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nok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巖隱士-第一二零一章 計劃展示-d8vry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所以只是这种结构图,还是够了的。
范克勤和钱金勋两个人在前面,详细的研究了一下,最后觉得强攻的话,确实还是比较困难的。
可是要智取的话……需要看怎么个智取法子了。这是端掉对方,如果不采取杀伤有生力量的方法,可是没有什么用的。所以两个人就这个事情,开始研究了起来。
钱金勋皱眉抽着烟,道:“现在怎么办呢,快速突击的话,需要人手太多了,主要是每层的面积很大,不能在第一时间在几层同时展开进攻的话,再头两层可能还行,但是因为面积原因,三层,和四层……恐怕会变成强攻。”
“我算算啊。”范克勤道:“四层,每层里面的使用面积就近七百了,看格局是三十多个房间啊。四层就是一百二十多个房间。每层各分左右走廊,每个走廊两侧都有房间,那就是每一面都有十七、八个房间,当然,里面也有可能会有那种大型的办公室,但也有小隔间。总体算起来差不多吧。每个小队,三个人,如果进攻一面的话,两队六个人,那么每个小队需要突击四个房间。”
说到这里,范克勤点了根烟,接着说道:“头两个房间,可能会打的对方毫无反应。但是第三个房间,如果快点的话,也是可以在对方形成有效防御前拿下。但第四个房间,进攻就需要讲究点了。比如每人往里扔一颗手雷,然后再展开突击。”
钱金勋吐出口烟雾,道:“你说的是第一,和第二层的情况。但是第三层和第四层,进攻的时间肯定没法和下面两层比,它肯定有一个延迟。人一口气冲上三楼是不用多长时间,但是从外面往里冲,路上花费几秒,每层还需要六、七秒钟,三层就是二十多秒,四层就是半分钟。也就是说,如果进攻顺利的话,在三层和四层的第三和第四个房间……恐怕都会遇到强攻。而且我说的还是一点都没耽搁的情况下。”
“是啊。”范克勤道:“如果稍微耽误了,那么给对方的反应时间就更多了。甚至在顶层的鬼子特务,会在走廊里形成初级防御阵地。也有可能依托两侧的房间,形成交叉火力都说不定。”说着,他弹了下烟灰,再次抽了一口。
跟着范克勤又道:“看看啊,如果咱们说的问题,不存在的话。进攻四层的大楼,就需要近五十人啊。这还单单说的是突击人员。可这种大楼,四周也得布控,最起码两翼,以及正面需要枪手封住。每一面没有三把枪,可是不保险,这就又多了九个。”
钱金勋叼烟皱眉,道:“那怎么办?”说完,起身再次来到了板子前面,端详了结构图半天,又转悠了回来,倒了两杯酒放在了茶几上。又道:“行了,先喝两杯吧,慢慢想。”
范克勤拿过一个杯子,抿了一口,道:“烟酒不分家啊。现在,被我派去广州的兄弟,已经有三十多个了。要是强攻……哎呀,咱们还没算距离广州株式会社总部大楼,近处的伪政府支援点呢……”
正说到这里范克勤停住了,跟着又道:“如果有一个办法,只需要十六个突击手并且进攻具体房间的人,那么再只需要守住楼梯口,不要楼上的人攻下来,那么我们的机会,你认为怎么样?”
“一分钟?”钱金勋道:“十六个进攻具体房间的人?两两一组?那……一楼的话是没问题的,但是二、三、四层你都不管了?”
“没错。”范克勤道:“也不是不管。”说罢他掐灭了香烟,拉着钱金勋来到了结构图前,指着说道:“你看哈,我这样进攻。两两一组,一共组成八组。冲进一楼之后,各分左右走廊,那么每一面是四组,那么每组只需要进攻两个房间,具体进攻的时间,只需要不到二十秒就可以完毕。”
“嗯。”钱金勋道:“这样一楼,基本就会清空,但是楼上呢。”
“别总惦记楼上。”范克勤道:“你听我往下说啊。”跟着他又道:“然后单独在派遣一个三人小队,不往楼上进攻,只是负责守住通向楼上的楼梯,让上面的鬼子特务没法下来。三把带弹鼓的汤姆森,只需要守住楼梯口,一分钟,能做到吧?”
范克勤横了他一眼,没理会最后一句调侃,接着往下说道:“你看看图上的承重墙和柱子。共八根,和四堵。在突击队开始进攻的一刻,守着楼梯的三个枪手也就位的同时。另有四个带着梯恩梯炸药的兄弟,什么都不干,专门将大威力梯恩梯放在四堵墙和八根柱子上。由于进攻一楼房间的兄弟,和守着楼梯的兄弟,会成为他们的屏障,所以他们可以不用顾忌其他的威胁,大大方方,快速的安置炸弹,那么他们四个爆破手,我相信在三十秒内,就完全可以放完炸弹。算起来无非是,每个人放置三颗梯恩梯炸弹罢了。只要事先分配好方向,每个人按放那几个。他们已进去就会直奔目的,那么所需要的时间我相信会更少的。”
“哎!”钱金勋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将一楼的所有承重体炸塌,这样上面几也会塌方,那么里面的人,基本也就被塌方埋住,或者砸死了。”
“对。”范克勤说道:“一栋楼整个第一层没了,那么顶上几层全都压下来,我相信,里面的人,至少得死百分之九十往上。剩下的人也是被埋在废墟里。至于他们能不能活着,就看伪政府施救的速度了,每慢一分钟,这百分之十的人,就会同样朝着死亡迈进一步。”
“好,我看行。”钱金勋笑道:“其实这一小撮人就算活下来也没什么了,整个广州的株式会社同样等同于被我们彻底端掉。”

Tagged: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