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b3h火熱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第三百二十七章 循功理命機展示-f3io9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一语吟毕,便收摄了心神回来。而此时此刻,此前许多心中难解之理,因为道果已取,此刻却是豁然明朗。
暗黑之主
一般来说,修道人去掉执妄,己身化虚与神相合,进而再投世重演体躯,至此虚实相生,阴阳可得互济。
而他现在走得路,乃是直接将寄虚之地的神气填补足满,从而对应此身,直接跳过了这一关。
两者对比下来,要说对道法的运用,其实前一个方法更为巧妙,以微小之力渡证大道,可谓完全实现修士本身对道法的参悟、领会,运用再到最终印证的整个过程。
这也是符合真修道法的一向路数。
不过他这法门却是从直中而取,堂皇正大,以自身绝强之力推开关门,不与你讲什么变化,大道可攀,我便可至,无道可走,我便冲闯而出,途中山河险阻皆是推平!
实际不管如何走,只要能够走通,那便皆为大道,且眼前这条路更是适合他自己,而不是去单纯效仿前人,立意之上,反而更高一层。
眼下尽管摘得功果,可他并不急着向玄廷传告此事。
成就归成就,运使是运使,他还需将自身此刻所具备的神通能为稍加熟悉一下,才好在下来与敌对战。
越是这时,越当沉稳,不可仓促行事。
若是因为本可拿捏对手,却只是因为自己没能发挥出该有的能力而导致失机落败,那却是绝无应该之事。
要是自己之事,他还能由自身一力承担,可现在事涉天夏之大局,他却不得不更为谨慎持重一些。
而若说眼下自身之能,这里最为主要的当就是“命印”了,正如言印、目印自有神通,身为大道之印之一,也自当有着本来之神通。
他稍作感察,见此印着实带来了不少好处,首先自是在于心力之强盛,身为驻世之根,命即固世之本。
到了虚实相生之后,尘身一失,便由神气反照入世,神气若绝,便由尘身渡化寄虚,周流往返,不予断绝,但若同层次的修道人交手,那还有破绽可寻的,要是舍去神通杀招不谈,那么就是比谁的根基深厚,谁的道行修持更高了。
他有“命印”为持,在这一方面尤其稳固,并且只要他愿意以神气相渡,那么他变化出来出来的分身,除却无有玄异观想图,那几乎正身没什么差别。似这般化身,他目前只可化得一具,再多变成负担。
转念到这里,他也是一挥袖,化出一道化身,依旧是回去镇守东庭,不过这只是寻常化身,并没有渡以神气。
“命印”之中其实还有更多之变化,但这不是眼下能立刻了然的,他也是没有再是继续深研,而是把注意力投到了更为实际的地方。
此时他意念一驱,就将蝉鸣、惊霄二剑转入到了心光深处。
每一次他功行大进之后,都要重新祭炼一下双剑,以求其与自身完满契合,只在这时,他发现双剑似也生出了某些变化。
两剑在落入心光之中后,居然又自行去了寄虚之地游转。
这两剑其实早是被他祭炼成了护持寄虚之地的法器,去得那里似也不奇,可在随后,却见这两剑与他自身一般,每在虚实之间转旋一次,便就变得强盛一分。
他心下一转念,这两剑因为炼化较早,实际已然算他自身的一部分了,现在他摘取了虚实相生之功果,那么两剑有此变化也算是理所应当。
可就在同一时候,他感得一股玄妙意念由剑身之上传递过来,在仔细分理之后,他不觉若有所思,道:“剑上生神……原是如此……”
“剑上生神”之术乃是修道人真念之寄托,在下层境界之中,需要专注唯一,舍绝他物,既为求剑,又为求道,到时候破开道障,也是还补于剑上,称得上是互相成就。也就是说,剑上生神本就可以直去虚实之境。
而若境界有成,反过来再是执剑,其实也是一般。虽然比起纯以剑法入此道之人他是不如的,可不碍他能够把握到这一层法门。
再说他之剑上生神乃是“斩诸绝”,也从来不需要什么变化,遇到什么阻碍,都是一剑斩去便好。
那双剑在虚实之中不绝来回,待也是流转三十六数后,听得两声剑鸣,齐齐从虚无之中跳跃出来,化光在外流转一圈,再次落回到了他的心光之中,并向他心神之中放出一阵阵宛若新生一般的剑鸣。
他不觉点了点头,这可称得上是成就之后的最大收获了,随后气意一转,就将飞剑安抚下去。
收妥双剑后,他察看了一下其余地方。
发现此刻自己还有一个“玄异”正在缓缓生出,只是不知什么时候可成,他自感这应该应此番变机而生,许是待击败来敌,才有可能获得,对此他也没去太过在意。
倒是身为玄法开道之人,到此境界之中,似当也立下了一印,后来人凭此可攀,只眼下还需去面对来犯之敌,此事可先放在一边,他需回来再慢慢梳理了。
念转至此,他便即唤出训天道章,寻到了风道人。
廷上诸廷执一直在等候消息,风道人见他传意到来,当即关切问道:“道友,如何了?”
