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465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妖魔哪裏走 起點-389.全銬走(請來起點閱讀)鑒賞-qdx9u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二十六,割年肉。
二十七,买年鸡。
王七麟在腊月二十七还有别的事要做,那就是带黑豆去剃头。
并郡很讲究二十七剃头的风俗,有二十七,剃精细,二十八,剃傻瓜的说法。
上午时候有人来报案,说是最近家里午夜总听到什么东西的说话声,可是家里人仔细听却又什么都听不清。
王七麟现在有经验了,来人一说他就知道这是家里进鬼了,夜里鬼在说鬼话。
事情已经发生有多日,但这户人家的家里人并没有什么生命健康隐患,于是王七麟猜测是个孤魂野鬼之类进了他们家门,危害性不大,于是他派武大三跟着去看看。
临走之前他叮嘱武大三:“别一去便喊打喊杀,想办法找到那鬼,跟它谈一谈,没什么问题的话赶走它,给这户人家贴一张蜃炭镇秽符即可。”
武大三扛着他的哭丧棒出门,王七麟去找黑豆。
黑豆在抱着一本《诗词新编》摇头晃脑,咿咿呀呀的读书声清脆悦耳。
王七麟听的很满意,点头道:“好,今天读书这么认真,那舅舅给你一个奖励。”
黑豆赶紧抹嘴。
“奖励你去剃头,给你弄个叼一点的发型。”王七麟接着说道。
黑豆赶紧捂住脑袋:“舅舅舅舅我不剃头,天太冷了,剃头以后头皮疼。”
王七麟道:“你今天不剃头那你什么时候剃?”
黑豆想了想说道:“过几天好不好?”
王七麟露出慈祥的笑容:“过几天就是正月了。”
“那就正月里再剃头。”黑豆也露出笑容。
王七麟离开。
黑豆愉快的晃悠小短腿看书。
然后王七麟拎着一把砍刀来了,他扔在桌子上说道:“要不然今天你去找师傅剃头,要不然舅舅给你剃头,选一条路吧。”
黑豆看看这把刀身比自己脸还宽的砍刀,小脸都要扭曲了。
他跳下椅子乖巧的摸一摸翘天辫,讨好的帮王七麟抚平衣襟,说道:“豆听舅舅的。”
王七麟微笑:“很好,这才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来,舅舅亲自给你剃头!”
他一手拎起黑豆一手耍了个刀花,一不小心砍刀从书桌上切过,书桌顿时少了一个桌角。
黑豆大叫:“饶命!”
王七麟只是逗他玩罢了,但当他拎着黑豆和砍刀出门的时候还是吓到了杨大眼:“哟,七爷,你这是要去砍了黑豆?”
黑豆慌张的说道:“舅舅给豆剃头!”
绥绥娘子出来泼水,听到这话莞尔一笑,说道:“黑豆要剃头了吗?”
黑豆急忙问道:“姨姨你会剃头吗?你给豆剃头好不好?”
绥绥娘子招招手道:“来吧,姨姨当然会剃头,姨姨当年在老家有个绰号的就叫剃头娘子。”
黑豆挣扎着从王七麟手中逃脱,甩动小短腿跟踩着俩车轱辘,飞奔进第五味去剃头。
王七麟叹气道:“这个傻孩子,剃头匠的手艺传男不传女,他肯定不知道姨姨的剃头是怎么剃,老杨你信不信,这傻孩子找绥绥剃头会后悔的。”
杨大眼擦着拐杖笑道:“剃个头而已,这能后悔什么?若是绥绥娘子会剃头,老汉也想找她帮忙剃一个,今天剃头铺子肯定人满为患,剃头人排队能排到子时。”
然后不多会黑豆哭丧着脸出来了,头上戴着一顶漂亮的白兔皮帽子,所以看不见发型。
杨大眼惊愕问道:“黑豆少爷,你这是什么表情?”
黑豆默默的摘下了白兔皮帽子,露出个青瓜蛋子脑袋。
头发刮得干干净净。
不过万幸白兔皮帽子还挺好看,竟然留下了两个耳朵,黑豆甩甩头,俩耳朵也跟着甩一甩。
门口闲聊几个人瞪大眼睛并嘿嘿笑,沉一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走过去冲黑豆行礼:“阿弥陀佛,这位师弟,师兄这厢有礼了。”
马明问道:“黑豆,你怎么被剃了光头?”
