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dxr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銀龍的黑科技 愛下-第五百五十三章 燃燒的遠征 向陽而生的‘伊卡洛斯’看書-lxpns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PS:本章背景BGM:Icarus。
“无底深渊的…意志吗?”
同一时刻,望着眼前悍不畏死向着他冲来,眼中泛着狂热神情的高阶恶魔们,李维尔若有所觉的喃喃道。
深渊的意志混沌而又模糊,却又确确实实以一种凡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存在着。
李维尔的血色征途与无尽杀戮取悦了深渊意志,所以他获得了深渊的眷顾!
深渊意志察觉到了他想要背离而去的想法,所以他察觉到了深渊的愤怒!
它无法容忍一个从它这里获取了足够力量与好处的家伙还未彻底向它献上忠诚之前离开!
“我们归途上最大的阻碍恐怕要来了…准备战斗…”有此觉悟的李维尔缓缓开口道。
他口中的所谓阻碍,自然不是指这些甚至冲不到他面前就陆续被麾下屠戮的高阶恶魔们。
“阻碍吗?我们…喜欢迎接新的挑战!”
大地之上率军奔行的加尔文和他的冥想体同时抬起了头,掠过了那些恶魔们,望向他们背后的虚空,露出一丝鼠人般挑战一切掀翻一切的狂热。
卡文斯鼠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庞大了,即便是有着‘天国’和‘史莱姆蜂巢大数据处理中心’帮忙分担这笔负担,他们依旧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鼠人族群那庞大潜意识群的影响。
“更多的敌人!”死亡宣告者卡文尼斯挥舞着三把挂着满是筋肉的剑刃嘶声咆哮着。
“更多的杀戮!”猎首者奎托一斧子砍飞了一头狂战魔的脑袋,将斧柄杵在无首的脖颈上。
“更多的死亡!”畏尾崔特斯杵着法杖,缓缓迈过满地流脓遍布残尸的腐化大地。
“更多的毁灭!”荒爪伊科特高举着冒着青烟的义肢炼金火炮。
“那些无法毁灭我们的!只会让我们更加强大!”卡文斯领主斯库克背着泽兰迪亚的龙首旗帜嘶声发出响彻群山的呐喊。
“YEAH!!!”
“Die!Die!Die!”
“Is a Good Day to Die!!!”
所有的鼠人战士的狂热仿佛再次飙升了一个等级,此起彼伏的山呼回荡在战场上空,久久不绝。
—————
就在李维尔即将带着可怕的鼠潮攻入山谷传送门前时,一个冰冷至极却又癫狂至极的声音缓缓响起:
“我闻到了死亡…与流血的味道。
“扭曲灵魂的芬芳…在盛放!
待听到这声仿佛回荡在整个血战战场上的恶魔低语后,包括拜尔在内所有的观战者都齐齐屏住了呼吸。
“居然是这位存在…不过…也的确在情理之中。”拜尔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
很显然,这并不是一个令他喜欢的结局。
青铜堡垒深处,那无尽的财富海洋中,提亚玛特的双眸缓缓抬起,露出一个意味莫名的笑容:
“很好,这样的话,你也应该只剩下重新向我祈求一途了吧?
