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qkd40好看的言情小說 超級魔獸工廠笔趣-第1686章 女人讀書-au85u

超級魔獸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魔獸工廠
阴沉沉的声音,自张府深处传出,飘入每个人耳中。
包括孙全在内的不少人,感到魔音贯脑,耳膜剧痛,不得不双手捂住耳朵。
这一瞬间,他们知道了自己还只是一只脚踏上修炼途中,与真正的强悍妖魔有着巨大差距。
松风道长面色沉着,丝毫不为所动,左手指着进来的大门,示意孙全、李自成等新兵往外撤退。
原本飘在松风道长右侧的女鬼小红,缩在他身后,面庞被吓得有些透明,惊恐的说:“这蝎子精实力比我强很多,好可怕啊。”
“没用的家伙!”
松风道长瞪了小红一眼。……
小红垂着脑袋,宁愿承受责骂,也不独自去打探蝎子精躲在哪里。
松风道长只感到牙疼,恨不得通过阴槐木狠狠折磨小红一番。
侦察敌情这种事情不能逼迫,不然后果严重,万一弄个假情报就糟了。
“走!”
松风道长很有决断的下令。
这蝎子精是他遇到最难缠的敌人,极端凶残,动辄取人心脏不说,还狡猾的躲在张府连绵建筑内,与那些脑子一根筋的妖怪很不相同。
松风道长虽然正式修炼没多少天,但他看过不少古代道门前辈留下的笔记。前辈将这类狡猾的妖怪,作为必须重视的敌人。
……马上修改
阴沉沉的声音,自张府深处传出,飘入每个人耳中。
包括孙全在内的不少人,感到魔音贯脑,耳膜剧痛,不得不双手捂住耳朵。
这一瞬间,他们知道了自己还只是一只脚踏上修炼途中,与真正的强悍妖魔有着巨大差距。
松风道长面色沉着,丝毫不为所动,左手指着进来的大门,示意孙全、李自成等新兵往外撤退。
原本飘在松风道长右侧的女鬼小红,缩在他身后,面庞被吓得有些透明,惊恐的说:“这蝎子精实力比我强很多,好可怕啊。”
“没用的家伙!”
松风道长瞪了小红一眼。……
小红垂着脑袋,宁愿承受责骂,也不独自去打探蝎子精躲在哪里。
松风道长只感到牙疼,恨不得通过阴槐木狠狠折磨小红一番。
侦察敌情这种事情不能逼迫,不然后果严重,万一弄个假情报就糟了。
“走!”
松风道长很有决断的下令。
这蝎子精是他遇到最难缠的敌人,极端凶残,动辄取人心脏不说,还狡猾的躲在张府连绵建筑内,与那些脑子一根筋的妖怪很不相同。
松风道长虽然正式修炼没多少天,但他看过不少古代道门前辈留下的笔记。前辈将这类狡猾的妖怪,作为必须重视的敌人。
阴沉沉的声音,自张府深处传出,飘入每个人耳中。
包括孙全在内的不少人,感到魔音贯脑,耳膜剧痛,不得不双手捂住耳朵。
这一瞬间,他们知道了自己还只是一只脚踏上修炼途中,与真正的强悍妖魔有着巨大差距。
松风道长面色沉着,丝毫不为所动,左手指着进来的大门,示意孙全、李自成等新兵往外撤退。
原本飘在松风道长右侧的女鬼小红,缩在他身后,面庞被吓得有些透明,惊恐的说:“这蝎子精实力比我强很多,好可怕啊。”
“没用的家伙!”
松风道长瞪了小红一眼。……
小红垂着脑袋,宁愿承受责骂,也不独自去打探蝎子精躲在哪里。
松风道长只感到牙疼,恨不得通过阴槐木狠狠折磨小红一番。
侦察敌情这种事情不能逼迫,不然后果严重,万一弄个假情报就糟了。
“走!”
松风道长很有决断的下令。
这蝎子精是他遇到最难缠的敌人,极端凶残,动辄取人心脏不说,还狡猾的躲在张府连绵建筑内,与那些脑子一根筋的妖怪很不相同。
松风道长虽然正式修炼没多少天,但他看过不少古代道门前辈留下的笔记。前辈将这类狡猾的妖怪,作为必须重视的敌人。
阴沉沉的声音,自张府深处传出,飘入每个人耳中。
包括孙全在内的不少人,感到魔音贯脑,耳膜剧痛,不得不双手捂住耳朵。
这一瞬间,他们知道了自己还只是一只脚踏上修炼途中,与真正的强悍妖魔有着巨大差距。
松风道长面色沉着,丝毫不为所动,左手指着进来的大门,示意孙全、李自成等新兵往外撤退。
原本飘在松风道长右侧的女鬼小红,缩在他身后,面庞被吓得有些透明,惊恐的说:“这蝎子精实力比我强很多,好可怕啊。”
“没用的家伙!”
松风道长瞪了小红一眼。……
小红垂着脑袋,宁愿承受责骂,也不独自去打探蝎子精躲在哪里。
松风道长只感到牙疼,恨不得通过阴槐木狠狠折磨小红一番。
侦察敌情这种事情不能逼迫,不然后果严重,万一弄个假情报就糟了。
“走!”
松风道长很有决断的下令。
这蝎子精是他遇到最难缠的敌人,极端凶残,动辄取人心脏不说,还狡猾的躲在张府连绵建筑内,与那些脑子一根筋的妖怪很不相同。
松风道长虽然正式修炼没多少天,但他看过不少古代道门前辈留下的笔记。前辈将这类狡猾的妖怪,作为必须重视的敌人。
阴沉沉的声音,自张府深处传出,飘入每个人耳中。
包括孙全在内的不少人,感到魔音贯脑,耳膜剧痛,不得不双手捂住耳朵。
这一瞬间,他们知道了自己还只是一只脚踏上修炼途中,与真正的强悍妖魔有着巨大差距。
松风道长面色沉着,丝毫不为所动,左手指着进来的大门,示意孙全、李自成等新兵往外撤退。
原本飘在松风道长右侧的女鬼小红,缩在他身后,面庞被吓得有些透明,惊恐的说:“这蝎子精实力比我强很多,好可怕啊。”
“没用的家伙!”
松风道长瞪了小红一眼。……
小红垂着脑袋,宁愿承受责骂,也不独自去打探蝎子精躲在哪里。
松风道长只感到牙疼,恨不得通过阴槐木狠狠折磨小红一番。
侦察敌情这种事情不能逼迫,不然后果严重,万一弄个假情报就糟了。
“走!”
松风道长很有决断的下令。
这蝎子精是他遇到最难缠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