黑豆委屈的说道:“豆不想剃光头,可姨姨说这是为了豆好,她说豆要是不剃光头,那正月里会有坏人想要绑走豆,给豆剃头!”
谢蛤蟆忍不住鼓掌:“无量天尊,七爷你快去提亲吧,绥绥娘子为了你的安危真是操碎了心。”
王七麟整理了一下发型露出君子如玉般的温婉笑容去见绥绥娘子。
过了一会他失魂落魄的出来,头上包了个头巾。
见此门口聊天的几人更纳闷了,蹲在地上顾影自怜的黑豆高兴的跳了起来:“舅舅也是光头!”
谢蛤蟆等人震惊的看向他,他默默的点头。
“为什么?”
“阿弥陀佛,以后喷僧得给七爷改个称呼了,你看你是喜欢我叫你七师兄还是七师弟?”
“赫,七爷虽然剃了光头,可还是帅气逼人!”
王七麟无奈道:“绥绥说黑豆被剃了光头难免伤心郁闷,为了呵护孩子幼小的心灵、保护孩子脆弱的自尊,于是让我与他做个伴,给我也剃了个光头。”
黑豆转悲为喜,大叫道:“绥绥姨姨对豆最好了!”
后面王六五等人回来,看到王七麟顶着个光头后一行人急了,他叫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小七你这是做什么?你这是不孝呀!”
王七麟恼道:“是绥绥给我剃的。”
王六五仔细打量他的样子,点点头道:“还别说,你跟光头还挺配,这个头发剃的漂亮,把你的威风和精气神全给剃出来了,挺好,你们说是不是挺好?”
王陆氏认真道:“何止挺好,简直很好,绥绥不光厨艺好,这剃头手艺也好。”
腊月二十八,把面发。
蒸大馒头的日子到了。
老百姓一年到头舍不得吃几次白面,过年的时候会猛吃一顿,二十八这天家家户户会蒸馒头。
于是从上午开始,万家烟囱万道烟,蒸馒头的水蒸气弥漫成云彩笼罩着上原府,整个府城四处都飘荡着馒头香味。
今天是乞丐们的节日,他们去找大户人家讨饭,总能讨到新出锅的喷香大馒头。
驿所也在蒸馒头,王七麟买了许多面粉,征用力士们揉面、王家姐妹烧锅,一笼屉一笼屉的蒸馒头往街口送。
这算是做善事了。
来领馒头的百姓不多,他们排队的时候感觉有些尴尬,便互相寒暄几句:
“今年领善食的人怎么这么少?去年今日处处都是排长队。”
“因为今年有麒麟送宝,城里许多人家收到了麒麟大圣送的米面。”
“他还送钱呢,今年满城都能过个肥年。”
沉一听到这对话便笑了,王七麟也微微一笑。
“麒麟大圣不光送粮食送钱,还能送子呢,送子麒麟!”
“是嘛?对啊,麒麟大圣送来粮袋上不是有麒麟图像吧?把这麒麟图像挂在床头,能生儿子的!”
“这么神?也对,麒麟送子嘛。”
“是麒麟大圣送麟儿吗?这样麒麟大圣岂不是会肾虚?”
“别乱说!”
微笑中的王七麟笑不出来了,沉一若有所思的看着他道:“难怪七爷你最近喝了那么多的鞭尸酒。”
“别他娘乱说。”王七麟怒视他。
腊月二十九,听天监留下值守的人员全被派到了文曲大道,一年一度的上原府大年集开始了。
虽然说都公子已经伏诛,可是他狡猾多端,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后手,甚至不知道伏诛的是不是都公子真身,所以整个府城上下还是很谨慎。
一整支骑兵被分散开部署在年集四周,武翰林亲自坐镇钟鼓楼,有猛士持鼓槌枕戈待旦,只等一声令下就敲响战鼓。
为了保上原府年集万无一失,武氏将天武门精锐全数派来,王七麟到达年集后看到了手持重剑的武夜阑在路口巡视。
两人打了个照面,武夜阑冲他哈哈大笑:“你杀了白虎?”