“提比利乌斯…”
战场上回荡的低语如同某种前奏。
下一刻,战场上所有死去恶魔颅骨中,齐齐露出幽幽的灵魂火焰,尸体开始宛如血缸中蛆虫般齐齐蠕动,血肉溶解。
然后在战场中央,传送门前,一座由骸骨堆积而成骸骨堡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叠起。
在骸骨堡垒最上首的王座,一个巨大的虚影仿佛渐渐自虚幻中步入现实。
这个恶魔般的生物又肥又胖,他的山羊头上长出巨大,螺旋的山羊角,他的腿上都是厚重的褐色毛发,还有着山羊般的蹄子,巨大强壮的手臂挥舞着一根邪恶的骷髅头魔杖,两个巨大黑色的蝙蝠般的翅膀从他的背上伸展出来,身后还拖着一根长长的蛇一样的带有锋利倒勾的尾巴,如同响尾蛇似的因为主人兴奋的情绪颤颤震动着。
而在战场周遭,原本已经死去的尸体纷纷变成亡灵重新于战场上站起…
战场上,飞行在半空中李维尔无悲无喜。
待看到前方那个投影而出的山羊角怪物,低声念出了它的名字:
“不死君王,奥喀斯。”
地狱的拜尔、提亚玛特乃至许多深渊的恶魔领主们同样低语出了这个恶魔主君的名讳。
“是了…也只有这位存在,此刻最渴望获得深渊的认可。”阿比塞龙人统领根据自己所知的一些隐秘喃喃道。
破月殘日
奥喀斯的声名实在过于响亮,以至于所有人自上峰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时,都不由愕然起来。
不同于深渊三大恶魔主君的另外两位,奥喀斯即便是所有恶魔领主中,也是少有的灵魂来到外层位面,在深渊从最低级的恶魔幼虫一路成长到如今地步的存在。
在奥喀斯成为恶魔领主之后他的恶名也传遍了所有位面,他声称自己是不死生物的创造者,掌控远离负能量位面的外层位面生物,奥喀斯也因为掌握了“活着的死者”的秘密而更加臭名昭著。
也许有人会心头奇怪,因为这位一直与其他竞争的恶魔君主跨越无底深渊的多个层面进行着无止境的战争,大多数时间里都待在他的宫殿里,几乎从不离开他的领域,除非他决定亲自率军作战。
这样的存在,怎么会对一头红龙领主感兴趣,更是如此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而据阿比塞龙人统领所知的隐秘是,早年间奥喀斯曾被不死复仇女神齐雅温纱丽设计‘杀死’过一次,这也是奥喀斯为何彻底蜕变成一头不死亡灵生物的原因所在。
修仙
如今的他,实在过于渴望新的力量来源,与深渊意志的重新认可!
于是,奥喀斯察觉到了这个机会,在他看来,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任务’。
也是一顿再美味不过的盛宴!
“感谢…感谢你们为我,献上如此美味的盛宴!
“来,让我们,让这死亡与杀戮的曲目,变得更加狂乱些吧!”
不死君王兴奋的低吼道,像是在向他们发出了一份通向永恒死亡的邀请。
“加尔文,掩护我突进到传送门。”李维尔没有口头回应这份邀请,而是目不转睛的吩咐下去。
“没有问题。”加尔文和‘达尔文’齐声道。
“伊科特,斯库克,保持火力压制。
“卡文尼斯、崔斯特、奎托,带着主力全力杀入传送门。
“其他鼠人,就让他们散入地下吧。”李维尔道。
从这位不死君王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战场上的胜利,就已经不是那些普通鼠人能够决定胜利的了。
甚至可以说,这本就是对于他们来说,一个根本就不可战胜的存在!
哪怕,他仅仅只是一个投影…
但有些时候,即便是面对这样的绝境,也有非战不可的理由。
就像是人生,即便手中握着一把烂牌,对面全是老千…
你也得…把这副牌给打完再说!
因为,只有真的猛士,才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才能…有那么一丝机会…
破开云雾见曙光!
“YEAH!”鼠人统领们纷纷回应道。
砰砰砰砰砰!
占领了几座高地的卡文斯鼠人们再次万炮齐鸣,另一只鼠人大军的加特林群也开始发出震天的咆哮。
“没用的。”拜尔摇了摇头。
正如拜尔所言的那样,之前无往不利的火力压制这一次还未抵达那位不死君王的身边,就像是遇到了一层无形阻隔,纷纷爆炸开来。
【熵光护盾】!
【混沌壁垒】!
【骸骨之墙】!
【防死结界】!
【‘神’之领域】!
“迎接…死亡的怀抱吧。”
毫发无伤的奥卡斯高举起那根巨大黑色骷髅形手杖,就如同交响乐队前那位手持指挥棍的指挥家,先是朝着一座山头请点。
于是远方一座山峦整个无声崩碎,数以十万计的鼠人炮手化作漫天的肉糜血雨爆散开来。
【粉碎音波】!
又一点,平原上又有超过六位数的卡文斯鼠人仿佛血肉萎缩般无声倒下。
【群体枯萎术】!
再次一点,那些手持萨博特机关发射器的加特林鼠群哑火了大半。
【混沌真言——死亡】!
