在同一片水域,游荡的时间太长了。
永夜军领周围的军舰,陆陆续续的都调转了炮口。
这一次出击,它面对的不仅仅是他准备发动攻击的战舰,还有至少三艘战舰的支援火力。
强大的火力,硬生生的将他在空中多黏了十五秒钟。
这十五秒钟,让它多吃了近千法防空速射炮的轰击。
这十五秒钟,让它吃了一枚永夜军领的冰封鱼雷。
半边身子都与周边的海水冻成了一坨。
考尔见势不好,带着那坨冻冰,快速深潜了数十米,方才躲过了对方的后续追杀。
连番吃了大亏的考尔,不敢再贸然发动进攻,飞速的退回了他们先前入水点。
考尔远遁的时候,似乎听到了水面上,传来的兴奋欢呼声。
言语虽然不通,但是考尔很清楚他们欢呼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他们击退了恶龙!
我现在的撤退只是暂时的,等到我下一次卷土重来的时候,定然要你们付出惨重代价,暂且就让你们高兴高兴。
考尔心中一阵发狠。
等到返回聚集点的时候,考尔发现自己是回来最晚的那一只。
其他八名同伴,已经先一步返回来了。
无一例外,这些同伴均是神情沮丧,身上或多或少的带着伤痕,被打掉龙鳞的都属于轻的,有两名血肉模糊,隐隐约约都能够看到里面相对脆弱的内脏,伤势比考尔还要重。
考尔神色阴沉的问道:“你们不会告诉我,你们也没有取得任何胜利战果?”
“重创了对方的一艘战舰,算不算是战果?”受创最重的两名巨龙中的一名,忍不住弱弱的问道。
“勉强算是。”考尔的神色不仅没有一丝欢愉,反而更沉重了。
九名成年青铜巨龙,即便是放在精灵们的黄金大陆,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灭国不敢说,屠城却是轻而易举的。
更别说是在东非利亚群岛。
这股力量,算得上是青铜巨龙一族年青一代中的中坚力量,若不是他们的繁衍季就要到了,想要聚集起这么多成年青铜巨龙,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来的时候,考尔他们可是信心满满,一路上制定了不少的宏伟目标。
夺回蓝思的三枚龙蛋仅仅是最基本的、最小的目标。
他们将会趁势将入侵者的舰队摧毁,将他们建立在无尽海上的前哨港口,统统摧毁,将他们赶回大陆去。
若是战局发展顺利的话,他们甚至回赶着他们进入内陆,给他们造成更大的伤亡,带来更大的恐慌。
直到他们签订城下之盟,让他们终生不敢再踏足东海,打扰他们安静的生活。
但是与敌人的初步交锋,就当头吃了一棒。
敌人远要比他们想象的强大得多得多。
那些人类一如既往的孱弱,他们一爪就能够拍死好几个。
但是当他们使用武器设备的时候,却发挥出恐怖的杀伤力。
这种情况下,别说是宏伟目标,就连最小的、最基本的目标,能不能完成,都是一个未知数。
三枚龙蛋就在那里摆着,他们却没有机会拿到。
“刚刚我们分兵,进行多点打击是一种错误选择,我们应该抱团出击,到时候不管是他们的真实目标,还是诱饵目标,统统的击碎,我就不信他们的战舰还能够幸免于难?”
“没错,刚刚我们就是吃了分兵的亏,让我们抱团再来一次,我就不信,连他们的一艘战舰都摧毁不了。”
“他们用的全是限制我们的手段,所以他们的战舰,在我们的攻击面前,十分脆弱,伯尼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只要我们找准目标,一定能够很轻松的摧毁他们。”
“等等,你们还忽视了一个很重要问题,敌人为什么能够清晰掌控我们在水下的行踪?我换了四五个目标,每一次还没等到我发动攻击,敌人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好像他们水下有眼睛一样,能够看到我的一举一动。”
“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我这边也是这种状况,我最后一次发动攻击的时候,甚至有中伏的感觉,周围至少有五六艘战舰为了上来,对我展开了进攻,他们只有准确掌握了我们的行踪,才能够如此精密调度设伏。”
“对方手中肯定拥有能精准定位我们水下行踪的方法,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我们刚刚在发动攻击的时候,为什么处处处于下风,若是不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且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算是抱团发动进攻,取得的战果也相对有限,甚至会付出死亡代价,因为我们在抱团的同时,敌人的战舰也会聚拢,我们到时候面对的攻击火力,也将会变大。若是所有火力集中到一龙身上,那就不是重伤那么简单了。”
“难道你们已经怕了不成?就这么灰溜溜的撤退?”
“谁说怕了?我们是青铜巨龙战士,从不畏惧死亡!”
“绝对不能撤退,我要救回我的孩子!”
“青铜巨龙从不畏惧死亡不假,但是那要死的有意义,而不是因为鲁莽和愚蠢!”
“我们现在就是在做有意义的事情,帮助蓝思找回他的孩子,维护我们青铜巨龙的尊严。”
“死亡并不是维护青铜巨龙尊严的方式,胜利,辉煌的胜利,我从来没有说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我说我们应该重新谋划这件事情,不能贸然的在一座山上撞死,我就不相信,这些入侵者的所有设施,都拥有如此强大的防御火力不成?”
“你的意思是,我们不继续进攻他们的舰队,反过头去袭击他们沿海的港口城市?”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若是能够将他们的舰队引来解围,那就更好不过了,激昂他们的舰队引的分散开,我们才能寻找更好的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