王七麟低调的说道:“凑巧而已,大家伙一起将白虎给打到了崩溃,我恰好送上最后一剑。”
武夜阑伸手拍他肩膀,喝道:“男子汉大丈夫,行走天地间当勇猛精进,练剑行剑当勇猛精进,是你立下的大功劳那何必要谦虚?这样好不爽利,对你武道修为并无好处!”
王七麟抱拳道:“三长老教训的是。”
“那是你杀了白虎吗?”
“我给了她最后一剑,前面大家伙一起将白虎给打到了崩溃,所以我的回答依然是‘凑巧而已’。”
武夜阑给他一个白眼,又高兴起来:“翰林把一切都说给我们听了,王七麟,你真是没让我武氏看走眼,厉害!怎么样,要不要做我武氏的女婿?以后你们的孩子可以姓王!”
武氏作风霸道,他们收的女婿大多是赘婿,孙辈自然也是姓武,只有皇族或者大门阀、大门派的青年俊杰才能留住自己姓氏,真正娶走武氏的姑娘。
王七麟笑着摆摆手:“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武夜阑关心的问道:“是徐大吗?”
王七麟一愣,忍不住苦笑:“原来三爷也喜欢开玩笑,当然不是徐大,是个姑娘啦。”
“那你能不能换一下心里的人?”
“不能。”
“那你介不介意心里多放上一个人?”
王七麟正要微笑,摸了摸光头后笑不出来了:“介意。”
武夜阑吃惊:“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个痴情种子,看来这点上三爷我看走眼了,我看徐大和你王七麟一样都是好色之辈,不过一个是明好色一个是暗好色。”
王七麟急忙摆手离开,这个武夜阑挺会看人啊,他不敢继续留下,怕被看出真性情。
全城更夫每年一次白天当差,他们拎着铜锣在集市中走,一边走一边敲锣大喊:
“人多且杂,小心钱袋!”
“拐子出没,小心崽崽!”
“郡守知府大人皆在,胆敢作奸犯科者,罪加一等!”
听天监的大印小印们带队,各自带领力士和游星在集市中穿梭,他们黑色的官服最是显眼,所到之处百姓们慌张后退,连敢跟他们对视一眼的都少见。
武翰林还请来了一个老和尚,老和尚身上袈裟残破、手中佛珠起了包浆,须发皆白、面容悲苦,一幅苦行僧的样子。
有衙役恭谨的将他送到年集入口,他看向王七麟,王七麟顿时感觉心神不宁。
正在乐呵呵看百姓采买的谢蛤蟆顿时走来,他一甩长袖双手行礼:“无量天尊,不请自取是为贼也!”
老和尚慈眉善目的冲他和王七麟方向鞠躬,一手捻佛珠一手托瓷钵走进集市中。
王七麟谨慎的问道:“这和尚是高手?”
沉一说道:“阿弥陀佛,他修习了他心智证通!”
他心智证通,为佛门十智中之他心智,即为他心通,能如实了知他人心中差别相之神通力。
王七麟吃惊的问道:“他能看透人心中的想法?刚才他就在打探我内心想法?”
沉一摇头道:“不是这么简单,三他心通,能如实知十方沙界他有情类心心所法,谓偏知他贪嗔痴等心,离贪嗔痴等心。乃知聚心散心,小心大心,寂静不寂静心,解脱不解脱心,皆如实知……”
王七麟压根听不懂这种佛经,他看向谢蛤蟆。
性感道长,在线讲课。
谢蛤蟆沉吟了一下,道:“他心智证通,不是简单的能看透人的想法,而是度人、参禅、悟天地大道之法。”
“故一个大乘菩萨道行者,如果证得他心通,可以说对于他的菩萨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但是一切神通的使用,其实有其严格的规则与限定,尤其是他心通的使用,应当只能使用于法上,不能用于探索他人隐私……”
他看了眼王七麟,换了个更简洁的说法:“就是说他心通一定是为了法才使用,而不会为了一时好奇或好玩而使用。”
沉一急忙点头:“对,我师傅也是这么说的,他说他心智证通乃是十智之中最为危险之神通,动辄会减损自己的功德福报,因为神通的证量是稀有难得的,必须用来自度度人,绝不可以儿戏!”