只是待他准备再次使用【亡者复生】时,那些已经死去的鼠人却是没有如他预想中的站起,为他而战。
下一刻,那庞大身影猩红的目光,陡然盯住了正在鼠群中急速前行的构装体达尔文。
“有趣!你选择的神职方向很有趣,我,深感兴趣!!!”
只是在这位不死君王以【死亡一指】指向达尔文时,面前却是出现了那头红龙领主的身影,对他张开了嘴巴。
“吼!!!!!”
伴随着一声震天的龙吼声,那道炽烈的吐息再次爆闪开来。
望着那宛如耀斑般爆发的龙之吐息,这位不死君王第一次露出正色,将权杖往坐下一杵,地面的尸海连续升起九道【骸骨之墙】。
却是依旧像是被烧红的刀刃切过奶油似的穿透、融化、爆炸!径直接连轰碎了这九道【骸骨之墙】、【熵光护盾】、【混沌壁垒】,将奥喀斯座下的骸骨王座一分为二!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中,漫天骸骨尸雨飞洒而下,这位肥胖而丑陋的不死君王终于落在了血色的大地之上,身上的【防死结界】轰然破碎,只剩下一层坚不可摧的【神之领域】。
他缓缓抬起头,看向半空中造成这一击的李维尔,原本癫狂的面容露出一丝平静的赞叹:
“如此纯粹的毁灭之力,已经能对我的投影造成威胁了,真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容器’!”
李维尔却是没有半句废话,辅助引擎全开。
伴随着炽烈如火的尾焰轨迹,所有人就看到这头违背常理的红龙瞬间冲破了一道白雾般的音障云,拖着七把巨剑轰向这个投影而出的不死君王。
叮!
但就在他的剑锋就要穿透眼前的身影时,剑锋却像是隔着一层看似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无形壁障,无论如何都过不去。
終極兵王 渾蛋
狂暴的冲击力将周遭形成了一道陨石坑般的冲击流巨坑,周遭所有的碎石、残尸都向着四面八方弹开。
“向我献上你的忠诚与灵魂吧,你过不来的。
“这,就是恶魔领主与主君的差距,也是凡物与‘神’的界限所在。”
然后他也将狰狞的嘴巴张大到了极限,发出一记无声的咆哮。
【女妖之嚎】!
李维尔的身形当即以比来时还要快的速度倒飞而出,整个嵌进了一座山峰的岩壁里。
可他却不敢有丝毫停留,猛地抬首,然后利用自己满是裂纹的双翼一撑,离开了原地。
就看到一块巨大的陨石轰在他原本停留的位置。
【流星爆】!
刚刚躲过一劫的李维尔没有理会这头不死君王的聒噪,可就在他正欲宛如穷途末路般的困兽般再次发起徒劳的冲锋时,突然传来加尔文的声音:
“老板,我来试着为你创造一个机会…”
李维尔的眼瞳陡然凝固,旋即有些释然:
“你扛得住吗?”
超級魔神系統 無良大叔名叫K
“大概还行吧,反正我们已经没有更多选择了,不是吗?”
“是啊…”
李维尔叹息道。
下一刻,他猛地抬起头,无视了脑海中不断响起卡卡那机械似的警告声,然后自语道:
“从我们踏上这场征途开始,就已经别无选择!”
刺啦一声金属扭曲的呻吟声,李维直接将胸口一块翻卷起来的钢板撕开,然后更多的金属构件从身上弹开脱落,耳中的机械声开始刷屏:
“LW-02号构装体,肩甲远程火力武器已脱落!
“弹药库已弹出!
“八项限制器已解除!
“隐藏修理构件模块已脱落!
“所有护甲已解除!
“警告!核心动力炉已超载!108%!120%!164%!268%!300%!
“LW-02号构装体,四引擎全开!设计功率突破上限!
“警告!您的机体已进入毁灭模式!”
“警告!您的机体已进入毁灭模式!”
……
“他究竟在做什么…”
旋即整个下层位面的观战者们就看到这头遍体鳞伤的红龙身上不断弹出破损的鳞片、扭曲的炮管、还有损毁的金属构件。
“真是壮观!我能感觉到,你的意志,在熊熊燃烧,可为什么,我却感受不到你的灵魂波动?”