——————
张御道:“幸不负命,御已然摘取功果,稍候当承玄廷之命,去往虚空之中。”
风道人闻言不觉精神大振,他又追问一遍,在确认之后,对张御唤言稍待,而后自座上站起,对着诸位廷执打一个稽首,带着一丝激动道:“诸位廷执,方才张守正来言,说他已然摘取功果!”
冷月歸心 吳俁陽
首座道人颔首言道:“我观守正宫中,方才有一股神气冲虚,往复而生,张守正的确当是得此成就了。”
座上其余廷执确认此事,不觉心生感慨。
本来陈廷执提出此言时,因为他们大多数人自身也在求取此功果,深知此事之不易,故也是认为这不过是姑且一试,其实内心深处并无多少指望。
可现在见张御过果真得成,倒也是对他颇为佩服,同时也是感叹陈廷执看人见事之准。
陈廷执倒是神情不变,看去对此事似是早有把握,他这时出声言道:“事不宜迟,既然张守正已成功过,那这便请他往虚空中去,所需一应法器之物他可自行去拿。”
林廷执郑重他道:“林某会令诸位道友与张守正配合好。”
玄廷当然不会是让张御一个人前去那里镇守,还有其他玄尊一同跟随前往,并负责一起镇守大阵元节。
不作不死 三千调
风道人待廷上议毕,也是通过训天道章对张御言道:“张守正,我已禀明廷上,现如今廷上令你即刻去往虚空,取拿诸般宝物,尽量堵住来犯之犯,若有所缺,你可提出,廷上会尽力提供支应。”
神級明星系統 花貓警長
张御应了下来,收了训天道章,他起身来至后殿,见一枚枚晶体长梭悬浮在那里,其以头尾中线为轴,在那里缓缓旋动着,并持续发出沉闷的风雷震鸣之声,若不是殿内禁阵始终压制着,恐怕整个守正宫都会随之震荡起来。
这是他之前为配合自身斗战之术并补全短板而祭炼的定压克拿之宝,只是单纯一枚作用不大,所以此后他一直在换取宝材不停祭炼之中。
如今数来,此物正好有了百零八枚之多。
此际正逢大战,不必继续,当拿来一用了。
不过当给这法器取一个名字才好。
他看着此梭排布有序,如同布棋阵列,周围有雷光闪电环绕,忖道:“此为镇夺之宝,当以‘玄光天元’为名。”
随他语声落下,这宝器齐齐一震,于一瞬间焕发出夺目光芒,而后又一同收敛了下去,但看去隐隐与方才有所不同了,似又多了几分生机。
他心中略有所觉,但这刻不是深究的时候,意念一动,百数玄梭如群鸟归巢一般全数飞入大袖之中。
待收妥后,他忽感守正宫外有气光声色震动,便即转身向外,走了出来,一路出了正殿之门。
此时抬头一看,便见守正宫门前站着一十二位玄尊,这些玄尊见他步出,俱是恭礼对他打一个稽首。
他们都是奉玄廷之命,此回听从他调遣的。
张御也是抬袖还有一礼,他能看到,这其中有毕明、施呈这两个熟人,其余人大多未曾见过,当也是原本在云海潜修的玄尊。
这些人应当与他一般,也是原先玄廷准备应对寰阳派的,只不过原先镇守阵机,不出去对抗已是足够,但现在可能对面多出了一个镇道之宝,并多出取得上乘功果的修道人,那光靠这些人来镇守原先阵势就显得很是薄弱了,但若有一名摘取虚实相生功果的人带领镇守,那又有不同了。
他道:“诸位道友,时间紧迫,我就不在此多言了,只请诸位道友稍候镇守大阵,若有强敌来犯,交由我来应付便好。”
無力總裁,麽麽噠 莫斬
这些玄尊此刻也知他已然取得上乘功果,不说过往功绩,只看此刻功行,他们也自是服气的,故都再是稽首一礼,道:“愿听守正安排。”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