谢蛤蟆看向老和尚的背影,道:“老道士若是猜测不错,这位禅师乃是法相唯识宗的苦桥长老,他乃是九州释迦子弟中的翘楚,修的是苦行禅,若是禅成,既能得金身罗汉果位。”
“但是可惜,他已经误入歧途,终生不得金身罗汉!”
王七麟道:“是不是因为他肆意以他心智证通窥伺他人内心想法?”
谢蛤蟆点了点头。
沉一却摇头:“阿弥陀佛,道爷你太小看我佛门弟子了,喷僧这位师兄有大智慧,他怎么会犯下如此错误?”
谢蛤蟆说道:“你的阿弥陀佛白念了,难道你看不出你这师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追寻着老和尚的背影继续说道:“和尚参禅苦苦不得解脱,他的佛心动摇了,于是决定不破不立,大开他心智证神通,要看尽天下人心从中参透世间真禅。”
“但是世间最复杂的就是人心,他连自己的心都没有看懂,又怎么能看懂天下人的心?”
沉一忽然面露悲悯,他冲苦桥长老施礼长叹:“阿弥陀佛!”
武翰林找苦桥长老来年集自然是探索百姓心中念头,防微杜渐。
有这等强大帮手助力,王七麟却依然没有放松心情。
赵家兄弟的事是个教训,他能记好几年的教训。
年集规模庞大,卖肉的卖菜的卖点心的,耍杂技的耍猴的耍把式卖艺的,三百六十行在这里能看到一半。
王七麟带队穿过年集,有耍把戏的卖艺人往天上扔出一根绳子冲他招手:“大人公务操劳连日辛苦,今日何不与民同乐?小人这里的绳梯通往天庭,大人要不要上去瞧瞧?”
“每年今日天庭都有蟠桃大宴,宴席上有琼浆玉露,大人要不要上去饮一杯?”
王七麟走过去握住绳子拉了拉,绳子古怪的直立向天,天上有一朵阴云,这绳子便伸入了阴云中。
见此他对身后力士点了点头:“他有问题,把他拿下,给道爷送去。”
卖艺人傻眼了。
老子只是想蹭听天监个热度而已,这怎么被拿下了?
王七麟走过水产摊子区域,有人拎着一只黑壳水鳖叫道:“大人辛苦,小的近些日子捞了些许王八,大人是否要一只回去补补身子?”
说话人是个青年,一身水腥味,面前木盆里有大大小小十几只水鳖。
王七麟琢磨了一下,又对身后力士点点头道:“全买下来抓回去。”
他刚杀了白虎圣,塞外三圣还有玄武圣和朱雀圣二人,玄武与王八是亲戚,谁知道玄武圣有没有变为一只王八潜伏在集市上?
或者说谁知道这年集里的王八与玄武圣有没有关系?
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全抓回去比较好。
如果年集上的王八与玄武圣有关,那花钱买走可以说是花小钱办大事了。
如果这些王八与玄武圣无关,那王七麟可以送给绥绥娘子整个王八套餐。
这玩意儿大补!
大家伙都说他王七麟很虚需要进补,那他索性真的给自己大补一番,反正武者不能亏空气血,多多进补总是好事。
他决定破罐子破摔,既然你们说我虚,那我就使劲补!
绥绥娘子对此颇为热衷,她现在都开始研究药膳了。
朝廷与民间武力对年集的治安都特别看重,今年年集很平和结束,只有几个不开眼的小毛贼来冒险,然后让人给逮了。
不管他们说什么,衙役上去就是给他们来了个枷锁、捆绑、脚链一条龙服务,这吓得三只手们面色惨淡,纷纷收手。
年集持续到傍晚,没有孩子走丢也没有人丢失钱袋行李,倒是空前祥和的一个年集。
腊月二十九之后便是大年三十,然后上原府城又热闹起来。
过年了。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