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皇武帝
小說推薦丹皇武帝丹皇武帝
随着禁区开始后撤,主宰们相继往前迈进。
这时候,之前五个禁区联手打出的能量已经散开,能清晰看到里面的修罗和九相。但是,在散开的能量和光芒里面分明还有密密麻麻的星石在奔腾,朝向正在撤离的母星。
“那是什么?”
“哪来的星石?从九相和修罗碎裂出去的?”
“不对!那里面有宇宙秘力!”
“是天河?那是天河!”
“天河逃了!”
造反俱樂部
禁区和主宰首先想到的是天河趁乱脱身了。
那终究是禁区,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毁灭的。
而且,星石群的移动方向是那颗母星,明显是报仇去了。要借着九相和修罗被困住的机会,毁了那颗母星,否则去哪里干什么?
但是天帝们的万道法则都出现异样的波动,推演出了强烈的危机。
魔道 祖師 陳情 令 小說
“继续出击!”
他们不约而同的释放了各自的附属星球和天帝级强者。
霎时之间,多达二十多颗天帝星球和天帝强者脱离各自星域,澎湃着炽烈的强光,朝着两侧散开。
首先要绕开修罗和九相。
醛石 小說
“修罗,我们放任你蜕变主宰,不是让你霍乱宇宙的。”
“你违背了主宰该有的使命,你愧对宇宙树的培养。”
“九相,让我看看你这千万年的持续修炼,到底修炼出了什么样的实力。”
“无天、万界、恒宇,你们镇压修罗。九相,交给我了!”
在天帝们散开之后,四位主宰发起了进攻。
乌蒙剽悍,千万里的超级战躯形似恶兽,双腿粗壮,爆发出恐怖的腾跃力,踏裂深空,杀奔九相主宰。四条粗壮的臂膀混沌翻涌,演变成重型铠甲,守护内部山河,禁锢星球时空,让四条臂膀化作绝世战兵,以近乎野蛮的姿态杀奔九相。
如此勇武霸烈的姿态,别说是主宰了,就算是天帝星球里都很难遇到。
乌蒙咆哮深空,沸腾混沌,从世界范围内调动着他引以为傲的毁灭波动,直面宇宙最强主宰——九相!!
恒宇、无天、万界都紧随其后,杀奔修罗主宰。
在所有主宰里面,乌蒙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野的,曾经更是差点掀起宇宙混战。所以由他阻拦九相,再合适不过了。
恒宇主宰像是燃烧的烈阳,代表着永恒,代表着宇宙,主攻修罗主宰。
无天在后,世界范围内的法则发生奇妙的演变——隐匿!
这颗星球能把万道法则在极短时间里凝聚到一个源海里,相当于世界没了规则。在面对其他主宰的法则侵袭,或者是诡秘那样禁区侵袭的时候,他能很好地保护自己。
同样的,无天能凝聚万道法则,也能实现法则间的奇妙转换,让某个法则在瞬间爆发出恐怖的威力。
十分难缠!!
万界主宰在最后面,演绎着天罗地网般的空间谜巢。他跟修罗的情况类似,专注于研究一个方向。
修罗是时间,他是空间。
修罗是跟其他星球借力,而他是向宇宙借势。
在混乱的战场上,万界是最佳的辅助,同样是最危险的存在。
他故意落在最后面,其实是在戒备九相。他们的战术是乌蒙拖住九相,但如果九相极致爆发,很可能摆脱乌蒙,打乱他们的战术。
所以……
他要在最开始就分割战场,完成战术安排。
九相和修罗看着‘一马当先’的乌蒙,以及落在最后的万界,就知道了他们的战术布置。
“我拖住乌蒙和万界。”
“你抗住恒宇和无天。”
九相跟修罗交流后悍然迈进,主动迎击乌蒙主宰。
修罗唤醒了宇宙里所有契约星球的岁月长河,尤其是九相的岁月长河,紧跟着迎了过去。
六大主宰全面出击,跨越十亿里深空,狂野的杀到了一起。
乌蒙又强又野,上来便是硬撼。但九相的强是方方面面的,演绎到极致的法则,其实已经有了自创法则的趋势,所以对法则的运用玄妙而强大。
不遭遇不知道!
真正杀到一起,乌蒙便感到了棘手。
我和雙胞胎老婆 小說
他想要拖住九相,反倒是上来便被九相压制。
恒宇他们暗暗惊悸。九相这么强吗?
“万界,把我们隔开!配合我打几次强攻,你再回援那里!”
乌蒙不敢托大,立刻呼喊着万界。
万界骤然加速,横渡深空降临战场,蓄势待发的天罗地网侵袭九相,跟宇宙大势共鸣,伴随着毁灭般的恐怖波动,打出混乱而浩瀚的空间乱流,带着他和乌蒙往远处转移。
但是,全面发展的九相在空间上面的造诣不比万界差太多,混乱的爆发之下,险些压着战场冲向恒宇那里。
秀兒 小說
修罗强势迈进,不灭魔刀配合岁月天刀,迎战恒宇和无天两大主宰。
五大禁区陆续拉开安全距离,观察起了主宰们的混战。
九相越是强大,对他们而言越是值得期待。
因为那样必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谁都不可能轻易奈何了谁。
“如果有机会,弄死一颗主宰!”
诡秘提醒着其他禁区,密切关注爆发的主宰大战。
烬虚分析着局面:“九相和修罗看样子是不肯认输,真要是往死里打,他们必定付出惨烈的代价,乌蒙他们也会重创。
我们如果抓住机会,还是很有希望直接毁灭一颗的。
到时候他们双方都是重创,也奈何不了我们。”
蛮荒同意烬虚的分析:“九相和修罗不到垂死,不会放弃。乌蒙他们都是重创状态。我们是五个禁区,其实是有把握剿灭两个的。
苍天已经死了,如果再弄死两个,宇宙的主宰就只剩四个了!”
极乐禁区道:“如果要弄死一个,我们有万全把握,一击便可功成。如果是两个……恐怕会出意外。”
诡秘反驳道:“能出什么意外?就盯住乌蒙和九相。乌蒙想要拖住九相,最后肯定半废。
我们不等战斗结束,找个合适机会直接突袭那里!
两个弄死乌蒙,三个困住九相,在其他主宰反应过来之前,五个联手撕了九相!”
烬虚和蛮荒都朝向乌蒙那里。
这个注意还真有可行性。
越是往后,各主宰越是会警惕。所以中段出手,最是合适。
时机嘛,就选定乌蒙被九相打残的时候。
他们足足五个禁区,真要是全力以赴,必定吞下他们两个主宰!
诡秘继续道:“关键的关键,是能最短时间里弄死乌蒙!黑暗之子,你可以提前潜伏过去,他们打的难舍难分,很难注意到你。”
黑暗之子愤然喝斥:“你个找死的老东西!看我刚刚突破,好欺负?你为什么不提前过去!”
诡秘回敬:“给我放尊重点!我是提建议!!”
黑暗之子语气变得凶狠:“你的建议都是要牺牲我!我对你本没有恶意,别三番两次挑衅我!”