正对面的不死君王也是叹为观止的看着‘霸龙卸甲’这一幕,就像是在看一件艺术品,甚至都有些不忍心将其毁灭。
而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你说,这是凡物与‘神’的界限所在?
“那就让我加尔文,来看看这极限所在吧。”
奥喀斯缓缓拧过脖颈,就看到另一个渺小很多的构装体,同样浑身赤红,与此同时,那呈指数膨胀的信仰之光,也让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DIE!
“DIE!
“DIE!!!”
309女生寢室
整个战场上卡文斯鼠,都犹如拾柴者,望着那团信仰火焰越来越旺盛!
他们仿佛看到了光!
然后他们齐齐隐入黑暗!
就看到‘达尔文’与加尔文对视一眼,然后就骤然化作一道流星,朝着反应不及的奥卡斯陨落而去!
所有人只看到一道让天地只剩白色的可怕爆炸腾地而起,将视界里的一切都淹没。
爆炸的中心,一道无比纯粹磅礴的十字光斑肃穆而圣洁!
就像是在卡文斯鼠这般最污秽最低劣最黑暗最肮脏的所在…
却开出了最纯粹最耀眼的信仰之花…
“啊!!!”正绕过爆炸中心冲向传送门的加尔文,陡然发出痛苦的低吼声。
随着达尔文这个分体的骤然消逝,整个卡文斯鼠的信仰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胸膛当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旺盛的毛发,只不过毛发刚长出来,就被烈焰燎尽,两只耳朵也变得狭长了很多。
然后他如和李维约定的那样,带着被奥喀斯无视的一众鼠人主力冲入了那座传送门。
同一时刻,李维也迈出了那一步,然后一往无前的朝着那爆炸背后的所在飞去。
那一刻,所有人望着这壮烈决绝的一幕,默然无声。
远处的一座山峰上,终究没能忍住心头悸动投影而来的红色寿衣帕勒芬妮同样望着李维悍然冲入那‘太阳’中的李维尔,喃喃道:
“原来…你也要做那伊卡洛斯吗…”
那是李维尔曾跟艾黎和小失宠讲过的‘故事’,她曾于一边津津有味的旁听。
只是没想到,她自己会亲眼目睹这一幕。
无人能视的熊熊信仰烈焰中,速度已经飙升到4马赫的李维尔一路推着不住咆哮的不死君王奥喀斯终于抵达了传送门前。
就在他即将冲出时,就感觉到一道道无形的锁链仿佛将它禁锢在门前。
“滚开!!!!!”浑身结构已经开始融化的李维尔发出最后一声咆哮。
咔咔咔,无形的锁链接踵而断,却迎来的更多的锁链。
那是,深渊的意志!
不过李维的脑袋依旧缓缓探出去了半个,朝着门外,朝着正在被恶魔们围攻了整整半个月之久的白城所在看了一眼,然后自口中咳出了一只黑色的匣子,滚落在地。
‘我…做到了…’他对着自己这般说道。
然后他就再次被拖拽回了门内。
“你!回不去的!”不死君王发出愤怒的咆哮。
“是吗?!”已经得偿所愿的李维尔缓缓咧开嘴角,露出狰狞的笑容:
“你还是跟我一起睡会儿吧!!!”
医妃天下:鬼王的爆萌娇妻 白马云罗
抵靠在传送门上的李维尔爪中陡然出现了另一座幽幽的‘传送门’。
【异位面召唤术】!
“不!!!”
接着只见两道空间门如同骤然撞在一起的星系云团似的。
这一天,自继大深渊之后,最大的一次人为灾难,于万源平原上轰鸣。
这场爆炸,也震撼了整个包括巴托地狱、无底深渊等在内的所有下层位面。
……
伊卡洛斯,古希腊神话中代达罗斯之子。其父收集上万海鸟羽毛融合蜂蜜之蜡制成两对可以载人飞天的神翼,与其逃出克里特岛。升空后天性骄傲而向往自由的伊卡洛斯忘记了父亲的警告,着魔般飞向了高空中炙烈的太阳。希望能够触摸烈阳,任其羽翼融化燃烧而不顾,最终悲壮的墮天坠海而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